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你也认识苏平?/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我没想到的是,在我还没上去的前一刻,一个声音传来,既然来了,还走什么?

“真把这里当你家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当时听到这声音,我以为我听错了,可是马上,我就知道我没听错了,因为这里是仓库,是地下室,下来的楼梯就一个,此刻,一步步往下走的有六七个人,每个人的手上都拎着棒子、扫把、铁铲子等武器。

我望向来人,胡戈、黄和海,还有一两个超市里的其他部门的男的,剩下的三个,都是社会人的样子,一脸凶忿的走了下来。

“你想干什么,我,就是来拿下工资而已,胡戈,你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儿了?”

我冷着脸,看来我那次对他的教训,还是轻了点,没把他给打怕了,不然,他也不会想到在这里堵我,瞬间,一种以前被刘峰包围的感觉袭上心头,我在后面对小胖他们做手势,我拖住他们,他们赶紧叫人,能叫几个叫几个。

可后来我才知道,地下室没信号,叫不到人。

不过哪怕就三个人,我也不怕这俩怂逼带队的队伍,他们社会人虽然社会阅历多,但就黄和海和胡戈这两个被财色掏空了的废物,我还不至于怕他们。

“草泥马的,许默,你个小臂崽子,你一个高中生,老子不跟你斤斤计较,你还敢三番五次骑在老子头上拉屎,我他吗今天不让你满脸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胡戈狞笑着,拎着个棒子,在手上不停的挥动着,好像很叼的样子,然后还在旁边的楼梯上面狠狠地敲了下,意思是他打人很疼。我真觉得好笑。

那黄和海也慢悠悠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个棒子不停的两只手之间交换着,“许默,刚你不是很叼呢么,这会儿咋了,怂了?”

“草泥马的,老子今天不跟胡哥教训教训你,你就知道什么叫长幼有序!”

说着,他就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和小胖他们招呼了声,说,“都是废物,不用怕,照着平时的节奏打就行,他们还不如刘峰呢。”

同时我吼了句,“我不知道啥叫长幼有序,我只知道,废物永远不成器!”

他俩是啥身手,我是知道的,哪怕他俩拿了武器,那又怎样,孬比永远是孬比,我冲过去,避过了黄和海的棒子,一脚就踹在他肚子上,他棒子就掉在地上,我捡起来就冲着他的脑袋上狠狠来了两下,他惨叫两声,就不动了,我冷笑,“就这点儿抗打能力,也出来打架。”岛名央血。

同时我跑向了我旁边的一个长发混子,这家伙挺能打的,跟长刘海打的难解难分,原因是长刘海一个人打两个,否则,他也不会是长刘海的对手,他们都挺渣的,我过去从侧面,一个飞踹就踢在了他的腰杆上,他一个身子不稳,长刘海看到我帮他,立马加大了对他的压力,那长发就直接倒在地上,我就踩在他肚子上,顺便给了两脚,立马就没多少战力了。

胡戈就更渣了,被小胖直接压在地上扇耳光,说:“你他吗的,就你这逼样,还玩棒子,玩你吗,你自己就是个棒子吧,老子看看你有没有把!”

说完还要去扒他裤子,那胡戈都吓得快哭了,哪里知道,我们就三个高中生,就能把他们六个社会人给打趴下了,其实,主要是他胡戈和黄和海战斗力太渣了,如果每个都有长发这战力,那我们仨肯定要死战才能赢。

“停!我来。”

我过去,那胡戈尖叫道,“默哥,我错了,我错了,你,你放过我,我也就是有眼不识泰山,才会傻乎乎的想报仇,都,都怪……他!”

他突然间一指,“都是他黄和海,他吗的,他怂恿我这么干的,就是那个长发,都是他喊来的,不怪我啊。”

胡戈惊恐的看着我,没想到我这么能打,他也不想想,我许默打了一年多的架,跟小叔学了这么久,还能打不过他,那就不用混了。

我笑了下,说,“哦?是吗。”我看向了黄和海,用棒子指着他的脑袋,说,“是不是你的主意,不说我现在把你脑袋给打爆了。”

那黄和海吓坏了,指着胡戈就开始骂了起来,说:“你吗了个比的,你这个性无能的家伙,好意思说我抢了你的女人,你自己不行,还不让我整丁宁,是吧?你他吗还是不是个男人,敢做不敢承认,丁宁为啥喜欢我不喜欢你,就因为你不行,你知道不?”

“吗的,今天不是你跟我说,刚好许默回来领工资,咱可以伏击他的么,我又不知道他今天会来领工资,我还以为他的工资由阿明代领呢,你说,这事儿你还想赖到我头上,你他吗想得美!”

