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跟黄卷毛火拼/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看到了黄卷毛,并不代表我就不能帮田亮亮了,咋说。来都来了,我总不能跟乌龟似的缩回去吧,好歹,我在高二也是有头有脸的,传出去多丢人啊。

我瞅见他的同时,这货也刚好回头,瞅见我了,一瞧见我,登时就乐了。不过他还没说话,倒是那个王剑说话了,他瞅了瞅我,又瞅了瞅我旁边瑟瑟发抖的田亮亮。眉头拧了起来,抓着手里的扑克,瞪着田亮亮,说:“你个鳖孙。这又来干啥?送钱来的了?”

他似乎咋也想不到,我俩不但不是送钱来的,反而是要他赔礼道歉。不过因为黄卷毛在这儿,我不太好说啥,既然他和王剑是一个寝室的,我估计这事儿没法善了,我也只能退而求其次,总不能因为这点儿事。就大打出手吧。

来都来了,硬着头皮上吧。

“你叫王剑,是吧?”我走了上前,盯着刚刚来抢钱打田亮亮的家伙,那人站起来,说:“咋了,刚刚进门的就是你这小子是不,你还不服咋的,要练练?”

那黄卷毛,屁也不放,就玩味的看着我们。我看了下他,既然他装哑巴,我也懒得说啥。直接跟这王剑摆明了说,

“王剑,这田亮亮和黄凯美,他俩奥林匹克比数学,碍着你啥事儿了,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我来这儿,就是要告诉你,他那两百块,不用给你了。就这么地。”

“你谁啊,你说算了就算了啊,你算那根葱?”

王剑藐视的瞪着我,我笑了下,说:“我不算哪根葱,我只不过叫许默,是高二老大,行了不,这事儿,就这么歇了也就算了,你要非要闹,我陪你!”

既然这货不给我面子,我也不用给他啥脸了,田亮亮看我俩这么僵,说:“要不算了吧,两百块,估计可以平息众怒了,这事儿就可以算了。”

我喊了声,“算个屁算,没看他踩你脑袋上拉屎么,这种渣人,就该给他点儿颜色瞧瞧。”

那王剑大笑,说:“许默算哪根葱,谁他吗认识许默!”

“行了。”黄卷毛站起来了,笑着看着我说,“许默,我这兄弟他刚转过来不久,不认识你正常,这确实说高二老大,许默。”

那王剑张大了嘴巴,吃瘪似的望着黄卷毛,“那,老黄,这,我不知道啊,那他来你也不知会我一声……”

“别急。”黄卷毛笑着看着我,“许默,来我寝室当着我的面儿欺负我兄弟,你还真是有胆色,不怕今天走不出这个门儿?”

“黄卷毛,别唬我,我敢来,就不怕你们这几个人。”

我指了指王剑,“识相的,这事儿就这么过去,如果你还要闹,老子奉陪到底。”

说完,我就跟田亮亮说了句,“我们走。”

当时挺酷的,不少高三寝室里的人,都往我这边看,有的还在咋舌说那就是高二老大,刚刚跟咱们卷毛老大闹起来了,不知道会不会再打定点,咱们拭目以待啥的。

反正看热闹的人不少。

回去的时候,田亮亮就埋怨了我两句,说:“许默啊,这事儿要不就算了呗,有啥的啊,两百块,买个心安呗,你看你现在这闹的,高三老大和那王剑都记住我了,你要还在我寝室还好,要不在我寝室,我可咋办啊。”

我不耐烦的吼了句,“是不是因为你的事儿,我是不是为了帮你出头?你墨迹个啥呢。”

我心里郁闷的很,早知道不帮这货了,付不起的阿斗,草的。不过既然这样了,我也该帮着他,我就说叫他小心点有啥事儿,就立马给我打电话,我就带人过去帮他。

索性这黄卷毛这老狗,迟早该宰掉,高中部老大的位子,我是时候该争一争了。

第二天,正式去上课,这也是我回来以后,第一次这么规规矩矩去上课,我也不打算逃课什么的了,打算好好念,把以前没学的,都补回去,也幸好当初暑假的时候和萧璐一起预习了很多内容,所以高二上学期,超过三分之一的内容,我都学过一遍,就算是这阵子没来学校,也没耽误太多。

不过很多任课老师,都不认识我啊,草,原因就是因为,我基本上没上过几节课,就算上了的,估计这么久没来,都不认识我了,有的还以为我是转学生呢,还问我怎么来的重点班,因为这个班比较难进,不靠分数的话,没点儿关系是进不来的,所以好几个老师还寻思着我是有啥背景的人呢,可把我乐坏了。

周一周二,我还担心黄卷毛来报仇,身上随时就是凳子腿和甩棍不离身,我还顺便保护保护田亮亮,毕竟,是我要多管闲事给他出头,我承认我挺贱的。

不过这两天,这黄卷毛那边,都没动静,我叫麻子脸查了下王剑这人,挺霸道的,好像是哪个乡里来的,以前在乡里也是个混子学生,动不动欺负老实学生,还有心理作用,喜欢欺负学习好的学生,就例如田亮亮这样的,他有瘾。

