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腿骨被断/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都不敢看下去了,而麻子脸,整个人也是吓得一缩,可是他全身被两个人给控制住,他没办法动弹,又怎么能躲的开这一刀呢。

我心里也在后悔,我吼了句,“吗的,老子给你跪,行不.你停手!”

可是,晚了,这一刀已经砍下去了,啪,啊!两声响声,麻子脸和我都喊了一声,麻子脸得手还在,只是他捂着自己的手,疼的不行的尖叫,我这才看清楚了,他的手还在,那一刀也砍下去了,只不过是刀背向下,麻子脸的手腕上,一道红色的印子还在,他捂着手,疼的嗷嗷叫。

我松了口气,刘峰看我这样子,就笑了过来,说,“怎么样许默,你是要跪是么,那行,我是给你面子了,让你跪,我就不砍他的手,怎么样?”

“刚刚那一下,是给你的警告,你可不要以为我不敢砍哦。”

我盯着他,咬着牙,一字一顿的道,“你这个疯子,疯子!”

“哈哈哈哈,许默,你他吗的,你也有今天啊?”

刘峰狞笑了声,“这样吧,我给你两条路走,你看看怎么样?”

“第一,你给我跪下,我就放过他,放他走,如果你再从我胯下钻过去,我就连你也当成个屁,一起放了,怎么样?”

“你他吗的,做梦!”麻子脸挣扎着,吼了起来。

刘峰瞪了他一眼,那两个大汉,立马就把麻子脸拉过去,用东西堵住了嘴。

我盯着他,“那第二条路呢?”

“第二条路?就是你把夏梦给我带过来,还有,这玩意儿,是一瓶少女药,你把她带过来,顺便让她喝了这瓶药,然后我就把你们全都放了,以后也不找你麻烦了,你看,怎么样?”

我愣了下,他这是啥意思。他又接着说了下去,

“夏梦这个贱人,他吗的,明明跟老子说好的,陪我一晚,我就答应她不杀了你,呵呵,也不知道这死女人,到底是看上你哪一点了,吗的,老子就他吗的不如你许默怂逼,是么?”

他刚刚说完,我整个人,好像被雷劈了一样,什么,那天晚上,刘峰和夏梦,不是去开房了吗,她们,怎么回事儿?

“呵呵,许默,你他吗的,你还运气真好,这么多女人愿意为了你而死,居然还有人,为了你把身子都献给我,我估计,她的第一次应该是早就给了你了吧,那她吗的,她还装什么装,给老子玩剩下的,还他吗的装清纯,不过老子不嫌弃,你今天把她给带过来,让我好好玩玩,我就放过你,以后你在学校里给我低调着点儿,一直到毕业,我就不找你麻烦,怎么样?”

他还没说完,我整个人就全身颤抖了起来,什么,夏梦,为了我,她居然舍得去陪刘峰一夜,夏梦,她绝对是个处女,她居然愿意为了我,而去跟刘峰。

我呲目欲裂,瞪着他,“你他吗的,你和夏梦,那天晚上,你们没有……?”

刘峰冷笑,“许默,你装的可真几把像啊,她的处肯定是被你给拿走了呗,那天晚上,她都几把答应我了,到最后居然反悔,还用报警来威胁我,我草,这贱人。”

我整个眼眶里,噙满了泪水,夏梦啊夏梦,我许默何德何能,值得你这样对我么?

可是,她对我的感情是怎样的,她明明不喜欢我啊,她为什么这样,我追她那么久,她都不答应我,为什么现在又偏偏要帮我,还为了我,要付出这样大的牺牲,而且,居然不告诉我。

刘峰冷笑道,“我他吗的,要是不干死她的,我就不姓刘,这婊子,跟我装清纯装了这么久,害老子追了这么久,最后还他吗的便宜了你这个犊子。”

说完,他气愤的踹了我几脚,可是,我已经没力气再去想别的了,我就想夏梦,她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难道她一直喜欢的人,是我,可她又当初为什么拒绝我,我想起那次的考试试卷,跟她的分数……

我那时候,已经打算放弃她了,既然,她不愿意,我又何必逼她,可是,她这样子为我这是为什么,而且,小胖他们老说我的桌子,都是夏梦帮忙擦的,还有她最近的种种表现,都是为了接近我。

这又是为什么,我明明已经跟萧璐在一起了,她为什么还要这样,我想不明白,难道真的跟刘峰所说,因为她贱吗?不是,我觉着不是,她让我这么感动,她怎么会是一个贱人。

“你他吗的,你说话啊,到底是从老子裤裆钻过去,还是把那个贱人给我喊来?”

“我去你吗的!”

我也不知道是那儿来的力气,他一脚踹我脑袋上的时候,我的牙齿,已经狠狠地咬在他的鞋子上了。

“哎呀,你吗的,你放开,你给我放开!”

