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以后,你就是我妈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妍出去了以后,萧璐就眉頭拧了起来,我问她咋了。她盯着我,问我,“林志婷怎么跟你那么熟的?怎么会是她比我还先知道你受伤的事儿,你们一直在一起?”

她说完以后我脸色就变了,我还真怕她问我这个,我就咳嗽了声,说,也就是。“偶,偶遇到她啦,然後。又碰上刘峰调戏了她一下,她委屈的不行,就来找我,我当时还想着不帮她的。但后来想了下,她是你好姐妹,要我不帮她,她万一找到你。那我多丢人啊,她还一边走一边大喊,说我是孫子,说我孬不敢跟刘峰对著干,我气得不行了,就跟刘峰干起来了,后来干着干着他们不服,就约定点,就是后来这些事儿了。”

“真的?”

她突然间盯著我,目光炯炯有神,我都感觉到心虚了,又多咳嗽了两声,说,“真的啊。咋了,不信啊。”

我强装镇定,昂起脑袋,将受伤被刮花了一部分的脸,凑了上去。

她笑眯眯的看著我,搞得我越发心虚了,问她,“璐璐,你有事儿没呗,没事儿我要休息了,人家说,病人要多休息。”

她突然间脸色一凛,“你说谎!”岛沟圣亡。

我心底咯噔了一下,这尼玛都被看出来了,不会吧。

我装傻,说:“璐璐你说啥呢,说啥慌啊。”她突然间过来掐我耳朵,说:“许默,你要再不老实说,我把林志婷叫过来当面对质了啊,你俩之间肯定有什么,是不是?”

我偷偷看了她眼睛一下,吓坏我了,眼睛红红的,好像个小兔子,马上就要哭了似的,我赶紧拉着她的小手,说璐璐,我真不骗你啊,我和她真的没啥。她突然间落泪了,说,“你对得起我么,这么多天也不来找我,原来是跟我最好的姐妹玩去了,是不是?”

我慌了,抓紧了她的手,我指天发誓说,“真的,璐璐,我要是对不起你,我天打五雷轰,轰死我。”

然后我就把我和林志婷的事儿给说出来了,但是隐瞒了她故意勾引我,还有她告诉我她和江华的事儿,其他我都一股脑说了出来,包括她被刘峰以为是我女朋友的名义挟持,然后威胁我去救她,后来又是我救了她以后跟赵明飞打定点,毒针的事儿也没说。

我说完以后,看着她,眼神故作镇定很多,“璐璐,就这些了,要我说的有半个字假话,我就,我就,终生不举!”

我咬咬牙,下狠点儿的誓言,果然,她动容了,捂着我的嘴说,傻瓜,发这么狠的誓言,然后噗嗤的就笑了,说“万一你真的不举了,那我就真的不要你了。”

我瞪了她一眼,说:“你敢。”

她说:“那有啥不敢的,你都是个太监了,我要你干嘛,谁会跟一个太监在一起。”

她这么说的时候,还往我被子里伸,刚好摸到了什么,把我激动的扛旗了,她嘿嘿的笑了下,说:“幸好不是太监”。刚好这会儿有人推门进来了,吓得她赶紧放开了手,弄的我的旗帜都弯了,还有点儿疼的厉害,整的我龇牙咧嘴的。

“默哥,不好了,赵明飞他……”

来人是麻子脸,然后他就愣住了,看了眼璐璐和她从被子里抽出来的手,似乎是被他看到了吧,整的我和璐璐脸可红了,璐璐害羞的娇嗔了句,然后说她先出去了,“你们聊吧,别打架了。”

我说了句,“行,你先去吧。”

我就问惊慌的麻子脸,问他到底怎么回事。麻子脸说,“默哥,这赵明飞疯了,刘峰捅了你一刀,还把大头脑袋给戳破了,我们的人都疯了,冲上去就对着他群踩,他牙齿都掉光了,头发也不知道被我们把头皮都给撕下来了,可以说,他和大头是受伤最重的。这事儿我还没跟你说呢,刘峰估计连出来见人都没法见人了,那损伤太严重了。”

“所以呢?”

麻子脸说,“所以赵明飞要你赔命!”

我冷冷一笑,“以为我怕他似的,让他来呗,老子和他还有不共戴天之仇呢。”

有了我爸的首肯,我也不怕他了,只要不打死他,不出人命啥的,打到他怕为止,我觉得应该没啥问题,只要我够狠。不过就是这刘峰家里不好整。

果然没多久,这刘峰的家人就带人到了医院,因为还没开学,不关老师什么事儿,刘峰家人好像就跟徐妍讨要索赔的钱什么的,徐妍也算彪悍,啥也不给,说又不是我家默默弄的,徐妍还要跟他们讨要我受伤的钱,因为我被捅了嘛,而且也失血挺多的。

我因为没法动弹,所以不知道走廊外面的情况,反正徐妍跟他们吵的挺大声的,这事儿居然都不用请我爸出来,就搞定了,仅仅徐妍一人,还有外面的护士、医生们的配合,把刘峰的父母给赶了出去。

当徐妍进来的时候,我看她头发有点乱,好像跟人动过手,眼睛红红的,我心里有点疼,喊了句,“那啥,你,你没事吧?”