这人,没多少钱,就是蛮、土鳖,两个词语来形容,近期,好像是黄卷毛新收拢的一个挺能打的打手,动起手来,不要命似的往人家脑袋上砸之类的,疯子一样,而且很虎比,为了抢人家二十块钱,能把人家脑袋给打破的人,不是虎比是啥,不过也难怪田亮亮怕了,这样的人,就是以前的我,也应该会害怕。

可这样的人,居然看到我,还躲,我就奇怪了,原因是周三的时候,我和田亮亮一起走,去小卖部买烟,他买吃的,这王剑瞧见我俩,像看见鬼似的,往旁边闪,也没跟田亮亮要钱,可奇怪了。

我心想,难道是这黄卷毛跟他说了我的英雄事迹,所以他怕了我了?也不是没可能。田亮亮也问我是啥原因,我就说是这个原因,田亮亮就崇拜的在寝室里大肆宣扬,说默哥太牛逼了,真的是我见过最牛逼的老大,没有之一。

一直到了周五晚上,小胖好久没回家了,黑大个也是,都回去了,长刘海没回去,王安民好像也找了个以前学校的妹子,一起玩耍,我呢,则是安安静静学习,刚好有些数学不懂的,就问了下田亮亮,他就细心跟我讲解了。

事后我问他,“那啥,你回去不周末?”他说:“不回”,我说,“一起吃饭不?”

他说:“行。”

我们就一起到学校后门口去吃炸鸡块,可香了那鸡块,完全就不是以后的肯德基这些东西能比的,而且实惠,人家做的是良心鸡块,不是用那种死鸡、瘟鸡。记得后来大学里有一家快餐店,老板还亲口承认是用瘟鸡做的宫保鸡丁什么的,后来我那一年,吃到鸡肉就想吐,特别恶心。

所以说,我们高中,初中那会儿学校门口老大爷老大妈做的东西,都是良心小卖品,便宜实惠还不坑人。

走到那里的时候,挺香的,我就跟他说,“买个吃吃吧,我请你。”

他愣了下,估计咽口水呢,他也不是啥有钱人,说还是去吃饭吧,我说没事儿我请你,吃饭咱俩还aa,行不。他犹豫了下,说不好吧,我说:“那有啥,你都教会我好几题数学了,你可是咱班奥数第一,人老师教学一节课都要四五十块呢,你教我两题,请你吃个鸡块没啥大不了的吧。”

他总算是被我说服了,就没拒绝,不过当时排队的人挺多的,我前面有四五个,我也挺有耐心的,说:“大爷,两份炸鸡块,要老一点,加面粉。”

这种外表加了面粉,吃起来更脆更好吃,比那什么kfc,好吃十倍,可惜后来我们大学毕业以后回到高中来吃,人家估计已经退休回家了吧。

好不容易等到我俩的时候,都过去五六分钟了,我口水都快流干了,我就往旁边看看,这一看,不得了。

因为这炸鸡块的摊点,是在校门口对面,然后十字路口拐角的地方开的,我往那边一看,就瞧见几个人,就是那王剑,还带着黄卷毛他们几个人,目测五六个,可能还不止,气势汹汹的,往我这边赶,我一抬头,我和那王剑、黄卷毛就对上眼了。

对上眼了,立马就知道他们要干啥了,要干我和田亮亮我们俩,他们手里好像还有东西呢,凳子腿啥的,这玩意儿,敲脑袋上硬邦邦的,跟板砖似的,可疼了。

那老大爷把鸡块递给田亮亮,田亮亮还没来得急吃,我拉住他的手,说:“扔了,草,赶紧的走。”

那老大爷说:“喂,你来还没给钱的”,我说,“大爷下次给你双份,我们有急事儿。”

我就抓着他就跑,看到我和田亮亮跑,王剑、黄卷毛他们就立马也开始跑,追了起来。

田亮亮这煞笔,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本来运动细胞就不好,跑到半路上,到一个打台球的地方,就被他们追上了,大概七个人,围着过来了。

“许默,跑啊,挺能跑呢嘛。”

黄卷毛狞笑。王剑说,“许默老大是吧,你是不是觉着,每次我瞧见你躲着你,你以为我怕了你了,呵呵,我这是诱敌之策。”

我心里呵呵,我去你吗的吧,还诱敌之策,真他吗恶心。

不过我嘴上却没这么说,因为我一旦嘴贱,肯定是被打的很惨的。

我说,“黄卷毛,上次的事儿,不是完了么,还想咋样?”纵夹夹亡。

“完了?咋完了啊。你来我寝室,装完了逼,这逼崽子不用还钱,这就完了?”

黄卷毛大笑,“世上有这么好的事儿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