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你信不信我敲死你/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慌了,立马开始解释,说:“对不起璐璐。我那都是气话,不是真心的,别瞎想啊,璐璐,你是不是有啥难言之隐,你告诉我,我都救了你爸了,你爸妈不可能反对我们在一起啊,阿姨都说同意来着,璐璐,在吗?”

最后发现她还是不在了。我急死了,打电话,关机,打她家里电话,居然没法接通,看来是线都拔了,我想着只能等明天再去跟她好好解释了。

都是我自己作孽吧,如果没说出分手就好了,她也没说过正式分手。只是不理我而已。可是,现在我先说出了分手,好像就是我对不起她似的,这种感觉很难受。贞厅帅亡。

一晚上我都没怎么睡,以至于大半夜三四点,我听到了隔壁的声音,是大盒哥和小灵嫂子,估计寻思着,就是再怎么晚睡的人,也不可能这么晚还没睡吧。我就说怎么大盒哥和小灵嫂子这么久都没整那啥。现在发现原来他们都有整,只是很晚很晚而已。

吵得我睡不着,心烦意乱的,最后还是睡着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特别难受,但还是起来了。

我早读也没上,直接就去的萧璐班上找她,我在外面晃悠的时候,看到那几个憋崽子,就是昨天跟我打的,问我怎么又来了。

我指着他们说,“你们有本事给我出来,吗的,山中无老虎,你们就称大王了是吧,老子许默才几天不在学校里。你们就敢耀武扬威,草泥马的。”

其中一个瘪三看了眼我,“你是许默?高二老大的那个许默?”

另外一个家伙说,“我估计没有那么多同名同姓的吧。”

我冷笑,“草泥马的,等死把你们。”

他们估计还在猜测我的身份,重点班的人不知道我的身份很正常,谁混得好谁混得不好,他们都不关心,只关心自己的成绩和卷子单,也许麻子脸是谁,他们都不认识。

但他们至少偶尔还是知道老大是谁的,所以这会儿不敢对我轻举妄动了。

我往里面看,发现萧璐没在,我愣了下,不会是去厕所了吧,这会儿,迎面走来一个美女,我看了下,是夏梦,她看到我,就笑了,

“这么准时来看媳妇儿呢?”

我苦笑,“你刚来啊?”

她说:“是啊,迟到了,我进去了啊。”我说嗯。

然后默默地等,一直等到都快上第一节课了,还没来,一般,迟到或者早读不来,已经是很大的罪名了,第一节课不可能不来啊。

第一节课打铃了,她还没来,夏梦说叫我先回去,估计她迟到呢,我说也是,然后就回去了。上了一节课以后,去的时候发现萧璐还没来,都第二节课了,夏梦抱歉的看着我说,“这我也不清楚,你打电话问问她吧”,话说:“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啊,这是闹的什么?听说你昨天和那个奔驰男大打出手,还把人家车给砸了,你有本事,那可是奔驰!”

我冷哼,“就是兰博基尼也是一样砸,敢抢我女朋友。”

夏梦竖起大拇指说,“霸气。”可是萧璐还是没来,要不你直接杀到她家去看看吧,看你这样着急等,也没什么办法啊。

我想着也是,等下我就请假去吧,不然我实在是等不及了。夏梦好像酸溜溜的说了句,“你对她可真上心。”

走的时候我心想,我对你难道没上心过么,你怎么对我的呢。

还没下楼梯,被人拦住了,是上次打我的那几个萧璐班上的,我瞪着他们,“想死?”

“那个啥,默老大,我们了解过了,你真是许默啊,对不住,有眼不识泰山了,上次的事儿,真对不起,要不晚上我们兄弟请你吃个饭,算是赔礼道歉吧,还有你女朋友萧璐在我们班上,我们肯定万分照顾,不知道您呢晚上肯不肯赏光呢?”

我看了他俩猥琐的样儿,骂了句:“滚”,他俩直接闪开了,吓坏了,我也没理他们。找了一下班主任,说是请假,他问我为什么,我说,“才刚回来,身子还没恢复好,肋骨那里因为掉下护城河撞到石头了,还疼。”

她看我说的挺真实的,就准了,说:“许默你可真是个传奇色彩鲜明的学生啊。”

我不懂她这话啥意思,反正我也不想懂,直接就往萧璐家那边赶去。

快到她家门口的时候,看到了让我惊心的一幕,他吗的,萧璐没去上课,反而坐在人家的大奔里面,刚好下车,然后正准备进萧璐她家院子呢,这会儿阿姨也刚好从那车上下来,啥都明白了,我艹他吗了个比的,过河拆桥,过河拆桥啊!

