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谁下的手/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概,有一车子人,六七个吧。”

小胖是这么跟我说的,我咬咬牙,说,“敢不敢跟他们干?”

小胖说,“怕个鸟,干!”

我说:“行,那你们先埋伏着,等我到了再说。”

小胖说行,等我到了那边的小卖铺的时候,小胖一把就把我给拉进去了,叫我别被他们给瞧见了,我说:“怎么个意思,他们还没进去呢?”

小胖说,“默哥,你猜我看到谁了?”我问他,“咋了啊,不就是刘峰么,还有谁啊。”

小胖摇摇头说,“刘峰那逼样我还不认识么,你猜猜我看到了谁。”我骂了句,“你赶紧的说,别墨迹,是谁吧。”

他就说了三个字,“赵明飞。”

我当时愣了下,赵明飞?他怎么会过来,也在车上?他说是啊,就副驾驶位那个就是他,你看看他的。

我因为不是近视眼,视力也还算不错,一眼就看到那人了,果然是他,只不过他把头发都给剪光了,看着跟我小叔似的,我就想笑了,他又没犯事儿,咋的弄的跟个劳改似的。不过我嘴上笑,心里却在想,这家伙来了学校准没好事儿。阵庄布扛。

小胖问我要不要动手的,长刘海踹了他一脚,说:“你傻啊,咱们几个满打满算也才五个人,他们且不说七八个人,还多了个赵明飞,咱就是死也整不赢他们啊。”

我沉吟了下,给麻子脸打了个电话,问他在哪儿呢,他说,“默哥啊,我在寝室呢,咋了啊。”

我说:“你还呆在寝室干嘛,赶紧的从后门走,赵明飞来了。我怀疑他要堵咱们,我出学校了,猫在小卖铺这里呢,你也赶紧的走吧,绕过来跟我们会和,我们到小草网吧那边边玩边等你吧。”

麻子脸说:“行,那默哥你们先去吧。”

我说了个好,然后就要走,小胖问我干啥啊,不打了啊,长刘海骂他,这还打个毛线啊,咱是他们对手么。小胖嘟囔了句,不就是个赵明飞么?

我没心思跟小胖玩语言游戏,一路上我就在想赵明飞回来干什么,刘峰要弄我和麻子脸,我俩逃出来了,还把他给弄了个半死,他是来报仇的么?

麻子脸和我们会和以后,他还带了四五个兄弟过来,他说这次学聪明了,到哪儿都多带点儿人,有好处,我寻思也是,我们少就少在兄弟少,每次能带的人少,所以才被刘峰他们欺负。

我问他看到刘峰和赵明飞干嘛去了么,麻子脸说他们走了,好像是来找人的吧,我说,“难道不是来找我的么,没见着我,怎么就走了?”

麻子脸说他也不知道。

回学校的时候,我还很小心的看了看附近,确定没人以后这才跟他们一起进去的,就怕被埋伏,哪知道刚到学生宿舍楼,毛寸头就往我这边跑,跑到我宿舍来了,我宿舍的人都不怎么待见他,问他,你他吗的来我们这儿干啥,我们这儿不欢迎狗。

毛寸头兴许被我们打了好几次了,也不敢墨迹了,就说,“许默,有人让我给你带个话。”

我心里微微一突,心想着该不会是刘峰吧。

就问他是谁,毛寸头说这人我们都认识,是赵明飞,我吃了一惊,果然是他们,带话给我是干啥意思?

然而,毛寸头接下来的话,让我忧虑了起来。

毛寸头说赵明飞叫他通知我,让我好好洗干净脖子等着,蚊子的仇,不能就这么算了。

“你小叔在里面,我奈何不了他,所以我就找你,叔债侄还!”

毛寸头说完,小胖就过去一脚踹在他脸上,骂了句,“草泥马的,谁他吗让你过来传话的,你是谁啊你,你是赵明飞的狗是么?他叫你传话你就传话?”

那毛寸头还想反抗,长刘海过去了,他立马不敢反抗了,就只是嗫嚅了下,说:“我就只是传个话而已,也要挨打啊。”

看着好像挺委屈的样子,小胖耶耶耶的说了声,“你怎么跟个太监似的,小毛子,小毛子,叫一声来听听。”

因为毛寸头姓毛,小胖叫他小毛子,他气得不行,但又不敢反抗,看他眼睛都红了,估计是后悔死了得罪了我们,其实人与人之间也是这样,为啥他要背叛我们宿舍的人呢,他如果跟我们成为兄弟,这会儿不知道地位多高呢,而且,他打架也不差啊,甚至都比小胖厉害点。

只是一念之间,就决定了一个人三年的命运,何必呢,有的人一念成佛,有的人一念成魔,谁又能决定的了?

