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刘峰你他吗还在睡觉?/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真笑得不行了,又给了他几下子,他就不敢比比了,等我拿过来打的时候,立马打通了,电话那头,嗯哼嗯哼的,好像是还没睡醒的那种声音,骂了句,“谁,谁啊,吗的,要不要让人睡觉了?”

虽然声音很懒散,但我还是听出来了,是刘峰这逼人,我大吼了句,“草泥马,刘峰,你他吗的还敢接电话。”

他估计是打了个激灵,手机都被我给吓得掉地上了,我听到啪的一声,笑死我了,他再捡起手机以后,就是两分钟以后了,他接起来以后,阴森森的声音问道,“你他吗的谁,给我个理由,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我倒是看看你要怎么不放过我”!我冷笑一声,“怎么的,不是要来埋伏我的么,找了这么几个孙子,还想对付我?去你吗的吧。”

许默?他这会儿要是听不出我的声音来,他就是个煞笔了,他立马意识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厉声道,“胡子他们失手了?你们有多少人?”

我呵呵一笑,“你们一共十个人,是不?要埋伏我们睡的死死的五个人,还需要埋伏十个,你真太逗了刘峰,我不得不为你的智商忧虑忧虑”。

“我忧虑尼玛!”刘峰怒了,“你他吗的,在哪儿?”

我笑了,“你在哪儿?”他说我在家睡觉,被狗吵醒了。我就打开了免提,那个胡子,还有司机他们脸色铁青,我就笑了笑,说:“听清楚了吧,你们的老大,这个煞笔峰哥,还在睡觉,完全不把你们放在眼里,这样的老大,跟个屁,完全把你们当猴子耍呢。”

电话里传来刘峰气急败坏的声音,骂道,“我去你吗的许默,少他吗的挑拨离间,然后刘峰在那吼,胡子,胡子,怎么搞的,十个人,还他吗连他们几个残废都弄不过?真他吗丢人。”

“峰哥,不是,是他们太卑鄙了,还装睡诱导我们过去偷袭呢,他们……”

“闭嘴!”刘峰吼道,“别为自己的没用找借口。”

刘峰然后说,“许默,识时务的,放了他们,老子这几天可以让你歇一歇,不然,明天我就找人上门,端了你们寝室,你信不信?”

“我去你爹!”小胖不爽了,“我说峰哥,我好歹也是叫你一声峰哥,你他吗的怎么那么孬比呢,上次老子要扎死你,让你那弟弟给挡了,救了你一命你知道不,不然你那狗命,就在我手上了。”

“呵呵,死胖子,你别叫嚣,别以为找了个靠山不用给五万块钱,就牛逼了,你们许默,不就是个只会拉裙带关系的孬比么,他自己能有点儿出息?”

“刘峰,你要不来,你那几个兄弟,我替你埋了。别几把墨迹了,知道不,我限你半小时内过来,不然,你这些兄弟,我就直接推进臭水沟了啊。”

刘峰吼了句,“你敢”。

我骂了句,“你看我敢不敢!”

挂了电话以后,那司机就哼哼,那胡子也哼哼,说他们峰哥来了以后,我得夹着尾巴走,我就笑,“我就跟他们赌,说如果刘峰这孙子没来,你们怎么说?”

那司机和胡子就说,“那老子们自己跳进臭水沟去!”

我笑着说行,就说等着吧,半小时,让他们自己看着时间,一开始他们还能比比的,后来过去了十分钟,我问他们要不要打电话催催刘峰,不然他不敢来啊。

那司机这会儿不敢那么叫嚣了,说实在的,他还真不敢百分百确定那刘峰能来,到了第二十分钟的时候,基本上是没戏了,那司机虽然被我们绑着手,但这会儿说想抽烟了,叫我们给他烟,小胖说:“不给,给你麻痹。”

那司机吼了句,“草,等会儿老子就自己跳进去,行了吧,给老子抽个烟,行不行?”

“这几把的刘峰,也真不是个东西,哥几个给他卖命吧,他个吗的,不把我们当人看,真他吗的操蛋,我以后要还给他办事儿,我就是个贱货。”

后来那个胡子他们也说是,这里面,好像就那个雀斑脸的男的是刘峰的在体院里的学生,其他人,都是学校外的流动学生,就是那些,不念书,辍学,或者是因为什么原因念不起书,家里人也不怎么管,再加上年纪小,也没法去外面打工,就在这家里附近帮帮家里的忙,偶尔出来打流,当盲流的那种,校外小混混。

他说完这话以后,那雀斑脸嘟囔了句,说:“峰哥肯定是被啥事儿耽搁了呗,要不算了吧,咱求个绕,这次算栽了。”

“算尼玛啊算。”胡子也不乐意了,跟司机同仇敌忾,说:“真把咱们当枪使了,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是不,他明明自个儿说好了的,带到山头上来,他来打,可尼玛自己在家呼呼睡呢,把我们放这儿晾着,这叫怎么回事儿?”