我救了她爸,逼着我妈取消了对她爸的诉讼免了牢狱之灾,她好声好气的跟我说,同意我和萧璐在一起,认为我潜力无限,可是,现在呢,代表了啥,这是啥,当我是瞎子么。

那个大奔,看起来车窗修好了,有钱人就是好,这点钱都不算啥。

我吼了声,“萧璐!!”

然后就从路边捡了个棍子,朝着大奔跑了过去。

听到我的声音,往我这边看了一眼的萧璐和她妈,脸色大变,萧璐她瞪圆了眼,“许默,住手,你干什么!”

萧璐她妈喊道,“默默,你干什么,你别激动啊,你听我们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那样是怎么样,忘恩负义,过河拆桥,利用完了我和我妈,就想一脚踹开,老子差点死在护城河里,如果我死了,就刚好如了你们的意了,对吧,很好,很好,卑鄙无耻,忘恩负义,就是你们萧家的人干出的事情,枉我还不想跟你分手。”

“行啊,你们嫌我穷,过河拆桥,利用完了我就一脚踹开,好哇,老子还不稀罕你们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我刚好跑在他们面前,在他们惊诧的眼神里,我狠狠的一挥,车窗又碎了,我正打算挥动把另外一个车窗给打碎,江华动了。

“小逼崽子,给你点儿脸,你还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他过来,很快就抢到了我的棍子,我和他比拼着手劲儿,不能让他把棍子给抢走,我就用脚踹他,可是他用那种巧劲儿,把我给绊倒了,棍子也丢了,他往我身上狠狠的砸了一下,那棍子打的挺疼的。

我惨叫一声,刚好准备起来反抗,可是他的牛角皮鞋,像是不要钱雨点似的往我身上踹,很疼很疼,但根本比不上我心里的那种疼。

“停手,江华,你想打死他吗!”

萧璐吼着,我听到了她的声音,好像江华就停手了,把棍子往旁边一丢,“三个车窗的钱,一万,少一分,老子亲自去你家里找你老子拿。”

江华恶狠狠的道,丢了棍子以后,双手拍了拍灰,“就这点儿本事,也好逞英雄,呵呵,你真他吗可悲。”

“对,萧璐就是跟我了,就是回头草,怎么了?喔,她跟你,就是对的,跟我就不行。”

“对,我甩了林志婷了,怎么了,你爱睡,你可以睡,不拦着你,那骚货本身就是万人骑。”

“对,我就是有钱,就是践踏你这种穷人的尊严,因为我有钱,所以我开得起奔驰,你毛都开不起,也给不了萧璐什么,懂了么,穷人!”

最后一声,狠狠的击打在我的心上,萧璐、阿姨和他正准备进去,那个铁栏杆还没关上的时候,一砖头,狠狠的砸在江华的脑袋上。

顿时,血喷如注,整个场面,失控了。

“草泥马的,有钱了不起么,还不是一个脑袋两个蛋,有钱就多个脑袋是么,老子看看你有钱,是不是脑袋就比砖头还硬点!”

我丢掉砖头以后,狞笑着看着他们。

“许默,你,你疯了!”

萧璐呆了,直接过去抱住江华的身子,江华捂着后脑勺,倒在地上,不停的流血。

“我就是疯了,我穷,怎么了,你们就这么看不起我是么,呵呵。”

我冷笑着盯着阿姨那张满是惊恐的脸,阿姨慌了,叫萧璐赶紧叫人,喊警,喊救护车。

萧璐招呼了几个路过的路人,慌慌张张的,把人给送去医院,阿姨指着我,气的浑身发抖。

“许默,默默,你,你是个疯子是吗?”

“疯子?”我冷笑,“我没你们疯吧,为了给你老公脱罪,你就过来利用我的同情心,现在利用完了我了,你他吗的就过河拆桥,我都把我妈的心都给伤了。”

我越想越难受,为了他们家,我伤了徐妍的心,她也没怪我。我怎么这么混蛋啊!

“许默,真是误会了啊,你不单单误会了我,也误会了璐璐。”

阿姨苦笑道。我就冷笑问她,“那你说,我怎么误会你们了?你说啊,你是不是想让我和萧璐分手,有没有这回事儿,你是不是让萧璐不见我的面,天天让这个人来接她上下学,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也叫误会?”

阿姨叹了口气,“默默,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江华这孩子不错,我觉得,把萧璐托付给他这种男的,挺好的,你觉得呢?”

“默默啊,以前我也是,以为爱情可以左右一切,在一个礼拜之前,我还以为你会是我的女婿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可是,很多东西……”

“够了!”我吼道,“别为你的虚荣找借口!”

我捡起了棍子,指着她,“你们这样的家人,言而无信,背信弃义,为了钱,可以连女儿也卖,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一棍子敲死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