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神秘人的下落/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时差点没一口老血喷死我自己,啥,环卫工人?他怎么不去跟老母猪呢。

我们城市的环卫工人我是见过的,大都是大妈大婶,有的还是老太太,这能行么,他胡戈再怎么重口味,也不至于这样吧。

看着我惊愕的眼神,估计知道我想啥了,阿明摇摇头说你也别往那方面想啊,要真是那些老太太,我都想直接劈了胡戈的了,是那个经常在这一带的那个小花!

说起小花,我倒是认识,也见过几次,偶尔华联里的人会给小花一些可乐瓶、罐子什么的,给她拿去卖,她是环卫工人,而且不老,应该跟我差不多大吧,肯定不超过二十岁,可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个小花,她是个侏儒,侏儒就是那种到了十几二十岁,个子还跟小朋友一样,但脸和头很大,跟正常人一样大,但个子如此之矮,相衬托之下,就显得太丑了。再加上,她脸上因为长年风吹日晒,又黑又多麻子,虽然她很年轻,比那些大妈好多了,可是,这样子的,关了灯也没人硬的起来啊。

我嗫嚅道,“胡戈是何等人才啊,这也行?”

阿明说,“那有啥不行,这小花脑子有点问题,有吃有喝就行,对于这方面,她被弄了,连报警都不会,也不敢,胡戈估计威胁两句,她就啥也不敢说了。”

我真的想吐了,这胡戈恶心至此,以后我说啥也不能让菡姐跟这种人接触,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太禽兽了。

我又问阿明说,“明哥,那他为啥老跟前台的那个妹子丁宁聊天啊,看起来,他是在追她才对啊。”

阿明说:“那只是他一厢情愿罢了,要你是个女孩子,出了社会以后有人追你,你也不反对,,但也不会答应啊。”

我懂了,这货是追不上葡萄追干葡萄,追不到干葡萄,干脆上了葡萄叶子。退而求其次,果然够屌,其实我内心对胡戈的鄙视,又进了一分。

不过表面上,我为了混足这个月的工资,还是得对他胡哥长胡哥短的,说实话,以前在那个餐厅的时候,我没学到啥东西,在这里,我学了不少东西。

首先就是跟虚伪的上司一样虚伪,其次就是,偷懒政策,有的员工在自己岗位上总要去下厕所,一去就是半小时,我一开始不屑这种行为,后来也学会了,进去就关上门玩半小时手机,反正超市里的厕所很干净,每天都打扫的很好。

还有就是,同事之间的勾心斗角,我和明哥倒是没啥,不过有一个叫黄和海的,就跟我有点不合,事情是因为有一车货,是他卸货的,因为后面我路过那边,顺手帮了他一下,结果那一车货丢了一箱,这黄和海和我一起站在胡戈面前的时候,他就把我给说出来了。

胡戈的意思是,你俩一人一半,都赔了吧。

后来黄和海也没跟我说他全赔,反而好像我真的偷了那一箱东西似的,想想就来气,他吗的,不是有监控吗,可是监控里又拍不到什么,胡戈还说,难说是你们运输过程中往高速路上一丢,以后再去取也说不定,以前就有人干过这事儿。

我心想去你吗了个比的,往那里一丢,我上哪儿找车开过去,真他吗有病,无缘无故月末要被扣一百多块,总共也才两三千不到的工资,这扣扣都快光了。

我还特意找了下黄和海,“我说黄哥,那个东西丢了,你……”

他脸色变了说:“我也不知道啊,怎么丢的,小许你知道么?”阵记以才。

一副装傻的样子,我还真怀疑,那货就是他偷了,赔钱无所谓,反正是原价赔偿,他还拉我当垫背的一起给了一半,多好。

所以在物流部,我最讨厌的人除了胡戈就是这个黄和海了,煞笔两个,还有人事部的那个丁宁,太骚了,我这才知道她为啥会搭理胡戈了,因为,几乎公司上上下下所有的男的,只要是稍微有点儿权利的领导,她都会笑眯眯的凑上去,用她那稍微有点姿色的脸,换取一些好评。

不过说实话,她那大屁股还算大,经常喜欢穿那种紧绷绷的包臀裙,黑丝是必须的,职业装不穿黑丝叫啥职业装,可就算是这样,她也不会答应胡戈这个屌丝处对象啥的,只是一直把他当备胎罢了。

其实面对这样虚伪的人群,我本来是不想干的,但想到,也就两个月暑期工,干完了就拜拜,有啥的,不过有一天,我这超市来了个人,这人引起我的注意了。

我平时都不怎么去超市里面的,因为我们都是在后面运货,卸货,跟车,走车。偶尔闲的时候,也是在后面抽根烟,跟阿明吹个牛什么的,但今天因为商场临时人员较少,请假的多了几个,然后我们外面出车的也没几车,就让我和阿明去里面帮忙搬下货,往货架上堆,这也没啥,可能还更轻松点,里面有空调,不热,不走车就是好的。

