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揪下来乖乖给我钱。/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门了以后,我就给小胖打了个电话,问他现在在哪儿呢,另外还给长刘海他们都发了短信,没要一上午,他们现在的下落我就都知道了,小胖和长刘海在一起,他俩也没去找暑期工,本来也是想去找的,后来听说苏平平哥那里招人,就去试试,没想到小胖跟人家打起来了,长刘海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也把人家给打了,苏平一看这不行啊,就把他俩给开了。我听了以后,笑得不行了,这他吗的,怎么跟我一个德行啊,不过我比他们强点儿。我至少是打了人还有工资,还长了见识,他们就啥也没得到了。见到了他们以后,我当时就愣住了,为啥,因为这俩货,居然染了头发,我说:“你俩咋成金黄毛了呢,不想混了啊,学校能让你们这么搞么。”

小胖说,“怕啥,快开学就染回去呗。”我翻了个白眼说:“穷折腾呢。”我问他们这几天在玩啥呢,他们说:“没事儿就上上网,昨晚上还通宵去了呢”,我说:“草,你们这小日子过的挺滋润的啊,不知道大哥我在那破超市过的多苦逼么。”小胖说:“听说了,但你没告诉我在哪个超市上班啊”,我当时也是顾及面子,不好意思直接说出口我工作的地方,但现在也没啥了,我就把我的事儿大概说了一遍,长刘海他们都佩服死我了,说我太几把牛逼了,居然把人家上司都给打了,还能让人家服服帖帖的给我钱。

我说了句:“那算啥啊,我公司里有个姑娘还老喜欢我了,要不是因为萧璐去我公司检查了,我还真打算跟那姑娘来一手。”小胖笑我说:“你拉到吧你。”后来我就问他们有黑大个和王安民的消息不,他俩说:“黑大个是暂时联系不上了,他家里那么远,来回一趟都得一天的,而且人家也不好出来。至于王安民,家里管的特别严,在学校里倒是还好,住校生家里没怎么管,”岛名役血。

王安民家里也挺穷的,跟我家差不多,家境最好的,居然是小胖,他说他三叔打算让他去给看他的养猪场,一天给一百,而且就在那里玩就行了,我当时就羡慕的不行,要我也有一个这样的三叔,我还需要折腾那些么,我自己就是关系户,我还会怕别人嘛。

好久兄弟几个没见了,首先见面的第一件事就是吃喝玩乐,还有就是,我们仨,在网吧里包了个包间,一直玩到了第二天早上。我爸基本不怎么管我,我也就不用担心别的了,徐妍为了跟我处好关系,更不怎么管我了,我还怕啥,玩了个昏天黑地。直到第二天下午我被电话吵醒了,这才起来,原来是华联超市跟我说叫我去领工资,我招呼了一声,说:“哥几个起来了,我带你们收钱去。”

我算了下钱,大概三千四左右的样子,加上提成三千七八吧,就算他要扣我的,扣的太离谱了,我带着小胖他们直接端了他的办公室。小胖他们起来以后听我说要去华联拿工资,反正他们也没事儿干,就也一起去了,当时我走在路上挺拉风的,尼玛身后站着两个金黄毛,一副以我为首,马首是瞻的那种感觉,挺爽的,一路到了华联的时候,我还没进去,就有人往我这边看了,认识我的,估计还指着我问我后面那两人是谁呢,有几个平时跟我嘚瑟的小崽子,都挺怕我的,尤其是黄和海,看到我了以后,那眼神,跟吞了鸡蛋似的,我狞笑一声,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说:“你咋了,吃屎了么?”那黄和海没说啥,就笑了笑,说:“来拿工资啊”,我说:“是,现在在哪儿发钱?”

他说了句,“在那个财务那里,不过你的已经被领了”,我眉头皱了下,问他谁领的,他说是胡戈,我说:“行,我找他去。”

然后我就跟小胖他们招呼了两声,说是上楼。我看到在前台爱玲还往我这边瞅呢,我看长刘海也看着人家,我说,“咋的,心动了啊?心动了就上呗,我告诉你哈,这娘们挺好上手的,我在这个公司见过的最漂亮的就是她了”

,长刘海摇了摇头,坚定的说:“不。”小胖说,“哪儿呢,我咋没瞅见呢”,我说:“傻逼,等下出去的时候再指给你看吧。”

到了二楼的时候,我就找到了胡戈的办公室,这货不在,我刚好碰到了那个丁宁,她没看到我,刚好走过来,我就跟小胖说了句,“这是我们公司最骚的,你想怎么弄都没问题,我帮你担着。”

