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黑诊所/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时卓小雨的臉色就变得异常难看,然后过来就是甩了我一巴掌,给了我一拳头。打的我鼻孔冒血,还把我推到在地上,然后用脚不停的踩我的脑袋,就跟我不是个人,而是个垃圾一样,被她踩。

老娘就踩死你个没良心的白眼狼。

一边踩,我这才恍然感觉到疼痛,立马开始挣扎,說雨姐你别打我了。旁边有几个其他病房的人。过来劝架,说这是咋的了这是,有啥話不能好好说啊。

“吗的,你给我滚!”

我都被她打的全身快散架了,她居然还想拿架子来打我,就医院用来挂吊瓶的那种,砸到脑袋,我肯定死翘翘的那种大铁杆子,我被她给吓坏了,赶紧的跑了出去,沒跑几步。她就把我喊回去了,说你给老娘过来。呆有吐弟。

我又乖乖的回去了,她捏着我耳朵,我哎呦哎呦的。我说:“你别捏了,耳朵都要掉了。雨姐,你再这样,我可反抗了啊,泥人也还有三分脾气呢。”

她哟了声。说:“你还有脾氣,你给我过来,別站在这儿丢人现眼。”

然后就拉着我到了三楼楼上的楼梯间,这里没啥人,至少不用像刚刚那样被围观,而我检查了下,身上除了鼻孔流血,眼睛变成熊猫眼之外,身上估计还有多处受伤,不过我也不敢说啥,毕竟应该真是我的错。

“雨姐,我刚就说错了话,我刚刚脑子一片空白,我也不知道该说啥了,我就是着急,我,我……我感觉自己语无伦次了,在她面前,慌乱了起来。”

她叹了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行,趁着现在璐璐还在睡,你说说,你打算怎么办吧。”

我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她怒道,“你别这样行么,草泥马的你能拿出点主见来么,那是你的女朋友,是你做下的孽。你的孩子!”

我脑袋隆隆的开始乱叫,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犯下的罪,我造的孽,我感觉自己都快要疯掉了。”

我颓然的倒在地面上,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许默,你他吗的给我站起来,振作起来,现在,萧璐,刚好是她需要你的时候,你是她男朋友,你造的孽,你要负责,你懂么?”

小雨姐也看我估计要崩溃了,过来安慰我,说了好多温馨的话,说刚刚自己也不对,不该那么打我,主要是我说话太气人了,居然敢说不是我的孩子,换了是谁,也没办法接受的,所以她打我。

我说:“是,可是,我现在脑子里一团乱麻,到底,该怎么办?”

她说,“你别急,我帮你捋一捋,你这个蠢货,还是个男生呢,还不如我这个女生镇定。”

我心里苦笑,吗的事情又不是发生在你身上,你是旁观者,你当然压力不大,当然没啥天大感觉了。

她看着我说,“许默,你得先确定一件事的是或者否”,我问她,“哪件事?”

她说,“萧璐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你要,还是不要?”

我愣了,这个问题,终究是到了我头上,我到底是要还是不要,这话是废话,是我的,我能不要么。我说:“雨姐,你别耍我好吗?”

她说,“你还要我说清楚一点,是么,我是问你,是想打掉,还是留下?”

我愣了,我也看过无数的电视电影,也知道这话是啥意思,一个小生命,就这样要被消散掉,无论是谁也是舍不得的,可是……

她看着我又不说话,骂了句,“你能不能快点,做决定,无论你要不要。”

“你如果要,就要跟萧璐结婚,生小孩,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我摇摇头,“不行,不行,我还太小了,我还只是个高二学生,我怎么可以结婚,还生孩子,这肯定不行。”

她说那行,“那就是不要了,打掉,是么?”

她的眼神,炯炯盯着我,搞得我没来由的一阵心慌,我只能点头,唯唯诺诺的道,“是,打,打掉吧,只能,只能这样了。”

她打了个响指,说:“既然你这么决定了,就别后悔,我想办法帮你准备钱。”

我啊了声,她说,“啊什么啊,打胎不要钱啊?”“你傻乎乎的,看你也不笨啊默默,你咋成这样了呢?再说了,你有钱么?打胎起码得两千左右吧。”

我叹息了声,说:“行,你说得对,你说是啥,就是啥,我会还你钱的。”

她眼睛红红的,“璐璐是我好妹妹,她身子受这么大损伤,我会因为她的事情要钱,我就怪你这个煞笔,不知道戴套!”

