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一个寝室的兄弟/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跟小熊说我这幾天太忙,没时间谈这个事情,我也不关心这个。叫他去找麻子脸、小胖他们,高二老大的决定就出自他们俩,然后我就走了。

我感觉自己都快要死掉了,今天是搬寝室的日子,而我,却在为璐璐的事情而烦扰,看小胖他们,似乎还挺开心的,換新寝室。跟新的舍友在一起,小胖还跟我感慨,说他这次肯定要当个寝室老大,还说在我们寝室。他就一直没啥地位,每次就是最被欺负的。

长刘海他们一听这个話,就过去扣着他的脖子问他说啥呢,还敢不敢了。小胖哈哈大笑说不敢了,“刘海哥,你放过我吧,我错了。”

小胖看了眼我还一直坐在床铺上烦扰,问我,“默哥,你一直不說,我也不好问你,但,我祝你好运。”

我看了眼他,说,谢谢。长刘海他们也过来了。说我们先搬宿舍了啊,祝你好运。我說:“行,你们去吧,要有要我帮忙的,就来叫我,顺便幫我看看,我该搬到哪个宿舍。”他们说行,过了下,他们过来通知了我,说是五楼的一个寝室,在楼梯的正对面,左边那个寝室,在三号床位,上铺。

我说:“行那你们先搬吧。”

反正今天查寝的人也没有。大家都规规矩矩把寝室换好,明天才会查,我也懒得那么早动身,心情烦躁的很,一直在等电话。可是却没有半点音讯,徐妍打了个电话过来问我好不好,需要啥帮忙不,还问我和璐璐的感情到底怎么了,我听着烦,就凶了她一句,说你烦不烦啊,都说了没事儿了。

然后我就挂了电话,心里挺气的,不过徐妍倒是确实是为了我好,我心里也知道自己说话是重了点,等我回去的时候,再跟她解释清楚吧,她肯定能理解我的,因为,她是我妈嘛,我相信她不会怪我的。呆围丰技。

我觉着烦躁,看见长刘海的烟还没带走,我点了一根,在里面吸着,反正也没有查寝室的,有,我也不怕。

黑大个他们都搬空了,也不知道去了哪个宿舍,我看着他们把这个曾经属于我们几个人的天地,就这么拆分了,感觉好像是我们马上就要毕业了分开似的,散伙饭啥的都要吃了似的,那一瞬间,好像马上就毕业了,大家就各自分开了,一种愁绪,袭上心头。

突然间有人闯了进来,我看了眼,不认识,没怎么见过的,我寻思不会是高一的来找我的吧,那俩人看见我,说,“不是搬寝室吗,这是我们的寝室,麻烦你不要在这里吸烟,你的东西怎么还不搬,哎呦,弄的这里满是烟味,晚上我们怎么睡呀。”

絮絮叨叨的,另外一个家伙说,“对呀,真没素质,还在学校寝室里抽烟,怎么回你妈笔里面抽去,真恶心。”

我当时就火大了,那俩家伙,把东西放下,准备去搬其他东西的时候,我就一把抢过他俩的东西,往楼下一扔,砰地一声,一个桶,里面装着不少小盆,面巾还有洗浴用品,就这么报废了。

我戏谑的看着他俩,“吗的,敢这么骂我,这就是下场。”

他俩好像还真不认识我,照理说,搬寝室的,都是高二的,应该都认识我的才对,怎么会不认识我呢。可这也没关系了,他俩冲了过来,要跟我动手,被我三下五除二就给打发了,俩人趴在地上,吃泥巴,我一人给了一脚,说,“滚。”

他俩看着我,打又打不过我,又不知道说啥,含着泪就走了,我怎么感觉,就跟田亮亮那种虎比玩意儿似的,不怕混混学生,还瞧不起混混学生。

这种人最可气,就找打。

我又点了两根烟,抽着,抽完了,打算搬上去,难说又要有人搬进来了,万一找了老师来,又磨磨唧唧的一大堆事儿,我嫌麻烦,就打算走,没想到,刚刚走到门边的时候,砰地一声,门就被人一脚给踹开了,我吓了一跳,差点门板撞到我的脸,我骂了句草,往后退了两步,看了看来人。

这人往里面一吼,“草泥马的,谁他吗的敢打我小弟?”

又进来一个人,这人长得我很讨厌,我认识他,他拉了下前面吼的那个人的肩膀,说,“小毛你别管,这个事儿我帮你出头,草他吗的,我倒是看看,哪个虎比敢不搬寝室还打人……什么?”

不过,他很快就愣住了,两只眼睛,瞪圆了,比铜铃还大,眨巴着眼睛,然后颤巍巍说了句,“默,默哥?”

“许默?”最前面那人也反应过来了,看了眼我,脸上的表情很精彩。

这俩煞笔,都认识我。

“大哥,就是他,刚刚在这抽烟,我叫他别抽了污染空气,耽误我们搬寝室不说,还打我们,吗的,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人,我们晚上还得睡觉,还得学习呢,他吗的,在这抽烟,大哥,狠狠的干他。”

不过,很快那两个真正的虎比,就被前面这俩人一人一巴掌打在脑袋上。

那俩虎比傻眼了,“大哥,你,你打我干嘛,抽烟那货在那里啊。”

“这他吗是谁你知道不,这是许默,高二老大,卧槽尼玛的,你惹到谁头上了?”

