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黑大个被绑/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草泥马的许默!你那张嘴能不能消停点儿,你瞎墨迹啥呢?”

他挠了挠耳朵,“搅了老子清梦。老子没跟你算总账,你还跟我要人?”

我一听他这么说,我立马激动了,这么看来,果然是他绑的,我一个健步就冲了过去,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给了他一个勾拳,这货没反应过来,就吃了我一拳。喊了声疼,我立马两只手扣住了他的手腕,往后一拉,他整个手臂吃痛一声,就被我制服了。

“你吗的,许默,你他吗干什么!停手。”

几个黄卷毛的心腹,要接近我,我狠狠一扯黄卷毛的身子,然后一脚蹬了过去,一个回旋踢,这些人近不了身,我身旁的小弟们,就帮我拦住了他们,大部分都是看热闹的。所以,看起来好像还是我人多一点。

“许默,我草你爷爷,你要干什么?是不是想开战,我告诉你,我不动你,是因为给平哥面子,给你小叔面子,我敬佩你小叔是个爷们,可你不要得寸进尺,我草泥马的。”

他哎呦了声,说:“你他吗的能放手不?”

“我放尼玛。你还知道平哥,我草泥马的。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你自己说说。那个威哥给了你多少好处,你跟他合作,有没有这回事儿?”

他脸色一抽,我看在眼里,果然有这回事儿,我又是一拳头闷在他的后腰,他吃痛一声,说:“你吗的,你给我放开不行?”

我就放开他了,他说:“你他吗的,是不是有啥误会了,老子就只是和死胖子打了个定点,还没打成,仅此而已,要说高一的鳖孙犊子,你不也罩着小熊他们么,这有啥的,难道你没收人家好处,烟酒没少整吧,谁不知道谁啊。”

我定定的看着他,“我没收!”

他噗嗤笑,说:“你快算了吧你。”我喝了句,“我没收。”

他看着我,说:“行,就算你没收,可你今天来是怎么回事儿,要直接跟我争学校老大了,还是开战,你看看楼下。”

他指了指下面,“这教导处的、保卫科的,很快就都来了啊,不想被开除,赶紧的滚吧。”

他口气也不怎么好,他看了看远处,然后指了指我后面这群人,说:“让这群小比崽子们滚,我暂时不跟你计较,许默,我本身就瞧不上你这家伙,要不是你小叔,你在这个学校就是天天挨打的料,你知道么,哪轮得到你在这儿指手画脚,草泥马,真把自己当根葱了是不?”贞乒豆弟。

“你要定点,要争老大,要撕破脸,你随便来,许默,咱今天开始就争老大,你帮你的小熊,我帮我的威哥,看谁牛逼,行不行?”

我看他这逼样,我也不爽,我又是一拳头打在他肚子上,没想到,被他给拦下来了,说,“许默,不用这么阴吧,你吗的,打起来上瘾没玩没了了是不?”

他也还了我一拳头,挺疼的,不得不说,他身手也还行。

“黄卷毛,咱争老大,是正面来,我小叔教过你,还是苏平教过你玩这种阴招的?”

我盯着他,“给我放了黑大个,我告诉你,今天之内,我看不到黑大个回来,我晚上就上你寝室找你算总账。”

说完,我就冲着兄弟们吼了句,“走,开路,闪了。”

我看到老师们和保卫科的人已经上来了,我们才下到第二楼的时候,就被人给堵住了,不少我们高二的凑热闹的,就赶紧跑,也有漏网之鱼,跑了十几二十个,有几个被逮住了,擒贼肯定先擒王,我当然是被逮住的货色。

那个女老师,丝袜高跟鞋都被踢掉了,气呼呼的指着我,说:“就是他,他还敢来硬的,直接闯上去了,气死我了。”

我心里汗颜,我心说大妈你这话可得说清楚,整的好像我把你坚强了似的。

高三部年级主任,瞪着我,问我,“你来高三干什么的,打架,还带这么多人?”

我笑了下,说:“老师,你也没看到我打架啊,我打谁了啊,我就带着兄弟们散散步,这也不行啊。”

“你要不信的话,可以带人转一圈儿,问问我打谁了,要是我打了人,我认罚,你们把我抓到我们年级主任那里去,开除了我,都行,可我没打人啊,冤枉啊。”

有个高三的老师眼尖,说,“我认识他,高二的刺头,许默,多次打架斗殴的刺头学生。”

“你就是许默?”那个年级部主任盯着我,那铜铃般的圆眼睛,我真怕我晚上回做梦。我说,“老师,我是许默,但我不是刺头啊,我是高二的优等生,重点班的学生哎。”

那年级老师好像还打了个电话确认了下,脸上露出了惊荣,然后又问了几个刚刚过去调查的老师,那几个老师都说,没打架,就是发生了口角,我心想也是,黄卷毛不傻,他要说他被打了,那他也逃不了干系,他也差不多是记大过一次的人了,也是危险。

