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逃出生天/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峰冷嘲道,“你还自以为很聪明,是吧?”

我心沉了下去,看来这在他的算计之内?不可能,如果在他算计之内,那我们刚进来,就成了他们的俘虏了,不会让我们弄晕了三个人以后他才出来的。

我想肯定是第一个人发出的那个尖叫,提醒了他吧。

“许默,你放下武器,受死,我可以只让你断一只手。”

刘峰狞笑着走了过来,还盯着麻子脸说:“你他吗的,你也是,让你断一条腿,就把你们扔回去!”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们躲在这附近,只是我找不到你们罢了。现在好了,也省的我到处去找了,你们自己送上门来的,可不要怪我了。”

刘峰对着他们吼了句,“一起动手!”

说着,他们就冲了过来,我对着麻子脸吼了句,“记住我说的话”!

狭路相逢勇者胜,我知道,这个时候,还不动,还不趁其不备,我们就没机会了,我趁机从怀里,掏出了我那准备了很久的大头针,直接对在了他的脖颈的大动脉上。

“都他吗的别动!”

原本,还以为有一场恶战来着,可是,一瞬间大家都停滞下来了,因为,我掌控着他的命。

“都别动,刘峰,喊他们别动,不然,我不敢保证我是不是会跟我小叔一样失手杀人。”

我吼完了以后,刘峰立马喊了句,“别动,对,你们都让开,让开!听他的话,别动!”

刘峰也知道,我这样做,是为了逃走,他其实可以选择让他们来抓我,我也不一定敢杀了他,可是他不敢赌,他怕死,万一我一个错手,或者是一时冲动杀了他,那他就没了,这花花世界,他还舍不得吧。

那三个人不敢动,我让麻子脸把他们的武器都给收缴了,然后让他把他们给绑起来,其中有一个好像是混混头子,说:“峰哥,要不我就动手救了你,把他们俩打残得了,这是干啥呢,我们四五个人怕他俩?”

刘峰骂了句,“闭嘴,老子的命值钱还是他的命值钱,老子要出了啥事儿,你担得起么?”

那人悻悻的不敢说话了,其实我很好奇,刘峰,他到底是啥身份。他的堂哥是那个县长的儿子,那他,应该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吧?

难怪敢叫板,而赵明飞都被开除了,他居然屡次没事儿,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我呵呵笑,说:“这样就对了,你,去开门,然后上车,别动,我叫你别他吗的动。”

刘峰还想挣扎,被我发现了,在他的肩膀上,狠狠的扎了下去,一针下去,没多久,他的肩膀上面就渗出血来,他惨叫了声,说:“好好好,我不动了,你,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想走就走行了吧?”阵纵肠血。

我用大头针顶在他的脖颈上,说走,别想再耍花招。他就说,“行,默哥,默哥你千万别乱来”,我说:“行了,别墨迹了,赶紧的走,不然我不敢保证我下一秒还能不能保持理智。”

这会儿控制了他们,我就叫他找了个会开车的,带着我和麻子脸、刘峰一起走,还让那人开车开稳一点儿,那司机点头,说:“峰哥,你这被人挟持,也是头一回吧?”

刘峰说:“是啊,我还真是长这么大头一次,我可是第一次都给了你哦,默哥。”

我骂了句滚,“你再这么恶心一句,我真的扎死你了啊?”说着我还踹了他一脚,他疼的龇牙咧嘴的说不敢了。

车开到了一半儿的时候,刘峰还在那聒噪着废话,我叫他闭嘴的,我让麻子脸注意着点那个司机,可麻子脸疏忽大意了,那司机,他到了开到一半儿的时候,故意往石头上开,我的大头针一个不稳,差点直接就扎进那刘峰的脖子里去了。

吓得我赶紧的拿开大头针,那刘峰也是惊魂了一下,狠狠的往我的肚子上踹了一脚,然后一拳打在我脸上,我开始因为闪避大头针,导致被他打了两下,疼的反应不过来,再加上车子的颠簸,我根本没力气跟他斗,坐在前面的麻子脸,则是瞪着那个司机,让他停车,那司机不鸟他,麻子脸想接近他,却被他一甩方向盘,整个车身都在甩,麻子脸又接近不了他了。

刘峰看准了我要拿大头针,就踹我,我艰难的跟他磨了好久,他打了我十几拳,我也打了他十几下,但我终究还是拿到了大头针,虽然那针头已经弯了。

可我还是狠狠的往他的大腿上面,一扎。

杀猪般的喊叫声,响起,他就让司机停车,那司机不得不照做。

我盯着刘峰,刘峰说,“默哥,误会,误会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就这样,你和麻子哥开车走吧,我以后再也不敢找你麻烦了,行不?咱俩井水不犯河水,体院和高中部,以后都保证绝对和平,怎样?其实斗争,都是,苏平、你小叔和赵明飞弄出来的,跟咱俩有啥关系啊,你说是不是……啊!”

