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挟持麻子脸/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愣了下,说实话这一点我完全没想到啊,我嘟囔着,“应该不至于那么衰吧?前面那么多次都没中枪,这次能中枪?”

她就问我,那万一中枪了咋整呢。我就估摸了下,我说,“那要不就去买药吧?吃点避孕药应该能没事儿。”

可她脸上又忧虑了起来,说,“听说那药对身体、生理都不太好,我怕吃了以后万一影响生育什么的,那咋整啊。”

我皱了皱眉,“那,就不吃了呗。”她就问我那要是真有了孩子怎么办。我当时也不知道咋的,就感觉自己一身正气似的。

“有了孩子,我就养你们娘俩,行了不?”

她就问我,“真的?”

我说:“是,比真金还真。”

她又问我,“那你不会跟电视里的那些坏人似的,逼着我打胎吧?”

我说:“那肯定不会。”

跟萧璐分开以后,我感觉走路有点晃悠,估计是刚刚跟她太疯狂了吧,我看了下时间,这都快傍晚了,估计小胖他们该醒了吧。就打电话问他们要不要我带饭上去给他们,小胖接了电话没说带饭不带饭的事儿,直接就跟我说,“默哥,麻子脸被人埋伏了!”

我听到这个,脸色就变了,“怎么回事儿?是不是刘峰干的?”

昨晚上我们才把刘峰的人给干了一顿,这会儿他起床了就来报仇了,估计是没来我们寝室就碰上麻子了。

他就说,“是,是刘峰他们的人干的,麻子脸不知道被他们绑到哪儿去了,但他们打电话给我了,叫我们去鬼门游戏厅找他们要人,我们现在正在赶去,默哥,你来不来?”

“来你妹,你们几个人啊,这样去不知道有埋伏啊傻逼?”

我寻思着,他能挟持麻子脸,也就是想来引我们上钩的,既然他引我们去,不多带点儿人去,不就死定了么?

小胖爽朗的大笑了声,说:“放心,麻子脸宿舍,还有隔壁几个宿舍的,都去了,一起把鬼门游戏厅给填了都行。”

我点了点头,说:“你们小心点儿,我回去一趟拿个东西,马上就过去找你们。”

小胖问我回去干啥,我说:“我回去拿我的大头针还有甩棍呢,小胖说那行,你赶紧的,我们先去了。我点头说好。”

其实我是想着他们人够多,也不至于吃亏。而且我回去拿了东西可以慢慢休息下,刚刚劳累了一下午,整整跟萧璐整了五六次,最后流出来的都是水了,说实话,我脚有点软。

不休息一下,我怕我连拿甩棍打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等我回到寝室的时候,开了门,就倒在床铺上,差点睡着了,想了下,还是去一趟鬼门游戏厅吧,万一他们遇到啥麻烦了呢,我还能及时请救兵。

拿了甩棍出去以后,我刚到学校大门口,就突然一个黑东西罩了过来,然后就是一阵铺天盖地的拳打脚踢。

“可把我给疼的,草泥马,你他吗的是谁,敢打老子,老子是高一老大许默!”

“打的就是你,许默!”

一个人的声音冷冷的喝到,这人我不认识啊,我就问他,“你是谁,谁请你来的?”

“走一趟吧,别墨迹了。”

他们打的我基本上没力气反抗了以后,就把我给搬上了一辆车,这尼玛,疼死我了,他们把我直接给扔到了车上,那个车上面被太阳晒的火辣辣的,尼玛,我被摔上去的时候,皮差点都没烫破了,我在上面一直骂,一直骂,就是没人理我,他吗的,气死我了,别让我知道是谁把我给绑过来的。

应该不会是刘峰,他和小胖他们还在打呢,那会是谁,我和谁还有仇呢?

和我有仇的人多了去了,但他们到底是谁,一路颠簸,我又疼又难受,又晒的要死,可真是难受啊。本身我就没啥体力了,这会儿,又遭受这样的灾难,就更要死了,我感觉自己一昏过去,就没了知觉。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周围挺凉快的,不过看样子,是个地下室,没把我绑起来,倒是用冷水不停的冲我了,我醒了以后,都没啥力气了,轻声的吼了句,“哪个煞笔要弄我,至少你得让我知道吧?”阵引节号。

“呵呵,你不是昨天把我的人给干趴下了么,我来收回点儿利息,这怎么了?”

