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好学生也有奸诈之徒/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眼田鸡好像怒火也挺大的,估计把我當小角色了,也怒了。过来就像个疯子似的往我脸上挠,他估计没怎么打过架,一看他这架势我就知道了,不过他这爪子倒是挺猛的,我说:“你吗的能不能消停点,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跟个疯子似的,说:“我他吗打死你,当我怕你是不,認识几个混子。了不起了是吧,草你姥姥的。”

又是用爪子挠,又是用脚踹的,可惜,对付他这种小丑,我根本不用费啥功夫,就仅仅只是轻轻一推,他就倒了,还倒在地上哇哇哭的那種,我愣了,他怎么哭了,周围的重点班的学生都望了过来,整的好像我欺负他似的。

不少人对我指指点点,就连我以前班上的一个,也考到重点班的男生,看了我一眼。过来問我,“咋回事儿,许默,动手你也别在班上动手啊,这可不是普通班。”

我听着煩,摆摆手说,“行,我明白了,可你要看清楚,不是我打他,我就推了他一下,他就哇哇大哭起来了。”

我还大声说,“可笑死人了,都多大个人了,还哭,嫌不嫌丢人。”

我这么一说。那四眼田雞立马不哭了起来,估计觉着丢人了吧,冲着我狠狠来了一句,“你给我等着许默,这个仇,我不报,我就不是个男人。”

说完,还狠狠用脑袋撞了下墙,把我给整乐了。然后他就去厕所了还是哪里,我也不知道,反正就觉得挺搞笑的,跟小丑似的。还用自残,来证明自己有多叼,不过我也想明白了,就算是在重点班,有些人,也不是好想与的角色。

下午还没上课,我就被班主任叫去了,问我是不是打架了,我当时就想骂人,这孙子,还真告老师了。不过重点班的那些老实学生,也就只会这样而已,告状第一名的那种。

班主任是以前曹小军班上的那个班主任,也就是萧璐的班主任,是个中年老妇女,看了我一眼,问我,“怎么回事儿,才上课几天啊,就闹事,我从xx(我原来的班主任)那里了解到,你本身就喜欢打架,闹事,斗殴,年级里,你的记录也不少,能考上重点班,还是最后一名,也是你的运气,不过既然来了我班上,你就得好好学,就算你不好好学,等着年底被削回重点班,你也得给我猫着点儿,现在就闹事,怎么回事?”

“田亮亮是个老实孩子,我知道,他不会动手跟你先闹,肯定是你先欺负他的,是不是,早就知道你是个不良少年,仗着自己有点学习天赋,就可以目中无人了,是么?”

对这种更年期的,我真的很讨厌,虽说我想懒得鸟他,但毕竟她现在是我班主任,我不说话,就完了,她告到年级主任那里,我可能还要被退学什么的呢,毕竟,我已经是犯过两次大错的人了,然后她还说,我原来班主任还叫她特别关照我一下,还说,她原本是这么打算的,但现在看来,我这么皮,她也就没必要了。

我心里冷笑,我的成绩是我自己考来的,跟你关照不关照有个毛的关系。

不过我还是解释了,我说,“老师你能不能,别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来给我定罪,你去了解过田亮亮了么,你知道他今天跟我说什么的么,是我先动手的,没错,但你知道,他说了什么话,以至于让我忍无可忍,动手的么?”

她冷冷一笑,“我不管他说了什么话,打人就是不对。”

我当时也是气得不行,“那他侮辱我,侮辱我同学,我还不能打他了?”

她说:“是,田亮亮他侮辱你,你可以跟我说,我可以收拾他,你干什么非要动手?”

我说,“我也只是把他眼镜给打掉了而已,他要打我才是真的,你看,这里就是他挠红的印子。”

“确实是这样,如果不是我推他,他就挠的我满脸花了。”

“恐怕不是这样吧。”班主任冷冷一笑,“田亮亮说你把他的眼镜给打烂了,如果你不赔给他,他就叫家长来理论了。”

我当时脑子就炸了,他吗的,当时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呢,他眼镜那么容易掉地上一下子就烂了么,怎么可能,不过很快我冷静下来了,好心机,好心计啊,这个田亮亮,也不是池中之物啊。

然后班主任还把那个坏了的眼镜拿了过来,说这里坏了怎么的,要我赔钱啥的,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故意摔的,吗的,这个田亮亮,就是想死。

我咬咬牙,也没说拒绝班主任的话,就说,“我跟他协商协商吧。”班主任说,“那行那是你事,赔多赔少,你们私了能够解决就行,不过我可警告你啊,要你再敢动手打他,可就不是警告就能解决的事情了,我就直接上报级部了。”

说完,走了,临走还飘来了一句话,“在重点班还敢打架,真是反了天了。”

回去以后,我旁边就没人了,田亮亮到了下午第三节课,才回来,我瞪了他一眼,他没敢看我,下课的时候,我走到他边上,我说,你够狠啊,自己的眼镜都敢自己弄烂,想让我做冤大头,想得美。

他突然间眼神惊慌了下,说:“你说的啥啊。”然后声音挺大的,说,“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明明是你打坏了我的眼镜,不想赔,还说这么说。”

我狞笑了下,说:“行,田亮亮,你够行,你信不信,我今晚可以让你出不了校门?”

