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地狱无门你闯进来/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咬着牙,扑在我爸的怀里哭了,他跟我喝了几杯酒。又跟我说了一些话,说,“默默,咱们穷,也就是暂时的,以前咱也不穷,虽然说比不上那些当官的,但咱从商,也没差过谁,你放心吧,这次。是最后一次,等你大学毕业,你看中了谁家的千金,咱就娶过来,成不成,默默?那璐璐走了,是她没福气享受咱默默的爱,你说是不?”

我咬着牙,点着头,说:“是。”

徐妍好像也知道了这事儿,过来安慰了我好一阵子,心里难受的很,我也跟她说对不起。妈。她说,“没事,竹篮打水一场空嘛,妈早就见识过了,不是咱们的。咱求也求不着。”

后来大盒哥和小灵嫂子搬出去了。和那两个大汉一起合租在离我们远了一条街的地方,他们三个男的就在外面打工,小灵嫂子在家里偶尔做饭什么的,只能祝福他们越过越好吧,小灵嫂子虽然有点骚,也希望她不要再对不起大盒哥了,我也没有太多精力去管这个事,说到底。我还只是个高二的学生。纵私亩技。

萧璐每天都没来上课,我每天的早上和下午,都会去一次她班门口,可是都没发现人,夏梦瞧见我这样,说:“哟,成望妻石了?咋回事儿啊这是?萧璐还能不能来了。”

我咬牙说,“应该能。”

我心想,等她家里的事儿弄完了以后,应该会回来上课吧。可是夏梦却突然跟我说了一件事,说她班主任跟她们提了一句,说有一次她们班班长问班主任说萧璐怎么一直都没上课啊,都两个礼拜了,不会是休学了吧?

她班主任居然说,那不会,她家里好像和另外一个男方家里纠缠不休的,不知道会不会到省城去念书。

夏梦告诉我这事儿了以后,我慌了,“转学?萧璐会转学?”

我抓着夏梦的肩膀问,“夏梦,你告诉我,是真的吗,璐璐她会转学?”

我眼睛里泛着红色的光,我感觉自己都快要疯了,她打开了我的手,说:“默默,你干嘛啊,掐的我手都红了。”

我看了下,果然,她胳膊和手臂都被我给掐红了,我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啊,我就是着急,想问问她的事儿。”

夏梦不高兴了,“你问就问呗,动手干啥啊,我又没得罪你,全天下,就你家璐璐是姑娘家,人家就都不是姑娘家,不用怜香惜玉的,是吧?”

说完,气呼呼的进去了,我本来还想着进去找个人,给她道歉来着,后来想了下,算了,我璐璐这边儿都没搞定呢,不想惹麻烦了。

我打算下午放学的时候去萧璐家里问问情况,怎么搞的,就算她跟我分手,跟江华在一起,也别转学啊,就算她和江华在一起,在我们学校,经常被奔驰接送,但我好歹也能看到她一眼,只要能远远看到她一眼,我就感觉很欣慰了,可是,她这样转学一走,到省城去,那我不是想看到她,得去十万八千里了。

我以后还怎么看到她。

不行,我不能让这样的事儿发生。

下午第二节课的时候,小胖来找我了,跟我说,“默哥,黄卷毛和威哥找我们谈判,上次的定点,还有我们的地盘归属。”

我不耐烦的说了句,“不去了,你们定吧,我有事儿急着去呢。没空。”

小胖眉头皱了下,过了会儿,麻子脸也来找我,说:“这次很重要,关系到地盘的归属,我们几个老大合计了一下,先分地盘,打算暂时停战,彼此之间互不干扰。还说,刘峰回来了,我们高中部打算一致对外,不内战了。”

所以我务必要去。我当时也懒得管那么多了,骂了句,“墨迹啥呢,你们去,你们决定不行吗,叫代理老大黑大个去啊,我又不能代替你们决定啥,没看我忙的成什么样了么。”

麻子脸当时很不高兴的样子,“那你不去,咱们分不到地盘,别看我们不内战了,但他们肯定占大多数,我们几个又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老大,他们就扣着这一点,不分给我们好的地盘,比如小卖铺那里,油水最多,你不去,咱就分不到了怎么办。”

“分不到就算了,一个小破地盘,不能死吧。”

我吼了句,“行了,别烦我了。”

当时麻子脸出去的时候说了句,“难怪都说许老大被女鬼缠身了,无法自拔,为了个女的,把自己搞得人模鬼样的,算什么英雄。”

我在教室里吼了句,“你他吗的,有种的站住,再说一遍试试。”

小胖就拉着麻子脸赶紧走,说:“走,别说了,默哥发火了。”

麻子脸哼了声,“我怕他咋的,他咋不死女人肚皮上,为了个娘们,兄弟也不要了是不。”

你让他进来说的,我站了起来,指着麻子脸那边,这会儿,长刘海他们来了,说:“丢不丢人,还是兄弟呢,走,走,都别站在这里,丢不丢人啊,给人看笑话呢?”

