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手心手背都是肉/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璐璐,你辛苦了。没事儿吧,你现在身子好多了吧。”她说,“早就过了一个月了,好多了,倒是你才是病号呢,你好点了吧?”

我说好多了,你扶我一下我起来。她哦了一声,就过来扶我,然后我起来以后,就抱了下她。她说,“喂,你别乱动,你这里不能动的。”我说,“没事,看到你了,我就想抱抱你,如果这样都不行的话,我宁愿身子骨废了。”

她眼睛红红的,说:“默默。”

然后就跟我抱在一起。这段时间我在病床上是趴着睡的,所以经常晨勃什么的,而且我对那个方面的需求,并不会因为我其他地方的受伤而削弱,哪怕我刻意去隐藏自己的那种需求。可这会儿,她抱住我,还坐在我腿上,刚好蹭到我了。我立马就有了反应。

不过我也挺不好意思的,她突然问我,“默默,你这三天怎么失踪了,联系不到你啊。阿姨,她,她太生气了是吗,所以不让你联系我?”

我黯然神伤,说是。她突然间说,“默默,我爸他今天是最后期限了,不然,要处三个月以下有期徒刑啊,你能不能找一下阿姨?”

我惊慌的问她,“怎么回事儿,这么快?”她说:“是啊,具体多少天罚款什么的,还没出来,但大概的定案是这样的,默默,能想想办法吗?”

我眉头拧了起来,说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可以做证明,到时候,让叔叔被放出来就好了,咱都是自己人,没必要还打官司。

真的?璐璐喜上眉梢,拉着我开心的叫唤了起来,哪知道,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来,“不行!”

声音挺冷的,我抬头一看,“妈,什么不行啊。”她就盯着璐璐,说:“你说什么不行?都把你给弄的差点死了,还去给他作证,默默你是不是脑子坏了?”

然后她看着璐璐,“璐璐,不是我说你,看看你爸妈干的好事,我儿子,怎么说也没亏待你吧,就算是把你给整怀孕什么的,也很负责任的每天照顾你,哪怕你生下来,我也不能亏待你啊,犯得着要人的命么?”

徐妍说完,萧璐就急了,眼泪就吧嗒吧嗒往下掉,说:“阿姨,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我爸他也是太急躁了,太担心我,所以才会太冲动犯下大错,他不是有意的。”

“呵呵,不是有意?”徐妍冷笑,“那我现在也不是有意,把你从这里推下去,然后让你摔个残废,没摔死就成,你觉着呢?”

突然间,徐妍推着璐璐,把她推到了窗口边儿上,璐璐整个脑袋都贴在玻璃上了,她惊恐的望着徐妍,我慌了,“妈,你干嘛!”

我吼了句,“你别动她,妈,你别乱来。”

可是,徐妍却丝毫没有停下来,我慌了,我吼了句,“妈,你要还不把她放下,我可就不客气了。”

我嘶吼着,好像是疯狂了一样,徐妍在那边愣了,看着我说不出话来,萧璐在那求饶,大哭,说,“默默,救我,救我,阿姨,你别杀我……”

“默默,妈可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哎,好吧,好吧,真是冤孽,她爸差点要了你的命,你还这样对她,何必,何必。”

她把萧璐给松开了,萧璐就赶紧一路小跑,到我身边来,我抱住了她,说,“没事儿了啊,没事了”。

她眼泪大颗大颗的往外涌,也不知道为啥,我妈和她爸,居然可以这么疯狂,也许可怜天下父母心吧,可这方式却不太好了。

就在我妈即将走出病房的那一刻,我喊了句,妈,璐璐她爸今天可能就要有人过去作证,不然会判刑的啊,要不您去一趟,求您了。

我妈看了我一眼,面容带着苦涩,我就知道不可能了。

“默默……”就在我妈出去以后,萧璐在我怀里,她的眼泪已经把我的胸口给浸湿了,我,我害怕。

“别怕,有我在这儿,没人能伤害到你,我知道,吓到你了,对不起,我妈她也是为了我好,所以才……唉,真的对不起。”我抱着她,我眼睛也红红的,摸着她的脸,我把她脸颊上的眼泪给吻掉,咸咸的,淡淡的,很好吃的味道,也不知道以后,我还有没有这种福气,还能再吃她的眼泪。

“嗯,我知道,阿姨也是为了你好,可是她刚刚那样,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就跟当初我爸似的,我完全不认识他了,你说咱们的亲人,怎么可以变得这么疯狂?”

