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我就是这么狂!/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又问他,那现在高中部老大,是不是黄卷毛?包问说。这还没听说,但他自封为王,我们年级的麻子脸什么的,都不同意,也不承认,好像也打了好几次遭遇战,听说有几次在厕所门口打的,有几次直接就在校门口打的,有的老师上去都拦不住,门卫也是,好像是有仇似的。

我心想。本身就有仇,我出事儿的那天,刚好是黄卷毛约我们定点的那天,我出事儿了,麻子脸他们不迁怒于他才怪了。

听着包问说了一下,原来我出事儿了以后,非但没有让黄卷毛得逞。反而还把他给胖揍了一顿,威哥虽然自封为王,但小熊不怕他,甚至小胖他们还有一次直接把威哥的人给打进医院了,威哥虽然来高二耀武扬威了一下,但还是被我们高二的人给轰走了。

其实在高中部,黄卷毛根本就没有只手遮天的本事,他自封为王,也没用,哪怕高一和高三黄卷毛合并,一起合作。也吞并不了被仇恨所侵蚀全身的高二兄弟们。我这个灵魂人物出事儿了,不迁怒于他们才有鬼了。

第二天我找到了小胖他们,好好叙旧了一番,当然只是课间跑操二十分钟的时间,我去厕所,他们也在厕所,小胖他们寒暄着。问我在那个村子里怎么怎么样,我都说了,这会儿,刚好碰到黄卷毛往这边儿走,也是进的厕所,他瞧见我们在里面点烟,眉头皱了下,但他旁边也有不少能打的,也没怂,也没怕我们。

黄卷毛也点了根烟,走了过来说,“哟,我没看错吧。”对他这种落井下石,本身我就没看好的狗来说,我本身就没打算给他好脸色看,我笑了下,吐了口不大不小的烟圈,说,“如果狗眼还好使的话,应该没看错。”

我这话一出,火药味十足,就连小胖、长刘海,黑大个他们都做好了十足的准备,随时准备着,开战,打,就是一个字。

黄卷毛旁边那个猛男不爽了,想说啥,却被黄卷毛用掐着烟的手拦住了,说,“别忙,稳住。”

然后眯着笑脸,把刚刚听到我那句臭话之后露出的臭脸给压了回去,露出这张虚伪又难看的笑脸,令人作呕的笑脸,恨不得让人一巴掌扇过去叫他滚蛋的笑脸。

“许默,一回来就这么叼,没死?”

我笑了下,反正,以往的情分,已经没了,苏平走了,我小叔走了,经过那次周日的定点以后,我和他之间,已经是一山不容二虎的阶段,不可能说再有握手言和的一天,以前芮帆还在,至少还算是半个苏平的代言人,他,有所顾忌,我,有所顾虑。但现在,人都去已楼空,还讲什么当年的七匹狼情分,七匹狼,早已名存实亡,唯独黄卷毛这个光杆司令还在这里撑着,而且,他跟威哥那种小人合作,实则已经触碰了我的底线,不死不休,一定是最后的结局。

把烟,倒转过来,不让烟灰落下,一层层的堆砌起来,成了大概两厘米那么高,我轻轻一吹,在黄卷毛被呛了一口的狼狈样儿下,我笑道,

“跟威哥那种烂的逼良为娼的烂人合作的人,都没死,我这种好人怎么会死,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但世道总是会给好人一点运气,老天爷总不能一直没有眼睛吧。”

“你!!”

不知道是因为被我刚刚的烟灰给呛了一口狼狈的样子搞得他丢人了,所以他生气,还是因为我这句话触碰了他的怒火,他终于忍不住了,“许默,我草泥马,你是不是想死?”

“呵呵,黄卷毛,在这里,你就三个人,我有六个人,谁想死,你要不想吃屎,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我不打落水狗。”

我狠狠吸了最后一口烟,把烟头往他身边的猛男的衣服上一扔,顿时烫出了一个口子,他瞪圆了眼看着我,似乎想反抗,但是因为我刚刚的话,他没有了反抗的念想,六对三,没啥悬念的,还有黑大个这种猛人在,他们绝对只有吃屎的份儿,别说只是衣服上烫破了个洞,就是整个衣服都被烧了,他也必须忍。

“许默,你吗了个比的,有本事的,单挑啊?”