他的脚吃痛了,一下,因为他知道我全身没力气了,所以也没绑我,那是因为我不想反抗,也没力气反抗,但他不知道,人类的潜能是无限的,当一个人受到了巨大的刺激的压迫下,整个人就好像瞬间唤醒了无限的生机一般。

他踹我的脸的同时,我的手已经扳住了他的脚踝,然后,狠狠一拧。

他惨叫一声,我整个人已经扑到了他的身上,用牙齿,狠狠的咬在他的肩膀上。

“啊!!”

他惨叫一声,我又是两拳头闷在他的眼睛上,他没了反抗能力,然后,我又接着一顿狂风暴雨的袭击,他扛不住了,周遭的几个大汉,就过来帮忙,有一个,还拿手枪对着我喷射,我吼了句,“麻子,快走!”

麻子脸也没被绑起来,他们一共五个大汉,加上刘峰就是六个,而我们只有两个,但我俩有信心跑出去。

地下室的前面一点,是一个通风口,上面有一个排风扇,一直在转,要是强行突破过去,可能会被那个电风扇把手脚都给斩断了,除此之外,只有大门可以出去了。

后面有追兵,麻子脸吼了句,“默哥,快,快跑,我来拦着他们。”

“不用,你快走,老子有的是力气。”

虽然我是靠潜能爆发,但还是有点力不从心,我抓了几块砖头,往他们砸了过去,他们追了过来,喊着别走,我叫麻子脸把那个电风扇砸开,不然我们出不去的。

麻子脸说行,就找了几块砖头一起,往里面砸,没多久,那个电风扇就报废了,可是,只能半个人穿行,一个人还勉强,他穿行到了一半儿,拉我,说:“默哥,快点过来。人已经追过来了,我都被人打了一个砖头,打在我的后背上,生生的疼。”

又有一块砖头打在我的脚踝上,疼的我没法走路了,估计是砸到骨头了,内出血,不过麻子还是搀扶着我,一步步的往外走,他们暂时还要到地面上追出来,还有一段时间。

出去以后,我们才发现,这尼玛是个郊区啊,卧槽,这地儿又没个车的,怎么办。

麻子问我咋办,我就说:“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不然被他们抓回去,可就惨了。”

他说:“行,默哥,你慢点儿,没事儿吧。”

我说:“没事儿,就是脚暂时没法正常走了,只能这样拖着走”。

他说,“那得赶紧上医院啊。”我龇牙咧嘴的疼的不行,说:“都这会儿了,还上毛线的医院,赶紧的,扶我到那边去,那里的土墙下面,咱们可以躲躲。”

麻子脸说行,“那行,咱就过去”。

他扶着我过去的时候,还紧张的说,不会被抓到吧。我冷汗流的一身都是,看了眼脚上的伤,估计断了腿骨了,疼的不行,好像还出血了,不过我只能镇定,要被他们发现了,那得死翘翘。刘峰被我偷袭,我逃跑,再抓回去,我不敢保证会不会真的被他砍断一只手。还有,这个地方是什么地方,我都不知道,估计是郊区,但郊区,四面八方都可以通往郊区,是城西城南城北还是城东的郊区,又或者,是交叉隘口的郊区?

我说,“没事儿,他们不知道我脚受伤了,以为我们跑远了呢,我估计他们是会开车去追。”

果然没多会儿,就有人开车出来追,还有两个在外面用跑的追,其中有个骂骂咧咧的,上了车,立马指着前面,就让他们追,还说跑不远之类的抓到以后干死他什么的,然后还打手机,估计是找人找关系堵截我们吧。

这地方到底是哪儿,而且,我俩又没有手机,也没办法跟他们联系,身上没钱,啥也没有,在土墙后面,我和麻子躲了大概一小时,应该是没啥人了,我俩才慢慢的出来,麻子说让我看看你的脚,默哥。然后我说行,就让他给我脱了鞋子看看。

他吗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整整肿了一大圈儿,倒是没出血,只有外表皮出了一点点擦破了的血,没有大出血那么严重,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麻子脸说,“默哥,你这是何必呢,你为了我,这样子过来,唉,我也太不是个东西了,当初,还老跟你作对,觉得你不配当老大。”

“行了麻子,咱是兄弟,就一辈子是兄弟,这没啥的,我以前是你们老大,虽然现在表面上不是,但暗地里,我还是你老大,为了兄弟敢闯龙潭的老大,才是真的老大。”阵引亩扛。

他眼睛红红的,说:“默哥,老子他吗的这辈子如果跟别人混,那我就是畜生,就只跟你一个人了。”

我摆摆手,说:“行了,别在这儿煽情了,我懂你意思,但现在怎么办,留着点儿力气跑路吧,回去以后要庆功什么的,再说吧,我现在担心小胖他们,他们去鬼门游戏厅救你去了。”

“什么,鬼门?那可是生哥的地盘儿,不是咱们学生惹得起的啊。”

我眉头皱了下,看样子,连麻子脸都认识这个生哥,他到底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