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教训黄和海/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时听了,气得不行了,吗的,确实昨天我好像是答应了他要等他下班了以后单挑的,可是,因为萧璐来了,我一下子忘记了,萧璐生病了,我总得以萧璐的事情为先吧,所以就把这茬给忘了,他吗的。

我骂了句,“草,走,带我过去,黄和海他吗的,他来了不?”

阿明按住我说,“哎,你干嘛啊这是,我不告诉你,就是为了不让你和他发生矛盾冲突,你这都快要走了,还闹个啥啊,他在这里是地头蛇,哪怕你以前在你学校混的再好,你来这里,也对付不了他的啊,忍忍就两天,你拿了工资就走了,他又不知道你女朋友在哪,就算是想跟你女朋友干什么,也没机会啊,你怕啥啊。”阵丰司技。

我阴阴的说了,“明哥,我早就跟你说过,有时候,这种人不教训是不行的,不是一味的忍让,所有的事情就会把天平倾向于你的。”

“喂,许默,许默你干嘛去……”

我走了,直接就往胡戈的办公室走去,我要问问这黄和海,到底是在哪儿,我要打的连他妈都不认识他,他才知道我的厉害。

“砰砰砰!”

我敲门以后,直接进去了,胡戈在,黄和海也在,他俩看到我,脸色就都变了,还有两个黄和海的兄弟,也是阴森森的看着我。

黄和海嗤笑一声,“哟,我当是谁呢这么叼,敢踹开主管的门,还敢这么凶悍的要吃人的样子,原来是你啊,怂包,昨晚上跑哪儿去了?”

“嘶,对,好像是听说,你和你那骚女朋友出去了,是吧,听说,她挺漂亮的,是不?”

“那床功夫好不?是不是昨晚来了个十次八次,这会儿,还有力气跟我干架呢,咋的,看啥看,是想干我呢,是不,你来呀……啊!”

黄和海瞪大了眼睛瞪着我,说,“我草泥马的,你还真敢动手!干,干死他的。”

他这么一说,那两人都已经起身,至于怂逼胡戈,当然是明哲保身,不过我敢肯定,如果我已经落败,他绝对会落井下石来整我。

我来,并不是因为我是莽夫,我不是没准备来的,我带了个手柄过来这种手柄有五个尖刺,本来是不扎手的,但被我和小胖无聊的时候磨的尖尖的,这会儿,我快如风一般,擒贼先擒王,直接一脚踹翻了胡戈,然后五个尖刺,顶在了黄和海的脖子上。

他们还是太嫩,跟赵明飞、刘峰这种老油条比起来,这几个社会人,也不过如此。

“都他吗给我退后,不然,我捅死他!”

我逼近了他们俩,他们俩似乎还以为我不敢下手,我的手,微微往里面插了一点,那黄和海胖乎乎的脖子上,立马流出了血痕,再下一刻,就流出血来了,他疼倒是应该不疼,但就因为恐惧。

“别,别过来,他,他可能真的会动手。”

一旁的胡戈,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了我会这样,庆幸似的,指着我说,“疯子,这人是个疯子,阿海你不听,现在知道了吧,你非要惹他,让他辞职拿了工资走,不就完了么。”

那黄和海苦着脸,说:“我哪知道他这么疯啊。”

“少废话!”

我狠狠的踹了下他的膝盖,说:“你给我跪下,你们俩,也给我跪下!”

那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我这人看起来年纪不大,挺狠的,他们跪我,显得不合规矩啊,可黄和海已经快哭了,说你们俩大哥啊,跪了吧,我给你们改天跪个十次八次还给你们行不行?

那俩人没说啥,只能咬咬牙,反正也没人知道他们跪了我,不丢人,只有这里的四个人知道,不多,谁都不说出去,也没人知道。

然后他俩就跪了,我笑了,果然,因为赵明飞,我居然变成了一个狠人,也许是因为社会,也许是因为赵明飞,反正,我突然发现我蜕变了,但我不会跟赵明飞他们那么卑鄙无耻,用家人、兄弟去威胁他人,但我知道,人要狠,还有就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手段,都是白费功夫。

但我没打算放过他俩,我指着黄和海,“草泥马的,你以后还敢不敢的?”