我点头说是,“我有罪。”

既然决定了打掉,卓小雨就带着我回到了萧璐的房间,她看着萧璐说,“璐璐啊,你必须马上跟你妈说。”

萧璐啊了声,说这也说,我也奇怪的看着她,“这不是找死么,还跟家里人说?”

卓小雨说不是,说:“你在我家里住一段时间,就说你身子不舒服,想在我家避暑,说我家里方便点。”

“刚好我家有一处房产,我小时候经常去那里玩,你打胎了以后,就在那里休养吧,其他的,就要靠我,靠默默圆谎了。”

萧璐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我只能打掉你了么,宝宝?”

说完,她眼泪就掉下来了,我看到她眼泪掉,我也忍不住想哭,卓小雨冷笑,“你还哭什么,赶紧跟我走!”

她就拉着我出去我问她干啥啊,她说:“你说干啥,去找黑诊所!”

我问她为啥找黑诊所啊,她翻了个白眼,说:“你真是个社会白,这种大医院,你打个胎,留案底,而且还要家属签字,你觉得你能逃得了,万一她爸查到了是你让她女儿打胎,你觉得你还会好过么,老娘这是为了你好!”

我立马惊出一身冷汗,说,“要不是雨姐,我真的会死无葬身之地。

然后连忙谢谢她。”

那天下午,我们找了好多地方,都没找到,很多诊所,都是一听到要打胎,还是个高中生,就不肯了,然后果断的让我们去医院自己弄。

后来有的地方稍微偏僻点儿的,价格就很高,不过还说不担保危险性,要自己承担危险性,卓小雨有点担心,最后她找了个关系,才找到一个较为靠谱的黑诊所,收费很高,四千,一般的医院都是两千多,而且还能报销回来一千,这里确实黑,但不会被家里发现。

找到了以后,那医生说你们随时下午都可以来,只能下午,然后交了一千的定金,卓小雨就带我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卓小雨说,这几天就先让萧璐回家去住,反正也没人看得出来,跟平常人差不多,叫她呕吐的时候,就赶紧装作中暑的样子,别被发现了或者晕倒了,那样就功亏一篑了。

我说:“行,谢谢雨姐了”,她说:“算了吧,我累坏了,你去吧璐璐接回来,然后带她回去吧。”

我看着卓小雨捂着酸疼的脚,一步步走向公车的背影,心里没来由的一阵酸楚,我以前那么对她,她还能以德报怨,唉,我真是个小人。

到了医院以后,发现萧璐已经自己起来了,还要出院,那护士也没拦着她,刚好在外面碰到了我,她喊了声,“默默。”

我惊异的看着她,“你咋出来了,小心受风。”她就说,“大夏天的,受啥风啊,热死了的。”

我和她打出租车回去的,不敢让她上公车,怕有个啥事儿,车上,她枕着我的肩膀,问我,“默默,你会一辈子对我好么”,我当时听到这句话,眼圈就红的不行了,一直忍着不哭的我,在这一刻流泪了,说:“璐璐,我答应你,一辈子,都会对你好。”

回去的时候,我帮她敲门,她说不用,她带了钥匙,进去的时候发现她妈刚好在家,看到我了,就笑了,说:“默默啊,进来坐坐再出去,这么热的天,喝杯东西吧。”

我说不用了阿姨我们刚刚去了趟图书馆,看看一些学习资料什么的,所以晚了点儿,喝过水了,我就不进去了呗。

她就非要我进去,没办法,盛情难却,可我心里却一直在想,如果她此刻知道我把她女儿搞大了肚子还打胎,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对我这么客气。

我们吃着凉茶,我看了眼萧璐,问她能喝不,“要不别喝了吧,太凉了。”

我怕对她身子不好,她摇摇头说没事,可是很快,她就想吐了,就去了趟卫生间,她吗就盯着我,说,“默默啊,你俩可真要好啊,这都一年了,要以后三年后大学你们也这么好,大学毕业后,也这么好,你也有本事了,我就把萧璐直接许配给你,你俩就能一直在一起了,多好,我也挺看得上你这小伙的。”

我当时愣了下,咳嗽了声,说这事儿以后还说不定呢。她就皱眉不高兴说我是不是不愿意,我赶紧说,我肯定是千百个愿意啊,就怕我能力不足配不上萧璐啊,她说:“那有啥能力不足的,轻轻松松级部第一的人,能是没能力的人么?”

我只能干咳一声,不敢在说啥话了。

过了下,萧璐捂着嘴回来了,擦了擦嘴,她妈就问她:“咋了啊你最近是,怀孕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