我这是吓唬他的,我就算是要打他,也不是今天,因为这几天我和他身份敏感,肯定是会被班主任和多少人注意着呢,我这时候动手,不是傻乎乎么,班主任都警告我了,说直接会上报级部,校长同意的话,那我就直接被开除了,没二话了都,我不是傻子,不做这种事。

可是,那知道他突然间全身颤抖起来,然后,扑的一下,跪倒在地,在我面前,我傻眼了,咋也没想到,他会来这招。

他又大哭了起来,我咋也没想到,一个大男生的眼泪,就这么不值钱,哇哇的大哭了起来,说,“你别打我啊,我知道错了,你别打我了行吗,大不了,我不让你赔那个被你打坏了的眼镜呗,行不,那你打我吧,你别喊人在外面打我啊,我怕,我害怕啊,我都不敢回家了。”呆夹贞亡。

卧槽,这下,他只要挨打了,或者受伤了,估计所有人都会往我身上栽赃吧,我看到他眼神里所带着的诡秘,吗的,不得不说,他也是个工于心计的家伙,太奸诈了。

我内心一恼怒,不过立马我想明白了这个道理,然后拉他起来,同时,我手上用了很大的劲儿,使劲儿掐他手腕,疼死他,他大喊了一声,估计是疼的额,我把他给拉了起来,我说,“田亮亮,你这是干什么,我已经原谅了你了,你干啥还给我下跪,我不找人打你的啊,早上虽然是你先侮辱我,动手打我的,但我也不会报复你的,行了,别跪我了,至于那眼镜,那我就不赔给你了吧,反正都是你自己弄坏的,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人在校外打你,你放心好了。”

我这么大声一说,不少人就被我的话里的烟雾弹给迷惑了,分不清事实真相,而他,脸色铁青了下去,他原本以为我会恼怒的直接动手打他,可是我这样暗劲儿打他,他疼的不行,惨叫着,我就说,“你还叫什么,我保证不会打你,来,田亮亮,你坐好,好好学习,以后,咱还是好同学,不打不相识嘛。”

我成功拉拢到了人心,不少人为我喝彩,就连我以前班上那个同学,也过来为我喝彩,说我好样的,说他也看出来了,这田亮亮,是装的。

不过至于他爸妈来索要眼镜的赔偿费的这件事,我倒是没放在心上,他爸妈还来跟我理论,因为班主任说,让我们私了,我就让所有同学做证明,是田亮亮自己弄坏的,不是我。他爸妈指着我,说,“以后再让我们发现你欺负亮亮,我们就对你不客气了。”

我说叔叔阿姨啊,你们别乱说话,我又不是黑社会,好歹我也拿过级部第一名,比你们孩子不知道成绩好了多少倍,我至于么我,我和亮亮是好同学,他打我,我也不会还手的,放心好了。

他爸妈没办法,就走了,我都快笑死了,那个同学也说我够机智,而田亮亮,玩不过我,也不敢说啥了,他阴了我几次,我不可能放过他,过了几天,我找到他,告诉他说,“你以为这样就算完了么?这件事,不算完。”

他看着我的眼神里带着畏惧,问我到底还想怎么样,我说,“我不想怎么样,我就想,你真给我跪下一次,求我放过你,不然,你这么耍我,高中还有两年,这两年,我会玩死你。”

别怪我不给你机会,是你先侮辱我兄弟的。

田亮亮当时非常的害怕,问我,“是不是真的只要他下跪,就放过他,以后别缠着他了。”我笑了下,说,“当然,我缠着你干嘛,你又不是大美女,我又不搞玻璃,我又不是疯子,就算搞玻璃,我也搞个帅气的啊。”

我又问他,为啥以为吃定我了,难道他就没听过我许默的大名么,他说,听过。他告诉我,就是因为他听过,他看到我在操场上,跟高一高二的人争老大,当老大,他很不服气,骨子里的那种仇视,就跟我们仇富似的,蔓延滋长,有一种老实学生就是这样,其实,他们很恨混子学生,哪怕那些混子学生没欺负过他也是一样。

田亮亮也聪明,不愿意下跪,倒是直接去找小胖了,小胖打了他几巴掌,还跟我说了一声,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我也懒得找他麻烦了。

但是,我的麻烦,好像还没有结束。

那个周末,我照顾了两天璐璐,璐璐已经是开学一周都没去上课了,所以,在下一个周,卓小雨的借口,已经再也不能再用了,而璐璐的爸妈,也有所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