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阴谋,阳谋。/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胖他们问我周日的定点怎么办,去还是不去,我说。“去,怎么能不去,你想老大的位置让给他么,我宁愿让你来当这个高中部老大,也不会给他,黄卷毛这人,我本身就不喜欢,你忘了当初我刚来学校那会儿被他欺负了?”

小胖没好气的说,“能忘得了么?”

我们又合计了下,怎么去救黑大个。我们不停的给他的手机打电话,希望他能接到,或者发一个暗示的短信他在什么位置,我们好去救他,可是,一直到了晚上,都没消息。

我在寝室里也呆不惯,就直接去了小胖他们寝室,小胖的寝室麻子脸他们也在,我问麻子脸身上的伤好了不,他说还行了,我们连夜跑了出去,找到了小熊,小熊说他晚上差点被人阴,我们问他咋了,他说。“还不是威哥呗,咱白天不是打了他么,他找不到你们,就来找我咯。”

小胖挺讲义气的,说,“熊哥,你的事儿。以后就是我胖爷的事儿。”

小胖还想杀回去,我说:“你傻啊。现在过去让宿管和门卫的人找理由开除你是不,咱出去喝一杯吧,憋得慌。”

的确,今天这两仗,都没打起来,想打不能打,那种感觉特憋屈,所以这也是我答应了黄卷毛的原因,打,狠狠的在辉煌广场打一顿他们,把内心的憋屈都发泄出来。

可我又担心发生我小叔和蚊子之间的惨案,我告诫小胖他们务必要小心,但凡是发现有人动刀子啥的,立马大喊不要硬抗,出了事谁都付不起责任。他们也没都没开玩笑,算是都答应了我吧。

那晚上我们喝的酩酊大醉。回去的时候都是晃晃悠悠的,索性我们运气好,没被抓,我回的寝室又是重点班的寝室,他们也都没揭发我,算是给足了我面子吧。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我脑袋很疼,但我的电话一直不停的响,我就很烦,今天是周六,早上是自习,下午不上课,我懒得去自习了就让田亮亮给我请个假,他也答应了,可现在这个电话,让我头疼,我还以为是老师的呢,不想去接,直接又睡过去了,直到快中午的时候,我才醒过来,有人来找我,是长刘海,他敲我的床铺,我怒了,骂了句,“谁啊,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以为是田亮亮他们呢,宿舍的人都吓了一跳,长刘海不怕我,说,“默默,是我。”

我嘟囔了句,“是你啊”,他说你们昨晚上宿醉去了啊,也不叫我。我说,“哎也不是不想叫你,你在以前那老班的班上,我怕叫了你,是害了你,也是害了我们啊,你知道的,我很怕他。”

确实,我很怕以前的老班抓着我,要我怎么怎么样,我欠了他很多的人情,所谓人情债是最难还的。长刘海叹了口气,说你赶紧的起来,我有大事儿问你。我说你现在问吧,不然我不起来了。

我确实头疼,不想起来,他问完了我,我就又想睡回去,所以懒得起。

他说,“黑大个是不是出事了?”

我皱了下眉头,这事儿他不知道的啊,我问他“,你咋知道的,小胖跟你说的是不?”

他说不是,然后递给了我他的手机,我说,“干啥啊”,他指了指手机,叫我看。我就看,上面有个没有备注的号码,叫许默出来一趟,不然黑子就死定了。贞贞协扛。

我当时一个猛子就跳起来了,因为我的床是上铺,上面的墙也不高,不到一米五,我就撞到脑袋了,捂着脑袋哎呦了好几声,长刘海笑着说你没事吧,我说:“我没事,赶紧的,你告诉我这个是谁的号码。”他就说,“我也不知道啊,不然我怎么上来问问你,这么说,黑大个是真的出事了?”

他眉头拧着,我说你等我一下,过了会儿我就跟他一起出去了,我说,“我寝室里说话不方便,他们在呢,万一事情捅出去,对咱们名声不好。”

长刘海就直接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昨天的事儿给说了,他哎呦了声,说,“那,昨天到处闹事儿的人,就是你啊,我说咋回事儿呢。”

我说,“行了,别追究我这个了,等我查查这个手机号是谁的。”

我就拿出我自己的手机,发现上面好几个未接电话,还有短信,也是一样的,叫我去救黑大个,还说我要是不出来,就废了黑大个的兄弟,让他做不成男人。还问我怎么不接电话,是不是没种了,如果你没种了,我就让你兄弟也跟你一样。

我气得不行,直接就打过去了,没多久,有人就接了,是个我不认识的人的声音,说,“哟,许大少起床了,是么?终于肯接电话了?”

