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热血沸腾/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知道一个人,对付不了我和长刘海,就喊,我追过去一个健步,然后搬起一个显示器,往他的脑袋上砸了过去,当时也没想别的,就砸,砸的他脑袋出了很多血,我这才有点慌张,那会儿在这个位子旁边的一个姑娘,还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呢,醒来的时候发现对着一个满头是血的人,一下子吓得喊了起来。

整个网吧就沸腾了。

小胖他们就是再煞笔,这个时候,长刘海喊他们,他们也醒了,但就是还没恢复力气,还在那揉着脸问长刘海,“咋了这是,你们干嘛呢啊”。坑岁庄才。

长刘海扇了他一巴掌,说:“赶紧的,打架了,刘峰要来干我们。”

一听刘峰的名字,小胖他们几个就打了鸡血似的,醒了,吼了句:“刘峰哪儿呢?”

我们五个就一起冲到了网吧门口的时候,那两个家伙反应过来了,喊了句敢把王哥打成这样,有个家伙也学着我,把显示屏给举了起来,要往我这里扔,我骂了句煞笔,然后拎着个凳子,直接连着他的显示屏和他的脑袋,一起都给砸了下去,不过没出血,另外一个家伙看我这么猛,立马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喊,

“许默他们出来了,他们出来了。”

当时网吧已经很乱了,问了下他们有没有忘了拿手机什么的,赶紧回去拿了赶紧走,不然网吧老板叫报警啥的,咱们吃不了兜着走,还有损坏东西,就让刘峰来背这个黑锅吧,毕竟他有人在里面爬不起来了,就刚刚那个一脑袋都是血的,不过我下手有分寸,肯定是不会死的。

那人喊了以后,我这才发现,有个大面包车,里面大概还有三个人,加上司机和刚刚跑过去那个,一共还是五个人,五比五。

那司机他们好像在打盹,有两个家伙在打牌抽烟,听了这话,以为铁定的吃定我们了,就说,“胡子,搞定了,是么,抬过来就是了,咱们往山上拉。”

估计他还以为他们的人搞定了我们呢,可是感觉没人鸟他,立马抬起头来,发现那人跑过来了,还急匆匆的,脸色就变了,胡子,咋回事儿?

“你,你看,他们!”

话还没说完,我一脚就踹过去了,他整个人栽倒在地上,小胖哈哈一笑,冲过去就直接踩在那人的脑袋上,说:“你吗的,偷袭你胖爷爷我,找死!”

然后就对着那人的脑门一个劲儿的胖揍,揍的人家都喊不出话来,整的我们好笑,刚刚那问话的,一脸雀斑的家伙,一把就把扑克牌给丢了,吼了句,出事儿了,赶紧醒来。

好像司机还在打盹呢,一被吵醒,立马摇头晃脑的,问他们,咋“了,人绑来了?那我开车了啊。”

后面另外一个打扑克的白脸,骂了句,“草,还开个毛的车,赶紧的,打过来了,煞笔。”

那人也丢了扑克,就要从车里爬出来跟我们干,我眼明手快,直接一脚踹在车把手上,把车门给卡住了,刚好磕碰一声,把那人的鼻子给撞了下,那人哀嚎了声,就捂着鼻子蹲下去了,另外那家伙就喊那个雀斑赶紧开右边的门,那人吼了句,让司机开开关,司机意识到了,就赶紧开了,不过黑大个已经从那边围了过去,把那边的门把手给扣住了,这下他俩人都出不来,就司机一人出来了,长刘海赶紧的过去,跟司机干上了,而我,则是直接找了个地上的棍子,从车窗往里面戳。

“你吗,你吗,让你们堵我的,堵你吗比。”

里面那几个家伙估计是刘峰社会上请来的,还不认识我的样子,不是体院的,骂了句:“小逼崽子,你有种的让老子出来,老子出来不干死你的,哎呦。”

他骂的时候,眼睛被我戳了下,我没敢下死手,不过他鼻子眼睛都受了伤,我看他一直要开门,我就让他开,我一松手,他就又哎呦一声,把门开了,但是和后面的兄弟撞了个满怀,那边的黑大个也学着我,他更贱,往里面丢石头,砸的里面那俩人直接脑袋都破了,看着没啥战斗力了,我俩就开了门,冲着里面往死里踹。

“哎呦,哎呦。”

那他俩人在那喊,“放我们出去,要让老子出去的,不干死你们这些小臂崽子的。”

黑大个哟呵了声,说:“还敢半夜偷袭老子啊,老子的清梦都被你给搅合了,,你说这个事儿怎么办吧,你要不给老子一个交代,老子不打死你的。”

