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十万买狗命/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盒上来就是对着他一巴掌,狠狠的一下,说。“禽兽。”王琥就说,“大盒你打死我吧。”然后我就放下了他,大盒冲上去就对着他拳打脚踢,过了会儿,村长来了,当然是不可能再让大盒继续打他儿子的,赶紧过来凶神恶煞的问他干什么打他儿子,大家就帮忙说了,村长这才羞愧的带着王琥走了,这事儿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我、大盒、小灵嫂子回去以后,大盒还对着小灵嫂子嘘寒问暖的。说:“怎么了,都怪我让你住邻居家,不然你也不会上厕所的时候被人侵犯,我以后再也不跟你吵嘴了。不过你看,要不是许默。你真的就危险了。我真的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

?

小灵嫂子尴尬的看了我一眼,发现我正用这种眼神盯着她,她吓了一跳,连忙说是,然后说,“许默,谢谢你。”我说,“不用谢,只希望嫂子以后对大盒哥真心实意的好,该做的事儿就做,不该做的,以后不要再做,否则,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小灵嫂子身子抖了一下。说,“恩,那是当然的,我会对大盒一辈子好”。大盒说:“你说的啥傻话呢,咱俩是夫妻,你不对我好,你想对谁好去啊?”

第二天那个王琥乖乖的把手机给送回来了。还不要我的钱,就连大盒哥,都对我刮目相看了,想不通为啥一直跋扈的村长儿子,一夜之间变成了乖宝宝,不过我想应该是他脖颈上的伤痕提醒着他,我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我谢过了他,谢过了大盒哥以后,我接过手机,发现这里信号不是很好,我就跟大盒哥说我到大山的那边去接电话,看看有信号不,他说行,问我要陪着我去不,我说:“不用了,你在家陪着点嫂子就行,别又给人拐跑了。”说完我就笑着过去了。

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到了大山的那边,发现果然有了信号,我第一个打给电话的人,居然是小胖,其他人的电话我估计一时半会儿我还摸不出来,我最先按出来的,是小胖的。

拨过去以后,没人接,一直没人接,我慌了,因为这会儿手机没什么电了,我气坏了,心想这王琥是不是故意的啊,拿个没电的手机过来,我等会儿不整死他的。

不过在我即将放弃小胖电话,准备去打萧璐电话的时候,他接了,不耐烦的喂了一声。我说,“小胖,是我。”

那边突然间如惊雷一般炸了,“默默,默哥?”

“快来啊,是默哥!卧槽,是默哥,他没死,没死啊。”

我估计他正在跟长刘海他们在一起,听到我没事的消息,他们都慌了,一起喊,问我好不好怎么样,之类的,后来我的手机嘟嘟响,我估计是没电了,我说,“小胖,我在的这个地方叫古塘村,外面的市集叫古塘市集,你查查看有没有这个地方,我就在这里,我的手机是借的别人的没电了,你快给我来啊。”

“什么,默哥,你在哪儿呢。”

我气得要死,吼了句,“让长刘海接电话。”

他就哦了声,说吼什么嘛,人家不也是关心你,我骂了句,“关心个屁,手机都没电了。”长刘海接了以后,我立马告诉他是在古塘村,他说没听过,他会去网上查一下,然后问我是不是联系我这个电话号码,我说,“可以。但是,很快没电了,我愣了下,不知道他最后的几句话听到了没有。”

我遗憾的不行,回去的时候,看到王琥在大盒家院子里等着,问我拿手机,同时,他爸也在,也就是村长,村长看着我,这会儿,我看到?大盒哥好像在里面,被人捂住了嘴巴,说不出话来,可是他拼命的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许默,手机还给我。”王琥过来,冰冷冷的把手机抢了过去,村长盯着我,“外来人,我村子里的人朴实,救了你的命,你不但不知道感恩,反而还恩将仇报差点杀了我的儿子,这说不过去吧。”

我说:“你放了大盒哥,让他来说,你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呵呵冷笑,说:“给我围起来。”

在这么多村民,拿着铁锹板凳的围攻下,我还能反抗什么么,我只能束手就缚,我也是傻乎乎?,早就该跟着大盒哥出了村赶紧打电话求救啊,还指望着相信王琥能真的给我电话,有这么好的人心,就是为了拖住我,然后集结村子里的武装力量对付我,好家伙,人不少,还有不少是昨天指责过王琥勾搭小灵嫂子的人,这会儿立马叛变墙头草的跟了村长一个鼻孔出气。

