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许默你怎么回来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概十点半,她妈打了电话给她,问她在哪儿了呢。她说陪着我呢,那边说了啥我也听不到,挂了以后,我问她说了啥,她说她爸没事了,又找了下卓小雨家里的关系,一个礼拜就能出来了,不用十五天了,我心里冷笑,果然有关系就是好啊。都可以减半坐牢时间,呵呵。

然后她妈就说明天来看看我,顺便再给我一笔钱,医药费什么的,还有我妈照顾我的精神损失费什么的,都会补偿我的,我心里也没在意这些,我说,“璐璐,只要有你陪着我,这些我都不在意的。你信吗?”

她亲了我的嘴一下,说:“我信。”

因为我是趴着的,和她接吻有点不好使劲儿,整的我脖子疼,萧璐也说她脖子酸了,就我松开,后来我俩就笑了。笑得不行,我就说,你咋那么色呢,故意来亲我。她就切了声,说:“谁色还不知道呢,不知道谁一直抓着我舌头不放口。”

她这么一说,可整的我有点受不了了,我说,“你个小娘皮,还反了你了。我想吃了你,你还敢反抗?”说着我就可劲儿吃她豆腐,她一开始还反抗了几下,后来就直接顺从了,我也不知道为啥,她今天挺由着我的。不过我想想也是,我刚救了她爸,她随我也是应该。

我就往她衣服里摸,后来直接就开始在病床的旁边整,我因为没法动弹,所以只能她由着我,她来动弹,可把她给累死了,一边又怕被护士从外面的窗户那里看见,一边又怕弄的我背上的伤口裂开了,可是一边又要享受刺激。

后来还真有个护士往我们这里用手电筒照,看我们睡着了没,我俩就闭上眼睛装睡,那护士还嘟囔了句,“怎么睡觉这个姿势?还两个人睡一起,感情真深。”

其实我内心都在颤抖,因为她看到的这一刻,我和她还没分开呢,就感觉跟偷情似的,特别刺激,也是我俩第一次在公共场合这么整,吓得冷汗都出来了,其实我当时后背好像是出血了又,但是,我怕璐璐怪自己,我就没跟她说,另外,万一我说了,她就不让我整了怎么办,我宁愿出点小血,也不远憋着邪火。贞杂系血。

护士走了以后,我俩就打算速战速决,可是,就在我即将那什么的时候,门被推开了,照理说,我们反锁了,一般人是进不来的,除了有钥匙的,可是护士不会特意进来,我突然想到了我妈,该不会是我妈吧,我当时紧张的半死,后来发现果然是我妈,我妈没打开灯,看到我们这边的情况时,愣住了。

“默默?你们在干什么!”

她愣了下,然后赶紧过来,我身子一个劲儿的颤抖,交代了以后,我妈就一把把璐璐从我身上给扯下去了,骂了句,“你他吗的干嘛压着我儿子,不知道他受伤了啊。”

当时我还没用纸擦呢,就这么暴露在我妈的眼前,虽然没开灯,黑漆漆的,但我妈估计是也发现了,当时可尴尬了,璐璐赶紧的起身,提裤子,哎呦了声,差点摔倒在地上。

我说,“妈,你干嘛啊,璐璐差点被你弄受伤了。”

我妈打开了灯,我已经赶紧用被子盖住了,我妈肯定是知道这个事儿的,也没再提了,只是过来问我,有没有事儿,你看你额头上都是汗,然后看我后背的时候脸色就变了,

“护士,护士,我儿子流血了,快!”

她吼了几声,还按铃,我的床头有个喊护士的电铃,一按,就会不停的响,那护士就算是想睡懒觉也没辙,过了下,有个护士不耐烦的就过来了,说:“怎么回事儿?”

然后看了看我,我当时赶紧的在被子里把我裤子给穿上了,顾不上湿不湿了,心惊胆战的,那护士皱了皱眉,问我是不死发烧了,怎么出这么多汗,说等下过来帮我量体温的,然后帮我换绑带什么的,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说实话,看着护士大半夜的这样为我,我也感觉她们守夜的小护士挺辛苦的,这要是病人一晚上都闹腾,她还不得一晚上不得安宁啊,没得睡觉不说,还要劳累,这谁吃得消啊?

