第304章 黑大个要干我/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就跟她说我知道了,我心里有分寸的,然后她又问我这次分班考试有把握不,我心里也没心事儿了,就说当然有把握了,怎么可能没有。

她就说祝我好运,让后回去以后好好找一下长刘海,让他别太难受了,我说:“行,肯定的,我兄弟,我肯定得照看好啊。”

跟她告别以后,我就往寝室去了,路上没碰到小胖和王安民,不知道他俩去哪儿了,一路到了寝室的时候,发现门没锁,我看到黑大个在里面,愣了下,问他,“小胖他们回来了么,你咋在这儿呢?”

我想起来了,黑大个和长刘海搬了宿舍,他咋会在这儿呢,他还有钥匙?

不过我现在已经跟兄弟们和好了,倒也不用跟他计较是不是他宿舍的问题了。

我又问他,“对了,你看到长刘海了不?”我刚说完,他冷冷的看了我一眼,“你也配问他?你不是回家了么,原来你没回去啊,不然我也不会过来,看到某些人我就倒胃口。”

“黑大个……”我无语的看着他,这尼玛,他原来还不知道呢,我苦笑了下,看着他说,“你知道不知道,你如果发现你冤枉了我以后,你会很难受的。”

“我难受?”黑大个呸了声,“我最难受的就是呆在这里,跟你呼吸同一天空下的空气,我觉着我会中毒而死。”

我憋着笑,说:“那你走吧,哈哈。”

他说:“你笑毛线,要不是念在往日的情分上,我真他吗想干死你,无耻之徒,还笑得出来。”

我笑盈盈的望着他,说:“行,大个子,你走吧。”

他就哼了声,说:“老子就不走了,怎么滴吧,我是来找小胖的,又不是来找你的,关你毛事!老子就坐在这儿,你不服来干我啊?”

我都被他整的笑死了,我就说:“那行,那你在这儿坐着吧,我可不敢干你啊,你可是咱的高一老大。”

他就不乐意了,说:“咋的许默,你不敢当这个老大,我来当,你不服啊?没必要在这儿唇齿相讥!”

我闭口不说话了,感觉他现在怎么都看我不顺眼,也不知道等会儿小胖他们回来以后,这家伙的表情会是何等的精彩。

过了会儿,我给小胖打电话,问他在哪呢,咋还没回来呢。他就跟我,“默哥,我发现长刘海了,这货在池塘边呢,我以为他又想不开呢,你猜怎么着?”

我就笑了下,问他咋了。他说,“这货对着池塘大笑呢,跟个煞笔似的,笑死我了,我们正跟他一起回来呢。”我说:“行,那你赶紧的回来吧,,有人要干我呢,在我寝室堵我呢。”

小胖骂了句:“草,谁啊。”我就说,“等你回来你就知道了,堵我的这个我干不过啊。”

小胖又问我几个人,我就说就一个。小胖就说,“就一个你也干不过啊,默哥你别告诉我你这么没用。”

我就笑了,看着黑大个,我说:“是啊,这人比我高比我壮,我哪打得过啊。”

他就说:“行,我和他们马上过来,长刘海说了,谁敢碰默哥,谁就干死他的。”坑丸史号。

我心里暖暖的,说:“行,赶紧的回来,我等着你们给我出气呢。”

我挂了电话以后,黑大个估计是听到了,冷笑了下,说,“谁啊?大给谁呢,还叫帮手呢啊?我听听,是谁还能帮你干我不成,草的。”

我就说,“小胖啊,他要帮我干你,哈哈。”

不多时,小胖和王安民他们回来了,长刘海走在最后面,小胖吼了句,就一脚把门给踹开。

“谁他吗敢堵着默哥要打默哥的,站出来,我他吗不弄死他的!”

可是当他看到黑大个的时候,愣住了,说:“大个子你咋在这儿呢?”

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我,“默哥,人呢,哪个不开眼的要干你,不知道我在这儿呢?我看谁还敢动你!”

“再说了,人大”个子都在这儿呢,谁还敢动你啊?大个子动起手来,一个顶俩!”

我都快要笑得不行了,我说:“是啊,有人要干我,大个子,咋整呢?”

就连王安民、长刘海也莫名其妙的,问我:“谁啊,谁要干你啊?”

“够了!”

黑大个吼了句,“别几把装腔作势了,许默,就是我要干你,怎么滴吧,我就说小胖,你帮我,还是帮许默,你自己看着办,安民你也是,是个男人的,你就下来跟我单挑,别牵扯到别人身上去,老子今天就看你不爽,想干你,怎么滴吧?”

