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帮田亮亮干架/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说,“哎呀,我不是说这个。哎。算了算了,当我没说。”

快到学校的时候,她又问我,“如果一个女生,比被她小的男生把身子给弄了,你说那个男生会不会对她负责啊?”

我很奇怪,她为啥问这个问题,我就说,“唔,这个嘛,看情况,如果这个女生是个很骚的女生的话。也许不会负责吧,萱萱姐。你干嘛问我这么奇怪的问题啊。”

我尽量不往那方面去想,难道,长刘海把她给那什么了?我去,这么快的发展节奏,不能吧。

“哎呀,不问你了,问了也白问”。我就笑了,说,“既然知道白问,你还问我。”

“默默!萱萱!”

刚好我和她还没到寝室的时候,突然间长刘海出现了。看到我俩,给我俩打招呼,说:“你俩怎么一起进来的,咋回事儿啊?”

我心里慌了,我骗了他,虽然是善意的谎言,但依然心里有点怕。

我说,“那什么,我刚来学校,刚好碰到萱萱姐了,就一起过来了”。

“喔,是吗?”长刘海看了眼萱萱姐。说,“萱萱姐,你咋还穿着这身衣服呢,没换掉吗?”

言外之意,昨晚上喝酒那么脏,没换,不太可能吧,除非就是,她还没回寝室。

可是萱萱姐偏偏嘟着嘴,“怎么了,我就是喜欢不换衣服,要你管啊。”

然后她就上楼去了。我尴尬的咳嗽了声,心想,也好,还省的我找借口了。

我就拍拍长刘海的肩膀说,“兄弟,革命尚未成功,还需要努力啊”。

他就苦笑一声,说,“默默,你说,我还有希望么。”

我说,“你寻思啥呢啊,咋就没希望了,以前她还有个秦立跟屁虫,现在啥也没有了,就你一只跟屁虫,她对你也不反感。”

“我告诉你啊,她刚刚还问我,比她小的男生,会不会嫌弃她年龄大,不接受她呢。”

我看着他说,“你想想,她为啥问我这个问题?”

长刘海摇头,“不知道。”

我说,“你猪脑子,她估计是已经想答应你了,就是怕你嫌弃她年龄大,她大你一届,以后她就毕业了,你还在读高三,到时候你俩怎么在一起,对吧?”

“噢!”长刘海恍然,“她担心这个啊,这完全不用担心啊,就是她大我三届,我也不嫌弃啊,她毕业了,哪怕我和她分开一年,我也不会找其他女朋友的,真的,默默,你相信我。”

我说,“我信,可是我信有啥用,你得让她相信啊。”

我切了声,“我还以为你有多大进展呢,原来你也是个木头人,她到现在对你还没安全感,怕把自己交给你,你说说吧,你都干了啥。”

说完,我也没理他,直接往学校宿舍走了,我得去整理整理我得寝室。

到寝室得时候,我还愣了下,这是我寝室么,怎么大门紧闭,里面锁起来了?

我就砰砰砰敲门,发现里面好像有声音,在打架还是干啥来着,我听到有人发出杀猪叫的声音,好像是田亮亮的声音,他说,“哥,剑哥,我错了。”

“知道错了,以后就别他吗跟黄凯美比,知道了不,我再看到你和她叫嚷着谁是数学第一,老子就废了你。”

“是是是,剑哥,我肯定能做到。”田亮亮的声音。纵巨坑扛。

“那行,下周记得带两百块钱过来,不然我打死你!”

“啊。”田亮亮傻了的声音,“剑哥,我都答应了不跟黄凯美比奥林匹克数学了,我认输还不行吗,我家里本来就不富裕,四百一个月的生活费,这拿走一半儿,我咋吃饭啊。”

“草,你他吗吃不吃饭关我鸟事,叫你拿,你就拿,知道不,不拿今天打死你。”

田亮亮求着,嚷着,剑哥就开了门,我就站在门口,他还骂了句,

“草,我说谁呢,吓我一跳,你也是这寝室的?”

我不知道这人是谁,就点了下头,说是,而且他也没惹我,我问他咋回事儿,他理都懒得理我,说:“你问问你寝室的瘪三吧,老子走了,没工夫给你回答问题。”

我看他那吊样,就很不爽,他长得吧,眼睛小,一脸横肉,黑漆漆的,又难看,就是个子比我高点儿,我怎么没见过这号人物呢,但我肯定,他应该是我们高中部的。

“是高几的啊,高一的人?不会吧。”

进去以后,田亮亮看到我,颓丧的叹着气,我问他,“咋了这是,田亮亮?”

