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胡戈跟我对峙/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看他这副逼样,内心充满了鄙视,说:“行,那我就放过你,如果你以后还敢再惹我,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说:“行,那肯定的,反正你只是暑期工,我尽量会照顾好你这两个月,让你圆满拿到工资,你放心吧,再怎么说,我也会给沛菡面子啊,是不是?”

我狞笑一声,他个吗的,他不说,我还忘了,他老是用那副色眯眯的眼睛盯着菡姐,我很不舒服。

我又抓紧了他的脖子,用刀狠狠的逼了过去,他啊了声,说:“我已经答应你了啊,你还干什么呢。”

我盯着他,“你离菡姐远点儿,我知道你喜欢美女,要再让我发现你看菡姐的眼神色眯眯的,我就要你的命!”

“啊!!”

我一刀,插在他脑袋后面的墙上,我这一下很用力,导致那个墙壁都有些松动的,一看就知道这个房间是豆腐渣工程,这么不经插。

他一头都是冷汗,我已经转身走了,真他吗没用。

其实,我也是因为刚刚见过赵明飞,还被那个大汉吓唬了一下,这才有了胆子的,不然,我也没胆子跟胡戈这样,我忍了他这么久,只有今天爆发了,只因为他实在是太过分了。

如果他再这样,我基本上再做十几天就走吧,拿了工资就走,菡姐那里我去解释解释,我实在是忍受不了这个煞笔了。

我到财务部那边打卡的时候,碰到了丁宁,她哼了一声,似乎因为我打搅了她和胡戈的好事儿而生气,说了声,“是不是被开除了呀,我可以帮你跟你胡哥求求情哦。”

说着,还对我抛了个媚眼,高跟鞋翘起来看着我,他吗的,这么骚。我不屑的淡淡一笑,“不用了,你还是去看看他,然后再来跟我求情吧,我告诉你们,别来惹我,我不是好惹的。”

丁宁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说话,哟了声,然后说我混起来了是吧,敢这么跟她说话,然后哼了声,就去找胡戈去了。我不屑的笑了笑,打了卡以后就走了。

出去的时候,碰到了阿明,明哥看着我说,“没事儿吧,扣了多少工资?”

显然,他知道胡戈这种人,雁过拔毛,肯定会扣我钱才甘心的,我笑了下,说:“没事儿了,不扣钱”。阿明惊呆了,说:“你怎么做到的啊。”我笑了下,说:“保密啊”,然后跟他挥挥手,我就回家去了。

回去以后,我就给小胖麻子脸他们打电话,说了下我发现了赵明飞的事儿,麻子脸问我在哪儿发现的,我说那个地方我也说不清楚,反正七拐八拐的,而且,我怀疑他们现在在做那种勾当,就非法的。

麻子脸沉默了下,问我怎么想的,报警啥的还是怎么着。我就把我的顾虑跟他说了,暂且不报警,而且也不一定有效果,他问我接下来打算怎么搞,我说等我们找个时间,一起去探探,看看究竟是怎么个情况,毕竟我一个人今天去,差点落网,一旦落网可能我就会被他们给杀死,发现这么大的秘密,他们能放过我才有鬼。

小胖知道了这个消息,气的声音都嘶哑了,问我他在哪儿,他一定要给贾平报仇,我看他这样子,就更不能告诉他了,我说等我们找个时间聚一下,这个赵明飞肯定是要解决的,不过那个地方,我敢肯定那里只是一个窝点,还有其他的窝点,但通过这个地方,肯定能找到赵明飞就是了,不过我还有一个办法能让赵明飞出来。小胖问我是啥,我说,赵明飞有个妹妹,叫小舒。

虽说我干不出那种卑鄙的行当,但叫上小舒,把赵明飞给“请”出来,这种事儿不卑鄙吧,我只是想见见他,问问他能把贾平的事怎么处理罢了。

我快睡觉的时候,感觉自己今天真的是碉堡了,跟以前不同了,居然可以不当孙子,直接跟胡戈对着搞了,也许是因为,我今天差点从生死关头走了一遭的缘故吧。

过了会儿,电话就响了,我还想着是不是长刘海也想去插一脚去干赵明飞呢,没想到居然是菡姐。

电话一接起来,她就问我怎么回事,我说:“什么怎么回事儿啊,菡姐?”

她就说,“你别装了,许默,你上班的地方是怎么回事,为啥胡戈打电话给我说你不想干了,要辞职啊?”