那级部主任瞪着我,说,“带着你的人,赶紧的滚,别以为学习好就能打架了,再让我看到你来高三闹事,你看我不收拾你的。”

不耐烦的摆摆手,我笑了下,说,“老师,我怎么敢闹事儿呢,我可是三好学生,那什么,老师,没事儿我们就走了啊。”

他脸色铁青,我们出去的时候,不少学生耶了一声,声音挺大的,都说我们默哥真厉害之类的,出入高三如入无人之境,还能安然无恙的出来,我说你们别叫嚷了,低调,我们得低调。

我刚到高二这边这才发现好几个未接电话,是小胖打了,我就给他打了过去,我寻思着,不对啊,麻子脸不是说小胖是去找黄卷毛麻烦,然后救黑大个了么,怎么没去救人,他跑哪儿去了?

半晌后,他接了,气喘吁吁的问我,“默哥,不好了,大个子被黄卷毛那孙子的人给绑走了,我们追了好几条街,没追到人,好像是追丢了,他吗的,还出来了十几个人跟我们打了一架,幸好我们人多,不然,就栽了。”

我愣了下,咋回事儿?我就问他,“那你现在在哪儿,快回来,我们详谈。”

他说:“行,现在看来只能回学校堵黄卷毛了,我就不信,他天天都不上课的,草他吗的,这虚伪的家伙,苏平哥在的时候,还咋咋忽忽的跟你称兄道弟的呢,一伪君子,早看他不爽了。”

我骂了句,“草,赶紧回来。”

没多久,他们的人就回来了,我看了下,的确是受伤了,不少人被打的脸上,身上都是伤,我说这样的,咱们先去医院,这样的情况,要被老师看到咱们又打架了,可就完了,我今天才去高三闹过,要被抓到把柄,那可不得了。

小胖看着我说,“咋了默哥?你还去高三了,你去高三干啥?”

我说,“找黄卷毛那孙子啊,找他要人。”

小胖说,“草,他回来的倒是挺快,绑了黑大个,差点把黑大个给打死,打了个半死还拖着走,我急啊,默哥。”

我也慌了,扶着他的肩膀问,那黑大个现在怎么样,没事吧。他说:“我咋知道啊,所以赶紧的找到黄卷毛啊。”

我寻思了下,黄卷毛应该不会是这种下黑手的人,如果只是为了争学校老大的话,绝对不会这样。

“默哥,你意思是,不是黄卷毛干的,那会是谁?”

我想了下,应该是威哥,走,咱们先到高一去。

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威哥这人,比刘峰的卑鄙,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怕对大个子做出啥真正的杀招,那黑大个这辈子就废了,这威哥,我怀疑他的身家肯定底蕴深,不然,他也不敢花大价格了,我估计他废了黑大个,也就是出点儿钱了解的问题。

所以我很急,我一边给麻子脸打电话,叫他给我黄卷毛的电话,我就给黄卷毛打电话,他接了电话的时候,骂了就,“谁?草他吗的,今天这是怎么了,睡个好觉都这么墨迹,老子昨晚上通宵了好吗,想累死我,没啥事儿挂了。”

“是你爹我,许默。”

那边黄卷毛暴躁了,说:“你吗比的,你又要干嘛?”

我冷笑,“黄卷毛,我劝你别他吗装了,我知道,不是你绑的人,也确实不是你,但是,你也有份,是威哥绑的,我劝你,最好是警告他放了人,不然,这就不仅仅只是争老大这么简单了,你知道,惹急了我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我是吓唬他的,毕竟,我是小叔的侄子,我小叔都敢捅死人,虽然是误杀,但在外面的人的眼里,我小叔是敢杀人的,那么,我这个侄子在外人眼里,就有了一种无形的压力,这个侄子是不是也敢咋呼呼的杀人?

我挂了电话以后,就招呼着小胖他们去了一个诊所,稍微包扎了下,就开路,往高一杀过去。

这次我没那么笨,直接打了小熊的电话,叫他出来一下。他说,“好咧,默哥。”

出来见面的时候,他问我们,“咋了,默哥,我听说今天你跟高三的人打起来了,是不是真的,还在操场上跟他们打架。”

我皱了下眉头,说,“怎么?在操场上群殴麻子脸的,不是你们高一的人么,你不认识?”

他恍然,“不是啊,如果是高一的,哪怕是威哥那边的,我都认识的一清二楚,我敢肯定,那些人不是高一的,高二的,肯定也不敢打麻哥,那就是高三的了,反正我没印象。”

我也没多想,我说,“管他几把的呢,现在先想办法,黑个子被威哥的人给绑了,不知道藏哪儿去了,你能联系到威哥么。”

“啥?他敢绑人,卧槽他吗的,他这么胆大,黑子哥都敢绑?”

小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哦不是,那个啥,默哥,我刚刚还看见他去厕所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