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我给你当媳妇/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华,直接开过去!”

萧璐居然直接下这个命令,江华微微有些玩味的扫了一眼小胖他们。说,“能行?”

萧璐点点头,江华笑道,“我倒是不怕车下多几个亡魂啥的,反正这车,也带走过不少亡魂。”

说的好像他撞死过很多人似的,嚣张的不可一世,这股嚣张气焰,刚好被我看在眼里。

我手里拿着甩棍,冲了出去,直接在后车窗上来了一下。贞欢节亡。

彭。发出了巨大的冲击声和玻璃碎裂的声音,由于是在校门口外面,门卫他们好像是看到了,正在观望,估计有啥事儿,会出来管管吧。

我吼了句,“给我砸!”

我一声令下,小胖以及他带的几个小兄弟,啥也不说。就开始砸。一开始专门砸玻璃,这震慑性比较大,因为砸起来爽,一下就碎了,还带着巨大的抨击生碎裂声,带着刺激感,刺激着人的神经。

这大奔价格不菲,这车窗好歹也是小几千,再次也不会少于最高的三位数,我们砸起来。那叫一个畅快淋漓。一个门卫认识我,看不下去了,拉过来我,说:“许默,别闹事,你赔不起,砸了两个窗户了,算了,说清楚,有啥说不清楚的。”

我刚想打开他,说:“不用你管”,我的下巴已经受到了重重一击,紧接着,我的整个身子剧烈的疼痛起来,原因是我的小腹受到了江华的一脚,他的高脚皮鞋正中踹中我的心口上。

疼的我捂着肚子蹲了下去。不少兄弟看到我被打,围了过来,小胖一马当先,吼了句,“砍死他。”

“敢打默哥,让他交代在这里。”

“小胖,许默,你们给我停手!!”萧璐撕心裂肺的大叫,“许默,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跟我分手!”

刚拿出甩棍,准备和已经被门卫制住的江华斗争的我,这会儿,停滞住了脚步,不单单是我,小胖听到了这话,也直接愣住了。这话的分量,不可谓不重,一句分手轻易说出,伤的是两个人的心。

我的甩棍,掉在地上,那门卫挺护着我的,知道我是这里的学生,也多方面跟他打交道了,赶紧的把我的甩棍给收了起来,然后小声跟我说,班主任和校长他们的车过来了,小心点儿,别动手。

校长的车,好像是经过这里,问了下门卫们这里是怎么回事,又看了眼被砸破前后车窗的奔驰,门卫就随意忽悠了下,说刚刚这里发生了点儿事故,但跟咱学校的学生没关系,校长放心。那校长叫他们务必别影响到学生,赶他们走,那门卫说行。

我也冷汗流出来了,差点被班主任发现,我躲在奔驰后面。

和萧璐大眼对小眼,我捂着伤口,捂着肚子,而江华同样捂着胳膊,我的人多,他肯定也受了伤,但没我这么狼狈。刚刚那一个照面,让我知道这家伙也是个打架的猛货,不比我差。

所以我轻敌了,所以我受伤了,可我最受伤的是,心伤。

我看着萧璐,她也看着我,她好像不敢看我,眼神闪烁,不肯直面看着我,我看着她,问她,“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她这会儿不敢说话了,只是说,“许默,你,你快走吧,你走吧。”

我冷笑,“我走,我为什么要走,走的人,为什么不是他,他凭什么留下”。

我又瞟了眼那孙子,这货确实比我高一点点,没多少,我还有的长,他不一定能比我高比我帅一辈子。

你这段时间都跟他在一起,“萧璐,你这不用跟我解释解释么?我红着眼睛问她,老子差点淹死在河里面,你却在这儿和他风花雪月,你知道他是什么人么,他这种人就是伪君子,林志婷为了他,啪。”

一巴掌,打断了我的话,“许默,你闭嘴。不用你说他,你走吧。”

萧璐冷冷的盯着我,我感觉心里有无数的委屈,难道我都快要死了,都没办法让她提起兴趣,是什么让她一个礼拜之内改变的这么快。

明明,不是好好的么。

“小比崽子,有空,我再陪你玩,这车窗,你以为你逃得了,还是得算你头上,你不赔,我让你跪着赔。”

江华眼神里闪过一丝狡黠,擦了擦嘴角的血,就要走,萧璐也叫他,“你也闭嘴,开车,走。”

江华哼了声,上车开油门,一路向东,走了。留下我们几个傻货,在那傻站着,愣愣的,不知道干什么。

门卫给了我们一人一把扫把,冷冷的道,“都他吗给我扫干净玻璃碎片,不然别回家了。”

然后小胖和那些兄弟都怨声载道,这会儿长刘海他们才姗姗来迟,不知道刚刚干嘛去了,他说,“对不住啊,默默,咋样了,这是?”

