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回归学校/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才醒悟的老爸,开了灯,我才发现他那股绝望的眼神。原来我在他的心中是这么的重要,他颓丧着脸,烟头丢了一地,也幸好他没事,关了煤气以后,我把窗户打开,清凉的空气涌了进来,让我闻到了生存的味道。

“老爸。”

我拉着老爸进了卫生间,男人之间的谈话。

我和老爸在里面最少呆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出来的时候,老爸终于恢复了往日的神采。有了精神,不再跟往常一样,我在他的心里是这么的重要,我是他唯一的儿子,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的儿子,在这一刻,我才发现那个在我眼里凶巴巴喜欢抽我嘴巴子拿皮带抽我的大络腮胡子老汉。已经老了。

是的,家业,因为家庭,他的身上撑起了这么大的重担,他的后背已经开始佝偻,不再是那个可以强大的挺直腰杆的家庭顶梁柱,我感觉,这个时候是我可以撑起这个家的时候了,我跟他说,“爸,以后这个家。我来撑。你不用这么累,债务,我来扛,不是所有的罪都需要你一个人来承担的,我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

他摸摸我的头,跟我说,“只要我学习好。考上重点大学比什么都重要,出人头地望子成龙,本来就是父母所期望的。”他跟我说,这次我出事儿也不能全怪我,但有他纵容的成分在里面,要不是他纵容我打架斗殴,我也不至于被人撵下护城河差点没命。

大盒哥和嫂子暂时就住在我家里,我隔壁的小房间,他们不但不嫌弃,反而说很欣慰,因为他们在乡下的那小房子,也没这么大的空间,出门左拐就是小超市,大盒哥说先去那里打工试试,钱还不少,两千多一个月,够吃够喝,到时候再给我们家付房子,暂时小灵嫂子就再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不让她出去抛头露面了。

倒是我妈说不用,说大盒哥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怎么可能要他的钱,那还叫人吗。大盒哥说,“那不行,起初可以不要他的房租,到后肯定是要的,不然白吃白喝在家里面,那怎么行。”贞妖史才。

一开始大盒哥还是吃的徐妍做的饭菜,直夸好吃什么的,后来他就和小灵嫂子加入到做饭的行列里面,还帮徐妍做饭,到后面就直接承担起做饭这件事来了,搞得徐妍都特别不好意思。

再说我,我回来以后,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就去了学校里,我妈也去了,当然,我爸也去了,说是帮我说话来着,没有父母的帮忙说话,恐怕老师又会以为我是因为打架什么的,导致进了医院休养,反正这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儿了,到时候再整个开除什么的,那可得不偿失,反正年级主任也早就看我不爽,我班主任肯定也看我不爽。

到了学校的时候,不少班里的学生,对我指指点点,又是旷课一周,这罪名不小,甚至田亮亮他们好像都指着我,以为我这一次是凶多吉少了,但他们也算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没有跟上次似的,把我的被褥什么的都给扔了,作践掉,以免发生上次的惨剧,他们不傻,相当的精明。

班主任看到我来了以后,眉头皱起,刚想叫我一声,喊我出去,估计要跟我说什么了,就看到我的父母站在门口,恭恭敬敬的喊了声老师,我喊老师,他们也喊老师,给足了这班主任的面子,她也是个虚荣心强的老师,看到我家长都来了,当然没啥说的,我们就一起去了她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有不少这节课没课的老师,要么在备案抄笔记,要么在备课,反正都在忙。

我们四个人进去以后,我倒是看到了熟面孔,萧璐现在的班主任,脸色微微难看的瞟了眼我、我妈、我爸还有我班主任一眼,然后没说啥,继续忙自己的事儿。

怕惊动其他老师,在班主任的位置,我把我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是没说我和赵明飞打架、因为毒针的事儿大打出手之类的话,这种话是禁忌,傻子才会说,我当然也不会说,也就是把我和小胖他们去乡下游泳,导致我被护城河冲下去,以至于生死未卜找不到人的情况下,旷课了一周,差点没命。

在生死攸关的大方面下,班主任倒是没说啥,眉头蹙起,问我父母怎么不早点跟学校里联系,学校也可以帮忙找啊,徐妍说,“老师,对不住,不是我们不想跟学校联系,是已经报了警,我们想老师们还要教书育人,可能实在是抽不开身,而且情况紧急,我儿子要是一个不好就在村子里被人给杀了,那真的是后果不堪设想。”

班主任表示理解,但班主任说这事儿不是他说了算,想回来上课,得跟年级主任,副校长那边打好招呼,本来我的学籍是直接被开除的,因为我又旷课没来,学校那边打了家里电话,而因为我老爸的颓废,倒是电话也接不到,所以学校方面视我为自动离校退学,程序都快办好了,我这才惊出一身冷汗,这要是再过段时间我回来,我这不就直接学籍都没了么,这太也雷厉风行了吧,我是得罪了多少人。

