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我爸要自杀/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让小胖他们弄醒了大盒哥,他还没反应过来,我已经带着他。带着小灵嫂子,走出了村庄,很多农民跟我也没仇恨,跟大盒更没有仇恨,那个二豆子还对着大盒哥跪下磕头说对不起,说这辈子都对不起大盒哥,可我还是不敢放开手臂还在流血不停求饶眼泪汪汪的王琥。

?

我怕这群家伙又突然变了,那个王村长也来了,老泪横秋的望着自己的儿子的胳膊,说:“许大仙,你就放了我儿子吧。他这胳膊要是不能马上止血,这胳膊要废了啊。”我狞笑,“你儿子的胳膊就是好胳膊,别人的腿就不是好腿了,是这意思不?”

?

那王村长赶紧谄媚的笑。就跟那种不要脸的老鸨推销自己的丑小姐似的非得说自己的小姐好看活好的那种笑脸。让人看了就作呕,但我没呕,只是说,“你儿子借我用一段路,等我到了市集,能用的上电话,上的了路,我就立马放了他,杀人是犯法的,我可不敢杀了你儿子,这点你放心,不过,如果你还敢玩什么花样,三刀六洞我绝对不会跟你客气。”

那王村长赶紧嘿嘿笑说:“绝对不会绝对不会,您老赶紧请。赶紧请。”仿佛请神送神似的,但我却没有想那么简单的放过他,我勒令他把大盒哥家里的钱财拿来,再把村长家里收来的不义之财拿来五万,不多,我说,“你儿子要我五万。我也要你五万,拿不出来,可就别怪我把这五万的价值花在你儿子身上了。”

他赶紧点头哈腰,像极了一只哈巴狗,哪怕脸色黑黑的只能赶紧把钱给拿出来,搜刮来的村民们的民脂民膏,跟古时候的县令有啥区别,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话不是白说的。

浩浩荡荡二三十个农民,再加上个村子的陪护和护送,我们一行不少人还坐上了村长给借的拖拉机,原因就是他怕自己儿子吃苦,怕他太累,王琥的脸色有点苍白,王村长不停的求我放他出去就医,可我只是说了句,元气大伤总比丢了命好,他这样的状态比他死了的好吧?把王村长给憋了回去,让他憋死,谁叫他当初让王琥活埋了我们的时候,说了句他是王琥的老爹,杀人他做主,如今他儿子也遭受这样的磨难,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我只是告诉他做人的道理,强加在别人身上的东西,哪天说不准就被别人强压在自己头上,那种感觉被吃了自己的屎还要难受。

一路到了古塘村市集,这是个不大不小的市集,我们到了这儿,我才算是安心下来,这里虽然没有那种出租车普及,但三轮车还有不少,我这会儿就问小胖他们怎么来的,他们说就是坐这种三轮车来的,价格还不比出租车便宜。

那王琥的脸色已经白的吓人了,我也有点后怕,赶紧把他给放了,他爹瞪了我一眼,然后就说了,也不敢放狠话啥的,倒是王琥笑了下,说,“许默,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我没理他,走的时候,小胖他们都问我怎么了,这么险象环生。我就把这一路上发生的事儿告诉他了,他们赶紧的给大盒哥道谢,说谢谢他救了默哥之类的话,小灵嫂子就笑,说:“这算啥,都是应该的。”

我和大盒哥都一起说了句,“闭上你的嘴。”小灵嫂子这才知道自己的地位。大盒哥说:“还带上她干嘛,她这种女人。”我说,“大盒哥,留着她再村子里让王琥玩弄,更惨,王琥那种人,能把她当个人看么,肯定不能,到你这里,也许可以感化她,也不枉你娶了这个媳妇。”

小胖他们电话一个的打,没多久,我就接到了卓小雨的电话,急匆匆的问我什么情况,她准备好钱了,问我打到哪个账上,我是用小胖电话接的,跟她说不用了,我已经跑出来了,她说啊,“这么快。”然后问我怎么回事,我就一股脑说了,她松口气,说:“幸好啊,不然我跟我老爷子没法交代,我偷得支票。”

我心里感动,只能化作一句话,“谢谢,雨姐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她骂了句,“滚,别跟我玩虚的,搞定一切后请我吃饭唱通宵。”

我说了句没问题。

接着的就是王安民,以及黑大个到县城中心来接的我,黑大个黑了一圈儿,眼睛红了,我不是看不见,我只是装作看不见。“默默,为了我,苦了你了,不是为了救我的话,你也不会是犯险,我都打算就这两天去你家跟你爸妈请罪去呢,他们要是没了个儿子,我就给他们当牛做马一辈子,做他们半个儿子。”

