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村长儿子/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早点找到他的手机,或者你去借手机,让他爸妈来接他。然后送咱们一笔钱,也算是救命之恩,然后赶紧送走他,这样才安全啊。”

大盒就说,“不妥,你这说的啥话,许默兄弟才刚刚醒来,身子都没恢复,你就赶人家走,这叫什么人啊,咱村子里没那种没良心的人。”

“而且。咱又不是图他的钱救他的,你可真是。”

那小灵嫂子就哭,说:“你这个死没用的。赚不到几块钱给老娘用,连床上功夫也不行,你有什么用啊,你还答应了我爸妈好好照顾我,让你给我出村的时候带点儿胭脂水粉回来都不行,你看看村东头的寡妇林。她虽然是寡妇。但人家跟了村长,拿了多少好处。那脸擦的,比我都白,天天在家里玩,生孩子,我还得跟你下地干活,我命怎么这么苦啊。”

然后大盒哥就墨迹不过她,说:“行,行,要实在是许默兄弟能找到爸妈,他要走,就让他走吧,至于报答什么的,咱不能要。”

小灵嫂子还想说啥,又没说了,我估计她到时候还是会跳出来要钱,她就是这样的人。不过我也没觉着有啥,的确是救了我的命,只是这小灵嫂子做人实在是,同在一个屋檐下,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我进去的时候,故意咳嗽了一声,他们好像是听到了我回来的声音,我听到大盒哥就赶紧说,“别说了啊”,小灵嫂子说,“行了,别墨迹了,我不说就是了,但这人,你早点送走。”

大盒哥就骂了她一句,“有完没完?”小灵嫂子狠狠跺了一脚地面,说你给我等着。然后就出来了,刚好碰到门口的我,我喊了声嫂子,她哼了一声没理我就出去了。我就过去问大盒,说:“大盒哥,嫂子这是咋了。”

他说,“你别理她,她就想着把你送走,要你爸妈来领你,然后贪那么点儿钱,许默,你说咱们做人不能这样,对吧,干啥都求钱,我救了你的命,只是因为刚好我路过,顺便的事,还有就是因为你长得像我弟弟,所以我救你,不是因为钱。”我摆摆手,说:“大盒哥我懂你意思,你别瞎想了,其实小灵嫂子想的也没错,她想生活过得好点,这也没啥。”

大盒哥就跟我说,“那啥,等会儿我就帮你找找手机,能找到最好,找不到,你就安安心心在这儿住一段时间,等伤好了,你啥时候想走,我就送你出山,行不?”

我说,“大盒哥,还是不太好烦扰你们,毕竟你和嫂子住,我也不太方便,还是早点联系到我家里人好。”他说:“这有啥不方便的,你睡一个屋,我和你嫂子睡一个屋,有啥大不了的,不过你要是执意要走,大盒哥还是劝你,晚点儿,你这身子骨还没恢复。”

我感觉眼睛上面湿湿的,一个陌生人啊,都可以做到这样对我,真的挺感动的,我说,“大盒哥,谢谢。”他就憨笑,说:“谢啥,有什么的,就放宽心住下,别想那么多,你嫂子那边,我会说说她的。”我突然忍不住,就对他说,“大盒哥,那什么,你感觉嫂子,人怎么样,她会不会……”

“许默,你醒了啊?”

我刚想说嫂子的坏话给大盒哥听,提醒他的时候,我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我,我愣了下,回头才一身冷汗,是小灵嫂子。

我啊了声,说:“嫂子,你回来了啊。”她笑眯眯盯着我说,“许默,咋样,身子好点儿了没。”

我说:“好多了谢谢嫂子今天的早饭,很好吃。”她就点点头,说:“好吃吧,好吃中午再多吃点,你看看你这张帅脸哦,这要是长不回来,破相了,那以后出了村回家,得多少姑娘失望哟。”

我就很奇怪,小灵嫂子怎么好像突然变了个人似的。对我的态度突然变好了很多。

大盒哥看小灵嫂子突然对我笑,就说,“这样才像话嘛”,然后叫她去好好找找手机在哪儿,哪知道,这会儿嫂子突然间对我说,“拿,找到了。你试试能不能用。”

不光是我,大盒哥也愣住了,“你在哪儿找到的”,她说,“老房子里。我想起来了,好像是我拿去玩了,后来忘了,对不起嘛,老公。”

大盒哥叹了口气,说:“你这家伙啊,我早说了是你拿了,你还不承认,这下好了吧,让许默小弟看笑话了。”我尴尬一下,说:“怎么会呢,大盒哥快别这么说。”