我俩就冲着里面一直踹,踹了大概有两分钟吧,俩腿都踹累了,感觉他俩也没怎么反抗了,就往里面瞅瞅,他俩好像有个家伙被黑大个踹中了蛋,捂着在那喊呢,说疼死了,救命啊,另外一个也被踹的不行,可以想象一下,那个面包车后车座,虽然挺大的,但也就那么大,被人踹的只能在上面,反抗不了,下不来,那种感觉是有多惨,可想而知。

我和黑大个哈哈大笑,他俩就没啥反抗能力了,倒是那个司机,还有点儿力气,把长刘海都给打翻了,还在那边讲电话的样子,不过我看样子好像还没接通,还在那气急败坏的跺脚,说峰哥怎么还没接电话啊。

我看准了他的手机,冲过去就是一个飞腿,直接把他的手和手机给踹中了,他手机掉在地上,啪嗒一声就黑屏了,那会儿那个手机在当时算很贵的,不过我不记得名字了,他惊讶的大喊,“卧槽,我的xx手机,好贵的啊。”

我笑死了,抓着他的头发就往旁边的车上撞,我说:“去你吗的,好贵又咋的,老子又没把你手机给弄坏,是你自己没有抓稳,怪我啊!”

那司机还突然间发狠,吼了句,“我草泥马!”

我的手,一下就被他给挣脱出来了,他一个下勾拳打在我的鼻梁骨上,疼的我啊,捂着鼻子就蹲下了,还检查了下自己的鼻子出血了没,那司机发狠了,抓着我的屁股好一通打,还对着我的屁股用脑袋坑。

“哟,默哥,默哥,哈哈哈,你真笑死我了,你俩干啥呢啊。”

小胖估计把那个孙子给打的成猪头了,完了以后就往我这边看,瞅见我和那司机成这样,在那叫嚷,王安民他们已经把其他几个人给绑起来了,正是他们用来绑我们的绳子,长刘海还恶狠狠的指着他们警告,老实点儿,不然抽死你们,想少受点儿皮肉之苦,就别比比。

有个家伙还让我们赶紧放了他,不然峰哥从山上杀下来,不是我们拦得住的。

长刘海想了个主意,让小胖把袜子给脱下来,小胖问他干啥啊,我好几天没洗的了。长刘海说我有用,然后长刘海就把袜子塞那几个家伙嘴巴里,说:“你吗的,让你们瞎比比,还敢不敢比比了。”

估计那俩人都后悔死了,早知道答应长刘海不比比了多好,受这样的罪,那可是小胖的臭袜子啊,多少天没洗不说,最重要的,是他的臭袜子可几把臭了,能臭死几头牛的。

我看有个家伙眼泪都出来了,就是想求我们把臭袜子拿出来,司机被我们制服以后,那司机红着眼睛瞪着我说,“你要不赔我的xx手机过来,我就一辈子跟着你。”

当时他那眼神还挺可怕的,我还真怕是真的,不过我没怕他,一脚踩在他肚子上,说:“你吗的,老子等着你,走,开车上山,看看你那峰哥要怎么干死我们的。”

那司机哼了声,一开始还说不开车的,后来想了下,说:“行,我送你们上去,反正你们也是要被峰哥干死的。”

他就把车一路开,开到半山腰的时候,就开始喊,“峰哥,人给你带上来了。”

当时在后面那三个被我们捆起来的家伙就开始激动了,估计觉着要得救了吧,哪知道喊了大半天的,都没人,我心里奇怪了,这刘峰不是故意来埋伏我们的么,怎么人呢,难道说他看到我们了,然后有人去报告了,他跑了不成?

我就问那司机怎么回事儿,他就说,“等我打个电话问问的,这会儿才发现手机被我给摔坏了,我就问他们谁有刘峰电话的,谁能联系到的,那个雀斑的家伙说他可以,他点头了,就把他嘴巴里的袜子给拿出来了,他个妈的,直接就吐了,吐了一车都是,整的我们都下车了,太臭了。”

小胖不乐意了,就对着他的身子踹了好几脚,说:“老子的袜子这么香,你吐,是几个意思,再吐,我他吗弄死你。”

那雀斑说,“好,我不吐了,我不吐了……呕……”

他吗的,整的我都想吐了,等他缓过来以后,就把电话拿过来给司机,让司机打,司机给刘峰打了好几个,都没人接,真搞笑,我看着他们说,“人呢,人呢?刘峰那狗人呢?不是要干死我们的呢,我们人来了,他人呢?”

那司机急的满头汗的,说:“你他吗的喊什么喊,急什么,峰哥肯定就在这附近埋伏着呢,你敢再碰我,我等下就不帮你求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