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赵明飞归来/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天人还蛮多的,但我知道,打不怎么起来,顶多就是黄卷毛和黑大个单挑,大家都是以前熟的不能再熟的战友,以前高一高二高三联合跟体院的打架,都认识,这会儿为了老大之间的不合,都站出来打定点,不怎么打的起来。

人都差不多,双方都有一百多人,挺拉风的,我作为黑大个的“小弟”之一,当然也去了,不过我是站在后排的,小胖和麻子脸这样的副手,才敢去前面的。

因为我答应了班主任不惹事儿,不干架,就不干架,至少,我表面上不会再给学校抓到什么把柄了,很多人说我不混了,有的以前的高一的混子,认识我尊敬我的,都问我,“默哥,你咋不混了啊,咋你寝室的傻大个还成了老大啊?”阵庄布巴。

我就会骂他一句,“滚,你跟黑大个单挑一个试试,人家名副其实的单挑王。”

其实,还别说,芮帆那一届七匹狼走了以后,还有我小叔、苏平、赵明飞他们走了以后,还真是属黑大个最牛逼了,其实黑大个也没那么灵活,只是他抗打,还有就是,他打人太疼。

当时人那么多,黑大个和黄卷毛就嚷嚷着,往前站了一步,那阵势,跟电影里古惑仔似的,黄卷毛嚷嚷着,说:“你个傻了吧唧的大个子,当啥高二老大,就你那逼样,还当老大呢,哦对,你们那个怂包退役了的老大许默呢,他来了么?”

我当时也不在意,这家伙,迟早我把他打成猪头的,现在先让他嚣张的,我知道黑大个会干死他的,我就扬扬手,说:“我在这儿呢,你别跟我叼,先跟我们老大打完了再说吧。”

我是怕他看黑大个的个子高,力气大,打架猛,不敢出手了,虽然黄卷毛有点儿本事,打小胖这样的打两个,打我的话,我估计也不一定是他对手,但黑大个本身素质过硬,拳头更硬,他不一定是黑大个对手。

黑大个也指着他说,“你个黄毛鬼子,别唧唧歪歪的,赶紧的,敢不敢单挑吧,要单挑,要群架,老子们都不怕,定点都接了,怕你个吊啊。”

那黄卷毛脸上挂不住了,只能咬咬牙,说:“接了。”

结果,可想而知,他能是人黑大个的对手么,他耍了几个阴招,打的黑大个的腰杆疼,但黑大个直接抱住他的脑袋,用膝盖顶他的整个脑袋都开始晕了,一个劲儿的求饶,黑大个问他还敢不敢不承认他是高二老大了,那黄卷毛跟孙子似的往后撤了,说走,来日方长,改日再战。

他吗的,也就他好意思说这话,当时他们高二的好多认识我们的人,都笑了,这定点打的,好多都是来凑热闹的,就是看他们两个老大单挑,而黑大个技术够硬,黄卷毛完全不是对手嘛,还能不承认人家是老大?

所以偶尔,只要训导主任不在学校里晃悠的时候,黑大个总是会带着小胖、麻子脸他们出去装比,而且,还是每次都是十几个人,跟游街似的,到了哪里,人家都有认识的,喊了句,“黑哥,胖哥、麻子哥。”

他们就点点头,偶尔还装比似的抽根烟,可笑死我了。而黄卷毛呢,也不敢说啥了,安安分分当他的老大。

其实他这个老大吧,我可以很快就抢过来的,但我对不起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先沉寂半年吧,我答应了徐妍,答应了班主任,答应了萧璐妈妈,我不混了,我好好学。

高考以后半个月总算是要过去了,下学期来,就直接去重点班报道了,也不知道班主任是安排的谁,是不是我以前的班主任,我希望是,因为我喜欢他这样的人,我要让他以有我这样的学生而感到自豪,我要为他争光,不单单是为了他的工资着想。

萱萱姐和长刘海的关系,直线上升,秦立这孙子,也不敢说啥,学校都被我们给占了,他家里有点儿钱,有点儿关系,也管不到学校里来,可他俩就算关系再好,也进入不了状况,就是,咋说呢,都已经可以到开荤段子玩笑了,但就是他俩找不到那种感觉。

偶尔,我就去找萱萱姐探探口风,问问她今天有没有对长刘海动心什么的。

萱萱姐叹了口气,动心,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一定有可能对年龄比我小的再动心了,唯一动心的一次,又不可能。

我看她那样子,我说,“那有啥办法啊,你跟璐璐说说呗,让她把我让给你呗,我刚好也可以换个老婆玩玩。”

她就瞪我一眼,说:“好哇,许默,你早就有这个想法了是不是,那我跟璐璐说,让她好好收拾收拾你的。”我就赶紧说,“快别,萱萱姐,不带这么玩的啊。”

她就说,“不敢了吧”,我就说,“不敢了。”

她就说,“那不敢了,以后可就别再搀和我和长刘海的事儿了,我觉着吧,这感觉,到了就是会到,没到的话,哪怕,再怎么献殷勤,再怎么关心彼此,也是没那个感觉你说是不,就好像当初你对萧璐似的,她一个劲儿的跟我们埋怨,说你眼里只有夏梦,夏梦算个啥啊,可是后来你俩来电了,你就眼里再也装不下夏梦了,不是么?”