我感动的看着黑大个说好兄弟。

然后来的一个人,是徐妍,接着是夏梦、小虎牙,我都没想到,她俩会来看我,还是一起来的,夏梦捶了我一下问我这么久没去上课,怎么样了,还有命去上课么,我说:“哪能没有,超越级部第一,简单的很,拭目以待吧。”她说:“行,肯定的等你实现。”

然后我们一起吃了个大餐,是卓小雨请的客,也只有她这么有钱,我妈徐妍还想抢着付款,被卓小雨拦住了,说:“阿姨,有的许默还的,我要他亲自还回来。”

大盒哥和小灵嫂子初次来城市里,虽然也不是第一次来,只是第一次抛弃了家里,打算来城里生活,问问他们打算怎么办,我的想法是,租个房子先给他们,反正我有钱了,拿着王村长的积蓄,我想想他那张臭脸就爽。

徐妍就说,“哪有这么费钱,去我们家吧,你要是不嫌弃,还有个小房间,你们两夫妻就凑合一下。”

他们说是先去看看,我觉着也行,大盒哥为人谦虚老实,我倒是觉着靠谱,这个小灵虽然骚,但在城市里也翻不起啥大浪来,在我的地盘,她还想怎么样。

后来萱萱也给我电话了,问我还好不,我说长刘海在我身边,你问他就好了,我好的很呢,他给我问好以后,也说一定要请客吃饭什么的,死里逃生,必定要请客吃饭,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我说,“是,那必须的。”

他们都来看我了,唯独萧璐没来,我的正牌女友,我当时挺失落的,但总觉着,他们是给我惊喜呢,因为最重要的人,往往最后登场,可是,却没有,我也没去问,总想着最后关头,应该会有奇迹的发生,可偏偏没有。

我都快到家了,我就问了问小胖他们赵明飞和独眼龙的下场,小胖哈哈笑,说,:“服,默哥,我服了你了,能把赵明飞整进去,还是十年,他出来都成老爷子了,不怕他了,那个独眼龙更惨,本身就有案底,直接牢底坐穿了都哈哈,咱也不怕他们了,都在里面呆着了。”

对这个答案,我挺满意的,可我高兴不起来,因为我没亲自报仇,只是通过警方的方式,用另外一种方式报了仇,也许小叔会认同我吧,改天,我去看他的时候,可以捷报了。

我跟小胖说,我累了,就让他们先回去了,改天,我去学校的时候,在一起聚一聚,吃顿饭,把事情说明白了,小胖他们说行,尤其是黑大个,给我了熊抱,说:“一定要好好休息,你不在的这些天,我天天梦到你,这个老大,还是你来当的好,我甘心叫你默哥。”

我跟黑大个说别这样,他们都走了以后,我和徐妍进了家门,整个房间里烟雾缭绕,乌烟瘴气的,房门还是关着的,窗户也是紧闭的,密不透风,使得我一进来就是咳嗽个不停,徐妍骂了句,“老许,你疯了么,你这样对待儿子的啊。”

“儿子好不容易夏令营回来,你就这么对他。这不得毒死人啊,咳咳,咳咳。”

咳嗽了几声,把窗户打开,她这才愕然,狠狠给了我老爸一个拳头,说:“你连煤气都不关,想死是么?”

我愣了,赶紧跑进厨房,发现果然是这样,我眼泪都出来了,我估计,我爸是知道了什么,我吼道,“爸,你想干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是不是想死。”

幸好没有?明火,只是积攒在室内的烟尘气息浓重,仅此而已,再加上少许的泵汞以及煤气里难闻的一氧化碳味道,如果有一点点烟头,这里难说就会大爆炸大起火,那我爸还有命么。

他要自杀,这是我第一个念头,我冲了过去,打开灯,发现我爸蹲在那里,有一行清泪挂在脸上,“默默,默默死了吧,你别骗我了,研子,我听警员说默默掉下护城河被冲走了,都是我不好,让他跟他小叔学,这下又出事了。”

“爸,我,我不在这儿呢么。”

我看他这样,我也慌了。他看到我的时候,两个眼睛迸射出了奇异的光彩,“默默!你回来了?”

“不,不对,你不是默默,你是他的鬼魂,是不是。”贞土司血。

我赶紧摇摇他的头,说:“爸,我在这,我是许默,真人,我没死,我被人从河滩上救活来了。恩人,在这里,他叫大盒哥,这是他的妻子,小灵嫂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