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救命恩人和嫂子/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男的说,“那可不行,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不能见死不救的啊。

再说了,他本来就长得像我弟弟,我不能不管他。”

我心里暖暖的,不过也对这个女的充满了鄙夷,一个会背着丈夫偷人的女人,果然不是什么好女人。

?

然后男的就又说,“我去县里找大夫,但是没找到愿意来的,天太晚了,我又怕动弹了那个小兄弟,怕他一命呜呼。我跟大夫说了症状,他说这个吧,看他自己。要是明天后天还不醒,多半是不行了。等我明天再去看看这个小兄弟吧,要是还不行,我再给他放放水,我记得他肚子里的水都被我放出来了啊,应该醒了吧。”

那女的就说。“没。哪儿醒了,我一直在这儿躺着呢。醒没醒我还不知道么。”

过了会儿,那男的和女的也不知道说啥,就没了声音,再过了一会儿,居然两个人就开始了刚刚那女的和偷人的汉子开始干的事儿。只不过那男的还奇怪,问她怎么这么快就热了,那女就说,“你还好意思说呢,留我一个人在家,我不自己爱护一下自己那怎么行。”

那男的就在那骂了句说我不就晚回来了一点么,又不是满足不了你。然后他俩就开始少儿不宜了。我也懒得去听,而是偷偷找了件衣服,想穿起来恢复一下体力,我感觉到我的脸上被贴了绷带,胳膊上也是,其他地方有不少淤青,估计是在水里停留到岸上的时候,撞到石头的缘故吧,幸好我没被撞死,这是万幸了。

大概十几分钟,就结束了,我这才恍然,难怪这女的要偷人,不过我倒是同情这男的,因为他救了我的命,我为了恢复体力,动了几下,发现还是疼,又回去睡了,可我很饿啊,饿得不行,我就到处找吃的,发现地上有一截断了的苞米,我就直接啃了,还是生的,不过总比没有好,吃完以后,感觉好多了,我就又回去睡。

第二天醒了的时候,那男的到我这里来了,看了看我,说,“你醒了?”

我听出他的声音来了,他是救我的那人,我看了眼他,长得大概三十岁,挺清秀的,晒的不是很黑,我赶紧起身,说,“是你救了我吧,救命恩人,受我一拜。”他赶紧扶起我来,说:“你快别这样,都是老爷们,你别这样。我也不是故意救你,而是我看了你的脸,觉着你长得跟我亲弟弟很像,抱歉,我亲弟弟去世了,所以,我就救了你。”

我说,“还是得谢谢你,真的很感谢。”他就说:“没事儿”,然后问我是哪里得人,我大概说了下,他说,“你是镇子上的啊,不过你这个镇子我没听过,但我还是可以送你回去。”我就笑了下,说:“我肯定会感谢你的,对了,我的手机呢?”

他说:“哦,手机坏了吧,我拿到的时候湿了,好像被我老婆拿去了,等我去跟他要。”

然后他又看着我说,“你能醒来也挺奇迹的,对了,你饿了吧要不要吃饭,你看我,这都搞忘记了。”

我说,“不忙,大哥,怎么称呼你?”他说:“他叫大盒,盒子的盒,姓李,叫他大盒就行了”,我说:“行,大盒哥,我叫许默,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肯定会报答你。”他说:“你瞎墨迹啥呢,再说,我就赶你出去。”

然后我俩就笑,我心里就很感激大盒哥,没多久,他就叫我去吃饭,到了桌子边儿上,我这才发现,那女的也在,我叫喊了声,“是嫂子吧,嫂子好,我叫许默。”

她看到我,眼睛里就露出那种神采,如果不是因为昨晚上我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估计会以为她是喜欢我这个弟弟。贞讨记才。

“哎,弟弟来了啊,你和大盒的亲弟弟还真的很像很像,坐下吃饭吧,没事儿了吧?”

我说:“没事儿了,谢谢嫂子关心,要不是大盒哥救了我,我现在肯定是了,谢谢嫂子,谢谢大盒哥。”

“好,好咧!不用谢,都是你大盒哥的功劳。没我的事儿!”她笑咯咯,不得不说,她长得挺水灵的,在这个农村来说,有她这样的,算很不错了,等到白天我出去看看村民们以后,我才知道,这嫂子是村里第一漂亮的。难怪能招蜂引蝶。

过了会儿,大盒哥就问,“小灵,那手机呢,就是许默兄弟的。”

我也正好想知道呢,有的手机虽然不防水,但是晒干以后,还是可以用的,要是能联系到小胖他们,或者我爸妈,我肯定可以离开这里。

可是那个小灵嫂子却皱眉,说,“什么手机,我没看到啊。”大盒哥说,“我记得不就是你拿走了么,你说拿去看看,当时你以为许默兄弟,醒不过来了,所以就……”

