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追查赵明飞/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萧璐温存完了以后,我和她躺在床铺上,她问我,“默默,你会这样一直一直都对我好么,我怎么感觉你每次跟我整完了以后,就有股不耐烦的感觉。”

我抱着她说,“哪能啊,你瞎想啥呢,绝对不会有这种事。就算是天塌下来,我也不会停止对你的好,真的,璐璐。”

我也不知道为啥我会说出这种腻人的情话,反正就是看到璐璐眼睛红红的,我也不忍心让她伤心。

和她又腻歪了一会儿,她就说,“赶紧的起来吧,万一我爸妈来个突然袭击,那可就完蛋了。”我哦了声,说:“行,你等我洗个澡,我就出去跟你一起预习功课呗。”

她切了声,说:“你还知道预习功课啊,你不就是为了做这个‘功课’来的么?”

洗完澡以后,我出来的时候吓了一跳,她妈居然回来了,问我,“咦,默默你咋来了啊。”看了眼萧璐,她正在装模作样在客厅里温习功课呢,还跟她妈说,“妈,许默早就来了,就是刚刚我和他吃西瓜的时候,他吃了一身都是汗,就去冲了个凉,我用家里的洗衣机帮他把衣服给洗了,拿了件爸爸的衣服给他,没事儿吧?”

她妈看了下我,说:“还挺合身”,还说:“没事儿啊,你爸能说啥,你俩是预习功课,预习高二的?”

我说是啊,璐璐老担心我会掉出重点班呢,我跟她说我立马第一个学期就成为前五名,她非不信,我肯定会证明还给她看的。

她妈笑呵呵的说,默默你可真有本事,其他人说这话,我不信,你说这个话,我真的信。我就笑呵呵的说:“阿姨你真谬赞了,许默我就跟璐璐吹吹牛的,哈哈。”岛估阵才。

她就也笑,还问我留下来吃完饭不,我说了句,“不用了,马上我就要回去了,不然我家里人还担心我呢。”

其实我是生怕她爸回来,看到我又跟我来个冷言冷语,我就受不了了。

出去以后我发现手机有好几个未接电话,有几个是那个林志婷的,我很无语,骂了句草,这死娘们还缠上我了,可我又怕她跟萧璐说什么,那我就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了,她给我发了好几条短信,问我怎么不理她之类的,我心里汗颜,幸好萧璐信任我,没查看我的短信,不然我死定了,因为她有一条短信里居然问我是不是跟萧璐正在整那个事,还问我能整多久,还说她以前有个男人整的时间特别长,她特别难受之类的。

我内心骂了句真骚,这种人我懒得搭理,直接拉黑处理,省的烦我,万一又来一条短信真的被萧璐看到了,那后果我可担不起。

我发现还有一条短信,是阿明的,他还给我打了电话,不过我没接到,他发给我的短信是,发现那个我一直找的人了,他又来了一次咱们华联超市。

我这才想起来,我离职的时候曾经跟他提过一句,没想到他居然还当回事儿了,不过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很有用,我赶紧的就直接给他打了过去。

阿明这会儿估计是在出车呢,接了句,说:“我在出车,听不清楚说话,等会儿给你打过去”,我说行,然后就挂了。等我回到家的时候,阿明刚好把电话给打过来了,我赶紧的出来,生怕被徐妍听到我和他的对话,再告诉我爸,那可就完了。

阿明接了以后,说,“许默,这人对你这么重要啊,这么快就联系我了,不过我中午打你电话,你咋不接呢。”

我心里骂了句,老子办事儿呢,哪有时间接你电话,那种情况下,天王老子的电话我也不接啊,爽了再说啊。我说有事儿,然后我叫他告诉我具体的情况,他就说行,然后跟我描述了下,说看清楚那人的棱廓,还给我说了声他走的方向,我大概合计了下,就是那次我跟踪的那边。

难道他们的窝点,还没变动?还是我太敏感了,以为他们这些人,过一段时间就会变动一次。看来是我想多了。我又找了麻子连他们问了问,才知道,那些专门弄毒的混子以及窝点,基本上不被发现就不会动,这样显得更有真实感,那个年代不像现在的警员比较聪明,直接就进去抓,所以现在的弄毒的犯罪人员,都喜欢玩狡兔三窟。

也就是说,确实是我想多了。

我跟麻子脸合计了下,说是想报仇,就是把赵明飞他们都给送进监狱,这是最好的报仇方法了,既不用杀人,也不用担责任,而且还赢得了一个良好市民的称号,多好。

“可是怎么进去,进去以后怎么揭发他们,万一被发现什么的,怎么办?”

