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去不去给高一的人上上课?/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我不知道。”

我看着医生那大義凛然的表情,我竟然没来由的有点害怕。那医生可把我给好生说了一通,我只能跟个孙子似的连连点头,同时也感觉自己确实是对不起萧璐。

萧璐再出来以后,臉色越发的苍白了点,卓小雨眼睛红红的,把她给弄出來以后,我连忙暖声问她有没有事。她摇摇头,问我有没有事,说是刚刚听到那医生训我了,也知道我是个好男人,居然没顶嘴什么的,卓小雨也過来表扬了下我,不过我却丝毫没有喜悦感。我就感觉,萧璐要是一直不好,那怎么办。

和小雨姐把萧璐送到那个闲置房间以後,她就开始给萧璐洗热水脚,让我给烧水啥的。忙活了好一阵,到了将近九點半,卓小雨这才看了下我说,“要不你先回去吧,万一学校里逮到你就不好办了。”

我说行,就亲了萧璐一下,说:“那璐璐你好好歇着,我先回了,她点点头。”

回去以后果然出事儿了,小胖看我回来了,说:“哥,你可算是回来了。”我问他咋了,他就说了,今天来检查的,果然是高三的,我们高二的都是检查高一的。省的出现包庇的情况,小胖说那人非要把我给记下来扣分,小胖他们怎么劝都不行,就把人给打了,那人就指着小胖说,你他吗的给我等着,我们高三的不是好欺负的,别几把以为跟许默一个寝室就可以嚣张。

长刘海问我有没有事,需要去跟黄卷毛说一声不,我说不用了,他爱来就来。我也不怕他,本来逼事儿就够多的了,还要顾着他,草,他敢来,咱高二绝对不怕他的。

周五的时候,我一回家,就碰着我爸了,还有徐妍,他俩在一块,我奇怪了,我爸平时没这么早回家吧,就算一回家,也是睡觉,他最近都特忙,为了最后一笔债务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的。

好像是说到什么钱的问题上了,徐妍就拍着我爸的肩膀说,“没事儿啊,事情都有回转的余地,这不是还有办法呢嘛,你看,咱儿子也会自己赚钱了,你就不用拿钱回来家里用了,他这暑假不是还挣了三四千的工资嘛,是不默默?”

说完,还往我这边看,我爸脸色好看了点,可我立马兜不住脸了,我该怎么说,那四千,被我拿去给萧璐打胎了,可是,这我能说么,我说了我爸不得把我给打死啊,可我不说,我这四千用哪儿去了,飞了么,不可能的事。

可我不说,家用怎么办,我不好意思的摸着脸颊,说,“妈,那什么,我那钱,被我给花了。”

原本我爸脸色还好看了点儿,这下立马变了,走过来,问我,“花哪儿去了?”

我只能说,“暑假那几天跟一个寝室的同学出去玩去了,玩没了。”

他一巴掌就扇了过来,说:“玩啥,能玩没了四千多块,说啊。”

徐妍就立马过来拉着说:“你打孩子干嘛,那是孩子自己挣得,他要自己花了,也没事啊,好了好了,过来消消气。”

我爸吼了句,“反了他了,那他吃用还是我的呢,叫他还给我啊,草,小逼崽子,净知道折腾。”

我爸气得不行,但还是被徐妍给拉进去了,晚上的时候,徐妍进我房间,摸了下我的脸,拿了点儿肥皂水给我擦了擦,问我还疼不,我看了眼她,其实,要不是她提这个事儿,我爸难说也不记得,她提了,害得我爸打我,不过她也救了我帮我说话,按道理说,她没错,因为她也不知道我把那些钱给花了。

我说了句不疼了,她问我,“默默啊,能跟我说说不,你那钱,拿去干啥了?”我不耐烦的说了句,“关你啥事,我要睡了,明天还要上课呢。”

说完我就把被子一裹,也不说啥了。

第二天中午下学的时候,因为我心里憋闷,又想去找卓小雨问问萧璐的情况咋样了,所以就没跟小胖他们一起走,就我一个人往学校后门走的,出去吃饭的时候,也没啥胃口,就随便扒拉几口,还没吃完,就有人坐在我的对面了,冲着我哼了声,“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默老大啊。”