我说了句,“也是,说的有道理。”

我也就答应了她,以后让她和长刘海自由发展,而秦立这个孙子,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居然又找了个婆娘,那婆娘长得还不错,是体院的,腿长胸大的,挺符合他的口味的样子,他好像也挺喜欢的,他对萱萱姐吧,算是告一段落了。

有一次我碰到他,他就跟我说,“许默啊,看见没,我那马子,正点不?”

反正我和他也不熟,也就没说啥,说还行。他就呵呵说:“比你们那萱萱姐正点多了,你没看到么,萱萱是个平胸啊,虽然有点点料,但尼玛的,每次都不让碰,这是把我当和尚呢?”

“你看看,我这个多好,腿长胸大的,玩起来,可带劲儿了,那萱萱呢,草他吗的,我都根本摸都没摸过,别说上了,白瞎了一年多的功夫,白费心机。”

我当时挺鄙视他的,咋说呢,一个男人,大头管不住自己的小头,一切以下半身作为思考的终端,那这个男人,注定没啥出息,他在我面前诋毁萱萱姐,别说萱萱姐不在这里,她在这里,我也得给他好看。

我指了指他,站起来说:“你再说一句萱萱姐的不是的?”

他哟呵了声,说:“你还来劲了是不,她一开始就喜欢你这个嫩的,我知道,她吗的,就知道玩嫩草,可你又不喜欢她,是不是,她就跟你那个朋友玩起来了,哎呦,真他吗蛋疼,就知道玩嫩草哦,哈哈。”

“我草泥马!”

我站起来,直接扇了他一嘴巴子,他那个马子,体院的那个就过来了,不乐意了,说:“你干啥呢,你是叫许默吧,你小叔还来我们体院杀过人,你们俩叔侄都不是啥好东西,干啥,好好的说这话,就动手打人了是吧?”

我看着这个浓妆艳抹,身材姣好的女的,虽然她很漂亮没错,但我觉着她很恶心。

我也指着这个女的说,“我就打他了,怎么的吧,你还手不,你还手我连你一起打,秦立,我她吗告诉你,你要再敢接近萱萱姐,或者再被我听到你说她的不是,我要你好看。”

当时我们和高三的,也就是黄卷毛他们打定点,都知道,黑大个算是立威,也有了实力和势力了,所以就等于我有了势力了,基本上整个高二,都是我和黑大个把持着,虽然表面上我只是个小弟没实权,但大家多少都懂一点。

所以这秦立也知道,我在学校里,要捏他,要揉他,都是随我高兴的。

他愤愤不平,说:“你有意思么,为了这么个娘们,呵呵,你也就一辈子玩平胸的料了。”

其实,萱萱姐和萧璐都不是平胸,我看过电视,看过那种片子,她们算是B和C,萱萱小一点,是B。但也不至于是平胸啊,平胸是男人这种吧。可是那个秦立他的骚马子,那胸基本上都有D了,不然他也不能嘲笑萱萱了,那种波霸,的确不是萧璐她们能比的。

放假的时刻终于来临,暑假的来临,让我们都松了口气,尤其是我,一直都不敢去跟黑大个他们疯狂的玩,不过这次我们约好了,要一起出去玩,游泳什么的,小时候我经常去玩,但很久没去过了。

顺便,我还可以打打零工,赚点儿钱给家里补贴家用,家里的情况虽然好转了,但还没到可以挥霍的地步,还需要努力。

然而,就在放假之前的前三天,出事儿了。自从赵明飞出现以后,那半个月多,我们都精神在紧张之下,不过因为黑大个成了老大以后,学校里的学生,只要是看到我们的,都会喊一声大哥什么的,消息也灵通,就算有人来偷袭,也能很快知道。

那期间,刘峰也来过学校一次,但就又回去了,估计也是休暑假去了,我当时还紧张他会找我报仇来着,哪知道他看也不看我一眼,好像当初我用大头针扎他的事儿,没发生过一般。

我还真想问问他赵明飞回来了,干啥去了啊,可我没问,反正都放假了,也发生啥大事儿,应该不会有事儿的啊。

然而,放假之前的前三天,出事儿了,那天,小胖一个人,急匆匆的跑回寝室,手上都是红色的血,我们吃了一惊,问他怎么了,他是这么说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