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你八我二/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虽然牙齿有点松动,但不等于不能整赵明飞,对他的仇,我小叔的仇,不得不报,而且这一次,我计划了这么久,志在必得。

我和麻子脸他们一路驱车到了那个乡村地方,听说这个村叫红冠村,不知道为啥,据说是个红色的鸡冠来命名的。我们到了那里的时候,我才发现手机上面好几个未接电话。

有苏平的,有赵明飞的,有刘峰的,还有刘峰的恐吓短信,说他抓到了我,不扒了我的皮,抽了我的筋,他就不是人。我拿给小胖看,小胖大笑,说他不用扒你的皮,他也不是个人,他是畜生,哈哈。

我说小胖你也学坏了。他说是啊,不就是跟着这样的老大,才有我这样的小弟么。我一脚踹在他屁股上,我说你再墨迹半句话,我就把你踹到塘下面喂蛤蟆。

我问麻子那些东西藏哪儿了,他带着我到了一个水塘,水塘的旁边有一棵枇杷树,枇杷挺多的,我摘了一个来吃,还挺甜的,他说在这个底下,我看了眼,果然没错,堆了一个大箱子。我叫他找个铲子把这个给埋起来,到时候人一多,可能就是混战了。

麻子问我还要不要叫人的,人数已经挺多的了,我们以前高一的能打的,都叫来了,芮帆以前留下的,七匹狼的人,也都来了一部分,大概零零散散的,能凑够五十来个人,不过赵明飞应该是不会带那么多人来。

电话没多久就响了,是刘峰打来的,我笑着说,“峰哥,别来无恙啊,牙齿还好不?”

他气急败坏的骂道,“许默,我认真的告诉你,我要草泥马,我要草泥马!真的,我不是说的假的,听说你有一个后妈,我一定要草她。”

我皱了皱眉,喊了声,“赵明飞,你要不能找个正常人来跟我谈的话,你那批货别要算了。”

过了下,电话易主,赵明飞平静的声音传来,许默,你到底玩的哪一出?废了刘峰,对你有啥好处,你不过多树一个死敌而已,这样你以后在学校,在社会,都将寸步难行。

我冷冷一笑,“赵明飞,说的比唱的好听吧,表面上跟我谈的好好的,六四分成,背地里,让刘峰绑了我的人来威胁我,想兵不血刃拿到这批货,你倒是想的天真空手套白狼,我告诉你赵明飞,我许默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许默,你想玩我,没门儿!”

对面沉默了下,然后出声了,“哈哈,好,许默,我没看错你,不愧是许风的侄子,有胆识。”

然后他压低了点儿声音,

“说吧,想怎么样,你才肯放手这批货。”

我冷冷笑道,“你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格,东西在我手上,二八分成,我八你二,干不干,不干咱们谁也别想好,我大不了把这玩意儿交给疯子南,他肯定更乐意看到这东西,还会给我一笔不菲的佣金。”

“你!!”

赵明飞淡定不住了,他知道,这货到了疯子南手上,肯定是有去无回,他冷冷的问我,“有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我说:"没有",我可以听到他咬牙切齿的声音,说:“许默,算你狠,你在哪儿?”

我狞笑了下,说,“你可以来,你一个人来,不准带任何人,不然,这交易就取消。”

“你!!”

别生气,我笑道,“这是跟你学的,明白不。他说,懂了,报个位置吧。”

我说了这个位置以后,他沉默了下,说:“挺远的啊,你那东西能运那么远?”

我说,“你爱信不信,傍晚就开始运了,来不来,随你便吧。”

我又说,“你要是不敢来,也可以叫个人陪你,不过必须是刘峰,或者你自己来也行。”

他重重的哼了声,挂断了电话。

麻子脸问我说完了没,我说完了,他问我赵明飞会来不,我轻笑一声,他肯定会来,对他这种亡命徒来说,财富,只有财富才会让他铤而走险,你是不知道他跟孙子似的在那个李叔手下憋屈了多久,才成就了这批货的。他要肯放手,那他就不是赵明飞了。

果然,没多久,赵明飞就迷路了,然后打电话问我怎么走,有一个三岔路口,我告诉了他以后,再次提醒他,要带人,只能带刘峰。

他冷冷一笑,说:“你放心,许默,我赵明飞出来混,不只是靠诡计,还靠胆识。”

我切了声,就每次出场对付我小叔都把吴琼兄弟给搬出来的人,我不觉得有多大的胆识。

他哼了声,说:“你等着,我马上到了,可是我问你了,东西给我以后,我怎么运走,我就一个人。”

