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月考一鸣惊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当时还真就不信了,但我没揭穿他,我也没阻止他。就那么直勾勾盯着他,等着他划开手证明给我看的,按照电影里的剧情,一般都是我会给他台阶下,让他别乱来,可是我没动,我感觉他连涨的通红通红的,我想笑,但我忍着不笑,我就想看看他怎么证明的。

他好像还用眼睛暗示我阻止他似的。我就假装看不懂,尼玛的,有种你倒是划啊,咋不敢了呢,孬货。

他好像还给其他人打了马虎眼,舒平好像是看懂了,刚被打懵了的他,这会儿还是爬起来,拦住了田亮亮,说:“亮亮,你傻啊,有必要这样做吗,对老大的尊敬,得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你这样作秀,你作秀有啥用呗,哪怕你就是在老大面前自杀,也没用,是吧默哥?”

我含笑喊着这对一唱一和的伪君子,那田亮亮,立马就把刀给收起来了,眼睛里还含着泪呢,真他吗孬比,跟上次那个哭相一副逼德行。看了就让人不爽。

倒是尹志平聪明,过来就劝我说:“默哥,咱都是一个寝室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何必呢,咱哥几个也就认个错,您就放过我们呗?”

那包问也说了,“默哥。你说得对,咱肯定心里不服啊,都是一个鸟两个蛋的,谁也不少点儿啥,受了憋屈,肯定不服啊,对吧,有点儿负面心态很正常,也就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吧。”

我说:“你们俩这两句话倒是挺中听的”,“那行,今儿个这事儿就这么揭过。咱以后还是好室友,有啥人要敢在高二欺负你们,就报我的名儿,准管用。”贞场爪亡。

那包问和尹志平说好咧,谢谢默哥,我还挺受用的,没想到他田亮亮还准备了一份大礼给我,等我洗了澡以后准备上床的时候,他嗫嚅的到我这儿来,我看了眼他,“干哈?”

他说,“那个啥,默哥,这个你拿去呗?都是哥几个凑钱买的,反正你也是咱寝的老大了,这个不算啥,也算是给您的赔偿吧,你那被子啥的都换新了。”

我一把拿了过来,唏嘘了声,说:“挺有钱啊,软的?”他估计还不懂,啥软的?我笑着摆摆手,说:“没事儿。”

寝室风波也就这么过去了,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暂时都没啥大事儿发生,他们都是学校里的尖子生,自动来跟我惹事儿,那是不可能的,要说他们会惹其他的混混,然后来麻烦我帮他们出头,那就更不可能了,他们都是老实巴交的学生,唯一的不安分因素,就是我这个外来者了。

月考快要开始,第二天正正经经的上课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我有东西要跟夏梦拿,那笔记啊,双份的呢,也得好好感谢感谢她。到了她班上的时候,我看到了萧璐,她也刚好姗姗来迟,她是跑校,不住校,看到我的时候,脸色微微红了下,说,“你来了啊,这么早找我干啥。”

我眼睛稍微斜了点,看着天,说,“啥啊,我又不是来看你的,我找人家夏梦。”

顿时,萧璐的脸就成了猪肝色,自作多情又面红耳赤的样子,让我感到啼笑皆非。

“你!!”她生气的跺了跺小脚,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不再看我,再看夏梦,她过了会儿才来的,看到我的时候,眼睛都亮了,揉了好几下眼睛。

我没看错吧,“许默?你回来了?”

我用手摸了下她的肩膀,让她好好坐下,我说,“让你感受下我的手的触感,是不是真的,不是做梦。”

她说,“哎,还真是,昨儿个我就看到萧璐来了,我还寻思着,你们俩这私奔的时间够长的,都一起请假,还一请就是大半个月,这么任性矫情,老师都不敢管你俩。”

“噢,对了,许默,那个啥,萧璐不是在那里吗,你就这么^……”她就赶紧打开了我的手,让我走远点儿,说,“你就不怕她吃醋,引发火山地震吗?”

我说:“你不用这么紧张啊,我和她之间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么薄弱,没那么夸张啦。”

刚好这会儿萧璐转过头来,刚好看到我俩在聊天,还这么哈皮,她怒瞪了我一眼,我微微一笑,毫不在意,倒是夏梦,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个片,我说,“你干啥啊,红的跟个屁股似的,哈哈。”

她就踩了我一脚,说:“你干啥来的,快上早读了,赶紧的说。”

我就说了,“我来拿笔记的,我这么久没来,笔记什么的得给我温习下吧。”

她说:“给萧璐了,找你家璐璐拿去吧。”

我尴尬得啊了声,原来铃铛的源头在萧璐那里啊,搞得我绕了一圈儿又回到了掩耳盗铃的源点。

说完她就不再理我,这会儿好像第一道铃声响了,早读的预备铃,我赶紧的到了萧璐的面前,喊了声,“璐璐。”

她的前面有个男生,长得还行,书生气息浓重,一直瞪着我呢,我说:“你瞪我干嘛,我是她男人,你闪开点儿,不想挨揍吧?”

