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死里逃生/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流水潺潺,在每个人眼里,或许都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村庄四处景色宜人,可对我来说,这会儿就是生死之战了。我知道,我就是交出去这批货,我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儿去,可是,他们已经步步紧逼,到了这个份上了,我要么就出手,把这货推下去。然后马上跑,可是我能跑到哪儿去,或者,我丢下货,趁着他们正在抢货的空档期,我立马跑,能跑多远是多远。我想,也就只有这个办法了。吗的,你们别过来!

我吼了句,“再往前一步,我就扔下去,别以为我在开玩笑。”赵明飞也不管了,说:“你敢扔,今天我就让你死无全尸。”我心胆寒,也不再敢墨迹啥了,我还真怕他把我给杀了。曝尸荒野,那我就真惨了,我才多大啊,还没结婚,还没孩子,我和璐璐的明天在等待,就这么死了。那怎么行。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听见一声喊叫,“默哥,我们来救你了,我们报警了。”

我听到警铃声响起,立马心里兴奋了,他吗的,这下有救了。“草,敢报警,赵明飞,我就说你他吗的做事不干净,放他们走干什么。”

独眼龙骂了句,就朝着我奔了过来,这会儿也不管我是不是要把货往下面丢了。赵明飞冷冷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折叠刀,很难想象,是那种很小的折叠刀,但足够要了我的命。

“许默。你自己找死,也就怪不得我了,我给你最后一条路走,你可以跳下去,货留下,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我骂了句:“草,我不会游泳,放你麻痹啊生路啊,这是生路么。”他说,“那可就怪不得我了,这不是我要考虑的问题。”

独眼龙已经闯到我边儿上了,小胖他们那些回来的人,已经和独眼龙的人打成了一团,虽然不是对手,但好像已经来了几个警了。

看到有警,我立马有了一线希望,我抓着两根悬崖上的草,另外一只手,开始踹那一批货,我要把货给踹下去,那独眼龙本来是打算踹我的,可是看到我踹货呢,如果把我蹬下去了,货势必也一起掉下去了,得不偿失,所以他不敢。赵明飞拽着我的头发,叫我放开那批货,叫我拉上来,我骂了句,拉你吗比拉,老子就不让你们这群禽兽发财,你就活该做一辈子走狗。

尼玛的,他又是啪啪两巴掌扇了过来,几个警员绕了过来,指着他们说,放开手,把他拉上来。不然别怪我们开枪了。赵明飞看到警员以后笑了,说,“交警也算警员?”

“有种的,你就开枪呗,你有开枪的资格么,或者说,你那枪膛里,有子弹么?”赵明飞冷笑,同时一个猛拳,打在我的鼻梁骨上,鼻血哗啦啦,折叠刀变换了一个方向,狠狠的插在我的肩膀上,我疼的不行,他笑了下,说:“你归西吧,小比崽子,游戏结束了。”

说完,刀就往我眼睛上插了过来,我瞪大了眼睛,啪,枪声响起,我闪避了一下,那刀,划破了我的脸,流血,不停的流血,疼,很疼很疼。

独眼龙看到我没啥力气了,就开始抓那批货,而我的身子,也不受控制似的往下掉,在这一刻,我知道自己肯定要掉下去了,我死死的拉着那一包沙皮袋子里的东西。

“草泥马,你放手,你放手。”独眼龙踹我的脸,我疼得不行,只有一丝意念了,一定不能让他们得逞,一点点毒针都不能留给他们。我死死的扣住那批货的袋子,不让他们动弹分毫。

赵明飞似乎是中枪了,不知道是后背还是哪儿,他疼的要死,死命的吼着,“你们几个死定了,死定了,居然敢开枪。”一个交警指着他说,“你最好给我放下刀,把那个人质给我拉上来,一切好说。”贞团状号。

“放尼玛,老子就废了他。”赵明飞丧心病狂了,死命的往我这边砍,可他离我的距离比较远,独眼龙骂了句,“你疯了,不要货了啊?”赵明飞说,“我没疯,你抓稳了那批货,我把他砍死,他就不能动弹了。”