丁宁带着我和他一起到了超市里面,挺凉快的,她叫我们把那些洗发水啊、卫生纸什么的,堆起来,堆成金字塔那么高那样子的架势就行了。

阿明调侃了句说,金字塔可是一千米高呢,人都爬不上去,咱的房顶也才三米不到吧。丁宁娇嗔了句,“贫嘴,赶紧的去,不然我踹你啊。”

说着,就用高跟鞋踢了下阿明的腿,我心里骂了句,真骚,嘴上没说啥。

那丁宁说,“你看人默默,闷声做事,哪儿有那么多废话,多跟默默学习下,你这个老油条”,阿明挠挠头,说:“你今天穿的挺性感的啊。”

那丁宁脸一红,骂道,“流氓。”

然后走了,气呼呼的,高跟鞋踩的咯咯响,阿明笑呵呵的对我说,说实话,这丁宁的屁股还真大啊,要能从后面弄,那真爽死了都。

我笑了下,不屑的说,“这样的,放我学校,我看都不看一眼。”

他以为我吹牛呢,表示不信,我心里想,就是我拒绝的小虎牙,以及那些崇拜我的,都比这个丁宁好看好几倍,她算个啥啊。我不由得鄙视他们,真是没见过美女似的。

要让萧璐,我的正牌女友过来,或者让卓小雨那个大长腿过来,那不得亮瞎他们的狗眼啊。

于是我俩就开始干了,其实也不难,阿明还让我别堆的那么快,慢慢来,还可以在空调里偷个懒啥的,我心想也是,懒得鸟。正好我们那一排还卖了点女孩子的内衣裤啥的,整的我脸红的不行,我就故意往别处去看,看看超市里有没有来个美女啥的,另外,萧璐不是说要来华联看看我的么,她肯定不会通知我,而是直接闯进来看我笑话。可是,我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吓一跳,因为我看到了一个熟人。

为啥熟悉呢,因为这人侧面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我就怀疑自己看花了眼,就过去凑近一点,没想到,还真是他,赵明飞!

他剪光了头,但此刻却带着个帽子,进来的时候,还是戴着墨镜的,大夏天的,戴墨镜防紫外线很正常,但他进来以后把墨镜摘了,我就认出他来了。

吗了个比的,他居然还敢出现。不过他住在这附近?看他好像是挑了毛巾牙膏什么的,最后他居然还拿了一盒杜蕾斯,上次贾平的仇,还没报呢,吗的,我怎么能让他跑了。

他最近一段时间销声匿迹,捅了人就跑了,在这附近是干啥呢?

为了不追丢了他,我赶紧的跟了上去,也来不及跟阿明说一声叫他帮我请假了,我就直接跟着赵明飞的后面出了超市,这人倒是挺精明的,还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幸好我反侦察能力强,经常就是躲在角落里往他那边看,要不就机智的往旁边的街边卖东西的那里凑过去,假装在看东西。

他左拐右拐的,终于到了个小胡同,没想到这小胡同旁边还有一届死胡同,进了死胡同以后的第二户人家,他直接钻进去了,我愣了下,也没管别的,反正大不了就是被打被砍,要是还让他给跑了,那贾平兄弟,还有我们这些兄弟受的苦就白受了。

吗的,咬咬牙,我也就钻进去了,哪知道,里面的那户人家没人,而是有一条通道,这条通道是按在人家家里的,然后直接往里面通,我进去以后,再往外走,没想到居然通道了另外一个胡同,到了这里,我就找不到他人了。

又他吗追丢了?

我心里这样想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声音,好像是一个男人的,他说,“小飞,东西买来了?”然后另外一个男人说,“是,都买来了。”

我一听,就知道这个后来说话的男的,是赵明飞!那个人叫他小飞,应该比他还大。

然后我就听到那个男的对赵明飞说,“行,这次你干得不错,等我整一次的,等下就让给你。”赵明飞兴奋的道,“好,好。”

我心里还寻思着,整一次啥呢,后来我就听到女生的那种声音,我就明白了他为什么要买杜蕾斯了,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那男的就喊了句,“小飞,到你了。”

然后我又听到里面传来那个女孩的声音,别,不要了,你们为什么每天都逼我做这种事。

那人好像把门猛的合上,说:“小飞,你办快点儿。”

我惊呆了,这是什么人,赵明飞经常跟着那些社会人混迹,我不敢露身,如果我露身了,我肯定死无葬身之地。我只能偷偷摸摸的爬过去看了一眼,这一眼,吓死我了。

有一个男人,蹲在那个老旧四合院的墙角,一根通体透蓝的水晶针头,插在他的手臂上,而那个男人,眯着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