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陌生的女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高兴了,“小雨姐,我叫你一声姐。是因为你多次帮我,救我,还真的把我当弟弟看待,可你要还这么说,那恕我今天请不起你吃饭了”。

我说完,就要开车门出去,她伸手拉住了我,这时候我才发现她穿的是晚礼服,很漂亮,深酒红色的那种,高贵。典雅,根本不是我们这种穷人所以染指的。

她因为露出了半边的沟,伸手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大片,瞬间脸就红了,不过,我立马恢复了常态,她是小雨姐,不是别人。我不能乱来。

我被她拉回来。她笑道,“这就受不了了?”

我做好以后,也没回话,就是不高兴的不看着她,相反,我看了眼后视镜,发现德叔正从前面那里注视着我,那眼神看不出是什么意思。

“那你不是不想跟我好好说话么,还叫我回来干啥?”

“默默啊,你这次的聚会。我就不去了,但事儿,我得跟你说明白,你今天白天得所作所为,我也大概了解了点儿,你差点废了一个大少爷,得罪了一个家族,是很危险的,你知道吗?”

她看着我,仿佛是在可怜我,又仿佛是在帮我出主意,我不知道她怎么知道的这件事,还是,他们有钱人有一个什么事都藏不住秘密的圈子,是其他底层的人所不知道的圈子,这些我都不知道。

“你真以为。只靠着日薄西山的萧璐他们家那点地位,那落马的地位,甚至是出卖女儿,就能保住你?”

我的身子,猛地一颤,瞪着眼睛盯着她。

“默默,做事,说话,多用用脑子。她指了指脑袋,你这么冲动,是会害死你的。”

“虽说现在萧璐还在这里,萧璐她家也还在县里,江家不动你,那他们走了,又当如何?”

“他们怎么会走?”我憋足了火气,看着小雨。

“你想不到的事情,往往下一刻就有可能会发生,不要总是想当然。”

卓小雨叹了口气,“默默,我能保证你家里肯定没事,江家不会把你家里人怎么样,就算是萧家从县里被清除出去,也是一样。”

所以你放心吧。她看着我,摸摸我的脑袋,“默默,你就像是我的弟弟一样,我照顾你,疼你,只是希望你能快快成长,而不是像这样每次都肆意妄为让别人帮你擦屁股。”

“也幸好你这一砖头下去人家抢救的及时,要真的死了,呵呵,你跟你小叔一样进去肯定是铁板钉钉的事,改都没法改,你知道后果!”

她眼神肃穆起来,“所以许默,璐璐那边,她有她的难言之隐,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你要坚信一件事。”

“她对你的喜欢,依旧没有变。”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11个字,生生的印在我的心口上,这些天我内心的阴霾,心里的苦楚,就是被这简单的11个字,硬生生的给划开了。突然间,我感觉心头大石头,没那么重了,心里的绞痛,没那么疼了。

“你是说,她,她还爱我。”

“不是因为不爱,而分开?”

卓小雨嗤笑一声,“小崽子,我不跟你玩这些煽情的语言游戏,我今晚上还有个聚会要去参加。就不去参加你的那劳什子聚会了。”

她的笑容,好像是略带苦涩,我看不懂的那种苦涩。我突然间抓住了她的手,“小雨姐,你留下来好不好,今晚,陪陪我说说话,你不能这么不给我面子,好不容大家都聚在一起,萱萱姐也在啊,一起吧。”

可是我穿成这样。小雨皱眉,“下次吧,默默,别任性了。”

我不依,我抓住她的手,就要去抱她的腰,“小雨姐,下去吧,我们一起,今晚不醉不归,怎么样?”

我看到她眼神里的一丝犹豫,可是她扫了一眼前面的德叔,我也看到了他后视镜里殷实的眼神,我顿时愣住了,那是一种,凶狠的眼神,明显是对着我的。我吓得松开了手。

“好了,默默,下次我肯定陪你,好不好,这次你就放过小雨姐吧,行不?”

我颤颤的点头。她突然间亲了我的额头一下,“好了,乖,你去跟她们玩吧。”

我只能下去,刚刚德叔那眼神什么意思,几乎吓坏我了,他从来没用过这种眼神看我,我刚好走到马路对面,一声轿车疾驰而过的声音,我苦笑,就这么走了么。

可是当我还没跨进酒店的门,那车又回来了,德叔喊了我一声,“许默,你来一下。”

我欣喜非常,又有点怕德叔刚刚的那眼神,我喊了声德叔,问他啥事。

近距离看他的眉毛都是白的了,可想而知,这个卓家的管家,为了卓家的事儿是有多操心。

“小姐答应了老爷子一些事情,才能让江家对你松口,今晚这聚会,非去不可。”

我的身子,再次猛地一颤,在我全身还尚在发抖的时候,车再次疾驰飞过。

我整个浑浑噩噩走回了饭店,萱萱她们问我,“怎么,小雨呢,没来么,我看到她家里的车了啊,还是德叔亲自送她来的,她怎么又走了?”