不过我内心却是在鄙夷,这小灵嫂子拿了还不承认,非要把我送走,不过也好,我也想早点联系到家里人,还有小胖他们,我睡了一天一夜,再加上今天,我都耽搁三天了,超过24小时定为失踪,我爸妈肯定报警了,我肯定着急啊,要能联系到,肯定是最好不过的了,这手机,也不知道能不能用。

可是,当我打开手机的时候,发现居然能用,只不过,内存卡坏了,只能进短信电话等的,不过这也没事,只要能打电话就行,可是,尼玛,我的卡坏了!sim卡也坏了,这,天要亡我啊。

拆开一看,里面还有水呢,这样都能开机,我这手机,我也是醉了。

“怎么样,许默,能行吗?”大盒哥看我这样着急的样子,又过来一看,叹气说道,“要不,我就去村长儿子那里借手机吧,你还能记得家里人电话不”,

我说能。他说:“行,我找个机会去借吧。”小灵嫂子看到我手机不能用,然后又看见大盒哥这样,就不爽,说,“你去找他干嘛,人家能给你这土包子么。”

大盒哥咬咬牙说:“那怎么了,我就找他借打个电话而已,村里又没装公用电话,我出去一趟得大半天的。大不了,我可以给他钱啊。”小灵嫂子冷哼,“给人家钱,你给人家多少钱,你又不是不知道王琥那人,雁过拔毛,不见兔子不撒鹰,给少了,人家能借给你么。”

大盒哥说,那就多给点,小灵嫂子冷笑,你有多少钱请问?

我看出来了,又是要花钱的问题,我就抢先了,我说,“嫂子,没事,费用都我来承担,这都是小事儿,只要等我朋友来了这里就行。”

我看到小灵嫂子眼睛都亮了点,不过我装作没看到,大盒哥说,“那怎么行,你怎么老是什么就念叨着钱,你再这样,还想不想过下去了?”

然后不耐烦的叫小灵嫂子走开,不想看到她,小灵嫂子气得不行,就出去了,说:“你别后悔。”

大盒哥说,“许默啊,你要急着出去,等你身子好的差不多了,我带着你出去市集上打电话,这样就能找到你家里人了,让他们来接你,你看怎么样?你现在这样,也没法出去啊。”

我想了个办法,我说,“大盒哥,你要不,你看这样好不,你这几天如果去市集的话,你帮我打这个电话,就说许默在你这个市集,你告诉他大概地点,以及这周围,没多久我朋友就能找到我了。能行不?”

他一拍巴掌,说:“行,这办法好,也不用跟那个王琥那个犊子借手机了。”贞系贞圾。

我听他这么说,问他,“怎么,这个村长儿子,很不受好评么?”

他说:“那可不是,这王琥,就是个纨绔子弟,仗着在外面读过几年书有点墨水,在村子里又有村长撑腰,村长还有几个大兄弟在村子里也都是只手遮天,没人敢说啥,听说,这王琥糟蹋了好几个村里的闺女了,虽然只是听说,但这也不可能是空穴来风,对吧。”

“所以大家看到这人就躲,你小灵嫂子说的也不错,如果跟他借,多半会为难咱们。”

一整个下午,我算是恢复了挺多,也帮帮大盒哥处理了一些农活,不得不说,农民的日子过得还挺累的,但挺充实,到了晚上,就可以吃自己收获的粮食啥的,还有自己酿的酒,很多东西都是自给自足。

但是这期间,我一下都没看到小灵嫂子,我就问大盒哥嫂子哪儿去了,他说估计是出去玩了吧,我就问他那嫂子不用帮忙做农活么,他说,嫂子是他从外面娶回来的,还是村头的王二麻子给介绍说媒的,价格可高了,他花了几乎大半辈子的积蓄,还有爸妈去世之前的积蓄,这才撑起了这个家,不过也挺好的,他娶了个这样漂亮的大美女,在整个村子都排的上号的。

听他这么说,我真为他感到可惜了,唉,漂亮是还挺漂亮的,但是,你早已经是绿光冲天了,说不定那天偷人的,正是那个村长儿子,事实证明,我猜的没错。

傍晚的时候,小灵嫂子带回来一个男的,跟大盒哥说人他带来了,还答应了借给我手机,只是费用不低,要一千块,我当时听了就笑了,吗的狮子大开口,不过,能用手机就行,我只要把兄弟们找来,就不怕他们这个村子里的人,不过,也难说,我们那里那么点儿人,都是学生,也不一定能打得过人家一个村子里的武装。

我看了下这村长儿子王琥,他冲着我笑了下,说,“漂过来的?”我说是,一听他说话的嗓音,我就明白了,这就是昨晚上嫂子偷的那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