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夏梦的实话/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她确实这么做了,也对我这么好了,我也无话可说了,我只能说,是我自己太多疑了,还是怎么的,就觉得,挺对不住她的,我说了句,“谢谢你。”

她就说,“哎呀,谢什么,默默,咱是一家人,我是你……”她突然停下了没说话,就跳过去了,说,“快吃吧,不然我又要热一遍了。”

我再次顿时,看着她,小声的说了句,“你是我妈。”

她蓦然抬头,“你说什么?”

“你是我妈。”

我垂下头,不好意思的走开了,进了厕所以后,我看了看自己,已经泪流满面,是啊,都过去这么久了,我还不能释怀么,她就是我妈啊,除了她之外,谁会每天这样对我好,守着我,我受了伤,生了病,她收到短信,第一时间就赶来了,她不是我妈的话,那谁又是我妈呢?

“默默,吃饭吧,别想太多了。”

然后她就给我端菜,我看了看她,想喊妈,又喊不出口,我不是那种直白的人吧,反正,这次又比上次更近了一步,她在慢慢的,慢慢的,走进我的心里。

再晚一点儿的时候,我爸回来了,知道了这个消息以后,立马脸色红润的说了句,“来,儿子,陪老子喝一杯。”

我说行啊,徐妍在那儿说,“不行,默默明天还要上课呢,他跟我说了,明天务必不能迟到,今天班主任跟他打过招呼的。”

我爸就哎呀了一声,说什么规矩都是死的,人是活的,规矩,是人给打破的嘛!这有什么的,我儿子考了这么好,算是进了重点班,怎么的也是他的光荣吧,我们爷俩喝一杯,咋了,你去把花生米猪头肉啥的给我端出来,我和他喝喝的。

我当时也没说啥,就说行,那徐妍叹了口气,说只能半杯一个人,我爸就说非要半瓶,最后讨价还价弄了个一瓶,整的我都笑得不行了,我突然发现,这,才是家。

晚上的时候,我给萧璐发了个短信,说我考上了重点班了,虽然是最后一名,但我肯定是最后那两门课发挥失常的缘故,要么就是分数改错了,不然不可能这样的,可是萧璐一直都没回我信息,我等到十二点的时候,应该没人监视她了,我就给她打电话,她那边却显示关机。

我明白了,关机是没电了的缘故吧,那就明天也是可以告诉她的。

第二天去班上的时候,班主任当众表扬了我们五个人,恭喜我们五个人进入重点班,其他同学的分班情况表还要等周五的时候才分出来,等到周一,大家就可以自行去自己的班级报道了。阵尽广圾。

很多人就开始猜测了啊,说我不会是差班吧,说我还是觉得平行班压力更小一点之类的。

考得差的,就生怕自己到了差班,有些必定是差班的人,也懒得说啥了,直接塞了个mp3在那听歌,反正是自习,也没人管,考得好的,但没有他的名额,就不能进重点班,可失望了。

夏梦看了我一眼,给我递了个纸条,上面写着,“许默,快走,刘峰放学可能会来堵你,他叫我告诉你,让你洗干净脖子等着。”

我看了这句话,立马愣住了,他吗的,刘峰这逼,他也好意思?两次都败在我手上,而且他身上的伤,肯定不轻,他自己能来?他这种养尊处优的大少能亲自来干我?我不信。

但又不得不防,我就分别给小胖王安民长刘海他们传了字条,问他们什么打算,小胖的意思是说干,怕他们个鸟。长刘海比较理智,说先避其锋芒吧,估计在校门口的,又可能不是咱体院的,而是校外的,打了人就跑的,人家不用担责任。

我同意了长刘海的办法,说行,就这么办,先避其锋芒,等我们去小卖部那里看看,到底是谁要来,先从后门翻墙出去,再绕到前门,跟上次一样。

我想起那次干人家的黄包车的时候,那一仗真的挺爽的,干得漂亮。

突然一个粉色的纸条又来了,是夏梦的,问我怎么回事,商量着去打架么,别去了,好不容上了重点班,你不是答应了班主任不打架的么。

我回了句,“你看看的,这是我不打架,还是人家要打我啊,我不惹他,他老是来烦我太岁,我怕了他不成?”

