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人生苦乐/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下以后,看着月色,我有点无语。啥也说不出口,萧璐打破了沉默,“怎么,不说话吗?默默,你要现在不说,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我给你一晚上的时间,你想干什么都行。”

我听到她这么说,抓紧了她的手,“璐璐,你能告诉我事情的前因后果吗。能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吗,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跟我分开,为什么我就不能跟你在一起呢,你为什么又要跟江华在一起,这是为什么?”

“还有就是,你为什么一定要走?”

萧璐苦笑了下,“默默,你这么多问题,我先回答哪个好呢。”我说,那随便吧。我抓着她的手,估计都很疼了,但她没挣脱我,我告诉她靠近我一点,我紧紧地抱着她。靠着长凳,在周遭的这一片小区公园的小园林里,静谧的都能听到我们俩彼此的呼吸声。

我紧紧地抱着她,她也不反抗,只是咳嗽了声,说,“默默。你放开我一点儿,行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我不听,拼命的吸她身上的味道,这种香味,属于我一个人的味道,就要离我而去了吗,想着想着,我就难受的不行,把鼻涕眼泪往她身上抹,也懒得管她愿意不愿意了。

“默默,其实你出事儿的那天,我很着急,就想去找你,小胖他们在护城河那里守了一天一夜。到处找你们,都报警了,可是还是找不到人,第二天他们又去找,还是找不到人,下游都找过了。”

“我也想去,我妈不让我那么晚出去,当时已经凌晨一点多。我听说你的事情,急得不行,就想叫小胖来接我一起去,当天我爸就发火了,大晚上的大发雷霆,说我不听话什么的,可我还是出去了。”

“也就是因为我出去了,害了我爸。萧璐突然间满脸都是泪痕,他,他被气的一下就倒地不起,昏迷不醒了,送到医院,抢救的及时,保住了命,但一直神志不清,可能会变成植物人,到现在,都还没清醒过来。”

“医生说可能是因为在拘留所呆了几天的缘故,出来了以后,酗酒,好像还在外面挨打了。还有就是,我爸的那职位,说高不高,但得罪的人不少,所以,他挨打的时候,我和我妈都不知道,我爸得罪的人,是一个我们家就算死也得罪不起的人,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体,都是当官的,政治里面的事情我也不懂,后来我和我妈才知道,我爸故意想跟我吗离婚,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得罪了大人物,我伯父,也顺带着一起,他一家人也被殃及到了。”

“我家里的经济被查封的查封,类似于停职查办的那种吧,也就是我爸还在医院,不然这会儿,肯定蹲在监狱里,坐个十年二十年,都不是啥问题。就是卓小雨她家里能帮忙,那也是微乎其微的。”

“而这一切,江家人却可以给我解决这个难题。我家现在也没钱支付我爸高额的植物人治疗费,我爸可能会醒过来,也有可能醒不过来,但只要他有希望可以醒过来,我和我妈就不会放弃,因为,他是全世界最伟大的父亲,他为了保护我们娘俩,居然想到故意想跟我们离婚,分开,以免牵扯到我们。”

“你说,这样的父亲,我能放弃他吗?我老实告诉你,那个院子,我家里已经典当出去了,我家里没钱了,我用的,吃的花的都是江家人的钱,我现在住的,都是江家空出来的房子。”

“很快,我就要离开这里,到省城去,去那里念书,跟江华一起,就这样,我只要能保住我爸的清白,让他不至于变成植物人还被人玷污清誉,我也要保护我大伯大妈他们的命和仕途,也就只有牺牲我这个微不足道的人了。”

“而且,我爸那天气成那样子,也是因为我,也因为你。我听我妈说,我爸知道了是被你给救出来的,他就觉得自己没用,其实这件事只是一个契机,你和我爸的事情,只是一个契机,上头的人利用了,就想让我爸蹲牢房呢,可因为你的不按常理出牌,让上头的人计划失败,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一回事,你懂吗?”

“可我爸心里不舒服,他差点害了你,你却救了他,他不承认你这个女婿,你却以德报怨的救了他,他心里很难受,也为我这个女儿不值,所以那天晚上你落水找不到下落我要出去找你,他就气的暴跳如雷,所以,他会有这样的下场,在医院里不能说话不能吃饭,只能跟个傻瓜似的,不会笑不会说话,只能呼吸,是不是因为我这个不孝女?”

“默默,你说,我还能再对不起我爸爸一次吗?”