他这么一拍巴掌,整的其他人都吓得一跳,他这话一出,小胖他们都愣住了,说:“整啥啊,要干默哥你的人就是黑大个?这搞毛线啊”!

“黑大个,你知道默哥他……”

“行了,小胖,你先别说话,他不是要干我呢么,你等我下来,我让他干我的。”

我下了床铺以后,看着黑大个,微微的笑道。

“行,你有觉悟就最好,你这样的人,我不干死你的,我就对不起长刘海!”

说完,黑大个还看了眼长刘海,说,“你过来的,我让你看看,我怎么帮你教训你的仇人的,勾二嫂,真下作。”

说着,黑大个就要打我的样子,冲我勾勾手指,说:“你来啊。”

我笑了下,我看到长刘海动了,他过去,一把就勾住了黑大个的脖子,黑大个叫他放开他的,长刘海不动,他又说了两句,问他干啥呢啊,长刘海摇摇头,吐出几个字,“别动默默!”

“为啥啊!”

黑大个都愣住了,问他为啥,长刘海淡淡的说了句,“默默不是那种人。”

“他咋就不是那种人了?草,这才几天啊,你就忘了啊,他都把你的萱萱姐给……”

“住嘴!”

小胖吼了句,“默默根本啥也没做,你听我说……”

然后他就把我的事情,以及萱萱姐的事情,还有今天的事情给说了,长刘海直接就要跪下来了,说:“默默,是我冲动了,是我对不起你,我这种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真是不配当你的兄弟,那天,是我让你伤心了,你,打我吧,你骂我吧。”

他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小胖把他给扶起来了,我也过去拉着他说,“兄弟,事情都过去了,这算啥啊,我们是兄弟,我为了兄弟,做点儿啥,受点儿委屈,又算啥?”

小胖直接就感动的不行,我们几个人就围成一圈儿,哭成团儿了,黑大个还过来给我道歉,直接一嘴巴扇在自己脸上了,说:“自己不是个东西,居然误会了默默,还说这辈子,默默就是他大哥,默默说一,他不会说二。”

其他几个也是,说一直以我为大哥,虽然我的年龄不是最大的,但我的付出,是最多的,而且,我也一直领导着他们,在高一混的风生水起,所以他们认我当老大,当大哥,也没啥。

那天我确实挺满意的,心里也挺开心的,这么久的心结了,一下就解开了,确实值得庆祝,不过,三天后的分班考试,可不是闹着玩的,本来我还想着能跟萧璐聊个天,把误会解除呢,后来想了下,算了,等考完试之后,一起解决,还能解决下我的生理问题呢,那多好。

想着也挺开心的,回去的时候,我没敲门,直接拿钥匙开的,发现有人在门帘后面,我吓了一跳,这才发现是徐妍,她光着个小脚,站在那里,俏生生的,不知道的人看到了,还以为是二十岁的大姑娘呢,其实徐妍真的很年轻,就三十来岁,嫁给老爸,还不是为了钱,真是难得。

我看她好像是靠着门板睡着了的样子,我叫醒了她,问她干啥呢,她说,“我等你呢,咳咳,哦不是,等你爸和你呢,你俩都没回来,我就也睡不着了,干脆在这儿等着,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顶多等到你爸爸,可是没想到居然等到你了,嘿。”

“对了默默,你饿了不,想不想吃宵夜?”

我寻思了下,摸了摸肚子,还真有点儿饿了,说行吧,然后她就给我做,我当时觉着挺开心的,就说,“那什么,上次的事儿,对不起啊,让你误会了,我觉着我让你给我点儿时间,让我来接受你,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我都会想起我死去的妈,所以,真对不起……”

说完以后,我就感觉挺沮丧的,一来有点对不起她,二来有点对不起我死去的母亲,第三,我自己也觉得特别别扭。

徐妍哎呀了声,说:“你在烦恼这个,所以就出去避开我的么?不用啦默默,咱都是一家人,其实也没事儿,我来这儿才多久,真正跟你熟悉的时间,也没超过两年,要两年时间就让你接受我,让我当你的妈妈,别说你不信,我自己都不信,有的人,十几年都不一定能接收一个后妈,别说是你了,放心,我理解的,哪怕十年,二十年,都会等。”

那一瞬间,我看到她的眼睛里带着泪花,她说不失望,那是假的,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徐妍,等等我,等我哪天放下心结了,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放心吧。

同时我也对自己说,这肯定会是一个好妈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