我呵呵一笑,我说:“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

电话挂了以后,我立马让小胖他们准备好,把东西藏好,我可不会相信赵明飞这种人会一个人来,没把握的事情他肯定不会做。

麻子脸还跟我说,叫我到时候往他那边跑,就算赵明飞带来了再多的人,或者他想偷袭我,也要让他有来无回,弄不死他半条命,他麻子以后就不叫麻子,叫傻子。

我笑着说行。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我还问了下小胖,问他紧张不紧张,他骂了句草,紧张个毛,这有啥的,干他赵明飞不就跟玩似的么。我笑着说,那你腿发抖干啥,这可是大夏天的。他打了下腿,说我拍蚊子呢,这乡下地方也就麻子脸能找着,蚊子可几把多了。

我没揭穿他,我又去看了下长刘海,他找了一根很长的那种用来插鱼的长矛似的东西,不过不是真正的长矛,我有点害怕,我说你到时候可别拿这玩意儿插赵明飞啊,出了人命可不行,到时候一切行动听我指挥。长刘海哈哈笑,说我就玩玩这个,默哥你怕了啊?

我骂了句草,走了开来,然后到了大头和二皮那边,这俩货不知道在堆啥玩意儿呢,我看见他们在堆一个土堆,里面全是死癞蛤蟆,我看了犯恶心,问他俩干啥呢,他俩就嘿嘿笑,说默哥你等着瞧吧,有我俩出场的时候。

我看着他俩那样,心里就犯嘀咕,他俩这是要干啥?

赵明飞到了这个村口,好像还是迷路了,有人送他来的,我远远地看到,有个司机,那个面包车是黑玻璃的,里面看不到有几个人,我估计肯定有人,司机是肯定有的,他问我,在哪儿呢?我到了,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我阴阴骂了句,“你带人了?”

他说,“啊,没带啊,咋了,司机开车过来啊,我哪会开车。”

我心里骂了句草,不会开车,糊弄鬼呢,我说你那车里没人?骗谁呢?

他哟了声,说:“你看得见我啊,放心,就我一个人过来,你不信可以看着我,大不了,如果我带了人过来,你就不把东西给我不就得了么。”

而且,你也没法保证你不动我吧?万一你货不给我,我被你们给打的半死,那我不煞笔了么?

我心想他还挺聪明的,不过他就算再聪明,今天也得在这儿栽倒!

我说:“行,那你来吧。”同时我手心里的手柄往袖子里缩了缩,同时我还看了眼藏货的那边。

我派大头过去接他,他笑了笑,还给大头点了根中华,但大头鸟都没鸟他,就扔了,把他晾在那里干笑了几下,然后过来,说,“许默,你这小兄弟挺吊啊,我在学校咋没见过他呢?”

我笑了下,说:“江山代有才人出,你们老了,肯定没见过有实力的年轻人。”

哦?赵明飞哈哈笑,说是吗,然后说,“也是,看到许默你,我就知道我老了,居然被你摆了一道,哈哈。”

他一个人过来,哪怕一个人,我也知道,单打独斗可能我不是他对手,他身后的草丛,以及树后面,还跟了几个人,这我都知道,但就这么几个人,我还不放在眼里,我们零零散散五十来个,还怕他们一面包车七八个人,那可就笑死人了。

“许默,咋样,我都来了,而且你八我二,我是带着诚意来的,你不让我看看货,好像说不过去吧?”

赵明飞盯着我,淡淡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抬了下手,小胖很懂事,拿了一包我事先准备好的毒针,全是真货,递给了赵明飞,说:“飞哥,给。”

赵明飞含笑看了眼小胖,说:“这就是差点把刘峰给捅死那小胖子吧,不错不错,我太看好你们年轻人了。”

小胖说了句,“谢飞哥夸奖。我就恨我没把刘峰给捅死。”

我看到赵明飞那尽收眼底的阴狠,越发觉着今天绝对不能放过他,什么二八开都是假的,我就是送给狗都行,今天我就是为了干死他的。

他拿着那毒针,仔细的看,然后还打开塑料包闻了闻,似乎说是真货,然后问我,“其他的呢?”

我笑了下,说,“赵明飞,我带着诚意给你验货了,你是不是也给点儿诚意?”

他愣了下,问我啥意思?

我狞笑一声,“我小叔被你捅了几刀差点死,还被你给害进了监狱,这些事儿,你不会忘记吧。”

他看着我,脸色有点不自然,“所以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