麻子脸说:“这事儿得好好计划下,不过我告诉你哈默默,这事儿肯定不能告诉苏平。”

我问他为啥,他说,“你想啊,苏平现在给谁做事?给铭哥和金野,他们是干啥的你知道不,万一他们知道了这种窝点,就算是端了人家的窝点,也不会给警方,而是自己据为己有,然后再拿去发财。”

我点点头,心说也是,咱们都还是学生,心机不深,想不到那层面去,肯定也不会为了暴利而去做那种事。

三天以后,我们大概的计划了下,就是夜晚的时候潜入,白天根本进不去,而且,还要翻墙的,那户人家说不定就是他们的岗哨,打草惊蛇不好。

那天我们买了一把刀,就我拿着,其他人没拿着,都是只拿了甩棍,小胖还特意拿了个铁皮当做衣服穿在身上,生怕被捅了,我们都笑他,说:“要是你爬不上去,到时候你就滚回去吧。”

他就:“快别啊,默哥,这么惊险刺激的事儿,怎么能少了我。”

我当时就想骂了,敢情他把这种事儿当探险了么。

我就跟他说叫他不要抱着这种思想,咱们去,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如果抱着这种去玩的思想,就别去了吧。

麻子脸也是这么说。

也就我们四个人去,让小胖务必要确保自己能行,小胖当时就吓到了,说:“要不他就不去了吧,在外面给我们把风”,我寻思了下,说也行。

那天晚上天气还是挺热的,这个天气一般0点左右也还是有不少人经过的,所以我们也没敢0点进上去,一直到大概两点多的样子,我们才敢出发。

从那个胡同的对面一个小胡同开始进入,慢慢的摸索,当时小胖感觉全身都是冷汗,贴着我,说:“默哥,咱们不会死吧。我骂了句,你煞笔啊,怕死赶紧的走,别在这儿墨迹。”

我们其实没有谁心里不怕的,但明知道害怕还是要去,因为可以整死赵明飞,麻子脸说要不就让小胖在外面等着吧,他进去了也是个累赘,我说了句,“不行,在外面太危险,这里他根本找不到进去的路,只有我知道,你们跟好我,别跟丢了。”

麻子脸说,等会儿,我抽根烟,我骂了句草,赶紧的在外面抽完了,烟头的红星会暴露咱的位置。长刘海当时笑,想笑又不敢大声笑,说:“默默,我感觉咱们好像是电影里的特工队啊,太刺激了。”

小胖对着他骂了句,“煞笔。”

看着麻子脸抽烟,我也想抽了,我们几个就一人分了一根,抽完了以后,就在我们打算进去的时候,有人来了。

有个人,偷偷摸摸的,钻进了胡同口,好像是碰到了一下小胖,那人冷哼了句,问,“谁?”

我吃了一惊,不过我还是立马回复了句,“过路的,走错路了。”

那人没说啥,冷冷的说了句,“走路不看眼么,草。”

然后他就走了,小胖刚好想说啥,我就赶紧的捂住了他的嘴巴,小胖问我,“你干啥啊默哥,那人就有个人,哪怕他比我壮一点,但咱四个还干不死他一个的么。”

我冷冷一笑,“咱四个是可以干死他一个的,但是,要放长线钓大鱼就不行了,因为这人你们认识。”

“我们认识?”小胖奇怪的看着我,“怎么回事儿啊,默哥。”

我定定的说道,“这就是赵明飞!”

这下不光是小胖,就连麻子脸、长刘海他们都淡定不住了,惊讶的说,“那默默,咱不赶紧追吗,那不追丢了么。”

我说了句,“不急,我知道那地方,咱们等一分钟就开始进去,太早了万一这逼在中间等着我们呢咋办,得把他的疑虑打消。”

长刘海冲着我竖起大拇指,说:“默默,还是你想的周到。”

过了一分钟以后,我带着他们一路绕过去,到了那户人家的时候,我指着墙面,说:“翻过去,我先上去看看情况。”

然后我就翻上去了,站在墙面上,但不敢站起来,怕人看到。我就趴着往里面看,没人,也没灯光,我就叫他们赶紧上来,长刘海和麻子脸都很轻松的上来了,可是小胖上不来。我不能把他留在这里,留在这里只会暴露我们,所以得带他进去,就算是把风,也要把他带到里面去,才能给我们把风。

我就下去帮他,小胖都快哭了,说:“早知道我就减肥了,早,早知道我就不来了,默哥,拖累你了,咱会不会死啊。”

我冷道,“别瞎说,赶紧的,时间不等人,万一他们开始那什么了,咱还可以手机拍个照啥的,把他们犯罪的证据找出来,将他们一网打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