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虚伪的上司/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时还挺无语的,心想估计是她这大小姐,又不用出去工作,大夏天的在家里吃吃睡睡玩玩,还整的没力气想吐,这不打击人呢么。

我就撇撇嘴说,“估计是你睡的太足了,突然动一动就感觉很累很累,是不?”

我这纯属调侃她的,哪知道她却说,“是啊,我也觉着,反正是放假,我就多睡了会儿,我妈和我爸也不怎么管我,早上到11点多才起来,吃了午饭又开始睡了,难说还真是这个原因。”

我当时差点没被她给气死,她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家里有钱就是好,我就哼了句,说:“那你继续睡呗,我也要睡了,明儿个还要上班呢,第一天正式上班,我可不能迟到。”

我这是气话,没想到她也没听出来,就说:“哦,那行呀,那你睡呗,就不打搅你啦,得有空我就去华联看看你的,嘻嘻。”

我切了声说:“才不要你去。”

她就哈哈笑,说:“放心啦小默默,我保证不欺负死你。”

挂了以后,我感觉萧璐也挺可爱的,不食人间烟火似的,我们这些穷人家的孩子要去打工赚钱,她却可以睡觉睡到自然醒,想想也挺不公平的,但谁叫我家里出了这个的变故呢,可又一想,就算不出这变故我家也比不上她家,一想起她爸对我的那虚伪态度,我就犯愁。

迷迷糊糊就睡着了,早上还是徐妍把我给喊醒的,说:“你爸都走了,你咋还不去呢,不是今天上班第一天么?”

我一听,立马一个猛子跳起来,问她几点了,她说八点了,我啊了声,卧槽,八点就要上班了啊,这死定了的迟到,还是第一天上班,就算我现在光速过去,也是迟到的,因为已经是八点了。

等我连跑带坐车的到了华联了以后,一路往里面走,有个工作重地闲人免进的牌子,我要闯进去,有人拦着我问我干啥,说里面没厕所,我说:“我是这里的工作人员,跟着胡戈混的,今天第一天上班。”

那人挠挠头说:“跟着小胡混的啊,那行,进去吧。”

我谢了他以后就往里面走,那胡戈好像刚刚从他自己的办公室,和昨天那个前台小姑娘丁宁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然后就看见我了,我叫了声,胡哥!

然后胡戈就愣了下,看到了我,那丁宁也看到我了,胡戈问我来干啥,我说:“上班啊,你还没给我分配任务呢。”

胡戈脸色就有点不好看了,丁宁就说,“那中午再聊了。”胡戈说行,然后胡戈就让我进他办公室。

我意识到有点不妙,果然胡戈进去以后叫我坐下,说,“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我就给他道歉,说:“胡哥对不住啊,我这今天第一天上班有点反应不过来了,就起来晚了。”

胡哥盯着我说,“你以为这是你家,想啥时候来就啥时候来?你知道做物流的,得比其他人早来半小时么,人家都出车了,你现在才来。”

我啊了声,说:“外面不是写着八点么,我这就迟到了二十分钟啊。”其实我心里挺火的,不过想到菡姐给我介绍的工作,还卖面子给这人,我就只能忍着。阵记来亡。

他就说,“你知道个屁,真是小毛孩子啥也不懂,做物流的能跟外面那些售货员比么。”

后来又说了我一通,给我整的差点想直接就干他了,要不是因为我脾气压了压,还真怕我就动起手来。说完了以后,“那你今天等十点的时候,有一趟车过来,你跟阿明卸货,然后跟着阿明出下一趟车吧。”

我就问他谁是阿明啊,他就吼了句,“等他来了你不就知道了么?”

我心说吼个毛啊吼,真是,不就是迟个到么,大不了扣我工资呗,至于这样不,我又问我那我现在该干嘛。

他似乎很是不耐烦,丢给我一本本子,说:“把这个背下来,以后再迟到就不用来了。”

然后就走了,麻痹的,我在那一愣一愣的,这人还说答应了菡姐照顾我的,转身就变脸了,昨天还跟个和事老似的,一副老实样子,我还想着能给他好好办事就成,哪知道今天一下就变成这德行了,我都快气疯了,这啥鸟人么这是,比起菡姐那家店的店长来说,差劲多了,不就是个小主管么,屌毛啊!

我闷死了,在那看那本小册子,我忍了忍,我寻思着,估计是我真的迟到了,触怒了他,平时他还是很好说话的,只是最讨厌迟到的人,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可那本册子,我愣了,这叫我背下来?这他吗员工守则叫我背下来,神经呢!