他赶紧说,“默哥,默哥,不敢了,我以后再也不敢惹你了,行不行,我就这么一个屁,你把我给放了吧。”

我呵呵一笑,说:“你连个屁都不是。”

他赶紧说:“他确实不是个屁,行了吧。”

我点点头,“如果你不服,现在我可以收手,咱俩再打过。”

我就不信,我跟小叔学了那么久,就算学不到小叔的七成八成,五六成也算是有的,不然,我怎么可能打的过刘峰。

教训了黄和海以后,我又指了指胡戈,说:“你给我听好了,剩下的两天,爷爷不来了,你也得给我发全额的工资,明白不?这是你欠我的,不是我抢劫,懂么?”

他全身都在颤抖,估计这会儿才发现,我是个混子,是个痞子,是个连他这个社会人都害怕的学生。

他赶紧说是,“是,就这样吧,反正大老板不知道,这个事儿,我可以做主的。”

我满意的点头,“另外,菡姐那里,你明白怎么说吧?”

他说明白,明白。我说:“行,要再让我听到菡姐那里我的不是,那你完蛋了。”

他赶紧点头,希望赶紧送走我这个瘟神,可惜,我就偏偏不走。

我刚打开门,突然间想起来什么了,我指着他说,“哦对了,你昨天,居然敢调戏我媳妇,这个帐怎么算?”

他慌了,说:“我没有啊,默哥,我真没有,我真的只是想关心一下嫂子的身体健康,我看她脸都白了,就给她拿点儿藿香正气水,应该会好吧。”

我一脚踹在他的脸上,骂了句,“草泥马的,你糊弄鬼呢,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歪歪心思,草,这样吧,你从我这里,爬过去,我就放过你,顺便还告诉你一个秘密。”

他整个人愣住了,我把门给关起来了,我说你放心,这个事儿,就只有咱们几个人知道,你钻我胯的事情,也不会流传出去,你的这个主管的位子、威严,还是会有的。

“要是你不钻,你的下场就是这样!”

我狠狠的扎了一下,在黄和海的大腿上,他居然整个人都不敢动弹,出了挺多的血,那胡戈,吓软了,说:“默哥,我做,我做,你别扎我。”

我点头,说:“行,那你赶紧的。”

我看着他一点点,跟一条狗似的,从我的胯下钻过去,我笑死了,我说,“你也就这点儿出息了,你俩在一起,是不是想密谋害我什么的,不然,怎么出车时间,你们在这儿打牌?”

那黄和海赶紧的说不是,然后把自己的大腿的血给用布条给止住,生怕流血过多,说:“默哥,我们真的没有啊。”

我打开了手机,播放了一个录音,录音里,说的是在厕所一对男女的偷xx的事情,而且,俩人还把胡戈给数落了一顿,还说胡戈的那方面不行,可把胡戈的整个脸给弄青了。

而黄和海,整个人愣住了,玩玩没想,自己跟丁宁做出这种事来,还有人偷拍了,难怪那天在外面发现了许默和阿明,原来,人家早就在设计自己了。而自己还傻乎乎的,进了人家的套。

“胡戈,不是我说你,交友不慎啊,你没碰过的,或则你已经碰过一点点的丁女士,居然早就是人家玩烂的不行的了,其中,还有你的手下,责怪阴你的黄和海,呵呵,你说你这个主管啊,钻我的胯,还真不冤了你。”

说完,我哈哈笑,就走出去了。

接下来他们狗咬狗,又关我什么事情呢?