他摇摇头,说:“没事儿,这下惨了,两百块,我怎么办啊,我吃饭都不够吃,家里多出两百块钱,我爸妈都是农民。”

说完,他就半哽咽半可怜的样子,我看了下,寝室里还有两个人呢,舒平和尹志平,卧槽,这他吗都是孬种吗,看着自己寝室的人被打。

不过这话我不好直接说出口,但好歹是我寝室的人,他们帮我打扫卫生,我的床铺还干干净净的,没被人弄脏过,而且,他们也帮我记了笔记,这事儿,要是能管,我就帮个小忙,也没事。

“田亮亮,别哭,你说说咋回事儿,兴许我还能帮到忙。”

我看着他,坐下来以后,说,“你忘了,我也是混的。”

田亮亮说,“那你只是高二的啊,他高三的。”

我愣了下,“高三的?哪个班的啊。”他说是一班的,然后告诉我,本来,我们学校有个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这个是全国范围内的,很多人应该都记得,奥数就是这样来的,很难的数学题目,很多数学天才,就是从奥数的前几名里诞生的,这种天才,根本就不用高考,直接保送到清华北大专科学数学去,以后成为数学家指日可待。

就算不能保送,这个奥数,也是有奖可以拿的,参赛还要交二十块钱参赛的钱呢。

那个奖金,还有名誉摆在那里,所以很多数学尖子生,都跃跃欲试,报名去参加试试,机会难得嘛。

我们班呢,就是田亮亮最厉害了,据说奥数刷下了一批人,最后层层选拔,就剩下他和高三一班的黄凯美,两个人不分上下,奥数第一第二。

好像是因为去年,田亮亮拿了第一,这黄凯美还扬言要比下去他,别看田亮亮老实巴交,其实他上次敢动我,就说明他也不是个安分的人,黄凯美自然也不是,能成绩第一,数学第一的人,就算是个书呆子,也不会是个老实人。

所以言语之间,就有一些偏激,说什么你怎么怎么垃圾,上次输了如何如何的,黄凯美就不爽了,就找了人,打田亮亮,逼着田亮亮这次放弃最后一次奥数选拔赛。这不刚刚好我回来就碰到这一幕么。

舒平他们就在那不服气的说,“这女的怎么怎么霸道,怎么怎么不讲理,真他吗欠草之类的话。”我心里就鄙视,他吗的,刚刚怎么没见你这么义愤填膺的帮一下田亮亮啊,这会儿马后炮厉害了。

不过我既然是他们寝室的,想来这人,也不是啥厉害角色,要对付他应该不难,一个高三的普通小混混,我还对付不了,那就太没用了,我好歹卖田亮亮一个面子啊。

我就跟田亮亮说,“那个啥,晚上吧,吃了饭以后,咱们去找那人,你们查一下他是哪个寝室的,应该不难吧,我带你去帮忙找回场子来。”

田亮亮就说不用了吧,万一脑出事儿来,以后还得高考呢,然后说了一通,我不耐烦了,心里真怪自己贱,干嘛想帮他,他还不怎么领情的样子,不过我既然装比了,好歹继续装下去,否则看他们的眼神,好像以为我是吹牛逼似的。

我就说,“那行,咱不惹事儿,不干架,我就是帮你,让他不跟你要你这两百块钱了,行了吧。”

田亮亮眼睛一亮,说,“那,那就谢谢默哥了,我肯定请你喝酒吃饭。”

我说:“那就不必了,我帮你一把,也算是你帮我记笔记的酬劳了”。

说完我就去找了小胖他们一趟,说我回来了,他们跟我寒暄了会儿,傍晚吃了饭,我就打算回来,刚好温习一下,很多功课都落下了,得补上去,估计我下次期末考得回到平行班里,不在重点班,那就糟了,那我爸得多失望啊。

不过我倒是没忘了田亮亮的事儿,看到他在寝室等我呢,就说:“走吧。”

田亮亮傻眼了,说:“就咱俩啊?”

我说,“那怎么了,你放心,不会挨打,放一百二十个心,行了不,要挨打,我替你挨。”

他这才放心,舒平他们还装逼,问我需要一起去帮忙不,我说:“不用,如果人家要打我们,去再多,也还是被打。”

他说也是,就没去了。我就跟着田亮亮,一路到了他查到的那个高三寝室,高三的,比我们的寝室脏,因为他们都是老油条了,一路走来,厕所臭的要命。

到了那个寝室以后,我敲了下了,里面有人喊了声,“进来。”

我推开门以后,果然发现了那天那个难看的王建,光膀子跟人打牌呢,不过当我看到另外一个光膀子的家伙转过头来,我脸色难看了,吗的,这不是黄卷毛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