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好/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上我回去的时候,上了q,看了下萧璐的q空间。想从这里面找点儿端倪出来,毕竟不管是那会儿,还是现在,很多人嘴上不好意思说的心里想的事情,想吐槽的,都会在q说说上面写出来。

那个年代还没有q说说,只有日志和留言板,可仅仅只是这两个东西,已经能让很多人向往了。那个年代还没有现在那么多广告日志、转载日志,很多日志都是笔者一个字一个字打上去的。我和萧璐那会儿也经常喜欢玩这个,长刘海也是。偶尔追萱萱姐很颓丧、很沮丧的时候,就会写点儿煽情的东西在上面,我们这些兄弟互相加了q,看到他写的那些玩意儿,就上去冷嘲热讽一番,他也不生气,其实大家都是开玩笑玩的,尤其是我,他明明知道萱萱姐喜欢过我。他也不生我气。

萧璐的q空间一如既往。蓝色的一片,百合花和一个小公主在首页上,我点进了日志和留言板,果然被我发现了点儿东西。有一个日志是前几天写的,我应该还在古塘村落难。日志写的是:

真的不想这样,但理想永远只是理想。

战胜不了现实。

现实的残酷,让人喘不过气来。

拼了命的去努力,却得不到认同,也左右不了命运。

唯有坐以待毙。

看完了这个日志以后,我莫名其妙。这写的啥玩意儿,真奇怪,没看懂,我又去看留言板,发现不少人留言的,前面几页的有卓小雨、萱萱,甚至我也去留言过,卓小雨她们留的是璐璐加油,越来越漂亮什么的。我留的是“你给我等着”。

看到留言的时间,我笑了,好像是刚刚进入解放中学的那会儿,我对她的怨恨还残留在心里呢。

可是看到最后一两页的留言以后,我淡定不住了。有个头像是个帅哥,笔名是飞你不可的家伙,居然在留言板上叫嚷着,我还想着你。

咱们和好吧。别生气了。

以前都是我不对,你原谅我呗,咱们重新开始。

我当时气的怒火攻心,直接在下面给这个飞你不可回了一句“要不要逼脸了?”

我知道这人肯定就是江华,索性在q空间上,只要有他的头像,就可以加他q,我就申请了加他q,没多久,就有人回复我了:“你哪个煞笔?”

加了好友以后,我直接开骂了,“草泥马的,你才是煞笔,你咋那么不要脸呢,你是江华吧?”

飞你不可:“你是许默?”

我冷笑,“就是你爷爷我。”

“是你这孙子啊,我正愁联系不到你呢,怎么说吧,我的车窗,你知道我的车窗多少钱么?”

我发了个刀的表情问他想要多少。他说,“五千。”

我发了个,“五尼玛比,你要不要狗脸了,你和萧璐早就分手了,还纠缠她,你还是不是人。别他吗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林志婷都跟我说了,你还跟她处对象的时候,就勾搭上了萧璐,然后甩了人家跟萧璐在一起,可你还是和她藕断丝连的,是不?”

飞你不可:“哟,知道的不少啊,跟林志婷睡过了?”

“我睡尼玛。”

我说,“我警告你,这次砸车算轻的了,你给我离萧璐远点儿,不然下回就不只是砸车了,而是把你连脑袋一些砸了!”

“呵呵,我好害怕,六七个人围着我打,还被我踹的没还手之力,你真有脸。”他发了个好笑的表情,说,贞厅帅才。

“实话告诉你吧,萧璐不可能再跟你在一起,你趁早死了这份心吧。哦对了,你要是不嫌弃,我前前女友林志婷,你随便玩,拜。”

我在q上发了愤怒,然后骂他,你要不要逼脸了,可是很快我发现他下线了,我又被拉黑了,满腔的怒火没法发泄。

我想了办法,就到萧璐q空间留言板上,给那个飞你不可的下面留言,骂死他。

什么他妈是小姐啊之类的,狂骂,后来我发现我没有回复权限了,再一看,刷新不进去了,再刷新,又去看看网络有没有问题,没问题啊,然后我居然发现萧璐的q空间锁了。

直接进不去了,只能她自己可见,这就两分钟左右的事情,说明她在线。

机智的我,立马给她留言,说,“萧璐,你在啊,你能不能跟我解释清楚,为什么,就算你要分手,也要给我一个死的痛快的理由吧?到底是为什么。”