班主任一个电话过去,年级主任来了,凶神恶煞的,指着我爸妈就一通训,说:“你们当父母的怎么回事儿,这么大的事儿,不通知校方,不把学校当回事儿,不相信老师是吧,找不到学生,可以联系学校帮忙找啊,这有什么的,这也就是孩子没事儿好好的出现在你们面前了,要是出了什么事儿,这学校还是要承担责任的,你们以为。”

我爸妈就道歉,一个劲儿的道歉,我也不好插嘴说啥,再不低头,我的学籍就他吗没了,后来还是年级主任请示了副校长,我妈徐妍还把大盒哥给叫来当个证人,大盒哥也还说了,“许默这个孩子是个好孩子,被我救起来以后,各方面帮我,在村子里,他也是个正义感十足的好孩子,希望学校不要开除他,给他一个在校补过的机会,毕竟,他可是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了,如果学校非要开除这么好的一个学生,那对学校的声誉也有损吧?”

这句不是威胁,但胜似威胁的话,起了作用,的确,我都差点死于非命,学校还落井下石不给我念书,那这学校也太不近人情了。

其实也不能怪那时候的学校,那时候学校少,老师就是学生的王,校长就是学校的王,传言有一句话说的好“老师的屁,都是香的”,意思就是为了讽刺那些,家里的父母的话怎么说都不听的孩子,听了老师的话,却一下就照着做了。那个年代,老师就是一种神圣的存在,学校也是一个王者的殿堂,那个年代,老师还有一个专门可以抽打学生的教鞭,只是现在学校泛滥、老师什么货色都有了,这才有了新的时代。

所以那会儿,我爸妈、大盒哥,会低头求老师求校长给我这次机会,也不是啥太丢人的事儿,很多外面大富大贵很有钱的人,还得对月薪一千二的老师低头认错说自己的孩子怎么怎么样不对,老师多多包涵多多原谅,这事儿屡见不鲜。

所以我爸妈也不是太丢人,也算是为了我,争取到了这次继续就读的机会,不过,手续麻烦了点儿,我起码跑了好几次政教处、副校长室、校长室、年级主任办公室,因为很多证件都被注销了,要重新盖章,签字,走流程,可把我给折腾的半死。

折腾了大概三四天,总算是搞定了,周五的时候,我正式的进了寝室楼,进去以后,发现我的被褥什么的,都是完好无缺的,没啥太大的缺失,我挺欣慰的,看来他们没有多动我的东西,对我还算是挺尊敬的,尤其是我回去的时候,居然还有人吹喇叭,不知道谁买的后来我才知道是包问,这家伙点子多,我一回来,就鼓掌欢迎说,欢迎寝室长回来了,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敲锣打鼓欢迎您!

我当时就乐了,不单单是他,就连田亮亮他们也加入了其中,说实话,自从经历过和赵明飞的巅峰一战之后,经历了一次真正的生死,我以为我就会死在古塘村里之后,我就感觉人生也没啥了,以后的人生,得好好过,不能再虚度日了,没追求的,以后得有追求,没梦想的,以后得有梦想,人没梦想,跟咸鱼有啥区别。

以前我觉着,我寝室这些货色,不是啥好东西,虚伪,不堪,卑劣放在心中,不如小胖他们对我直来直往,但现在,我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儿,我觉得他们也不错,至少现在表现的不错,他们虚伪,他们做作,是因为他们有脑子,他们的智商高,学习好,懂得伪装自己的卑劣品质,把卑劣品质给包装在虚有其表的外表下,装扮的光鲜亮丽,这样的人,也挺不错的,至少,他为了能让我看到他们光鲜亮丽的外表,在努力伪装着,比不伪装的人也好了太多。

我说了句,谢谢大家欢迎我回来,我都怕我回不来了,我摸摸鼻子,说,“谢谢了啊,包问兄弟,亮亮兄弟,舒平兄弟,尹志平兄弟。”

他们说,“谢啥谢,都是自家兄弟,你可是寝室长。”

我坐下,笑着拍了下我的被褥,说:“我算啥寝室长啊,我这寝室长又没帮你们干啥子,还撂挑子跑了一段时间,给你们添麻烦了。”

包问说,“这说的啥啊,默哥,你可是高二老大,以后还是得靠你罩着我们呢,你是不知道啊,这现在高中的形势,那可变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我来了兴趣,问他怎么变了。

他说,高一的老大出来了。我问他是谁,他说是威哥,我心里叹息,果然,没有了我的扶持,而我的兄弟们都在找我,高一老大被他拿去了很正常,小熊根本不是他对手,还有个黄卷毛在后面从中作梗,他能赢,才叫有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