最后我还给她说了句,太谢谢你了,那护士说没事儿,但我看她有气无力的,累坏了估计是,她走了以后,我妈就在那跟我嘘寒问暖的,眼睛又红了,璐璐好像是去厕所洗去了,我就跟我妈声泪俱下,我说:“妈,对不起,白天的时候,我,唉,我也没办法,我就是喜欢璐璐,所以,才会这样做。”

徐妍叹了口气,说:“妈还能埋怨自己儿子一辈子么,可你这样是置我于不顾啊,妈为了你讨来的这么点尊严,就被你自己给扔了,你说妈心里能受得了么,我当时就想,是不是该找个楼跳下去算了……”

说完她已经泣不成声,我也哭的不行了,说:“妈,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都听你的话,行不行?我错了,妈。”

我妈就在那说,“算了,默默,唉,跟我那前夫似的,男人嘛,为了女色,有时候连爸妈都不顾,是肯定的,你老实跟妈说,刚刚你和璐璐是不是在这里……?”

我脸红的不行了,立马给火烧云似的,问她,“妈,你,你都看到了?”

她说:“妈又不是傻子,你这小子,还没好呢,就敢这样,你这样,戴套了吗”,我一拍大腿,说是啊,没戴啊,璐璐已经坐月子好了,所以可以整那啥,但我俩还是没做好安全措施,我妈就跟我讲了,“有三种药,有一种是强效的72小时的,太伤身体,最好是在48小时内就吃避孕药,也有24小时的,但现在太晚了,明早我去帮她没买吧。”

我哦了声,说:“谢谢妈”,她说:“谁叫我是你妈呢?”

也不知道徐妍后来怎么弄的,我爸从始至终都不知道这件这么大的事儿,而我和徐妍离家出走好几天,我爸居然也就相信我妈是回娘家,而我是在住校,瞒他瞒的够彻底的,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倒是我爸埋怨我妈,说:“你咋的回事儿,回个娘家,还瘦了,你家里人虐待你了啊。”

我妈扫了我一眼,说:“是啊,我家里人是虐待我了,好几个晚上不让我睡觉,让我做饭啥的,能不瘦吗。”我心里酸酸的,心里暗暗发誓,一辈子要对妈好。

等我好的差不多的时候,都请假一个礼拜还多了,不过这次有我妈做证明,班主任倒是没怎么为难我,而且萧璐妈,也替我做证明,我和萧璐之间的风波,算是告一段落了,只是,后来萧璐爸妈的所作所为,用背信弃义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这事儿过去以后,萧璐和我恩爱非常,羡煞旁人,阿姨也没反对,那班主任对阿姨一下这样,一下那样的态度,也有点不爽了,干脆就不管我俩了,而且还有最后一周就月考了,算是大家高二以来第一次考试吧,班主任会摸摸底,看看大家这个月以来学的如何,奖惩是怎么判定的,都会有。

而我和萧璐这个月算是没怎么上课,但好在,我俩在暑假的时候提前预习过挺多高二的内容,所以这第一个月学的,我们都有学过一遍,月考,对我俩来说应该不算啥,尤其是对我来说。所以我俩都没放在心上,倒是夏梦做了很多笔记,还特意多给我记了一份,听我班上的人说,夏梦来找过我几次,美其名曰是送笔记,其实就是想看看我,我班上的人也不知道我请假干嘛去了,倒是那个尹志平够贱的,跟夏梦说我可能被开除来不了了,确实,当时那种情况,我可能真的被开除,我已经是记大过一次,留校察看一次的人了,再来一次大过,我就是被开除的节奏。

所以他还真以为我被开除了,连着他一起,田亮亮他们几个也开始屌起来了,当我搬回宿舍的时候,看到我的床铺上面堆满了他们的书,东西,甚至还有他们的臭袜子臭鞋子,上面还写了几个大字,煞笔许默被开除死在家里了,我当时就火大了,指着这些东西问,“这是谁写的?”

那会儿他们还在睡午觉,没反应过来,舒平和包问好像是半睡半醒,舒平还骂了句,“草,写啥了,不就写了许默煞笔么,关你鸟事,你又不是许默。”

他估计以为是隔壁我们班的寝室的人来串门子,发现了这个,我冷冷的问了句,“那,就是你写的咯?”

舒平骂了句:“草,咋的了,不光是我,那些臭袜子臭鞋子丢到许默的被子上,还有亮亮、包问的,又不是我一个人,你叫嚷个屁,难道许默在的时候,你看的惯他那副痞子样?”

我心里冷笑,好哇,原来每个人都有份,行啊,今天我就一起收拾了。

我就两步跨了过去,一把扯着他的脖子,直接把他从上铺给拽下来了,虽然我大伤初愈,但对付这样的不怎么混的角色,我还是得心应手的,如果他们四五个人都是曹小军那种货色,我还真不敢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干,可他们几个怂逼,呵呵。

舒平直接被我摔在地上,发出了砰地一声,他还骂了句,“草泥马”,不过很快,他看到是我的时候,愣住了,“许……?”

那包问还骂了句,“疯了吧,睡个午觉都不让人好好睡,舒平你他吗干嘛呢,许,许默?你,你怎么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