后面那人是曹小军,前面来的那个小毛,是毛寸头,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俩煞笔还会收小弟,而且还收了这样的货色,那怪,也就只有他们这样饥不择食的,才会收这样没水准的小弟。

那俩虎比脸色立马大变,“许,许默?他就是许默?”

曹小军给了他一拳头,说:“你吗的,还不快给默哥道歉?”

其中一个虎比,颤巍巍的,走了过来,似乎还不敢相信,不过估计一下就想明白了,我这么能打,一个打两个,还敢直接扔了他东西,一般的人估计不敢这样做。

想明白以后,俩虎比就过来给我道歉来了,说,“默哥,默哥,我,我们俩煞笔了,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就是默哥啊,我,我们错了。”

我也没心情跟他们玩,摆摆手,说:“你俩自己掌嘴,然后滚吧,别在这儿让我看了心烦。”

他俩唉了声,说:“马上就滚”,然后开始掌嘴。

我看都懒得看他俩,而是看了眼曹小军,冷冷一笑,“咋样,曹小军,混得不错了啊,还有你,毛寸头,草泥马的,你也能收小弟,不过你小弟的货色,也就这样了,你俩难道不知道这是我以前的寝室,还是毛寸头你以前没住过?”

“我……”毛寸头冷汗,“默哥,我是,是住过,可是,我也忘了啊,都一年了,谁还记得那么多。”

我冷嘲一声,“小伙子,要混,要带小弟,就要懂得低调,你这样高调装比,真以为自己混的多好了?”

“是,是,默哥教训的是。”曹小军又给了那俩人一人一拳头,说:“你俩以后听见了没,再他吗不认识默哥,我再赏你们几巴掌。”

我哼了一声,就拎着东西走了出去,一路到了五楼,我看了下,左边的寝室,对,这里是我的,可是,当我进去的时候,脸色又是大变,人生真是到处都是喜剧,到处也是悲剧,因为这次分配寝室,肯定都是重点班和重点班的在一个寝室,基本上,都是自己班上的,就在一个寝室,以前的那些,都被打乱了。

而我和这个家伙一个寝室,这随机的几率,也真够低的,毕竟,我们重点班就三十个人,一个寝室五六个,也就无非四五个寝室搞定,所以几率很低。

我进去的时候,田亮亮和他的一个基友,俩人就惊呆了,那个基友颤巍巍的小腿肚,我看的清楚,他声音小,但我听到了,他说,“鬼啊,怎么跟这个煞星在一个寝室,亮亮你惨了。”

那田亮亮嘴角咧起,但不是笑,是很勉强的笑,笑的特别难看的那种,他勉强从嘴里蹦出来了俩字,“你好。”

而且是很结巴的那种,我不屑的一笑,对这种二笔人物,我懒得鸟啥,不过对其他舍友,我倒是得打个招呼,至少,打个招呼,其他得,我和他们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他们靠的是每天每夜的辛勤奋斗,所以才有这样的成绩,而我,靠的是天赋,这不一样。

他们永远都不会跟我似的,又打架又学习的还成绩这么好,这不科学。

我给他们打了个招呼,“你们好,以后大家就是一个寝室的了,多多关照下吧,不过我得提醒大家一句,一个寝室得,都是兄弟,如果有外敌或者别的啥事儿,咱得心齐。”

我说完,没人鸟我,我也懒得说啥,他们都点点头,好像是同意我说的话,我就把那包长刘海的烟拿了出来,给长刘海打电话去了,他接了以后,告诉他在三楼,黑大个他们在二楼,我心里很奇怪,这学校疯了吧,乱分寝室,把大家都给分开了。

我到了长刘海的寝室,看了下他,没想到他和几个认识的兄弟在一个寝室还不错,有的正在吃泡面,我们又去找小胖,他更爽了,居然分到跟麻子脸一个寝室,最后我们去了一趟外面的排档,一起喝了一杯。

最后的结果是宿醉,我还是没等到璐璐的电话,小雨的也没有,感觉内心空荡荡的,特别难受,我就给璐璐发了一条短信,说璐璐,你咋不理我啊,我好难受,我太他吗难受了,求你别不理我。

然后我睡着了,其实我自己都忘了发了这条短信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短信里啥也没有,倒是电话有不少,有卓小雨的,有其他人的,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他吗迟到了,怎么没人叫我的?

我这才发现,我是在新寝室里面,他们都跟我不熟,我和小胖他们在一个寝室的时候,无论怎么样,他们都会叫我的,我骂了句,草。然后就赶紧起身,上厕所,然后往教学楼里狂奔。

一路向东,到了以后,我看到班主任那铁青的脸色,瞪着我,问我干啥去了。我摸摸鼻子,说:“起晚了。”

班主任就喝到,“跟你一个寝室的,田亮亮他们,怎么就没迟到,他们都没起晚,就你一个人,这么多事儿,行了,进去吧,下两周的卫生,就你一个值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