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逃出生天/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该死的王琥并没有那么简单的放过我和大盒,他不给我俩饭吃,就是为了怕我俩反抗。还把我们绑在护城河边上的槐树上,他走的时候,我还大声的骂他是畜生,明明答应了给他钱,他还这样对我和大盒,他就是哈哈大笑,说:“给你们俩一条狗命算不错的了,还嚷嚷个啥,在嚷嚷就让你滚回护城河里被淹死去。”

他这么说,我居然也没敢反驳啥,毕竟他说的对。我和大盒哥现在就是砧板上任他宰割的鱼肉。

半夜的时候大盒哥醒来了,全身疼痛的他问我怎么在这儿,我就跟他说了,他就大声的痛骂,还叫别人放开他。还问这些村民们有没有良心。怎么可以为虎作伥,我劝他说,“大盒哥,别浪费力气了吧,有的人,就是一辈子都没法跟恶势力对抗,村子里的人迂腐,都是我害了你。”

大盒哥说:“你这说的哪里的话,什么拖累不拖累的,咱是兄弟。”我点头说,“我们确实是兄弟”,我跟他说,“大盒哥,你要是能出去,就跟我去大城市里混吧。别在这里呆着了,这里的人太坐井观天,不值得在这里呆一辈子。”他叹了口气说,“可以,我留在这里,原本以为有个媳妇了,安家立业了。守着老祖宗的山水吃一辈子,倒也还凑合,可没想到,媳妇不是媳妇,祖宗不是祖宗的,这世道。”

大概第二天一早上,我和大盒哥被冷水泼醒,幸好不是大冬天的,我俩倒也挺爽的,就是大晚上被蚊子咬的不行,受不了,最后忍不了了,也只能不了了之。一个村民给我们喂了点馒头,说:“好好吃,等下王少要过来问话。”

大盒哥就喷了他一口口水,说:“二豆子,你要点儿碧莲不要?那王琥是什么德行的人,你不清楚啊,你就这样为虎作伥,帮着他,坑死自己人,我告诉你,他今天这么对我,哪天也会这么对你,也会这么对村子里的其他人。”

二豆子说,“大盒,你也别喷我,你说我一个人,登高一呼,谁理我啊,我想救你,我有心无力,要我动了手,我下场就跟你一样了,大盒,我还有个八十岁老妈在家,动不了,你总不能叫他拄着个拐杖送黑发人吧?”

他都这么说了,大盒哥也没啥好说的了,过了会儿,王琥来了,威风凛凛的说了些大话,然后叫我打电话给我家里,拿钱。我想了下,还是打给卓小雨靠谱点,她至少有实力,可以拿得出五万块钱来,就算我什么也不问,也不说,她也有这能力救我的命。

所以我打给她而不是打给徐妍,打给徐妍,她估计凑不到钱不说,还会整的满城风雨,我爸闹起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卓小雨接电话的时候,问我是谁,我说了句,“是我。”她疑惑的问,“许默?”

我说:“是,小雨姐,借我五万块,转账到一个账户,行吗,救我命的,我在这个古塘村。”

她也没问为什么也没问太多,而是直接说了个好。然后就挂了电话了。我就跟王琥说,马上能到账,他说:“行,要是到不了,我要你狗命。”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其实我也挺怕一下就到账的,如果一下就到了五万,那么他再要十万,二十万,也得给,这人一看就是贪得无厌,不给他肯定不罢休,给了,他也不一定能放过我。

他不停的催,我只能说快到了,我姐姐不能骗我的,五万块钱小意思而已。王琥就扇我嘴巴子,说:“你吗的,别嘴把式,钱还没到账,你糊弄鬼呢你糊弄。”

我说:“真的快到了,你就是打死我,也不值钱,对吧。”他说:“是啊,但我打残了你,你姐姐还是得接着得,是吧,给我废了他一条腿。”

我拼命得吼,说:“你要是废了我,你就一分钱别想拿到,我姐姐不会放过你的。我家里的人也不会放过你”。他说,“你威胁我?”我说,“王哥,我不是威胁你,我是请求你,放过我,如果我没有拿钱给你,你再断了我的腿也不为过。”

他重重哼了一声,带着沉沉的不屑,仿佛根本不信我,挥挥手,就要叫人废了我的腿,我怎么可以坐以待毙,大盒哥大吼了声,“废了我的腿吧,许默还是年轻,他还有大把的好时光在等待着他,他还没活够,是我害了他,我救了他起来,却给了他这样的下场,我还不如当初不救他起来,让他溺死在河里。”

“大盒哥!”我双目含泪,真的感动了,这个汉子,居然肯为了我这样,大盒哥,我来生当牛做马也还不起,使不得,万万不能废了大盒哥的腿,他没有媳妇,我要给他娶个媳妇,他要断了腿,以后没人瞧得上他怎么办。

