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赵明飞的下落/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时心里一惊,心想这是在干啥呢啊,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在干啥,但我知道,这个男的绝对不是刚刚跟赵明飞说话那个,因为又出来了个男的,那男的对着角落里的那男的说话了,说:“你个虎比,在这儿蹲着干啥呢啊,万一被人瞧见你扎针头,那不完了么。”

那男的头也没抬起来,就只是眯眯眼睛,说了句,“没事儿,谁还能到这里来啊,这地方这么隐秘。”阵医低扛。

这下我摘掉了,那个刚刚出来的男的,就是刚刚跟赵明飞说话那个,我听声音就知道。

那男的骂了句,“赶紧的滚进去,在里面吸不是一样的么,非要在这儿,万一人趴墙上瞅见,你,我,大家都得完蛋,没见过卖毒的人还吸这玩意儿,真有毛病。”

扎针男笑呵呵,说:“谁规定了卖瓜的人不能吃瓜啊?行了,赵哥,我等会儿扎完这一支我就进去,爽着呢。”

“煞笔,迟早你得成人干的。”

那个赵哥骂了句,就进去了。过了不久,我听到了赵明飞和那个女的声音,不得不说,赵明飞还年轻,比刚刚那个赵哥是强了不少的,大概过了半小时多,声音才结束,赵明飞好像去洗澡了吧。我看了下,赶紧的原路返回,记住了这个路线。

虽然那个女孩很可怜,但我知道,他们干的都是非法的勾当,要我出面当英雄,我得死的很惨。

只是得罪了赵明飞就已经够可怕的了,何况赵明飞还保留着学生的那种人性,而不像这些社会上的老油条似的,已经泯灭了人性了,把女孩就当奴隶似的驱使。

出去的时候,我因为发现了这个秘密,差点紧张的忘记了出去的路怎么走,原本是第二个胡同口出去,我却走成了第一个胡同口,然后居然是死胡同,出不去,可急死我了,最后幸好他们没人出来,我找到了那户人家,正打算从他家穿行过来的时候,被人发现了。

“什么人?站住!”

我当时死也想不到,这里居然真的住着一户人家,刚开始我们来的时候,我还怀疑呢,怎么从人家家里面穿过去,可是此刻,我害怕的要死,我怀疑这户人家也是他们的那些非法分子,要知道我发现了他们的秘密,肯定得把我灭口的。

电视里都是这样演的啊,可恐怖了,我还有学业,还有女朋友还有家人,我可不想死啊,那一瞬间,我都后悔跟踪赵明飞了,我冷汗都流出来了,来的人是个大汉,国字脸,长得挺魁梧的,我估计不是他对手。

“你是干啥的,怎么会从这里过?”

然后盯着我,那种眼神就像是要吞了我似的,我说,“我就只是个过路的,走错路了,然后就进了这里,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儿,请问,这里可以出去么?”

我感觉自己的声音在发颤,尼玛,要他通知了里面的那个赵哥,还有赵明飞,那我肯定是死定了的,我就希望能骗过他。

他走了过来,说你身上拿了什么没有,我就说没有啊,他就搜我身,我也没敢说啥,让他搜,他搜出了我身上的两百块钱,是徐妍早上给我,让我买点儿东西回去的,这会儿他搜到了,问我是不是偷得。

我就赶紧说:“不是,是我妈给我的,真的,她叫我出来买东西的”。

他就说:“不信,凭啥相信你,你从我家里钻出来,没偷什么东西?”

然后还要我脱了裤子给他检查,我怕了,就说真的没有拿啥东西,他就说让我滚的,“钱留下,就可以滚了。”

我心里明白了,不就是想要钱么,我赶紧的跑了,因为我知道此地不宜久留,等赵明飞看到了我的话,我想走也走不掉了。

而赵明飞也万万么想到,我居然能发现他藏匿的地方。

我在路上就想,要是我报警,赵明飞他们是不是会被一锅端,且不说那个扎针男扎在胳膊血管上的,是不是毒,就说他们逼良为娼也够定罪一锅端了的,可万一定不了罪呢。

我记得,他说跟城西锤子哥混的,跟铭哥、金野哥一样都是权势通天的人物,就算我报了警,这地方的片警要是跟他有点儿什么关系,反而反咬一口,说都是我干的,那我就完蛋了,到时候怎么都洗不清不说,还会被在牢里的他们的人给折磨死。