我苦笑,“当然可以了,如果有人伤害了你,我也许会变得比他们更疯狂。”

她不禁身子一抖,说那我宁愿不看到那样的你,太可怕了。

过了会儿,她和我都稳定下来了,她也不怎么哭了,她问我怎么办,今天来的目的,第一个就是为了来看看我,第二就是为了她爸,现在阿姨怎么都不肯,这可怎么办啊。

她说着说着,又哭了,我心里疼的要命,就见不得她哭,我这段时间又很想她,我发现我和她的命运真的很坎坷,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吧,又出现这样那样的事儿,一开始是她爸不同意,鄙视我,瞧不起我家里穷,然后又是我家里面临破产,后来又是怀孕,然后又是我被她爸砍进医院。

我俩,好像一直都不顺啊。

我叹了口气,她突然看着我说,“默默,你说咱俩,是不是天生命格相克啊,不然,怎么老是发生这么多事儿,是不是咱不适合在一起啊。”

我愣了,她这话,还真是说到我心坎上了,就好像后来出了一首歌,许嵩的星座书上,这首歌大体意思就是,女主和自己星座不合,但是男主就偷偷把那一页给撕了,还说,真的爱情没有办法预料,跟星座,跟命格无关。

想到这里,我立马喝到,“怎么可能,你别这么迷信了,璐璐,真正的爱情,跟那个有啥关系,那都是迷信的说法,真爱,可以感动天感动地的啊,古时候还说帝王和丫鬟不可能在一起的,后来还不是有帝王愿意为了女人削发为僧,这有什么的。”

她哦了声,我就跟她说,“你别急,等下我跟你偷偷瞒着我妈出去,然后咱们打车到你爸那里去,我本人作证人,应该就没事了吧?”

她慌了,说:“默默,你的伤,能行吗?”

我叹了口气,说,“那怎么办,叔叔难道就坐牢吗,你忍心?”

她又是大哭,说:“默默,你太好了,我不想跟你分开,我也不会跟你分开。”

我咬咬牙,抱着她说,“放心,就算你爸妈和我妈再怎么阻止咱们,咱们都不分开,我就不信这个邪了。”

她点点头,依偎在我怀里,小小的说了声,嗯,很可爱的那种姿态,可喜欢死我了,把她狠狠的亲了一大口。

下午的时候,我妈好像是给我送了个饭,然后看到萧璐还在这里,估计是不爽,就出去了,我看准了她出去的时间,频率,估计是去厕所放大了,我赶紧拉住了萧璐,说,“璐璐,快,给我穿衣服,咱们快跑。”贞页纵圾。

她说,“好咧,默默,你小心点你的伤口,你这才几天啊,千万小心,我可不想为了我爸,而把你给伤害了。”

我亲了一口她的小嘴,说:“没事,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璐璐眼睛红红的,说好,你好了,我就把自己再交给你。我嘿嘿笑,说:“你咋那么邪恶呢,我都还没想那个事,你就开始发春了啊。”她娇嗔了句,“讨厌,赶紧的吧。”我嘿嘿笑,捏了下她的小翘臀,她就说,“你再这样,还走不走了。”

我说,“走走,你别急啊。”然后她又说,“这次你可得记得做好万分的安全措施。”我义愤填膺的说,那肯定,就怪我自己安全措施没做好,不然,我俩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安全措施没做好,真是害死一片人啊。

我叹气的同时,她已经帮我披好衣服了,因为我这背,没法好好穿衣服,穿好以后,她突然跟我说,“那个啥,默默,我想,我想……”我问她,“你想干啥,赶紧的”。她说,我想尿个尿。

我去,我说,“那你赶紧的,我在外面楼道等你,我怕夜长梦多被我妈看到了。”

她说:“哦,那我尽量快点。”

可我没想到的是,在我在楼道口等的时候,就听到我妈大吼一声,“儿子,我儿子呢,默默,许默!!”

她吼着,而我,在这边,就赶紧的往楼上一点点跑,不让她看到,她刚好从我这边经过,还问几个护士我去哪儿了,那几个护士不知道,就被她给臭骂了一顿,然后她还哭了,说默默怎么走了,怎么走了,不管妈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