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怀孕是不是?/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林志婷到了夜市,她问我想吃啥,我看了下。确實挺多吃的,也挺热闹的,到处洋溢着夜生活的风采,好多人在大排档、撸串子的地方停留,嬉笑声,逗乐声,都有。

林志婷看我还没点,她说她可饿死了,我不点。她自己点,我汗了下,说:“行,那你先吧。”她就点了不少烤串、烤面筋、韭菜啥的,还点了酒,问我喝不喝,我看了下,也挺热的,就说:“喝吧”,她就一人给先點了两瓶,我笑了下。说:“你能喝三瓶呢啊?”我说:“我就一瓶倒。”她就骂了句,“你还是个男人呢?一人两瓶,别墨迹了。”

我摸摸鼻子,笑了下。也过去點了点儿吃的,还点了个大腰子。想补补,在等老板烤的过程中,她看着我,说:“你干啥不接我电话?”呆场节弟。

我白了她一眼。说,“林志婷,你可得搞清楚,我又不是你男朋友,再说了,你为了报复萧璐來故意接近我,我不但没揭穿你,还替你保守秘密,你还想怎么样?”

“我可你警告你啊,要再这样缠着我没玩没了的,我可就告诉萧璐了啊,你们的姐妹情谊你还想不想要了?”

她听我這么说,立马從下面踩了我一脚,我骂了她,说:“你干嘛踩我,有病呢?”她盯着我,说,“谁叫你不相信我的。”

“我怎么就没相信你了?”

她说我就是没相信她,萧璐就是勾引了她男朋友,把她男朋友江华给抢走的,说我看不起她。我看着她,“要我看不起你,我会不顾一切的去求你?我他吗闲的呢让人捅了一刀?”

她沉默了,我也沉默了,就在我俩都沉默的气氛尴尬的时候,老板说好了,然后就给我们给端上来了,我打破了尴尬,说:“吃吧,你说请我的,就你请,我这么穷的人。”

她哼哼笑了声,“大男人一个这么穷,亏的萧璐不嫌弃你,你知道江华,可比你有钱多了。”

说到江华,我气就不打一处来,我指着她说,“你要再提这个人,就不用吃了,我走了。”

她就不敢提这人了,我冷哼一声,“靠着父母,有点小破钱,算个鸡毛,我怕他?真亏你也是瞎了眼,喜欢这种伪君子。”

她问我江华怎么就伪君子了,我就把我的分析给她听了,我就说江华这人,面对萧璐是一个脸色,面对我又是另外一个脸色,我刚刚转身,他就用那种眼神盯着我,很鄙视的那种。林志婷就说不信,我怒了,我说:“我要是说的假话,我就让这个串串扎死,行不?”

她看我说的这么真,也没敢反驳啥了,只是嘟囔了句,说:“就算这样,也没啥吧,有钱家的公子哥儿,有这样的脾气,正常。”

我切了声,说:“有钱了不起啊,王侯将相,还宁有种乎呢,算个屁,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林志婷就突然咧开嘴笑了,说:“你这么恨江华啊?”我没说话,她就说,“来,干杯。”

我问她是不是有病,她说,“为了咱们共同恨一个人,干杯。”我奇怪了,“你也恨他?你不是喜欢他么?”

她说,“喜欢也可以恨,我是喜欢并恨着他。”我骂了句:“草,真他吗复杂,你们女人真闲的蛋疼,整这些文学字眼。”她就说她没有蛋。

我俩最后喝的差不多了,她问我是不是不肯帮她,我吼了句,“你让我帮你啥?帮你抢江华么,你又不喜欢他了,你抢他干啥。”

她眼睛红了,说:“你吼什么吼,我就想让你跟萧璐分手,跟我在一起,不行吗?”

我嗤笑一声,说:“你做梦呢吧,萧璐又没对不起我,我干嘛要跟她分手。”

她就看着我说,那就不能假装一下么。她嘟着嘴,看起来委屈的样子,说,“要不这样,那什么,你就跟她假装分手,假装跟我在一起一下,我报了仇以后,你俩再和好呗。”

我问她咋样报仇,她说,“你先跟萧璐分手,我再跟你好,让萧璐也尝尝被人抢走男朋友的滋味,然后你再去跟她和好与否,我都不拦着你,行不?”

我呵呵一笑,“有病!”

然后我摆摆手,就起身了,我给的钱,让女生给钱,不是我的风格,我走到半路,她突然间就扑了过来,抱住了我的后背,我就反抗,推开她,说:“你干嘛,你再这样,我可对你不客气了啊。”

她就用胸顶我,说:“我要看看你怎么对我不客气的,你来对我不客气吧。”

她就又缠着我,问我肯不肯答应她,她刚刚说的那个条件,我就说不行,不能答应,她就哭,我说:“你哭也没用,我不能因为你这三言两语,就对萧璐造成那么大的伤害,她,是我爱的女人。”

“爱?”她笑了,说:“你们已经这么深了么,已经发展到了爱?”

