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用这把刀证明我的真心/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狞笑一声,“怎么的,我回来。让你们很失望,是么,你他吗的,给我乖乖滚下来。”

这会儿,田亮亮也刚好醒了,大吃一惊,盯着下面的我,说:“许默,你干什么,你怎么一回来就打人。你不是说,咱寝室的,都是自己人么?”

尹志平本身就是下铺的,醒了,也是愣住了,我呵呵一笑,说,“田亮亮,我草泥马的,你就这么把我当自己人?”

我指了指那被褥,还有上面的大字。臭袜子,臭鞋子,估计还被吐了一口口水。就差他们几个人一人撒泡尿上去了。

我对着舒平的脸蛋就是啪啪几巴掌下去,然后我指了指他们几个,说,“都他吗给我下来,自己掌嘴。别逼我动手!”

我还特意把寝室的门给反锁了,生怕他们给跑了,也怕被宿管发现,我也不怕镇不住他们四个,都是怂逼,我不至于怕他们。

那田亮亮颤抖着说,“默哥,我,我们以为你走了,所以……”

“所以就这么干了?”我呵呵一笑。“这还是把我当自己人的待遇?我的被子都遭殃了?”

“不是,默哥。”那个包问聪明点,他个子比较矮,走路看起来很憨厚,这种人骨子里也不是好东西,相反。我更喜欢长刘海、小胖他们这样直来直去的人,而不是这些虚伪嘴脸的尖子生,说实话,那些成绩特别好的,有几个能是不虚伪的人,他们那么聪明,那么努力,骨子里不知道多少男盗女娼的思想呢。

包问过来,冲我拱了拱手,说,“默哥,你听我们说,我可以解释。”

“解释你吗比,速度,一人二十下掌嘴,不然,别逼我不客气了,是你们先对我不敬,不是我不讲道理吧?”

说完我,我就狠狠的往舒平的脸上抽,我心里也想明白了,想跟他们处好,不可能,他们就是这样的人,哪怕今天他们怕了我,跟我服软,嘴上说我是好兄弟,过个半年一年,哪天我有难了,他们也会把我给卖了,而且绝对不眨眼的那种。我也懒得跟他们处好了。

我也不知道我抽了舒平多少下,我瞪着他们,说:“抽啊,还逼我亲自动手不成?”

那舒平被我直接给抽哭了,他头发微微有点长,还耍点小帅,我捏着他的小刘海,使劲儿的抽,他就说,“默哥,我不敢了,不敢了,是,是我错了,对不起,你放过我吧。”

田亮亮他们自己抽自己,也不敢太轻,就说对不起我,我气的不行,后来闹完了,我指了指我的被褥什么的,我指了指靠窗那里的尹志平睡的位置,我说,“那个位置我要了,至于你睡哪里,你自己看着办,还有,我的被褥什么的,你们给我清理干净,不然,等我回来还看到这些,你们自己等死吧。”

说完,我就关了门,头也不回的走了,气得不行了,这群贱狗,不教训就是不知道怎么尊重人的。

我特意去找了小胖,长刘海他们,说晚上一起吃饭,小胖看到我回来了,骂了句,“草,默哥,你咋回来了呢,哦不是,你到哪儿去了,没一点儿消息,听说,你和璐璐他妈妈闹矛盾了,家里怎么回事儿?”

我大概就跟她们说了一些,说是她们不让我和萧璐在一起,至于怀孕,打胎,以及我差点被萧璐爸爸砍死的事儿,我还是没说,还是让我和萧璐的脸摆着吧,要都让他们知道了,稍微一个不小心说出去了,那我们还有脸见人吗?

晚上喝酒的时候,我特意不怎么喝,长刘海就拍了我一下背,说,“默默,咋回事儿?不喝酒啊?不给面子。”我一下就被他拍到疼的地方了,说实话,本来是没事儿的,但也禁不住这么拍,毕竟一百天还没到,最多只是不裂开伤口不出血了,所以我不太敢喝酒。

他看我这样,问我怎么了,麻子脸他们也在,我冲他摇摇头,跟他说等会儿告诉他的。他说行。

过了会儿,他就要去厕所,叫我一起去,我俩就在厕所里说了会儿话。“咋回事儿?”

他问我,“出啥事儿了你直说吧,我大概还是能知道一点你们的事儿,毕竟,萱萱姐还跟我联系着呢。”我就笑他,说,“还没上手呢?这都快两年了啊,你要还追不到手,趁早放弃得了。”他就说了句,“草你以为都跟你似的这么水性杨花啊,哥们专情着呢。”

然后我就大概跟他说了一些,大体就是萧璐身子上出了问题,他就问我,“是不是人流?”贞杂系圾。

我看他已经大概知道了也就没瞒着他,我就说,“我也不是不想告诉小胖他们,但他们嘴巴太大,瞒不住秘密,万一说出去了,后果不堪设想。”他说:“那肯定,我和萱萱的事儿,我也从不跟他说,他就是个大嘴巴,上次我和萱萱在女厕所那里说了几句话,他就张扬着跟麻子脸他们说了,最后,还传到萱萱姐那里去了,她就刻意回避我,整的我都快把小胖给埋怨死了,哈哈。”

他又说,“别说我了,你怎么回事儿,跟璐璐,分了?”