我被绑起来的时候,王琥过来拿着铁锹就往我脸上敲,敲了好几下,鼻子都出血了,他才肯放过我,然后还把大盒哥给拎出来,扒光了,然后指着他喝问他是不是村子里的人,怎么竟帮着外人,还说他吃里扒外,不配呆在古塘村,要让他滚出村子。

大盒哥过来就扑在我身上,说:

“别打他,别打他,他是无辜的。你们打就打我,他伤还没好。”我眼泪都下来了,我说:“大盒哥,你别这样,要打,就打我。”

王琥哈哈大笑,说:“行,一起打,大家一起上,别客气,狠狠的打,打爽了为止,这个外来人还敢耀武扬威的要了我的命,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我瞪着他,我说:“早知道我昨天就该把你给捅了,你这种人,留在世上就是活着浪费食物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

“尼玛”!他吼了句,一个大榔头就往我后背打来,我感觉身子一颤,都快要晕过去了。

疼的不行,但也只能忍着,大盒哥一个劲儿的指着里面,这会儿,小灵嫂子出来了,大盒哥说,“你还是个人吗,勾搭外人害自己丈夫,你这个贱女人。”

小灵嫂子咯咯笑,整个人趴在王琥的身上,说,“你个没用的男人,不光现实中没用,床上也没用,要你干吗,要点儿钱都要不到,还跟一个外人亲,你真没眼光。呸。”

“你,你!”大盒哥被气的吐血,一下就晕过去了,我指着他们说,“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王琥笑了,说,“在这里我就是王法,我要你们死,你们就得死,什么钱不钱的,我也懒得去想了我就想弄死你们。”

?

我瞪圆了眼,都是穷山恶水出刁民,万一我没被淹死,居然被村子里人给害死,那可就冤枉了,我还不如不揭穿他和小灵嫂子的事情,我这不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别,你别杀我们。”我慌了。他说,“呵呵,放心,我不杀你。”

“至少,我不能这么简单的杀了你,我得一层层扒了你的皮喂猪。”

?

他说的很恐怖,我吓到了,我说,“你不是想要钱么,我给你,我叫来了人,就立马给你钱,你放心,要多少有多少。”

他呵呵笑,说:“我不稀罕你那么点儿钱,我不在乎,我就想要你的命,谁叫你他吗昨天敢让我那么丢人,还敢弄伤我,老子这辈子还没受过这样的屈辱呢。”

他老子就说,“王琥,没事儿,这种外来人,想怎么弄死就怎么弄死,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我先走了,你要怎么整,你看着办。”王琥说,“好咧老爹,多谢你给我主持公道。”他老子说,“没事儿,我是你老子嘛。”

有个村民就问王琥,“那大盒怎么办,也杀了么,不行吧?”

王琥狞笑了下,说,“大盒,不杀,当然不能杀,活埋,如果他能活着爬出来,证明他有存活的价值,如果他连自己爬都爬不出来,也不能怪我们了。”

“你,你这个畜生啊。”我嘶吼了一声,就在他即将动手的时候,我吼道,“我给你钱,一万,两万!!”

说实话,我这句话出口,不单单是他,那些村民都愣住了,他们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整个村子一年到头,估计也见不到这么多钱。

不过王琥还是笑,说:“老子不稀罕,就是要弄死你,钱不钱我还没见着,你想叫你的人来救你,别想了。动手。”

“十万!”我吼了句,“十万,行不行?就为了我这条狗命,赔你十万的赔罪费用,划算不划算,十万,保你衣食无忧了吧?”

他们虽然震惊,但王琥还是缓过神来,说:“你糊弄鬼呢,你说十万就十万,恐怕就是我们市最有钱的人,也不能说拿出来十万就十万吧?

?”

我说,“我不糊弄你,我爸是房地产开发商,十万,肯定拿出来,不瞒你说,我爸确实是市里最有钱的人之一。”

我随便胡诌了一下姓许的有钱人,他还真有点将信将疑,说,“真的?”

我说:“当然是真的,如果我说的是假的,你可以杀了我啊。或者,你可以先派人去取两万回来,这些算是一些补偿金,剩下的八万,可以等你放了我以后,再给你,这样,你看行不行?”

这么多钱,估计以后王琥想在外面玩多少比小灵嫂子还要水灵的姑娘玩不着啊。

他试探性的问我,“那,五万押金,行不,先付款,到时候放你再一起结。”贞以木划。

为了命,就是二十万,我也咬牙答应啊,先答应了再说,不然我这命就没了。

我说:“行,算你狠,这样我家里就没钱了,不过,还是我的命重要。”

他哈哈大笑,说:“是啊,没有你的狗命,还拿什么去花钱。”

“买你的狗命,十万,二十万,一百多万都值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