我听他们这样内讧,我就笑了,

“可不是,刘峰这孙子,你是不知道啊,当初还想跟我称兄道弟呢,他们体院的人,可都是卑鄙小人,一开始出了个赵明飞,现在又来了个刘峰,你们知道不,我小叔跟他们去喝酒……”

我就把他们的事迹给添油加醋说了一遍,那司机眼睛红红的,也不知道是困的,还是气的,说,“那个,兄弟啊,这次实在是我们做的不对,吗的,怎么帮了这么个畜生,看他这德行就知道,以后注定没人再帮他了。”

他和胡子就把刘峰骂了个狗血喷头,搞得那个雀斑脸男尴尬的要死,他毕竟是刘峰的代言人,在那不敢说啥,生怕挨打,我就把他给松绑了,带过来,问司机打算怎么办这家伙。司机扇了他一下,说,“你不服我说的,是不?”

那雀斑男没说话,然后又说不是。

嘟囔了几句,司机和胡子就怒了,抓着他就打了一顿,可把我们给笑死了,然后司机还挺有范儿的,说:“哥们,你要信得过兄弟我,这次就这么算了,手机,我也不找你要了,还有我兄弟的医药费,我就找刘峰这犊子报销去,他要不给报,我就干他,他要给我报了还比比,我也干他,行不?我们这就去臭水沟跳下去,说话算话。”

说着就拉着胡子他们,让我们开车过去臭水沟那里,把它们给丢下去就行。

我赶紧说不用了,“哥,我叫你哥还不成么?”我问他叫啥,他说他姓马,叫马哥就行了。我就说:“马哥,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都回去睡觉吧,你明儿个去找他要钱,要要不到,我帮你一起要,咱一起打到他府上去,他就在我们解放中学,跑不了。”

马哥看了我眼说,“行,哥们,你以后就是我兄弟了,真是不打不相识,这次你放过兄弟,这个情我就记下了。”

回去的时候,小胖他们就笑,没想到还把人家给策反了,说默哥真牛逼啥的,我就说:“行了,赶紧的回去睡吧,困得不行了。”

我们回寝室的时候,没锁门,估计老大爷也知道今天不少人出去,高三的也有没回家的,考完试等分数的,就也在进进出出吧反正,挺乱的。我们进去的时候,还瞅见几个高三的,我望了眼,吗的,这不是王语音么,她这么晚了在外面干啥。

可当我看到她和一个人在宿舍门口腻腻歪歪的时候,我愣住了,因为这人,是个男的,长得还行,灯光虽然暗,但我能看到,是挺帅的,有点文静,在混混里没见过他,也不是跟芮帆的,看来不是个混子。

我当时心里挺不高兴的,我小叔都为了你进去了,反手你就找了个姘头,还是高三的,还这么快,这还不说,半夜三更了快四点了,你他吗跟他这叫怎么回事儿,说没关系,你信吗?鬼才信!

我就冲着小胖他们说你们先上去,我撒个尿,小胖问我干啥啊,不是有厕所么,我说我喜欢外面的感觉,反正没人,大半夜的,小胖就说我也想来一起,我踹了他一脚,说:“滚,让我静一静。”

小胖就捂着屁股上去了,说:“干啥呢,不就撒个尿么。”

我走到那个男的面前,那男的,好像是搀扶着王语音,还搂着王语音的胳膊,挺亲密的,在那说着什么,那王语音好像说自己要走了,要回寝室去了,叫他也会去睡吧,那帅气男说不,好像俩人都喝酒了,我闻到酒味了,那帅气男喝的较多,搂着她的肩膀不放手,王语音说,“哎,徐浩,就这样吧,你上去吧,我真得回去了,你别这样,都毕业了。”

那男的就说,“王语音,你也知道,都毕业了,你还不知道我喜欢你多久了么,吗的,我毕业晚会不是还跟你表白了么,你也说,要是没有许风,你肯定会跟我在一起的,是不,可是现在许风,那家伙他进了牢房里,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出来,五年啊,你等他五年吗,你都二十三四岁了,你都老了,你等得起么!”

“有时候,你该看看身边的人,什么人才是适合你的,我告诉你,我填报的志愿,和你的学校,是一样的!”坑岁丰号。

那男的说着,就要凑过去亲王语音,说:“语音,我喜欢你,你别这样拒绝我,好吗,我真受不了你这样的态度,都三年了,你就喜欢那个小痞子哪一点啊,你哥都看不上他。”

“你他吗再说我小叔一句小痞子,我就废了你!”

那男的回头,看到了一脸血红色眼睛的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