胡戈和他俩人就开始狗咬狗吵起来了,我骂了句,“聒噪!”

“都他吗给我闭嘴!”

我指着他俩,“不想死的,都给我闭嘴,自己给自己掌嘴!”

我盯着胡戈,“怎么,不想掌嘴,要不要我教教你?”

我一棒子,打在他的脸上,他疼的不行,赶紧点头说他自己掌嘴,看着他俩都自己掌嘴了,我内心那股复仇的火焰才算是熄灭了点,又问他们还敢不敢了,他俩都说以后再怎么也不敢了,胡戈还说,单独拿出一千块钱来,算是给我们的赔罪,让我们放过他。

我心里一动,有多余的一千块钱,我也就没那么生气了,小胖还嘟囔了句就一千啊,不过我倒是没再讨价还价啥的,没啥太大意思,就让他给我多结了一千。不过胡戈倒是跟我说,叫我给菡姐问个好,说是他的不是之类的。

我切了声,说:“你不配跟菡姐有啥交集,我告诉你,你要让我发现你和菡姐有任何交集,哪怕只是打电话,我都要弄死你的!”

“这一次,你不知道教训,公然敢带人来偷袭我,我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下一次,这样吧,你把你裤子给脱了,我给你拍个照,如果你以后敢对我或者我的朋友有不轨企图,我就把你的果照给放到各大公司的门口,让你没法做人,当然了,你要一直都不惹我,我也不会做出那种下作的手段。”

那胡戈还反抗,不过在我们的淫威下,他没办法不照做,最后他和黄和海都被我们拍了果照,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他俩还真的没多大,我当时还笑话黄和海,说:“你也没多大啊,还笑话人家无能。”黄和海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当时小胖笑得不行了,还说,“我原本以为我是宿舍里最小的,我都够自卑的了,没想到你们比我还……哈哈,真jb逗死我了。”

而且他俩还都是比我们大了五六岁的成年人,我们也值得自傲了,至少,我们没这么坑啊。

他俩被拍完了以后,还求着我说,“默哥,以后有啥事儿,我们肯定以你马首是瞻,只求你千万别把这照片儿给传出去啊,不然,我俩还咋做人啊。”

我说:“放心,那肯定,我还不至于下作到那种程度,你绝对放心就行了,以后别跟我作对,我保证不会动你。”

搞定了他俩以后,我走向了那个长发,狞笑了下,说,“你挺屌啊。”

从一开始,到现在,哪怕是最后我把他给干翻了,他也没有过啥情绪波动,就感觉,这些都是理所当然似的,他也不怕我。

他看也不看我,说:“一般般,要打就赶紧的,打完了我好出去吃饭去了,饿死了。”

我当时心想,太屌了吧,我就一脚踹在他脸上说:“你现在还有啥资格跟我嚣张?”

他瞪了我一眼,说:“你不就仗着自己练过么,有啥了不起的。不行哪天我叫我大哥来跟你练练,就你这三脚猫,还不够看。”

我当时来了兴趣,就问他大哥是谁,他说,“我大哥,你还不配知道。”

我被他气笑了,小胖就过去拎着他的长头发说,“你这个死变态,还留这么长头发,当娘们呢?默哥问你话,你就老老实实的说,不然,你也是他们一样的下场。”

说完,小胖还要去拽他的裤子,其实他是吓唬他的,我们也没兴趣,一天到晚拍人家的果照,我们又不是疯子。

“你敢!”长发脸色铁青了点,估计还真怕我们拍他果照,我说了句,“你不带你们老大跟我打,也行,但你好歹也得告诉我他是谁吧?”

那长发就冷笑,说,“说出来吓死你们,青年路旺角酒吧的老大苏平,听过没有?”

“就你那点身手,在我们平哥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长发看到我们惊诧的眼神以后,以为我们怕了,洋洋得意呢,然后他还说,要不是因为今天有人出了价钱,他才过来接个活,他才不来呢。

我当时笑得不行了,小胖他们也都捧腹大笑,那长发说你们都有病吧。我说了句,“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个电话给苏平,叫他臭骂你一顿的?你是他的小弟,还是他的兄弟?”

小弟和兄弟是两个说法,兄弟就是我和长刘海、小胖这样的关系,小弟,则是那种不是特别熟的关系,但依旧属于同门的,就叫小弟,我怀疑,这长发,顶多就算是苏平的小弟,兄弟都算不上。

那长发愣住了,“你们,认识平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