背他吗个毛啊背,刚好这时候,菡姐给我来了电话,我接了,她问我,“还好不,我刚刚打了电话给胡戈,他说你在这里干的挺不错的,如果干的好,月底还有提成奖金,还说你这人老实,哈哈,默默,你真是给他留下好印象了呀。”

我当时愣了,这尼玛啥意思,当我的面儿损我,当菡姐的面儿又是一套说辞,这出了社会的人就是不一样了么,这么虚伪我草,不过既然菡姐这么说,我也不好意思在说啥了,要不干够一个月试试,拿了钱就走,不习惯的话,下个月就不干了,就当是为了菡姐吧,她为了我也挺费心思的。

下定决心了以后,我就跟菡姐说,“我在这儿挺好的,胡戈挺照顾我的,放心吧,嗯嗯,谢谢菡姐关心,拿了奖金肯定请你吃一顿啊。”

她就咯咯笑,说:“行了吧你,好好干,别给人家胡戈添麻烦就行了,我还真怕你给人添麻烦,人来找我算账呢。”

我就说不能,挂了电话以后,我看了看员工守则,吗的,背就背吧,也难不倒我这个高材生,这算个啥啊,比起元素周期表,比起几千个英语单词,这算个鸟啊,没个小时,差不多前面一页就搞定了,无非就是什么公司企业文化,公司口号,不迟到不早退,以公司繁荣为荣,以公司颓败为耻等等,跟顺口溜似的,比课文好背多了。

大概九点五十左右的时候,胡戈来了,皱眉看了我一眼,说:“你怎么还在这儿,阿明的车到了,快去卸货啊!”

我说不是你让我在这儿背员工守则吗,我拿起了那本本子,他气坏了的似的,说:“我让你吃屎你吃不吃。”

其实我也知道这东西背不背无所谓,就只他要整我的气话,我听他这么说,我就说:“我确实是背了啊,不信你检查”,他就来了兴趣,说:“你背呗,背不出来这个月提成全扣了。”

后来我才知道,所谓的提成,每个员工都有一部分,最少都有一百多,多的两三百,四五百,可这里面也有内幕的,就是会被上司把这部分钱贪光。

我就背出来了,他还抽查提问,在他惊愕的眼光下,我也背出来了,他呵呵一笑,说:“没想到你还是个高材生啊,挺厉害啊。”我说:“还凑合吧,级部第一偶尔拿几次。”

他冷笑一声,“你在跟我说瞎话是么。”

我说:“不是啊,不信你去问问啊,解放中学,级部第一是不是我许默。”

他看我说的挺真的样子,说:“去吧去吧,别墨迹了,卸货去。”

他这种半路出家大学都没读完的,基本都是废柴生,成绩不怎么地,专业学的不怎么样,这种人当高材生的上司,免不了心生嫉妒什么的,会多多打压我这个高材生,只是我不知道圆滑应对,所以吃了很多亏。

阿明是个脸很大的汉子,比我高一点点,一米八多,力气也还行,说你就是新来的啊。我说是,我感觉这个阿明,倒是比那胡戈强太多了,一番交流下来,感觉挺靠谱,虽然他也偶尔浮夸,但他和我都是一样的苦逼搬运工,有啥瞧不起我的。

当听到我还是高中生的时候,他愣了,说成绩不咋地吧,不想念了?

他估计觉着,这样我才是来打工的理由,我说不是,还行,重点班呢。他惊讶的看着我说,“不错啊,那你来干这个干啥子。”

我说:“暑假工嘛,家里需要钱。”他就说我懂事什么的。后来我问他,“你知道那个胡戈怎么样不,你看他爽不爽?”

阿明笑了下,说:“咋了,你发现了?”

我说:“发现啥”,他说:“发现他伪君子呗。”

我心说还真跟我一拍即合,他也跟我说了,说他经常跟那个前台人事部的丁宁在一起玩,表面上对他们这些手下可好了,又好说话,可他这人太阴了。

他还告诉我一个秘密,我问他,“啥秘密啊?”

他说,有次他出车,提前回来了,那会儿都下班了,他因为有东西忘了拿在公司里,就回去拿,问我猜猜他在仓库里发现了啥。

我就问他,“啥呗?”

他嘿嘿一笑,说,“胡戈这逼,居然把环卫工人给上了!”

我当时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倒地而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