“是啊,默哥,你又惹雨姐生气了啊,都到门口了,还把人家给气走了。”

我瞪了眼小胖,“你给我闭嘴,再说话你滚出去。”

我声音令整个饭店温度都下降了许多,小胖立马不敢说啥了,长刘海愣了下,“默默这是咋了,小雨姐刚刚咋回事儿。”

“别问了,长刘海。”萱萱姐扫了我一眼,我站起来,“我去个厕所,你们吃吧。”

我到了厕所里,心头苦涩,我这人,有什么用啊,就知道这里惹是生非,那里惹是生非,惹出事儿来,还老让小雨姐给我担责任,去她不愿意去的聚会,跟那些虚伪的社会名流们聊天侃大山,都是我的错,她说得对,我那一砖头要是拍死了他,那后果可不是闹着玩的。

可是,我心里太疼,脑子太疯癫,只想着心中的痛得不到发泄,我只能以这种方式来释放。

那一次之后,我发誓以后不会再这么冲动,虽然我经过小叔的教训,不会学用刀子捅人,但我却忘了砖头也能拍死人。

回去以后,我一杯接一杯的灌,他们都敬我酒,祝我安全回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大吼了一声,“有个屁的后福,我还不如死了呢,这回来了,还不如不回来。”

这叫福吗?

分手,得罪人,差点连小雨姐都带进漩涡里去了。

这叫必有后福,我去你吗的命运!老天你他吗有么有眼睛。

然后他们也愣了,继续喝酒什么的,他们喝一杯,我就喝两杯,他们喝一瓶,我就喝两瓶。

当时我就是想,喝醉了吧,醉了就啥都忘了,醉了就啥也不会记得了,所有痛苦,所有的一切,都随风而去,这样多好,都忘了。贞史估才。

我清楚的记得,那会儿,好像是有个女生,靠近了我,跟我敬酒什么的,当时小胖也带了两个女生一起去唱歌,我就是迷迷糊糊的,她们敬我酒,我就喝。

就拼命的喝,感觉喝了一口,心里的痛就缓解了一分,特别爽,然后听他们唱歌,离歌,然后我听到了,就来了感觉,拼命的吼,吼的嗓子都哑了,就觉得爽,拼命的又去喝。

那个女生靠近我,也跟我喝,跟我碰杯,因为整个房间都被离歌那种爆音和死了都要爱那种剧烈的声音给震的不行,我耳膜都是嗡嗡的,那女的贴着我的耳朵跟我说啥,我也听不清楚。

反正就是喝。

后来也不知道是谁把我给送到了一个床铺上,我感觉舒服,就睡,然后迷迷糊糊的,就感觉身边躺了个女的,不知道做梦还是怎么的。

就搂着那女的就亲,一边亲一遍喊,“璐璐,你别离开我。对不起,你别离开我行吗,你有什么被江家人威胁,你告诉我,好不好。”

我流着泪,不停的亲那女的,当时我就感觉,这女的就是萧璐,把她给当成萧璐,那女的一开始拼命的挣扎,大声的喊,我又听不到她说的是啥,后来反抗不了了,也没怎么反抗了,我感觉自己轻车熟路似的,把她的上衣给扒了,后来,我就睡着了,啥也不知道了。

具体是整了那事儿没有,还是没整,我自己都不知道,就是迷迷糊糊的。

而且,那女的是谁,我也不清楚。就感觉好像是在做梦。

第二天醒来,发现我在宾馆里的大床上,周围乱糟糟的一片,一股难为的酒味,我嘴巴里也是,苦涩的很,床单上,也是吐的到处都是,不知道老板会不会让我们赔床单。

然后我就愣了,我们?

我和谁?

我当时就傻眼了,心想昨晚上那个梦,不会是真的吧。

然后我就往大床的左右摸去,发现,没有人,左边,右边也没人。我松了口气,看来是我自己太敏感了,昨晚上做那种梦呢。

我就感觉很渴,很想喝水,我就穿上了边儿上的衣服,打算去倒杯水喝,可是,走到客厅的沙发上的时候,我傻眼了,一个赤条条的玩意儿趴在沙发上。

女人?这是谁?

我当时慌了,想问问她是谁来着,我当时就心里想到了小胖带来的那两个姑娘,不会是其中之一吧,我吓坏了,突然间,我发现了这女孩的衣服掉在地上,那衣服怎么那么眼熟呢,我吓坏了,心里想着,不会是她吧,她怎么会在这儿。

怎么办,怎么办。

我赶紧的抓起衣服,拼命的跑,直接跑出了宾馆,一路往外面跑,跑了好几条街,只希望离开那个宾馆,只希望这件事,从未发生过。

我慌慌张张的回到家里,洗澡的时候,发现我那什么上面,居然有血。是处?完了完了,我居然把人家给……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我又他吗没出息的哭了,拼命的洗啊,只希望这件事是一场梦,一场根本不存在的梦。

可当我洗完了出来以后,才发现,这不是梦,而是现实。

我颓然的躺在自家的地面上,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心想我真是死定了,屋漏又逢连夜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