萧璐这会儿开腔了,说:“你有病吧,咋不跟你小梦梦聊天去了,来找我干啥,还在我同桌这里发臭脾气。”

我说:“哎呀,我这不是去给你要笔记了么,哪知道她已经给你了啊,你给我一份,快点的,老师要来了。”

她嘟囔了句,“有病。”然后推了我一把,叫我闪开,她就在抽屉里找了一阵子,拿出了两份笔记,两份都给了我,说:“你抄完了自己还给她去,顺便帮我说个谢谢。”

我嘿嘿一笑,“现在你俩可是同班同学,还叫我去还东西,你咋那么好意思。”

“你!爱还不还,懒得理你。”

说完她就不鸟我了,我只能悻悻的离开,从讲台上面绕过去的时候,刚好碰到她班主任,她班主任瞪了我一眼,说,“许默,你等下。”

我疑惑的问她,“咋了,老师,我就是来拿笔记本的,你看。”

她就说,“你等下。”

然后我俩就出去了,在楼道里,那班主任问我,又来找萧璐,她爸妈不是禁止你们恋爱了么,还要告学校,我告诉你啊,许默,我念在你以前班主任的份儿上,我放你一马,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来找萧璐,还有,她大半个月没来上课,成绩已经掉的很厉害了,我不希望在看到她掉,你懂么。

我说:“老师你可是误会了,她爸妈同意的啊,你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问,我给你电话啊?”我还想说啥,班主任瞪着我,“我不管这些,总之你不要来找她,就算她们同意,你天天来找,给我们重点班树立什么形象,人家说我们两个重点班的人互相谈恋爱,起带头作用,那那些不念书的差生,不是每天搂搂抱抱来上学了,不能因为你们成绩好,就可以恋爱,懂不懂,真不知道你们原来老师怎么想的。”

嘟囔了几句以后,就进去了,我看到里面,萧璐冲我弄鬼脸,我气得不行,在路过窗口的时候,夏梦也冲着我莞尔一笑,挺可爱的。

说实话,我心情不错,夏梦,好久没看到她了,整个暑假就没见她,这次经过了我和萧璐的事件以后,我感觉对夏梦的印象不错了很多,清新了很多,因为,总感觉我和萧璐之间,背负的压力太大,而夏梦,她家庭没那么严格,这也是为啥她经常回家的路上会被刘峰威胁的原因。

月考的时候,因为夏梦的笔记,以及田亮亮他们这些高材生经常在宿舍里讨论题目的缘故,所以我的成绩,不但没掉,反而上升了,但上升的幅度不大,以前是三十名,最后一名,现在是第二十九名,仅仅前进了一名,我们班还有其他的学生更惨,掉到一百名以后去了,这让班主任头疼的很,开了一次班会,算是集体的批斗大会,倒是我,幸免于难。

老师看到我的时候,还问了下我,说:“许默,这么久没上课,多少名?”

我说,“年级二十九名啊,咋了?”

她眉头皱了下,问我,“刚进来是第三十名,对不”,我说:“是”,她不由得笑了,说,“我还真就搞不懂你了,你是真的天才,还是装的愚蠢,难怪你以前班主任老是为了你跟主任顶嘴。”

我挠挠头,挺不好意思的,其实我是在装逼给班上的人看,当时她说我的时候,班上的人都盯着我,尤其那几个名次掉的很厉害的人,看怪物似的看我,因为,我平时都不怎么看书,就那么几天抱佛脚了一下,将近大半个月没来上课,却考出了这么惊人的成绩,他们怎么能不惊呆。

尤其我寝室的舒平、尹志平、包问,成绩都在五十到一百名之间,只有田亮亮比我好,他们看我的眼神,就像是要吞了我似的,这感觉挺棒的,就是要秒杀一下这些书呆子的威风。

说实话,我挺感激我以前班主任的,他现在是任教一个平行班的班主任,刚好是在教长刘海那个班,我也挺久没见他的了,再看到他,是在月考两天后的一个午休的时候,我刚好把笔记还给夏梦了,有个人就拍我肩膀,说,“你又去找夏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