她看了我一眼,眼睛红红的,不过还是过来了,说:“默默,没事儿吧,璐璐走了啊?”

我说:“是,重要的是,你没事吧?”她摇头,说:“我的事儿不要紧,你的事儿才要紧。”

最后我真的是感动的不行了,抱了下她的后背,“妈,以后,你就是我妈了。”

她身子不停的抖动,不停的动,我这个人不善言辞,也不知道说啥,我发现她回过头来,居然哭的不行,眼泪的大颗大颗的往我手上砸,她抱住我的头,说:“默默,你终于肯承认我了,终于肯承认我了你终于肯叫我妈了。”

我说是,“妈,你别哭了,多不好看啊。”

她笑了下,亲了我的额头一口,说:“妈高兴,妈高兴啊。”然后揉着眼睛,说:“真不容易,默默,你的心就跟铁石心肠似的,妈好不容易把你给打通了。”

我也眼睛红了,说:“妈,对不起,我生母她对我很好,就算她死了,我也记得,她生我养我,我爸对不起她,才害的她那么早就走了,所以,我不能背叛她,所以……”

她抱着我,说,“我懂,许默,不用哭,我懂,所以妈这不也没怪你么,我只是告诉你说,妈也不容易,在你家,妈真的不容易。”

“我就这么说,我换了任何一个家庭,不比你爸爸有钱么,我换了任何一个家庭,也不用受一个孩子这样的屈辱,可我就是不甘心,我就想着,我能感化你,能让你承认我,我就是不服。”

她哭道,“很多时候我都想放弃了,我都感觉自己在做无用功,每次我给了你关怀,关心,可是你给我的,却只是一句,给我点时间,我还不能接受你这个妈。”

“我就很伤心很难受,可我又不敢跟你爸爸说,我怕他知道以后过来骂你,那样你对我的印象肯定更差了,所以,所以,妈,妈真不容易啊,呜呜呜。”

我把她抱在怀里,她的身上很香,她的人也很性感,哪怕她已经三十多了,快四十的人了,依然保养的很好,可是我没有一点邪念,因为,她是我妈。

“好了,乖,妈,以后儿子会孝敬你,真的,儿子的心,不是铁打的,儿子早就被感化了,只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我……”

她捂住了我的嘴,抱住了我,无声的哭泣,也许这一次的事件,是一个契机吧,居然能让我全心全意的承认了徐妍是我妈,我有了这样一个妈,以后我的生活,我的世界,就不再那么空虚了。

就好像当初萧璐说我有妈生没妈教养的时候,我无言以对一样,我此刻却可以自豪的吼一句,我有妈,我妈有教养我,我不是没教养的孩子,更不是没妈的孩子。

我妈走了以后,我躺在床上没多久,麻子脸又回来了,问我这事儿怎么就解决好了,我自豪的说,“因为我有一个妈。”

可是麻子脸说:“问题来了,那刘峰父母,跑去找小胖、长刘海他们了,也不知道怎么的,他们居然找到了长刘海的父母,还商谈索赔的事情了,长刘海都快被他妈给打死了,一个劲儿的拿鸡毛掸子抽,说怎么出了你这么个逆子,净给家里惹事儿,这一下得赔多少钱出去啊。”

然后麻子脸还说,如果长刘海家里人来了,要让我分担刘峰的医药费的时候,千万别承认跟我有关系啊。

我心里一沉,吗的,这刘峰父母太能恶人先告状了吧,不行。

我骂了句草,“行,他们要来是吧,咱们就跟他们玩,他就一个刘峰,又没啥事儿,咱把大头的,还有我这个医药费全都算他头上,吗的,反正都是他弄的,等我晚上我妈送饭过来给我的时候,我叫上我爸,一起算算这笔账,大不了上法庭,咱走法庭去。”

麻子脸脸色有点不好看,说了句,“默哥,你别忘了,那刘峰的堂哥刘明家里,可是一个县长啊。”

我这才想起来小胖上次得罪刘明家里的事情,这事儿要不是卓家出面,小胖家里就死定了,完全死定了,我居然没想到这一层面,不得不说,麻子脸挺屌的。

我高看了一眼麻子脸,说:“哥们,你屌,这个都能想到,那可咋整,索赔的事儿,咱不可能都给他出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