我听到这声音,一惊,“刘峰?你怎么在这儿。”

我怎么不能在这儿?他不屑的看着我,“怎么样,许默,你不是很叼的吗,我他吗的,让你叼,让你叼!”

他抬脚就踹了我两下,都是踹在我脑袋上,我都感觉没知觉了,全身上下都疼,被晒伤的,被打的到处都是疼,这两脚,对我来说还算轻的了。

他看踹了我两脚,我就哼哼了两声,他就哈哈大笑,说:“许默,你他吗的也有今天,落在我手上了,怎么样,还有啥话好说?”

“怎么的,你这副死狗模样,连叫的力气都没了?”

我只是微微一笑,虽然我此刻趴着,但我只是笑着,说了句,“凭你也配?有种的,单挑啊。”

我说话的声音比较小,他应该是没听到,过来扇了我一巴掌,说:“你他吗的说啥呢,说大声点儿啊。”

我集起自己最大的力气,对着他的脸蛋吐了一口唾沫,他啊了一声,一脚踹在我鼻子上,说:“草泥马,给我打,打死他,吗了个比的!”

我哈哈大笑了起来,我说,“刘峰,就你那逼样,把麻子脸放鬼门游戏厅有啥用,我们的大部队都去了,你以为你那点儿人能守得住?”

“许默啊许默,你还是太嫩了点,你知道不,鬼门游戏厅,我们虽然经常去玩,但那地方根本不是我们的地盘儿,而是一个叫生哥的大混子的地盘儿,而且,麻子脸根本就不在那里,而是,在这里。”

然后他指了指一个角落,然后有个人拎了个人过来,我一看,是被打的晕过去的麻子脸,我呲目欲裂,吼道,

“麻子脸!麻子!”

刘峰狠狠一脚踹在麻子脸身上,他这才缓缓醒来,看了我一眼,说,“默哥,你怎么也进来了?你们他吗的,到底想怎么样?我们都还只是学生,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要闹的这样,打也打了,还不放我们走,你们什么意思?”

麻子脸说的对,学生之间的仇恨,顶多就是,你打我,我打你,完了以后就再报仇什么的,也不至于闹的这样,跟生死对头似的,可刘峰今天有点儿奇怪。

“对啊,刘峰,你麻痹的,昨晚你想把我们给打一顿,然后丢到臭水沟里去,是不,我们也把你们的人给打了一顿,这样,算扯平了吧,你他吗的,今天,又把麻子脸给绑了,你是什么意思?”

我瞪着他,喝到。

刘峰的旁边,有几个人,好像都是社会上的人,不像是体院的,但如果是体院的,我也认不出来几个,因为他们体院的人经常也不穿校服,而是着便装,而且身材高大,有些就跟社会人长得差不多了。

“什么意思?不算深仇大恨?”刘峰嗤笑道,“你小叔杀了蚊子,这是不是深仇大恨,蚊子因为你,被你小叔杀了,这是不是深仇大恨?你他吗的,还跟我说这不算深仇大恨,只是学生玩过家家?你他吗在逗我?”

“那你想怎么样?”我看着他,淡淡的问道,“你想杀了我,是么?那你随便,把我兄弟给放了。”

麻子脸吼道,“不用,默哥,老子跟你同生共死,我就不信这鳖孙子敢杀人,他是不是也想进监狱!他不敢!”

“呵呵,你看看老子敢不敢,你吗了个比的!”

刘峰,抽出了一把刀,一把半短长直的太刀,朝着麻子脸一步步走了过去。

我吃了一惊,吼道,“你他吗的,到底想干嘛?”

“你们不是说我不敢么,我就让你们看看,我到底敢不敢!”

麻子脸瞪大了眼睛,我吼了句,“你他吗的,给我住手,行,你敢你牛逼,你牛逼,行了吧?”

“呵呵,跪下!”

他吼了句,“你不跪下,我就把这死麻子的一只手给剁了。”

当时,我就愣住了,怎么我也想不到,我居然会碰到这种情况,照理说,要我跪天跪地跪父母,也不可能跪他这种sb,可是,形势比人强,我该怎么办?

“默哥,别他吗理这煞笔,让他砍,他砍了,老子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的一只手给剁了,你跪他,可笑,跪他吗去吧!”

麻子脸并不怕,他在安慰我,可我从他眼睛里,确实看到了怕,没有人想自己的手被砍的。

“呵呵,你这煞笔。”

突然间,刘峰一刀就砍了过去。

“不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