敲完键盘以后,我发现手上湿湿的,眼泪都掉在键盘上,好歹一年多的感情啊,不是简单的感情,而且是第一次正式恋爱,第一次暗恋是夏梦那一次,这一次才是正式的恋爱,传统意义上的正牌女友萧璐,才是我的第一任。

年少的那时,对第一次这三个字特别敏感,第一次接吻,第一次拥抱,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恋爱,初夜,等等。这些都是青春年少的时期,对少男少女们最刻骨铭心的经历,也许以后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会深埋心底,忘不掉的回忆。

后来的后来,我想起自己当初为了初恋的姑娘跟个娘们似的掉了那么多眼泪在键盘上,跟现在为了硬盘里的姑娘跟个禽兽似的也掉了很多液体在键盘上,相比较,发现那时的自己是多么多么的傻,连我自己在夜里,都会笑醒,那会儿太傻比了,有什么的呢,如果是现在的我,遇到这种事儿,肯定一笑置之,怎么可能键盘上满是眼泪。

许多年后的很多人都会想,有啥大不了的呢,不过是分手嘛,为啥分手非要问个理由,问问明白,凭什么分手,为什么分手,就为了让自己死心,或者是,找一个让自己痛恨对方的理由?这跟现在的东北大老爷们分手截然不同,分么,分,一句话的事儿,也不问为什么,因为没有为什么,约吗,约,一句话的事儿,也没有为什么。

当时的我,静静地等着灰色的萧璐的qq跳动,我感觉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可是那天晚上我依旧没等到,我怎么发视频,发语音通话,骚扰她,她都没接,应该是真的下线了,又或者她跟我一样,早已在电脑面前泪流满面,可是却不敢做出任何反应的假装不在线。

她就这样一直不回我qq消息,我心里难受,抹了把眼泪和鼻涕,去了趟卫生间,大盒哥好像看到我了,问我咋了,我说:“我没事,我要睡了,你也早点睡。”

他说行,“有啥困难告诉大盒哥,要是在学校里被欺负了,也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帮你。”

我感动的说,“谢谢。”

回房间以后,还是没回我,我却收到了一个人发的qq邮件,是江华发给我的,虽然拉黑了,但q邮件还是可以发的,可以不加好友也能发,我收到了是一连串骂人的话,叫我哪个乡下来的,滚回哪里去,还叫我小心点儿在学校里被人打成狗。

我也同样回过去,让他去死之类的话,恶狠狠的对轰,最后骂累了,就没鸟他了。

我好像下定了决心似的,又打开了萧璐的qq,最后给她回了一句,“别装了,你在线对不对,你想分是不,行,分就分,你别后悔。”

然后我就关了电脑就上床睡觉去了,气的不行,手机也没收到短信什么的,我心想,该不会是萧璐真的没上线吧,我看了下时间,接近0点了,那她应该早睡了啊。

发完这个qq信息,我辗转反侧,睡不着,想起我们第一次相识,想起她和小雨姐一起欺负我,然后她为了安慰我,为了帮我走出夏梦的阴影,她是一直等着我,安慰我。她和小雨姐他们把我绑架到山上,欺负我,但她还是回来把我给放了,若不是她,我一个人在上面得饿死,证明她还是有良心的,她这人,还是善良的。

后来,也证明了她的好,我才跟她在一起的,虽然是她追的我,但我依然很珍惜她,很珍惜和她的感情。

可是现在,她怎么会这么狠的心下来跟我分手。

有句话怎么说,相爱的人,就得相信对方,无论对方做什么,都有她得苦衷。

我猛地从床上爬起来,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是不是她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只能跟我分手,所以才这样?

我万分懊恼,如果我冤枉了她,那怎么办。我赶紧的爬起来,打开电脑,然后想要把qq登了上去,我想着是解释一下,刚刚我发错了话了,我是不想分手的,刚刚说的都是气话。

可是,qq登录以后,我发现有个人头跳动,是萧璐的,她回了一个字,“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