他抱歉的看着我说,“许默啊,那个手机,好像被你嫂子弄丢了。”

“我说了我没拿。”小灵嫂子急了,瞪眼,瞪着大盒哥,骂道,“你什么意思,不见了东西就怪我,你自己说,第几次了,我嫁过来,本身就没有多少礼金,你还这样三天两头欺负我。”

说完眼圈儿就红了,我心里冷笑真能装,也就欺负大盒哥善良,淳朴。

大盒哥居然还给她道歉,说:“那对不起啊,小灵,我这应该是记错了吧,我也忘记了放哪儿了。”然后看着我说对不起,我说,“大盒哥,你这是说的啥话,你救了我的命,一个区区手机,有啥关系,就是丢了,被你们拿去了,也没事儿。”

小灵嫂子皱眉了,说:“怎么说话的呢,整的好像真是我拿了手机似的,我可真没拿,许默。你别冤枉嫂子啊”,我说:“嫂子,我可没说是你拿的,你误会我意思了。”

小灵嫂子又说,“哎,许默说的也对,大盒,坐下吃饭吧,不就一个手机么,救人一命,还抵不过一个手机?”

然后笑呵呵的说,“许默,那啥,有啥吃啥,这些,都是我做的,当然你大盒哥也打了下手,尝尝。”

我就吃了,“感觉不错,说挺好挺好。谢谢小灵嫂子。”

凭良心说,就算嫂子偷人,我抱不平,但至少,她和大盒是救我命的人,我一开始还想告诉大盒嫂子偷人的事儿,后来想想,算了吧,影响人家的夫妻感情干什么,有的人,虽然偷了人,但后来悬崖勒马,夫妻俩也不点破,后来日子就越过越好,一旦点破了那层窗户纸,那么立马就会离婚什么的,造成不可设想的后果。

不过,我还是得帮帮大盒哥,敲打敲打着女的,看她到底是几个意思。

我吃的差不多了,恢复了点儿力气,她就问我,“许默啊,你这伤口,怕不是撞出来的吧,差点破相,还有这胳膊,是不是仇家把你给……”

我摇摇头,说:“不是,就是撞破了尖锐的石头而已,跟几个小伙伴在护城河里游泳,我不会,所以就这样了,胆大包天,才酿出大祸来,实在是惭愧。”

我又问了下我手机的事情,大盒哥说,“放心,我记得我见过,不可能会丢,我等下吃完饭就帮你找”,我说:“没事儿,大盒哥,我就只是提一句,如果有手机,我可叫人来接我,我爸妈,还有我兄弟,也可以给大盒哥一笔钱,来感谢大盒哥的救命之恩。”

说到钱,再提到手机,我看到嫂子的眼睛亮了,这事儿,肯定跟她有关系。

大盒哥说,“哎,兄弟你这说的啥话,啥感谢不感谢钱不钱的,你要再这么说,你直接给我出去,我不拦着你”,我对大盒真是感动了,人家都说乡村里的人民风淳朴,在城镇里的人狡诈,这真是说的没错,当然也有特例,就好像小灵嫂子这样的人。

我就赶紧说,“大盒哥,我错了,我不提了。”嫂子说,“那啥,有空,我也帮你找找,难说能找到,早日联系到许默的父母,也是好的,难说这会儿,许默家里人急得不行,报警了呢。”

大盒沉吟了下,说:“也是,要不就找找吧,万一还能用呢。”

我又问他们有没有手机,他们说,“这整个村子里好像就只有村长的儿子有手机,不过,村长儿子挺跋扈的,所以很难借到。”我说:“那要不就算了吧。”

这村子我没听说过,离我家里到底是远还是近,我也不知道,所以,要离开这里见到小胖他们见到我爸妈,还是挺难的,至少,得大盒哥把我送出去,不然,这延绵不绝的山路,我都不知道怎么走。

出去以后,我发现,山路崎岖,树林茂密,我都不知道怎么会我怎么会被水流冲到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我出去上了个茅房,这里真的是所谓的茅房,坑,都是那种万人坑,基村子里的人,基本上一个村子里的人,都在这里上茅房,所以我去的时候,好像还碰到个小孩儿,看着我,一直盯着我,估计我是外来人吧。

回来的有点早了,我听到那嫂子在那墨迹,说,“大盒啊,这人,赶紧能送走就送走,那脸上,胳膊上,肯定是仇家砍的,别看他还小,顶多十八岁,可是外面很多混子,都是十八岁混的,你看村长儿子王琥,他干的坏事儿还算少么?他多大就杀过人了你知道不,十三岁,村子里都听过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