他看到一地的玻璃碎片,愣了,小胖过去就踹了他一脚,骂道,“你个孙子,来这么晚,默哥都吃亏了,那小子,还挺能打,一副小白脸样子家家的,下回得找多点人堵他。”

“挨打了,默默、?”长刘海过来关心得问我,我打开了他的手,没事,然后我疯了似的,一边扫地一边发泄心中的怨气,一根扫帚,都被我给扫烂了,那门卫还哟呵哟呵的,说,“这咋回事儿,扫个地能把扫帚整成这样?”

小胖就说,“叔,我们赔成不,我老大现在心情不好,别烦他了。”那门卫接过小胖给的利群,说,“小逼崽子的还玩什么深情,现在的小孩儿啊,呵呵,赶紧滚去吃饭吧,下午还上不上课了?”

长刘海连拉带拖的把我弄到了食堂,叫我吃饭,给我打了一份,我愣是一点都吃不下,心里苦涩的要命。

我说默默,到底咋了。小胖就大概跟他说了一遍,然后说:“我就没见过这么忘恩负义的女人,太见异思迁了,不就是人家有个奔驰么,那又咋的,以后咱默哥,啥大房子大车子没有啊,兰博基尼都是菜,还什么奔驰,太没档次了。”

“闭嘴。”长刘海看我一直不说话,叫他闭嘴,省的聒噪。

我心里拼命的问自己,事情原因出在什么问题上,可我一直想不明白啊,她爸妈反对,不可能啊,她妈还同意来着,我还救了她爸,有恩与她家里,不可能的啊,完全没道理。

想不明白,我就一个劲儿的去想,到最后,我都快哭了。

默默,咋了啊,不行我们再去帮你问问萧璐怎么回事儿的。长刘海看我这样,实在是不行,然后他就给萱萱姐打电话,问问什么情况,其实他打电话,我也是偷偷竖起耳朵来听的,如果事情有哪怕一点点的转机,我也会很高兴。

可惜是的,萱萱姐好像什么都不知道,还问我默默是不是没事儿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叫我请客什么的,还说,到时候请客的时候,她会跟小雨姐一起,把璐璐给叫出来,到时候真相就水落石出了,就算死,也要让许默死个明白。

我听了心里舒服 了点,长刘海就叫我给小雨姐打个电话啊,毕竟,她跟璐璐的关系是最铁的,萱萱不知道是因为她和璐璐还有点儿矛盾,但小雨和璐璐可是最好的朋友闺蜜,应该有啥事儿都会说的吧。

我寻思了下,也是,就火急火燎的给小雨打电话,问问她情况,哪知道卓小雨愣了,问我,“许默,你开玩笑的吧,你俩不是家里都同意了么,我还高兴来着,你这个凤凰男终于 逆袭了呢,怎么回事儿,拿你雨姐寻开心是不是?”

然后问我萧璐是不是在我旁边偷笑呢,叫她接电话,她要好好收拾萧璐的。

听了这话,我更加苦涩的快哭了,我说,“雨姐,如果我的话有半分假,就让我下半生终生不举,行吗。”

她看我不像是在开玩笑,也愣了,说,“不能吧,这才多久啊,从你落水下落不明到你回来,用不到一个礼拜时间,一个礼拜能让一个女孩儿变心么,何况是萧璐这种女孩,她对江华能旧情复燃?说实话我不信。”

“许默,你还是自己去好好问问她是不是有啥难言之隐什么的,别耽误了你和萧璐的终生幸福,你要是怕,改天我就陪你去找她,软磨硬泡,也得把她拿下,你说你们,连怀孕堕胎这么大的事儿,都能瞒天过海闯过去了,这么点儿小阴沟里翻船,你不觉得不值得?”

她说,“放心,以我对萧璐的了解,根本不可能,移情别恋,你当每个人都是你们男人啊,见异思迁靠下半身思考啊?”

听她一席话,我的心里舒畅多了,我说:“那什么,谢谢雨姐,要真的我搞不定,就找你帮我去找她问清楚了啊。”

她说,“行”,说的大义凛然,“要是她真把你甩了,我就给你当媳妇!”

我笑着挂了电话,把这句根本当不得真以后却真的比真金还真的玩笑话一笑置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