他说他听萱萱姐说,我和萧璐迟早就是掰。我骂了句,“这萱萱姐怎么乱说呢”,我就说,“现在我俩好着呢,周末的时候,我带她出来,大家好好玩玩,行不?证明我说的不假。”他说:“行啊,好久没一块儿玩了,你这请假够久的啊,快半月了。”

然后他又问我怎么回事儿,我就把萧璐他爸弄伤了我的事儿给说了,但没说打官司什么的,为了避免他的坏印象,其实,这事儿摊谁身上,谁也不乐意说出去,多丢人啊,一个家的老爹,把自己女儿的男朋友给差点劈了,谁不是笑话么。

后来他就拍拍我的肩膀说,“哎,兄弟,你也不容易。”我说,“你更不容易,追一个,到现在也没上手。”他还问我上萧璐爽不爽,我看着他说,“小胖都不是处男了,你还是呢啊?”他脸红了下,说:“你滚蛋,回去了。”

回去喝酒的时候,小胖和麻子脸、黑大个算是现在整个高二的风云人物,小胖在差班,麻子脸也在差班,两个人就狼狈为奸,黑大个又是高二老大,他们就在那说,那个谁,小熊派终究还是和我们联盟了,就因为我走之前的一个决定,看来,他们还是挺信我的话的,后来果然证明没错,这威哥派,就是表面功夫,想跟我们交好,背地里又和黄卷毛的人交好。

小胖告诉我,我不在的这十天里,他们打了一次定点,是我们高二的,和高一的小熊派联盟,黄卷毛则是和高一的威哥派联盟,那会儿,威哥的人还埋汰我呢,说我拿了他的东西,还要他的钱,想中伤黄卷毛,让他做不成学校老大。

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不过那会儿没打起来,好像是有人通知了保卫科的,不少保安和门卫往这里赶,黄卷毛不是苏平那种人,也不是刘峰那种人,而我们这边,也少了我这个火药桶,所以导火索就只是威哥那几句话,做不得数,所以就没打起来,顶多就是黄卷毛不爽小胖他们几个后起之秀,叫我出来说话,还说许默怎么没在,跟缩头乌龟什么的,小胖和黑大个就跟他推搡起来了,但没动手打。

一场定点就这么结束了,不过,也证明小熊这人确实不错,当时小胖还和小熊他们海吃了一通,小熊也没什么钱,都是靠收点小弟的福利啥的,不过还是请小胖我们这些高二的大吃了一顿,说以后就是兄弟,互相照料,小胖和小熊一拍即合,俩人说到一起去了,就一致认为那个威哥就是个伪君子,而那个黄卷毛也差不多,特讨厌他们这些不实在的人。

那威哥的人,有几个小打小闹找过小胖的麻烦,不过我们高二人多,心齐,也混得久,只是麻子脸的人出面,就不是威哥的人能对付的了的,威哥的人对付不了硬柿子,就去挑软的捏,哪知道小胖带人去围墙那边过帮小熊的人解围,顺便还让威哥自己扇自己巴掌,才让他走,威哥对着小胖冷冷的说,“这事儿没完。”

小胖说,“你还想不想滚了?”

威哥的人就灰溜溜的走了,听着小胖和麻子脸云彩飞扬的,我就感觉我和长刘海好像被他们的热血感染了,咋说呢,我也好久没开战过了,我想起来了,问他刘峰那边怎么样了,小胖说,“不知道,刘峰这阵子都没来学校好像是,他们体校的,开学时间都比我们晚一点,不过麻子脸还是见过两次刘峰,都是来学校办事的,但他们没来找我们麻烦。”

我就说,这就奇怪了,照理说,货还在咱手上,他们不急么?我又看了眼麻子脸,货是让他藏好的,他说:“放心,默哥,肯定万无一失,就算他们知道在那个村里,他们也找不到,穷山恶水出刁民,他们要来硬的,我敢说我那些老乡不是吃素的,让他们有的来,走不出去,哈哈。”

我们也就笑,说:“好。”

晚上回去的时候,我感觉还不错,他们干的还行,垃圾清理掉了,尹志平把自己的床铺给收拾了,还给我买了新的床铺,估计是他们凑钱买的吧,我回去的时候,挺晚的了,但他们一个都没睡,灯都熄了,他们一个个过来跟我认错,说什么默哥,我们知道错了。

我摆摆手,说:“行了,我累了,我知道,你们有些不服,是我,我也不服,凭啥让一个痞子来我们寝室住,对吧,我就说,你们可以跟老师申请,让我调换到其他班级的寝室,没事儿的。”

田亮亮特虚伪,说,“默哥,我们就想跟着你混,不换寝室,这次绝对是真心的。”

说完,还拿了把刀出来,说:“默哥你要不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我笑了,说你怎么证明,他就说,他可以把手划开来,证明他的真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