我回的不客气,夏梦的脸色有些忧虑,我突然想起我和刘峰干仗的时候,他跟我说的话,我立马又给她传了个字条,说:“你放学等我一下,我有事儿要问你的。”

她就回了个哦,然后说一定等我,还要劝我不打架。

但我心里却惊涛骇浪,夏梦她是什么意思,为啥会为了我,而去让刘峰上她,这是多大的牺牲啊,开始因为我分班考试成功分到了重点班的事儿,导致我差点给忘了,不过这下马上想起来了。

放学的时候,我们翻墙出去,我叫小胖他们先走,我先等一下夏梦的,夏梦放学了以后过来找我,先是恭喜我考得好,我也恭喜了她,我说走吧,去外面谈,她说,在这儿不行么,我说,“是你告诉的我刘峰要打我,我在宿舍等他么?”

她哦了声,就跟我往学校后门走,到了一个没啥人的地方,我就直接跟她摊牌了,

“夏梦,你是不是因为我,而答应了刘峰什么条件?”

她突然间整个身子颤抖了下,脸色也苍白了好几分,不过马上因为夏季的炎热,又给她恢复的看不见,她摇头,挤出一堆笑容,说:“不是啊,我能答应他什么条件?”

你当然可以答应他什么条件。我冷冷的盯着她,“例如,你可以答应他把你的第一次给他。”

我说完以后,她整个人怔住了,似乎不敢看我,然后摇头,“没有,我没有。”

“你有!”

我突然间发现一个问题,她为什么要这样帮我,这样对我,如果她真的喜欢我的话,为啥以前不接受我,而且一次次拒绝我伤害我。

我盯着她,“刘峰都全部告诉我了,你还想狡辩?”

她突然间抬起头来,说,“许默,你听他的一面之词?”

我说那行,“那你告诉我,你和刘峰到宾馆去干嘛,那天晚上,我还碰到了你,你还叫我滚,这又是为什么?”

“我,我……”突然间,她眼圈红的不行,说:“不能说”。她咬咬牙,说:“你给我点儿时间,行吗,许默,我以后肯定会告诉你原因,肯定会的。”

我有了不好的预感,是我自我感觉良好了,我以为她喜欢我,刘峰也也以为她喜欢我,所以,她才有了要为了我宁愿牺牲身体去给刘峰,也要换取刘峰和我的和平。

这一切,只因为她喜欢我。可是,反过来论证就说不通了啊。

既然她喜欢我,那她为什么一开始一而再再而三拒绝我,而且,还那么厌恶我的样子,这难道是巧合?不可能,我觉着不可能。

这么一瞬间,我好像想明白了什么东西似的,抓着她的肩膀问她,“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你说!”

“你是不是想让我和萧璐分手?你就高兴,你就开心,对吧?”

我盯着她,冷冷的想笑,“我听说,有一种女生是这样的,别人天天追着她,喜欢她,追捧她,她还不高兴,总是装冷艳,不理人家,可是等人家又了新的女朋友的时候,这个女生又喜欢去嫉妒,所以就去跟人家男生暧昧不清,甚至做出一些你喜欢他的假象,以此来让那个人的女朋友误会,导致人家分手,这就是你的目的吧?”

“我想,也许你并不是喜欢我,你只是有一种占有欲,霸道的占有欲。”

“这并不是喜欢,而是,你习惯了有人在你面前追捧你,喜欢你,把你当女神,可有一天他放弃了,你就觉得不习惯了,你看到他和别的女生在一起了,你嫉妒了,你的嫉妒心,驱使你这么做的,而这一切,并不是喜欢,对不对?”

她愣愣的看着我,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我想,我是猜对了,我看透了她的心思,她没办法反驳我,只能哭泣,只能无声的流泪,突然间,她狠狠推开了我,

“你滚,你滚,对,我就是这样的人,你凭什么喜欢我,又去跟萧璐在一起,凭什么,你就必须得喜欢我,喜欢我一个人!”

我笑了,盯着她,“你以为你是谁,你是霸主吗,天下所有男生都得喜欢你一个人?你真搞笑,所有男人都要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你才甘心,你才满意是不是?”

“对!”她狠狠又推了我一下,又踩了我一脚,转身就离开了。

是跑开的。

我为自己的机智而欣喜,没想到,她居然是这样的一个有心机的人啊,呵呵,呵呵,原来如此,我说呢,我还感动的跟个煞笔似的,傻乎乎的。

就在我继续往后门出去的时候,突然,我的手机响了,

“默哥,他们的人在前门,对,我看到了,怎么办,求指示。”

“他们,有多少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