我问他,“你是谁?”

他说,“你可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许大少啊。”

我冷冷的一笑,问他,“你他吗的,有胆子做,没胆子承认?你咋那么孬呢,说说你是谁吧。”

他说:“我倒不是不敢承认,你确实不认识我”。我就又问他,“那你为什么绑了黑大个,你的目的是什么?”

他说,不为什么,我就是闲的蛋疼,想整整你。我就对着电话对着他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通,长刘海在旁边,都听着耳朵起茧子,因为我骂的太难听了,他突然间冷笑,说:“你这样,只能让我们更加对你的兄弟用刑严酷。”

说完,还把电话弄到了黑大个的旁边,说,“为了防止你不信,我就让他叫唤几声。”

估计是打了黑大个了,黑大个惨嚎了几声,我听着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我让他做代理老大,没想到,却让他逢此大难,黑大个还在电话里说,“喂,许默么,没事,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这帮犊子,奈何不了我。”

然后我就听到啪一巴掌,打在黑大个脸上,那人就说,“你他吗闭嘴,大爷让你说话了么,再废话,嘴巴都给你打烂了。”

我直接眼泪掉下来了,黑大个遭受这样的虐待,都是因为我吧,我想,我是欠了黑大个很多,以后,一定要补偿给他。

我就说,“你这家伙,你他吗的再虐待我兄弟,我保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别怀疑我说的话!”

他就说,“哟呵,你还威胁我,呵呵,你信不信我让他活不过今晚?”

“废话不多说了,你想让我去什么地方,干什么,说吧。”

我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他们肯定是为了一种目的,才会绑走大个子的,这目的肯定是我。

“行,早这么说话就不用费劲儿了不是?”

那人哈哈一笑,说,“周末早上十点,你给我乖乖的来龙塘一趟,晚了一秒钟,给你兄弟送葬吧,对了,顺便带上一万块现金,也不多吧?用报纸裹着,放在胸前,我们的人会去接应你,好了,我就说这么多,做不做,就看你了。”

然后就挂了电话,我喊了几声都没人应我,我又打过去,那边是忙音,然后就是关机了。

我气急败坏的骂了句,“孙子,就是个孙子,就知道玩阴招。”

“是威哥,肯定是威哥这个孙子。”

我气呼呼的,就去找小胖,长刘海一直在后面劝我,说:“也不一定是威子,难说是别人呢,我得罪的人不少,会不会是刘峰?”

我说,“要是刘峰,他早就亮出姓名来了,他不必藏头露尾,要是赵明飞,就更不必藏头露尾了,没那个必要。”

小胖听了我说的黑大个的遭遇以后,也眼泪汪汪的,说:“喊上王安民,叫上麻子脸,一起,杀到高一去,不用等到周末,直接废了这个威哥。”

长刘海就问我们,“什么等到周末?”

小胖说,“黄卷毛那孙子,让我们周末早上十点去辉煌广场,打定点,他要跟我们分个胜负,争老大,让默哥有多少人就叫多少人去。”

长刘海眉头拧了下,“有这事儿?你等等,早上十点,周末?”

小胖说,“你别墨迹了,长刘海,把你的刘海好好修正下,咱们得去办事儿,办大事儿,我去给麻子脸打电话。”

“默哥,小胖脑子不灵光,不代表你脑子也是浆糊吧,你难道不觉着,这里有猫腻么?”

长刘海看着我,我也看着他,然后我很快就明白了一个事儿,周末,早上十点,辉煌广场打定点,这是我和黄卷毛约好的。

可是,这个神秘的绑架了黑大个的神秘电话神秘人,也是叫我周末早上十点,可是去的却不是辉煌广场,而是,龙塘。

这两个地方,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我就是有飞行器,我救了黑大个以后还想去参加定点,是不可能的了。

高二的老大名义上黑大个,但实际上代言人是我,这是很多小弟都知道的,其次有点地位的就是麻子脸,再然后就是小胖、长刘海这样的,可是,他们都没有我和黑大个的地位高,号召力强。

可偏偏这个时候,黑大个被绑架,要是我再不出现在当场,那么,这个定点就输了,高中部老大的位置到了谁手上,那就不言而喻了。

我和长刘海不约而同的脱口而出,“是阴谋?黄卷毛的阴谋?他故意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