说到这里,萧璐已经泣不成声,而我,也早已说不出去话来,惊呆了。

原来,我一直看不到叔叔一面,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可能,这就是命吧。那些想对付叔叔的人,想让叔叔落马的人,早就伺机等着了,只等一个机会,就把叔叔给弄死。

而我,却给他们创造了这个机会,如果是平时,叔叔会一个人出去酗酒夜不归宿么,如果是平时,那么严谨的一个人,会做出砍我的荒唐事么,所以,我是一个桥梁,我和萧璐是一个害了叔叔的桥梁。

我苦笑,笑着笑着,就哭了,萧璐大声的哭,大声的哭,这小小的园林里,月光的照耀下,我俩的脸,比鬼哭的还恐怖,还凄凉。

明白了一切的我,再也不怪叔叔,也不怪璐璐,也不怪阿姨,要怪,就只怪这狗日的命运,是命运,让我们这般凄惨。

“好了,默默,不哭了,我和你出来,不是为了跟你哭的。”

萧璐擦干了泪,笑了下,然后挽起我的手腕,说,“走,我们出去玩,今晚,你想玩多久,就玩多久,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陪你到天亮。”

我点点头,咬牙,死死的从牙齿缝里,挤出一个好字。

“默默啊,我要是真的再也见不到你了,和你分手,你会不会怪我。”

我没说话,只是笑了下,说,“今晚不说这个了,好吗?”

她说好,然后我们就去玩,打了一小时的电动,一起打了一小时的电脑游戏,还面对面的视频聊天,明明我就坐在她对面,她还问我是谁,假装我们是一对不认识的网友,这样玩,其实也挺好玩的,我们还没试过。

杀过人,k过粉,马路中间接过吻。我们还没有在马路中间接过吻,所以,我拉过了她,在偌大的广场红绿灯交界处,狠狠吻下了她的樱红嘴唇。

要说这个吻有多长,反正我也不知道,大概十分钟,大概二十分钟,反正我们就这样保持那个姿势,好久好久,也不知道有没有偷拍,反正,我觉着,够本了。

她腰有点疼,我发现她眼泪流到我嘴里了,我舔了舔,咸咸的,我笑了下,心想难不成还有眼泪是甜的不成?纵助巨弟。

我们接吻完了以后,有那么两三个公交车上的人,还有的士车上的人,就对着我们喊,“有病啊,马路中间接吻,草,咋不回家干。炮去,在这儿干啥呢。”

我想了下,也是,还没干那个啥呢,今晚上是不是可以够本一次。我看着萧璐,萧璐似乎懂我意思,咬咬牙,说,“走,默默,今天,你想要几次几次,你就是弄断我的腰,娘子我也奉陪到底。”

我看着她,感动的说不出话来,说,“好,相公我今天也奉陪到底”。

我回过头,不让哈哈大笑的她看到我偷偷流下的眼泪。

可是等到我们到了县城里第一的宾馆门口的时候,发现我俩没钱,至少没带那么多钱,这尼玛,还想在这种雍容华贵的地方来最后一次分手连环炮,可是,却没机会啊。

我揉揉鼻子,说:“要不,我找小胖他们借?”

我打电话给小胖,发现他们都没接电话,估计都喝高了,而卓小雨什么的,直接不接我电话,我找谁去,我总不能打电话给徐妍说,妈,给我送开房的钱来,我和萧璐要去打枪。

我们俩,数了数加在一起的钱,找了一家附近的很便宜的,猜猜多少钱,三十块一个晚上,没厕所,没卫生间,被褥什么的看起来都挺脏的,地面也是,也没拖鞋,等于是啥也没有。

进去以后,简简单单,但是还算干净,不脏。

把被褥给扔了,就用我的衣服垫在下面,开干。我把我的短袖给浸湿了水,把床铺给擦了个里里外外,擦的很干净。

然后萧璐躺在上面,说,“老公,来嘛。”

我笑了下,过去抱住她,好像这一刻我和她就是永恒我和她,就永远都能在一起,像这样简简单单的说一句,“老公,来嘛。”

可我们的内心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人生要是什么都如意,那还叫什么人生,人生就是这样有苦又有甜,苦中我们取甜,这才是人生之乐吧。

可是,最后的问题来了,我看着已经擦干净,躺在上面的璐璐,我问了句,“璐璐,那个啥,没买小雨衣吧?”

她突然间噗嗤一声笑了,不过旋即立马把眉头蹙起,紧咬银牙,敞开双臂,对着我道,“来,不管了,就算再怀你一个崽,我也认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