我就说,“没错,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不懂人间自有真情在,就知道玩这种尔虞我诈?”

我丢下她,独自走了,告诉她说,如果她还敢缠着我,我就真的会告诉萧璐和卓小雨,让她们都远离她。还说,“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以后别这样了,不然,我让你没法在你的朋友圈子里混。”

我还没走到家门口,就有人直接扑过来了,我吓了一跳,居然还是林志婷,我都烦了,我吼了句,“你想怎么样,你有完没完。”

“许默,我,我想我是喜欢上你了。”

我愣了下,旋即骂道,“有病。”

然后我就继续走,她还过来拦着我,要亲我,说:“许默,我这次不是利用你,我是被你所吸引,所以,请你给我个机会跟萧璐公平竞争,行不行?”

我冷笑,“你又想出什么计划来离间我和璐璐了?劝我不成,就来骗的,你好高的计谋啊。”

她突然间大哭,说:“不是,许默,真的不是,上次你拼命救我,还帮我瞒着璐璐,我就对你有好感了,直到刚刚,你吼我,我才发现,我喜欢上你了,我……”

我没等她说啥,直接走了,这样的女人,又玩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就是为了骗人,不得不说,如果我不是因为早就见识过她的厉害,我这会儿肯定会被她给骗了。

回家以后,我发现手机上面有不少短信和电话,有的是萧璐的,有的是卓小雨的,有的是小胖的,我心里奇怪了,白天,没一个人鸟我,怎么这会儿都急着打我电话找我来着,啥事儿呢?

徐妍进我房间,看了下我说,“默默,好多人打你电话,我看到有璐璐的电话,但我没接。”

我哦了声,说:“谢了妈。”她说,“谢啥,那你先忙,我先睡了乖儿子,你好像还喝酒了啊。问我要喝姜汤不?”

我说不用不用,又说了句谢谢,她就问我这么客气干嘛,她是我妈,她帮我是应该的。

我坐在床上汗颜了下,旋即就看起了短信,小胖问我几时去学校,长刘海和他说是约好了一起把头发给染回来,不然老师肯定是不准这样的头发进教室的,肯定会被轰出来,我发了个短信回过去,说:“你俩神经病,瞎折腾。”

我又看了下萧璐的短信,说她肚子疼,偶尔好想吐,问我怎么办,她妈还叫她去医院看看,可是卓小雨说她可能是怀孕了,所以她很害怕,就跟她妈说是中暑了,不想去医院,喝点藿香正气就好了,她妈也就没说啥了。可是她叫我陪她一起去医院看看,她很怕。

我当时急坏了,草,不会吧,怀孕?不能啊,我们都还没结婚,怎么可能会怀孕,我们还没到二十多岁呢,应该没有生育能力吧,哪有那么快的。

很快我又看到了卓小雨的短信,说,“许默你他吗的死哪儿去了,你是不是把萧璐肚子给搞大了?”

然后又有短信,“别装死,赶紧的接电话,我有事儿问你。”

我急得不行,立马给萧璐拨过去,可是应该是已经很晚了,电话关机了,我骂了句草,急得不行,就给卓小雨打过去,打通了,但是没人接啊,我赶紧给卓小雨发短信,说:“小雨姐,你说的怀孕是啥意思,是指萧璐怀孕了么?”

“小雨姐,咋不回我短信呢啊,到底是不是真的,你别吓我啊,我和萧璐都没有满二十岁,也没结婚,应该不可能生的出小孩儿啊,怎么回事。”

我现在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的正确性了,当初萧璐问过我,我就说,二十岁之前不会怀孕,可是依然百度上有很多地方都说,只要会勃起,就能怀孕,女性只要开始经期了,就会怀孕,可我也就不相信网上的骗子回话。

因为那个年代跟现代不同,那阵子网上诈骗犯特别多,很多人网络保护自己的意识较差,上当受骗的很多很多,所以网上的一些怀孕啊,什么的,我觉得都是假的,不可信的。可这会儿,我觉着有的新闻说12岁女孩当年轻妈妈,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啊。

完了完了,不会是真要出事儿吧。

很快,短息回过来了,说:“你死哪儿去了啊,是不是跟哪个女的风流快活去了不管我们家璐璐?”我就赶紧回了个,“没啊。”然后她就说,“你等等,我这里不方便接电话,马上我出去给你打。”

我说行,然后心脏紧张的砰砰直跳,过了会儿,小雨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说,“许默,我真他吗想骂死你,要不是这大半夜的”,我说,“雨姐,我,我真不知道咋回事儿啊,到底有没有怀孕啊璐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