我出去以后,跟阿明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回去了,感觉世界都清净多了,都辞职了,我也懒得去想那么多,就回去好好休息几天,看看有空就去萧璐家里做客,一起复习复习功课,另外还可以去找小胖他们玩玩,顺便解决一下赵明飞的事儿。

想到赵明飞,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些注射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虽然我已经猜到了,但我还是忍不住去网上百度了下,有些毒,是需要注射的,有的人,对这方面有偏爱的嗜好,都是瘾君子。

我这才彻底的确定了赵明飞和他们干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了。

但这个问题,是不该该找苏平商量一下?可我又不想什么事儿都告诉苏平,苏平现在是南哥的人,南哥又是金野的人,到时候他又啥都知道了,我不喜欢金野,是他害的小叔,一旦走上社会人混混这一条道路,就是一条彻底的不归路,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有可能分分钟就要了你全家的命,你还不知道的帮人数钱。

回去以后睡了一觉,徐妍估计是看出来了我的异常,问我是不是辞职了,还是跟公司里的人闹矛盾了,需不需要她来出面,她的意思是,她怎么着也是个家长,她去说话,总比我这个小孩子更有作用一点。

我嗤笑一声,不是嘲笑她,是觉得她这样去真的是狼入虎口了,他们那些无道理有野心的孙子,还能让她占得了便宜?去了也是白去。我就跟她道了谢,说:“不用了,谢谢你了。”

然后我就进了自己的房间,一个人闷闷的吧,总感觉,很多东西不是我能掌控的了的,就比如,赵明飞的事儿,我一个人不敢去,又比如,萧璐的父亲的思想,我也没法左右的了。

晚上我爸好像是回来了,徐妍似乎是没跟他说啥,只是说我工作不顺心,心情不好,我爸就过来了,说叫我出去,我当时还看了眼徐妍,心想她是不是跟我爸说了,但她摇摇头,我知道了,她没说。

不过我爸就是知道我心情不好,他问我,“是不是工作的事儿?有啥大不了的,家里,都这样了,有啥事儿就放开去做呗,咱虽然不惹事儿,但也不能怕事儿,你不能因为你怕变成你小叔那样,就认怂,就让人可劲儿欺负你吧。”

我笑了,心想老爸想的是这个事儿啊,我赶紧说:“不是”,他就打断我,说:“什么不是,你以为我不知道啊,华联超市那种地方,本来就乱,人不多,派系分的还挺严重的,而且,你年纪是最小的,在那里,随便哪个人都比你大好几岁吧,代沟,这玩意儿肯定是有的。”

我听他唠唠叨叨了一堆,心里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其实,老爸能关心下我,我倒是挺高兴的,而且,他对这方面不是很关心,看来应该是因为徐妍的缘故,我爷俩,就着她做的花生米啥的,就喝了起来,喝到半夜的时候,我爸就给我打气,说:“别怕,儿子,有啥事儿,你想去干,就去,别怕,有喜欢的女孩儿,也别怕,什么市长县长,什么富家子弟,咱能攀上的就攀上,啥叫高攀不上?有的攀,不去攀的,才是煞笔。”

我突然感觉我爸其实也挺支持我的,不过什么高攀上女孩儿?我看应该是说萧璐的事儿吧。

我出去的时候,看了眼徐妍,应该是她把我和萧璐的事儿,大概的说给我爸听了,但没说很多,我还是挺感激徐妍的,是她找了我爸,然后给我上了一课,让我有了决心下定决心去做某一件事。

第二天早上七八点醒来的时候,还感觉有点不太习惯,主要是因为不用上班了,这样一下子好像就没事儿了似的,躺在床铺上,看着外面招进来的阳光,感觉太热了点,一身的汗。

洗了个澡以后,我出门的时候碰到了徐妍,她似乎对我挺不好意思的,说,“默默你要出门了啊?”我说了个是,然后她突然间喊住了我说,“默默,你不会是在怪我吧?那个,就是昨天你爸爸的事,其实我……”我打断了他,“没事儿,这个我不怪你,相反,我还很感激你。”她愣住了,惊疑的看着我说,“默默,你说啥?”我笑了,我说:“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也不知道我爸原来还这么支持我关心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