他来了以后,场面算是控制了下来,我脸上挂不住,指着他说,“长刘海,你别拦着我,这小麻子,我早就看他不爽了,吗的,在我这里磨磨唧唧的,叫他回来,我收拾收拾他。”

长刘海叹气说,“默默,够了好吗。”

我看他这样,我也没说啥了,他问我,“萧璐的事儿,是不是没辙了?”

我红着眼睛,“不然呢,不然你以为我干嘛不去开你们的混子大会?”

哎。长刘海拍了拍我的肩膀,“我问了萱萱姐了,她告诉了我一些,但她很多东西不知道,就说萧璐家里和小雨家里这段时间发生了大事,具体是啥事,她也不清楚,她家里不是当官的,不懂这个。”

听到萱萱姐的事儿,我突然想起那个夜晚,我心里有点心虚,看着长刘海,我真怕如果那个梦境是真的,长刘海会不会砍死我。

“那啥,长刘海,萱萱,她有没有跟你说别的事情?”

我看着长刘海的眼睛,长刘海摇摇头,说,“没有啊,什么事情,就萧璐的事儿呗?”

我说:“不是,没别的了,她自己的事儿?”

长刘海眉头皱起,“没有啊,秦立那货没缠着她了,她一个人乐得清闲,能有啥事儿。”

我嘿嘿笑了下,“那你和她?”

长刘海摆摆手,“默默,八字还没一撇呢,别瞎说。”我笑道,“那总比以前好多了呗,多少能把你当心腹了,啥事儿都跟你说,不跟我说。”

他说,“那是,也不枉我追了她这么久,你放心吧,我感觉我有信心,高三之前能拿下。”

我眉头皱了下,“这么有信心?”他嘿嘿笑,“是啊,我感觉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一年多了,快两年了,真不容易,坚持,总是会胜利的。默默,你也是,你也别放弃啊,我不知道你和璐璐之间发生了啥,但我看的出来,她不可能对你没感情,可能以后就好了吧。”

我也叹气道,也是。不过我内心却是翻江倒海,但愿,那个晚上真的只是个梦吧,如果真的发生了啥,萱萱姐为啥不说,我到底是和哪个姑娘在一个房间里睡过啊?

想到这里,我打算下次问下小胖,他带去的姑娘里几个,有没有可能突然闯进我房间的姑娘的可能。

放学的时候,我拼命的跑,往萧璐的家里跑,还给她打电话,却没人接,我还发短信给她,这几天我都有给她发短信,“璐璐,你真的不肯理我了吗,我知道你家里有无奈,但你跟我说清楚,可以吗,你就不能见我一面,跟我明明白白的说清楚吗,就算是分手,我也有权知道为什么,我也有权知道你以后的路打算怎么走吧。”

“我们相识一场相知一场,你就这么狠心,理都不理我?”

今天我就给她发信息,说:“璐璐,你要离开这里了么,去省城念书,是不是真的,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

“你为什么不回我信息,我是不是说对了?”

我跑到那个大院子里,依旧没有人,他们到底去哪儿了,我又给卓小雨打电话,问她萧璐是不是要离开这里,她接都不接我的电话,也不回我短信,感觉所有人都瞒着我,都躲着我,我就好像是癞皮狗似的,每个人都嫌弃我是不是?

我颓丧的,低着头,吼了好几声璐璐,感觉心头闷闷的,突然之间,我发现有一辆车开了过来。

一辆奔驰,我愣了,从上面下来的人,我不但认识,而且还很熟悉,不但很熟悉,而且还仇深似海。

江华,脑袋上缠着绷带的江华,以及三个打手。

我瞪圆了眼,死死盯着他,“草泥马的,是你!”

“小逼崽子,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投。”

江华那遮住半边脸的纱布下面,看不出表情,

“我是答应了萧璐和卓家人,不动你家人,也不去找你麻烦,可今天不是我找你麻烦,是你来找我麻烦。”

说完,他拿过一根棍子,我以为他脑袋坏了,也煞笔了,居然朝着自己的车窗上面,狠狠来了一下子,车窗玻璃又碎了。

然后他指了指我,“小崽子,你又把我车窗给打碎了,这可不能怪我废了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