而我又不想靠金野的力量来救我,到时候我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思来想去,我还是想着,到时候再说,走一步是一步吧,我的报仇想法是,顶多狠狠打一顿赵明飞,让他赔医药费,然后打断他的腿,或者捅他一刀,让他死这种事,我真没想过,小叔也告诉过我,千万不要走他的老路。

浑浑噩噩的,我就到了华联超市的后门,刚好碰到阿明,他问我:“你去哪儿了啊,胡戈找你老半天了,你完蛋了。”

我说咋了啊,我出去也没多久啊,他就说,“还没多久,都快下班了。”

我看了下时间,尼玛,果然是快下班了,居然时间走的这么快。我就问他,“胡戈怎么说?”

阿明说,“胡戈说要开除了你。”

我心里一紧,“草,老子白干这么久了么,那不行,我得找他去。”

我到了胡戈的办公室,这货还在里面和丁宁聊着天呢,我刚好听到一句,你的胸真大,然后丁宁说,你的弟弟也不小。

我哼了声,这两个狗男狗女,都不是啥好东西,然后我就敲门,进去了。

这才发现丁宁好像坐在胡戈的腿上,而胡戈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的不屑更深了,这种女人,呵呵,这种主管,呵呵。

胡戈瞧见我来了,脸色一变,那个丁宁赶紧下来了,骂了句,“怎么不敲门的啊?有没有点礼貌,是你啊,默默,怎么下午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走了,什么意思啊?”

我咳嗽了声,她对我讲话的态度还可以,我说了句,“有点急事。”

这会儿胡戈摆摆手,让丁宁先出去,丁宁出去以后,胡戈阴着脸,看着我,

“许默,我是不是给你点儿脸了?你这是啥意思,真把公司当你家了,是么?”

我说了句,“不是,胡哥,是这样的,我看到一个我的仇人,他以前杀了我的……”

“行了,我不想听啥别的解释。”胡哥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

“我就问你,还想不想干吧?”

我嘟囔了句,“就不想干了,干了这么多天了,明哥不是说帮我跟你说了声么,我确实是有急事儿啊。”

其实我不想这么孙子的,但为了那千八百块,我不能被开除了,一分也没挣到吧,那多亏啊。

我心里早就火大的不行了,他要再墨迹我还真忍不住想干死他了。

“好了好了,我也按规矩办事儿,扣十天工资,你这样无故旷工,万一东西丢了怎么办,幸好你是和阿明一起去摆货架的,货架没摆完,你人就走了,丢了东西你能负责的起么?”

他说完以后,说:“等下你把门给关了,我就先走了。”

“等等!!”

我冷冷的喊了句,他回头不耐烦的问了句,“干啥啊,我可很忙的,你……”

我下一刻,已经一个手肘把他的脖子给顶在墙上,拎着他的衣领子,一拳头打在他的小腹上,他的全身瞬间没了反抗能力,看的出来,这货就是个虚撸废,撸的完全没了男人的力气,只有虚有其表的臭皮囊。我就用了一招,就制服了他。

“啊,你,你想干什么!”

我砰地一声用脚把门给关上了,暂时我们这里说话,外面就算有人,也听不到了,而且,商场差不多关门了,只有那些售货员还在店里面销售,她们更是听不到什么。

“我想干什么,你他吗的,你怎么不问问你想干什么,卧槽尼玛的,老子就离开了两小时,你就他吗扣我十天工资,你怎么不去死!”

我又是一拳头打在他的脸上,他反抗不了我,我内心充满了鄙视,这就是大我好几岁的学长,太弱了。我的拳头应该对他来说很硬吧,他看着我的眼里,充满了畏惧。

“许,许默,你别乱来。”他看着我拿起了旁边的一个切水果的刀子,我咬牙瞪着他,“你知道我这种不良少年,本来就喜欢乱来,你还他吗惹我?”

“我,我,许默,那那算了呗,我就不扣你了,你以后小心点儿,财务那里有打卡记录的,你现在去打卡,就不扣你钱了,就当我不知道这个事儿行不行?”

他颤声,看着我和我手里的刀,“许默,那什么,你菡姐和我还是大学同学来着,我知道我可能对你有点儿苛刻了,可这也是为你好啊,我对你不严格,你不知道社会有多可怕,你不知道,我当初刚来的时候,被人一下扣了两个月工资,我也是一步步爬到这个位置来的,谁都不容易,你说是不,要不,看在张沛菡的份儿上,你把刀给放下,放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