我抬起头来,是黄卷毛那讨厌的声音,黄卷毛早已不是以前的黄卷毛,头发染黑了,应该是高三了,管的更严格了,他不敢再玩花花肠子了,我问他有事儿么,没事儿走开。

本身,我也就不怎么待见他,要不是因为我小叔在的时候,他也是七匹狼之下的一员,我们也算是友军,我才懒得理他呢,这会儿,七匹狼也都毕业了,芮帆也走了,我和他本身就没啥关系,争高中老大,我和他迟早一战,这是免不了的。

“呵呵,许默,你说没事儿,就没事儿了,那你的人,打了我的兄弟,这事儿怎么办?”

黄卷毛叼了根烟,看起来很叼的样子,他身边人不少,大概五六个吧,但我都不看在眼里,就以前高二那一批混子,我都打过不少交道的,我问他,“那你想怎么办?”

他笑了下,过来揽着我的肩膀,说:“许默,咱也是老相识了,没必要为了几个不相干的人闹得不和气,以前,有苏平有许风,现在谁也没了,学校,就咱俩做主,高一的来了,我听说,有不少刺头,还得咱俩去看着看着,总不能,咱俩就起内讧,让人高一的钻了空子吧?”

我问他,“那你知不知道,昨晚上要记我名字的你那个兄弟,他要扣我分,呵呵,打他,还需要解释?”

黄卷毛脸色有点难看,说:“这个嘛,我知道,但他是这个职位,他是值周生,你不能叫人家不记名字吧?”

我一拍桌子,“那你们多少次夜不归宿,难道也能每次都扣你们的分?恐怕没几次吧?”

“那个,许默,你非要这么跟我说话?”黄卷毛铁青着脸,“老子好言好语过来跟你说,这事儿就一笔揭过,咱一起晚上上自习的时候,去给高一的新生们上上课,这么说,你不想跟我去了?”

我懒得鸟他,摆摆手,说:“黄卷毛,你也就这点儿分量,别在我面前冲老大,你要去给高一的下马威,你可以去,没必要拉上我,老子混出来,靠的是实力,不是表面功夫。”

说完,我就走了,他在后面指着我说,“行,你行。”阵围叼弟。

他旁边有个人说,“哥,没必要鸟他,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许默了,小垃圾一个。”

我虽然听到了,但很远,我也懒得回去招惹他们,我自己的事儿都不够烦的。

让他们去给高一的上什么教育课吧,反正,我迟早会拿下这个高中老大的位置的,我突然想起我和卓小雨定下的赌约,也不知道这个赌约做不做数了现在,可能,等到我真正实现的那一刻,卓小雨又不肯了吧,哈。

下午的时候,小胖问我是不是黄卷毛找过我了,我说:“你消息还挺灵通的啊”,他说:“那孙子跟你装比了?要不要带人去干他?”

我说,“我这样,不是怕他,而是没那闲工夫,我真的有其他急事,你就先回班上吧。”

他是来重点班找的我,所以我的同桌在小胖走了以后,就问我,“那谁,不是普通班的学生么,你们咋老在一起玩呢,不会影响学习?”

我看他这样,我就顿时对他这个同桌不爽了,我摆摆手,说:“你离我远点儿。”

什么叫跟小胖在一起就影响学习,严重歧视那些成绩差的,其实,我就算这样说,这样的歧视还是存在,好学生,永远是在老师眼里的高高在上,不是小胖他们这样的差生所能比的,我只是内心不忿而已。我同桌看了我一眼,稍微有点不爽,他估计还不认识我,就只知道我叫许默,不知道我曾经混过,还在学校里做出了好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所以,他不怕我,听我这么说,他说了句,

“这么喜欢跟差生玩,就别来重点班呗,带坏咱们班的风气,还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我呢。”

我可以忍一下黄卷毛以后收拾他,但我忍不了这个四眼田鸡,本来这几天就够烦的了,我直接一巴掌把他的眼镜都给扇下来了,我瞪着他,“你他吗的,说啥呢,你再说一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