小胖说:“行,这可是你说的啊”,说完他就真的走了过去,在临近和丁宁擦边而过的时候,突然间手动了一下,估计是力气用大了点,擦碰到人家了。

丁宁立马就发觉了,抬起头来看到小胖的时候,还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屌起来了,因为小胖看着年轻无公害啊。她骂了句,“死胖子,没长眼睛啊。”

小胖当时还撇撇嘴想说啥,居然被她给吓唬住了,我摇摇头,还真是没鸟用啊,不过这会儿丁宁瞧见我了,愣了下,我问她,“瞧见胡戈没有,我找他要工资呢。”

她摇摇头,说:“没看到,不过刚刚好像他往仓库那边走了。”我说了句:“谢谢啊。”然后就要招呼小胖他们走,小胖还撇撇嘴说了句:“身材都走形了还屌呢。”不过丁宁没理他,而是突然叫住了我,“许墨”!我回过头来皱眉,“干嘛?”

她突然间拉着我过去,小胖就一脸惊艳又好笑的看着我的表情,我说“你们等下我。”

长刘海说:“好,你要去多久都行。”那表情好暧昧似的,我骂了句滚。然后跟着丁宁去了,到了一边儿我问她:“干啥啊,我还得去要工资呢。”

她突然间眼圈一红,说:“你干啥把我和黄和海的事儿给捅出去啊,那我再公司咋混啊,你知道我多丢人呢不,现在黄和海也不敢鸟我,胡戈还打了我,呜呜呜,都怨你。”

她还说这个事儿,其实很多人都暗地里知道,但没几个人会告诉胡戈以及上层的领导,所以她就没事儿,哪知道我这个多管闲事多吃屁的家伙,把她给害了。她就说了好多,说她也不容易,念书也不会,以前去外面打过工,差点被人骗去下海,这才回来老家干活,做其他的工作吧,她又是女孩子不好做,只能找个家近的,还方便走路过来的活,不累,就是想要爬上去,就得像她这样,她也没办法,其实说到最后,我也挺理解她的,她都快二十了,以前被男朋友骗过,早就没了第一次,差点被人骗下海,早就不干净了,嫁人也不好嫁,只能靠自己往上爬了,还能咋办。我一时间觉着自己冲动犯下了错,就给她说,“那啥,我也不知道你是这样的情况啊,我要知道,打死我,我也不会揭穿你啊。唉。”

我看她哭的挺伤心的,就说,“不行的话,我介绍你去一个地儿呗,那里还不错,工资奖金什么的也还挺多。”我是打算介绍她去菡姐那里的,这样也算是对得起她了,她就说:”没事,不用了,我就是找你一下,想让你知道,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然后就哭着,捂着嘴跑了。我当时心里挺内疚的,出来的时候,小胖笑了下,说:“默哥你把人家怎么了啊,人家捂着嘴哭着跑了,什么情况,深喉了啊?”吗的,小胖怎么会有这样的思想,我赶紧的骂了他句,说:“你疯了吧,想什么呢,”

“走着,跟我去收账。”说完以后,我就带着小胖他们去找仓库里找胡戈,我本来是寻思着,这胡戈被我打怕了,肯定也不敢反抗了啥的,但我没想到的是,社会人永远没有你们学生想的那么简单。我和小胖他们下到仓库的一路上,小胖就问我就一直在这儿打工啊,这里灰尘这么大,说我可真能吃苦的,我说:“你别逼逼的了,赶紧的走,要了账走人。”

可是,尼玛下去了以后,我发现仓库门虽然是开的,但喊了好几声没人啊。我还特意吼了句,“胡戈,别藏着了,去哪儿了,我来拿工资!”

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丁宁还是谁提前告诉他我带了两个黄毛过来,所以他被吓到了,躲在了暗间或者是沙发下面什么的,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因为当我踹开暗间门的时候,发现没人,不但没人,连个屁都没有。我这下有点火大了,这他吗明显是故意躲我来着啊,不想给钱,答应好了的,说话不算话?我当时火大,小胖也是一样火大,问我这是什么情况,是不是被人给耍了。还笑话我呢,说:“默哥,看来你先前说的那些,都是吹牛B的啊。”我当时气得不行了,就说:“你们给我等着,我上去把他给揪下来乖乖给我钱。”

说完我就要往上走,“你瞅我不好好教训下这个怂逼的,你还真以为我骗你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