小灵嫂子在人群中挤了进来,冷哼一声,“就他这样,快枪手一个萎缩男,谁能看得上,他就是有第三条腿,也跟没有差不多,还娶媳妇,能有人乐意跟着他就不错了。”贞土丸号。

被人当众羞辱,还被昔日的亲人这般落井下石,大盒哥忍受不了,一下就晕了过去。

我吼了几声大盒哥,依旧没反应,我吓坏了,我说:“赶紧叫医生叫医生”,王琥说,“叫啥叫,挖个坑埋了吧,反正咱们村子别的不多,坑多。”

“废了他。”冷冷的下圣旨的王琥,好像判定了我的腿的下一刻的下场似的,盯着我,就好像看着一个任他宰杀的羔羊一般,一个农民佝偻着身子,缓缓走向我,“小崽子,怨不得我,你的腿得到地下去问问,它为什么要离开你得身体。”

“别!”我嘶吼着,我就要再这里被废掉了么。然而,就在所有的人都认为我要被废掉的时候,一个声音突兀的传出,“我看谁敢废了默哥的腿。”

所有的村民、小灵嫂子,乃至王琥本人,也愣了,回头看的时候,看到三三两两几个学生模样的家伙,拎着钢管就过来了,这些个钢管也不比农家的锄头粗多少硬多少,看起来也没那么拽兮兮,面对将近二十个孔武有力的村民,这三四个学生,从哪儿来的勇气?

“放开默哥!”打头的小胖,然后是长刘海,接着是麻子脸、大头和二皮,他们五个,就像是五大金刚似的一步步走了过来,在二十几个?农民的围攻下,依然面色不惧,好像就只有我在他们前面似的。

“默哥,咋回事儿,被绑起来了?”小胖笑嘻嘻的,拿出一把折叠刀咔咔咔抽出截刀刃,割断了绳子以后看了眼我旁边的大盒,问他,“这是谁?”我说,“兄弟,出生入死的兄弟。”小胖点头,“那也是大哥了?”我说,“是,也是我大哥,更是你们的大哥。”

长刘海他们对我点点头,也没问我怎么回事得罪这么多人,我也没问他们怎么到这里来的,怎么找到这里的,现在的形势不是叙旧的形势,而是想想办法怎么掏出包围圈,回到大马路上一路狂飙回家才是真的。

“哪儿来的小比崽子,许默,都是你的人,好家伙,这么快就找来了,看来,昨天的电话你是打通了?我还以为你没打通,差点被你给阴了。”

王琥嘿嘿笑,拿着把柴刀,悻悻走了过来,指着我们五六个人,“小比崽子们,爷爷就教教你们怎么玩棍子。”说完拎着个竹竿,叫上几个农民,就朝着小胖他们的钢管来了,我抢过小胖身手的钢管,说了句我来。

也幸好王琥没有让所有人都一起上,大家都是一种观望的态度,很多人都是随波逐流,不是一定要听命于王琥,只是怕做王琥报复的出头鸟。

所以这一仗并不是很难打,冲进人群,加上我们几个都是身经百战的,打几个农民不是事儿,他们也都是地地道道老实的农民,不是痞子,点到为止,不到杀人的地步,所以五对五,没悬念,我们赢了。王琥还想恼羞成怒,这就是他失误的地方,如果他一开始就点名我们五个是侵略村子的家伙,二十个农民一起上,我们死定了,可是,他没这么干,他太轻敌了。

所以我拿了那把折叠刀,一个健步蹿上去,再次挟持住王琥的时候,这家伙哭爹喊娘的时刻来了。

“许默,你,你想干什么?”我笑了,我说,“你问我想干什么,我倒是想问问你,你想干什么?”

他说,“许默,你们五个,现在就走,滚出这个村子,我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他看我看着地上的大盒,他又说,你可以带上这个窝囊废,一起走,我不拦着。”

我笑了,我说,“现在形势在谁手上,你还敢叫我滚,你真厉害啊。”

我的手上的力度,加深了几分,同时,刀锋变向,狠狠的刺向了他的手臂,啊,惨叫声四起,惊起周围的群鸟。

“下次还敢这么跟我说话,就不只是手臂上要出一个洞了,这脖子上,要是也来一个洞的话,是不是会很爽?”

“别,别,默哥,许默大哥,你别杀我。”我说,“你都要杀我了,我还不杀你,来而不往非礼也,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你也是念过书的人吧,不会不懂这个道理吧?”

“默哥,你别这样,犯不着跟我这样的小人物置气,你说是吧?”王琥全身都在抖,“你要杀了我,你也走不出这个村,你说是不是?”

我寻思了下,也对,我说,“叫他们都让开,把我大哥扶起来,让她扶”。我指了指小灵嫂子,小灵嫂子还想跑,王琥大吼一声,“抓住她,别让她跑了,她要跑了,你们等会儿吃不了兜着走。”

那些农民还是怕王琥的淫威的,所以他的话还是管用,事情一下就转变成了我威胁他,这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精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