气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的黄卷毛,跟一只发了情的公狗似的,双眼赤红色,喘着粗气,全身上下暴怒的青筋都冒起来了,仿佛只要我说,行,他立马就会扑上来咬死我的那种。

但是没办法,我不能说,我现在就任由狗咬我吧。

我笑了下,我说:“你傻吧,虽说我不怕你,但我这里这么多人,我干啥要跟你单挑,我就喜欢人多欺负你人少,要不要来?”

我说完最后一个字,小胖他们已经把他们三个给围起来了,六个人,把他们三个所有的出路给围的水泄不通,他们再怎么想反抗,也没用了。

颓然的放下手,黄卷毛冷冷的盯着我,说,“许默,这事儿没完,咱们之间,以前的情分一刀两断。”

我眉头一挑,“怎么,咱们之间,以前还有啥情分?卧槽,你们知道吗,我怎么不知道我和一个畜生有啥情分?”

我不知道啊。小胖配合的大笑,说,“怎么可能呢默哥,畜生是畜生,你听不懂他的话,怎么可能和他有啥情分。”长刘海更加好说话,说,“默哥,这就是你不对了,谁说畜生不能有情分,只不过,有的人,连畜生都不如。”贞妖史亡。

“哈哈哈!”

放肆、张狂的大笑,这就是我重生回来以后所做的事情,我不想再忍,也不想再怯懦下去了,我要打倒这群狗,就好像我把恶贯满盈的赵明飞送进监狱了一样。

“许默,我草泥马,你给我等着,等着!”

黄卷毛指着我,似乎因为我藐视了他的尊严,侮辱了他的人格,所以他生气的不行,要用嘴皮子来赢得最后一点场面分。

“我随时,随地,恭候大驾。”

我微微扬起嘴角,不屑的冲着他笑,同时,拿了根烟,小胖识时务的给我点上,一副上海滩许文强的姿态,拽的不像话,几个来上厕所的小同学吓得直接不敢进来了,跑到教学楼那边去上厕所了,这里,不适合他们呆。

“默哥,你啥时候咋这么叼了呢,我都学不出来,你这装比范儿,太装比了。”

小胖问我,似乎很享受刚刚的那一刻,我们何时这么扬眉吐气过。

我笑了,“赵明飞都倒了,我最大的仇人都进去了,我还怕啥,一个刘峰,一个黄卷毛,一个威哥,三个跳梁小丑,看我怎么玩死他们。”

麻子脸嘿嘿笑,笑的全身都发抖,说,“我终于等到默哥觉醒的一天了。我问他说啥呢,他说他从一开始认识我,就知道我有一天会这么拽,这么叼,只是一直没等到我的爆发,从我认怂、被打、被围、受伤、住院、差点淹死的这一系列事件以来,终于等到了我爆发的一天,也就是这个时候。”

后来小胖问我为啥不跟那家伙单挑,照理说,我的身手都已经能跟赵明飞对上几分钟了,怎么会不是他的对手,我说,“你傻啊,我才恢复体力没几天,腿脚都没好完事儿呢。”

小胖就问我要不要紧,那这样的话,会不会影响跟黄卷毛他们的决战,我说,“赢不赢,靠的不只是拳头,还有这里,我指了指脑子。”

第三节课下课的时候,夏梦来看我了,问我怎么样了,好点儿了没。她的到来,无异于让很多男生都眼红我,尤其是我班上的一些花痴,他们虽然成绩好,但也对美女很热衷,没有不喜欢漂亮姑娘的男生,只有知道自己吃了多少干饭的男生,他们不敢接近夏梦这种级别的女生,只是因为知道不够格。

我说:“谢了,难得你还这么关心我,你上次还来看我了呢,真谢谢你啦,我挺感动的。”她说:“感动啊,真感动?”

她歪着脑袋看我,挺可爱的那种,以前的她,那么冰冷冷,哪里会有这样的小女人姿态,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事实就在眼前,我怎么能不信。

我说:“真的啊,感动死了,我请你吃饭啊,晚上,赏个脸呗。”

她说:“行啊,得看你诚意够不够”,我说:“够,必须够,记得来。”

她临走的时候,我有点疑惑,叫住了她,后来想想,问她不好,就没问了,她问我,“是不是想问萧璐的事儿?”

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是啊,她没来上课么?”

在我看来,我回来了这么大的事儿,她不可能不知道,她如果来了学校不可能不来看我,上次她就没来,电话也没打,我觉着可能是学习紧张,但下课时间不会没时间过来一趟吧,所以我觉着,她是不是没来上课。

夏梦说,“来了啊,她没来找你吗,我觉得,她应该是比我还早见你的人才对呀。”

我的身子,狠狠顿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