我心立马沉了下去,吗的,这胡戈,真是不想活了,也不怕我明天干死他的,我知道这是菡姐好心给我介绍的工作,我可不能辜负了她啊,我赶紧的说出了事实,我说是因为我提前早退了两小时,所以他以为我是辞职呢,其实我后来跟他解释了,他也同意了不扣我工资,我也没说我要辞职啊。

菡姐啊了声,说,“是这样吗?”阵爪木才。

我说,“当然了啊,你不信啊,那你再打个电话给他,我也打个电话给他,核实一下就行了呗,他肯定是误解了我的意思了。”

菡姐说:“哦,那我给胡戈打个电话再问问吧。”

等挂了电话,我立马就给胡戈打电话,用的是家里的座机,没用我的手机,我估计我用我的手机,他不敢接电话,吗的,这废物,居然敢阴我。

等我打过去,那边传来懒洋洋的声音,说谁啊,我说,“我是你爹!还记得我不,许默!”

那边说,“不记得了,挂了啊。”

我说,“胡戈,你别挂电话,你想死你就挂电话试试。”那边立马不挂电话了,说,“许默,你就别在这儿干了呗,咱俩就这么扯平了,我这十几天的工资,发给你,你走,行吗?”

我笑了,我说,“你这啥意思?咋的,我俩咋说的好好的?”

他就说,“许默……”

我也不难为你。我冷笑道,“我就在那里工作到月底,行不行,我得给菡姐一个交代,另外我告诉你,你再到菡姐那里告状,小心你的脖子!”

他嘶了一声,估计是吓到了,说,“那,那行吧,还有十来天,你可别再乱来了啊。”

我笑了声,说,“咱俩就合作关系,你安排给我的事儿,我做好来,你也别为难我,其实,一开始我是想好好干的,可是尼玛你不给我机会,非要逼我。”

最后我俩说好了,让我上十几天班就离开,他和我也和平共处,他也不跟菡姐告状了,我就放过了他。

其实我是吓唬他的,我也不敢杀人啊,就是,我比他狠,估计他以前在学校里就是个被人欺负的孬比,所以不敢,这种人我看的出来,怕,而且非常怂,所以就被我吓唬住了。

可是后来,我却发现我错了,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省油的灯。哪怕是那些一眼看上去就是弱者的人。

第二天我去上班的时候,那个丁宁都不怎么敢看我了,估计是胡戈跟他说了我的事儿,但我没想到的是,胡戈居然也在公司里说了,搞得其他人看我的眼神也有些不对了。

但居然没开了我,这个事儿,我还是听明哥说的,明哥跟我出车的时候,说,许默,你还出车干啥,混个十几天就走呗,现在你屌了啊,哈哈,居然敢威胁胡戈,还把他给吓唬坏了啊。

我脸色一变,问他怎么回事儿,他就说好像是丁宁把这个事儿给传出来的,早上听其他人说的,我想了下,也懒得找胡戈去谈这个事儿了,没啥意思,因为我去了,他肯定也会把责任推脱到丁宁身上,说他只是告诉给丁宁了,而不是让丁宁传出去给其他人听,所以不关他的事儿。

我对他这种男人,彻底的无语,简直tmd不配做个男人,什么都不敢当,还虚伪和懦弱,我摇摇头,对这个超市彻底死心,死气沉沉的一片,没啥活力,哪有当初那个餐厅那里好啊。

接下来的这几天,也没什么人管我,我就经常去超市里逛逛,偶尔出车,主要是怕大老板过来看到我不出车,会直接开了我,而胡戈是不敢直接上报的。

我去超市的目的,就是为了赵明飞,看看他还会不会出现,我还去了一趟监控室盯着看,最后看了六七个小时,眼睛都看花了,还是没看到,我严重怀疑电视剧里面那些警察盯着屏幕看了36小时以上,那是什么情况,肯定是假的,太假了,尤其是那些港台警匪片,让你盯着一个一动不动的画面看六个小时你试试。

赵明飞也没出现,大老板也不怎么来的情况下,我很无聊了,我跟阿明说,问他怎么还在这里干,这里的人,都这么虚伪,女的又特别骚,上司还是胡戈这种伪君子,呆着都恶心。

哪知道阿明给了我一个很无语的答案,因为,这里离他家近啊,反正他也懒得干其他工作,混吃等死呗。

我很无奈,他说他其实也很瞧不起这种伪君子,但胡戈不为难他,偶尔还照顾他,其实他也是个可怜人,只不过因为看上了菡姐,想故意为难我,让菡姐来求他罢了,哪知道却碰上铁板了。

我问阿明,“你咋看出来的?”

阿明笑了,说:“看你那个姐姐来的时候,胡戈那眼神就知道了,跟狼似的。”

我俩相视哈哈大笑。

还七天左右我就可以结束这份工作,然后拿到三千块钱,也算是对自己有个交代了,这期间,赵明飞一次都没来过,我都有点失望了,我打算七天后跟小胖他们去那个胡同那里探险,看看能否找到什么线索。

但我没想到的是,我没等到赵明飞,却等到了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