他走了以后,我沉思了,这赵明飞是啥意思,一定要弄死我不成,可弄死我对他有啥好处?他不就得跟我小叔似的,落个杀人的罪名,跑里面呆着去,有意思么?

一开始我以为赵明飞只是吓唬吓唬我的,让我先害怕,折磨我,其实不敢弄死我,后来我才知道,他不但敢,而且很敢!

周末的时候我和萧璐一起约了个会,顺便又整了一次,那一次我和萧璐在逛街,还碰到了夏梦,还是萧璐指给我看,说那边有个漂亮姑娘看着你呢,当时她也没认出来是夏梦,因为夏梦也不知道为啥,突然憔悴了很多。

我突然想起那天我和她在学校后门口的决裂,我实在想不通我曾经那么喜欢的一个女孩子,居然会变得这么嫉妒心重。其实她不是喜欢我,而是嫉妒我和萧璐这么要好,这种人,我只能避而远之。

萧璐还捏着我的耳朵问我,“你俩,是不是又旧情复燃了。”我不耐烦的打开了她的手,“我俩就没有过旧情,何谈复燃一说?”

她还哟哟哟,“你还不耐烦了是吧,是不是真的和她有点儿什么,不然干嘛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你看她那眼神,隔着一条街我都能看出来,她想吃了你!”

我心想你还真是看出来了啊,她不但想吃了我,还想把你也一起吃了,她就是见不得人家比她幸福,比她快乐,她就是这种人,虽然成绩好,但心理有点点扭曲,仅此而已,其实换个角度来说,她没有错,她只是作为她自己,在认真的活着。

我突然想起她和刘峰去开房的事儿,也许,她和刘峰去开房,只是为了让我嫉妒心起,让我和她再在一起,让我的心再回到她身边,而去萧璐身边走开。好险恶的人心啊。

高考以后还有半个来月的课程,都是在老班级上的,分班的结果定下来了,果然如小胖所料,他进了差班,跟他一起进去的,还有黑大个,长刘海和王安民在平行班,只是长刘海比较危险而已,随时有可能掉回差班里去陪小胖同学。

小胖同学每每都喜欢去嘲笑他,说你马上就要跟我换换了,期末考以后,你就到差班去吧,我接替你的位置。长刘海就真的大晚上的在那学习,破天荒的那种。

学校的寝室制度也恢复了正常,拿了手机也不敢明着拿出来玩,逃学逃寝什么的,这种事儿我也不干了。

明面上的老大是黑大个,还有副手小胖和麻子脸,麻子脸的人比较多,还有一个派系,是曹小军那边的,他的人不是很多,就他们班那七八个,他们不加入我们,我们也懒得让他加入,少他几个人不少,而且,这种人,我本身就不喜欢,黑大个也说不让他参加。

倒是毛寸头这种小混混,喜欢跟曹小军混,军哥前军哥后的叫着,经常买烟啊,跑腿啊,都是他,因为他背叛了我们,没骨气,墙头草,所以就算是曹小军收留了他,他也是一条狗而已,仅此而已。

高一老大的位置,黑大个是坐的稳稳地,为啥,第一场会战我没去,是跟高二的打的,因为啥,因为那黄卷毛说他根本不承认黑大个的高一老大身份,还扬言,以前的高一老大许默他也不承认,说我们宿舍的都是怂逼之类的,还说他黄卷毛,在芮帆走了以后,就是老大。

当时高三留级下来没走的,还有那么一批人,有个叫老范的,是芮帆和苏平的小弟,也是学校里的老人了,他还是能说上一些话的,他现在留级了,也带着他的几个以前高三的部下,算是自成一派吧,没怎么服黄卷毛管辖,黄卷毛以前是高二的老大,这会儿,高三的走了,他怎么着也认定自己就是整个解放高中部老大。

所以黑大个和麻子脸,带着人就跟黄卷毛的人打定点去了,因为都是认识的人,而且就算卑鄙,也没有赵明飞那么卑鄙,而且,大家都低头不见抬头见,黑大个也没说自己要打败黄卷毛,将高中老大的身份取而代之,只是,黄卷毛原本就跟我打过几次仗,跟我不对付,以前因为我小叔和苏平的缘故,给我面子,也算是给七匹狼面子,但现在七匹狼、苏平他们都不在了,我和他的旧账就被翻出来了,所以他更加不会承认黑大个是高一老大,他宁愿扶持曹小军,也不会扶持我当高一老大。

马上新的一届高一的要来,黑大个这个高二老大,如果没有黄卷毛的支持,就坐不稳,如果新的高一一届出了个狠人,联合黄卷毛,咱高二就基本没戏。

所以这一仗,势在必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