我急得不行,只能跟着那批货,一起,跌入了护城河里。

“不!!”独眼龙大叫,那眼神之中,带着绝望。

“不要!!”赵明飞依然是嘶吼着,叫的歇斯底里,叫的魂断肠,眼神里,都是绝望

这夏季的河水,挺深的,尤其是这护城河,都可以流到城市里去了,是贯穿我们县城市和村庄的河流,所以才叫护城河。

因为正值雨季,所以雨水猛,河水更猛,我掉下去的那一刻,就在水里不停的扑腾,可是还是没办法掌握好节奏,也没办法抓住岸边的水藻,我的身子,就跟河流似的,往下流去。而那批货,也全部都掉进了河流里,一下就没入水里不见了,我的心情很舒畅,但是,我此刻自身难保。

“不!!!”赵明飞已经疯了,抓着刀,就朝着那几个交警,以及小胖他们扑去,小胖他们没理会他,而是朝着我这边喊,“许默,默默,快去,快去下游救他。”

长刘海他们跑的飞快,可是因为路不是直的,乡间的小路,都没有城市里那么直,需要七拐八绕,就算有城市里那么直,他们也追不上湍急的流水。

“默默,默默!”他们追着,喊着,跑着,叫着我的名字,而我,想说话,却闷了好几口水在肺泡里,很难受,呼吸都困难,我干脆不说话,可是,还是有不少水往我眼睛里,鼻子里灌。

我也没法去看赵明飞他们的下场了,只是不停的挣扎,挣扎,可是依然没办法拉住一根树枝什么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往下游流去。

我好像意识很模糊了,我潜意识里告诉自己,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大好青春,热血年华,我就这么死了我怎么舍得。

我还没有报答爸爸的养育之恩还没有报答徐妍的恩情,还有兄弟之情。最重要的,我还没有成为高中老大,我还没有让卓小雨亲自拔下裤子给我观赏!!

这一切的一切,我都还没实现,我怎么能死呢,可是,不识水性的我,在这急流下,怎么活得下来。就算是会游泳的人,也不会选在这几天来护城河里游泳,那是傻子才干的事,他们会等浅了以后再来。

模模糊糊,我就失去了意识,我感觉自己好像是第三次还是第四次昏迷不醒了,也不知道我是真的死了,还是假的死了。

突然,我被一阵阵床抖动的声音吵醒,我这才睁开眼睛,发现我没死,的确,我是没死,可是这里是哪里?为什么好像地震了似的。

我揉了揉发酸的额头,已经疼痛的全身,我左右看了看,应该是天黑的缘故,这是一张很朴素的席子铺成的床,周围布置也很简单,这里应该是农村,我看到还有炕,还有一些只有农村人才有的蒲葵扇等等,都证明这里是乡村。我定了定神,这才想起,我是被什么声音吵醒的。

因为我睡的地方,这床跟墙壁所接壤,这墙壁是隔断的,不隔音,而且还会抖动,所以隔壁正在干什么,必然就会震动我这张床,所以才会吵醒我。听着那不堪入耳的声音,我不由得摇了摇头,我居然还没死,一醒来居然就听到这样的声音,真是讽刺啊讽刺。

小胖他们怎么了,赵明飞是不是进了监狱,可是,能定他罪吗,可以让他坐多少年牢,我希望是让他一辈子都在监狱里度过,或者直接枪毙,这种人,死不足惜。

还有就是,我这是迷糊了多少天,周围也没有一个钟表,也没有日历什么的,更没有手机。

对,我的手机呢,我这才摸摸口袋,这才惊愕的发现,我身上是光的,啥也没穿。我衣服呢,我手机呢!我口袋里还有一百块钱,哪儿去了?

对面的人好像在说话,女的叫男的赶快结束,她老公要回来了,男的说:“行,我马上就结束。”我听的面红耳赤,感情,这女的还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不由得同情这家的主人来了,没多久,他们完了以后,男的就出去了,但没听到开门的声音,我还奇怪,却发现有人从我这里的窗户爬了过来,进了我这个房间,我看了下,这男的五大三粗,衣服也没穿,直接从我这个房间的窗户,爬了出去,一点声音都不带。我心想,真是有经验。

肯定是经常来的主,我感觉身上还是疼,而且全身都没力气,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就又躺了回去,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是不是干什么男盗女娼的人住的地方,所以我得赶紧恢复体力,这样,也有一战之力,不至于任人宰割。

过了大概一小时,我看月亮都很大了,有人敲门,隔壁的女的就去开门,男的就说,“老婆,隔壁的小兄弟醒了没”,女的说,“没呢,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疯了,从河里捡了人就当成你兄弟,你弟弟早就被淹死了,这人不是你弟弟,你真是疯了,他这都一天一夜没吃东西没喝水,只是吐出了酸水出来,你也不去找个医生给他看看,要么就扔了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