他还没说完,我的针头又是对着他的屁股扎了下去,他疼的又是惨叫了一声,说:“许默,我草泥马!”

他要来拦着我,我又是一扎,扎在他的胳膊上,他惨叫了一声,他就不敢来抓我了,我冷冷一笑,又是对着他的背来了一下,他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默哥,默哥,算了,算了,我服了,我服了!对不起!”

他赶紧的在车上跪下,还让那个司机停手,说他俩下车,让我们开车过去,就马上能开到那个镇子了,我看了他一眼,他身上也已经是千疮百孔了,出了不少的血,一个个的血洞,也够他受的了,但我没打算放过他,就他刚刚那样的表现,我可以扎死他也不为过。

“你凭什么以为我可以放过你?”

我慢慢的朝着他走了过去,他被我一脚揣下了车,整个人往后爬,“默哥,默哥,我错了,你别扎我了,你别。”

我又是对着他的大腿来了两针,那个针头都弯了,彻底的弯了,我指着他和那个司机说,“你俩最好给我滚,不然,惹火了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还有,你想报仇,尽管的来。”

我让麻子脸赶紧的开车,就离开了那里,果然,过了下,刘峰的那些人好像是挣脱了绳子,追了过来,要多呆一会儿,我俩就成了鱼肉了。

一路开到那个小镇子上,我们问了下,原来这里离城西挺近的,不过也只是挺近,我们把车开到那里,找了个人家,问他们买不买这个车,算是卖给他们了,只求换点儿钱,或者帮忙把我们送到城西就行。

那人估计怕我们是偷车的,不敢买我们的黑车,怕担官司,可后来看我们的车挺破的,还能是偷车的么,这样的车,我们才卖给他两千块钱,就是拆了去卖零件,也不止两千啊,最后那人信了,就说行,送我们去城西口那里,他立马就走,还跟我们讨价还价说一千五,不然不行,我们没辙,就只能走了,反正又不是我们的车。

一路颠簸,到了城西的时候,看到稍微有点繁荣的街道,我立马顺心了,去了一趟那种荒郊野地里,真发现城市里的天空,太可爱了,市井之内,也真是看起来那么亲切,至少,在这儿渴了,饿了,要死了,可以打个电话,找个人,也可以说说话。

真佩服那些能在沙漠里活下去的人物,向他们致敬,我只是和麻子脸呆了一天,就难受的不行了。

找了个地方,我就赶紧的给小胖他们打电话,问问情况怎么样了,奇迹的是,小胖居然没事,还接我电话了,说:“默哥,你去哪儿了,我们都急死了,你没事吧?我们去了以后才发现,刘峰不在,你和麻子在哪儿呢。”

我说麻子在我这儿呢,具体的事情,回去再说,我在城西碍口这边呢。他就啊了声,问我跑那么远干嘛,我就说:“你以为我想来啊,草,你们那边情况如何,不是去了鬼门游戏厅么,没出事儿吧?”

小胖说,“出事儿了啊,出大事儿了,惹上人家生哥了”,我说那你们咋没事儿呢,他说咋没事儿了啊,我都被人打的耳朵都起皮了,幸好小雨姐带人过来了,好像又是那个什么德叔,救了我们,跟那个生哥说的上话。

我松了口气,又是被小雨姐救了,这次,怎么的都要给她道个歉,然后请客吃个饭,把事情好好的说开来。

我就说,代我跟小雨姐说下,就说我回去了要请他吃饭,他就问我刘峰怎么样了,我说:“还没死,不过离死不远了,老子扎了他十三针。”他问我啥意思啊,我就笑笑,没说话,然后就挂了电话,叫上麻子脸,就往我们学校那一片去了。

坐了大概两小时的车,才到的我们学校附近,然后又坐了个公交,才到的小胖说的那里。我问小胖帮我们请假了不,他说:“请个几把毛的假啊,命都快没了,走吃饭去吧,我们也才捡回一条命来着。”

后来他们就跟我说了惊险之处,确实也不比我们在那边差,鬼门游戏厅的生哥,差点把黑大个给废了,听说黑大个刚长出来的头发,都被撕下来了一块头皮,出了很多的血,在医院里包扎了下,就来了,看着我以后就笑呵呵的问我有没有事。

当时我就知道,我和这个生哥,结下梁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