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这种人不能帮/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王剑也大笑,说:“亏你还是高二老大,我呸!”说完。狠狠往我这边吐了一口浓痰,可恶心了,差点喷到我。

“那你想怎么样!”

我瞪着黄卷毛,“定点还是单挑?”

黄卷毛说,“你煞笔吧,上次定点都打不成,还定点,定你吗啊,你玩的起么。”

说完就给了我一拳头,打在我脸上,疼的很,田亮亮吓坏了。就问那王剑,说:“你想怎么样,大不了我给你两百块钱。”

那王剑一巴掌就过去了,“草泥马的。两百块钱,你打发叫花子啊,老子现在要两千,你拿不出来,就天天跟着许默一起挨打,我打他一次,就打你一次。”

那田亮亮被他啪啪几巴掌,打的哭了起来。我心想真他吗没用啊,这就哭了。

那黄卷毛就笑,说:“这孙子,还真没话说,重点班的都是这德行是不,哦不,我们默老大也是重点班的啊,不过呢,默老大,你要是也流几滴泪出来,我说不定今天就当你是个臭屁。把你给放了,你看咋样?”

我不惹事,不闹事,不代表我怕事,我回来以后,虽说我打算好好学习,但我也没说我要忍者被人踩在头上拉屎。

我看了眼台球桌那边,然后一拳头就闷在黄卷毛脸上,“去你吗的”。

情况,就在一瞬间变化。

我很快跑到一边儿,拿起一根台球杆,用尖尖的那边,扫了过去。三个追过来的小弟,被我逼退在外面,那王剑聪明,也抓了一根台球杆过来,那台球的老板,叫嚷着,叫我们放开他的东西,要打过去打,拿别的东西。

可是谁理她啊。

我速度挺快,戳一下王剑,王剑就喊疼,他比我笨重,但他力量比我强,偶尔我也被他擦到一下肚子,疼的不行,他还想戳我脑袋。

突然间左边一阵风,我感觉太阳穴上火辣辣的疼,黄卷毛这狗日的,居然在远处拿了个小石子儿,往我这边儿扔,可他吗卑鄙了。

我大吼一声,三两下往王剑身上戳,我似乎占据了上风,可是很快,他们人都围上来了,我还打算突袭来着,发现田亮亮被一个混子,踩在地上,用鞋子不停的磨他的脸,可悲惨了,周围不少人围观的,可丢人了。

我愣了下,就被四个人围着了,其中包括黄卷毛,王建被我戳的不行了,挣扎着爬起来,好像戳到他心口上了,他实在发不出力来。

“许默,我草泥马。”

我和黄卷毛还在打的时候,王建突然间,拿着台球杆的大头那边,往我脑袋上砰地一声,还打到了,我后脑勺就感觉一阵眩晕,吗的,不会是脑震荡吧,这黄卷毛抓住机会,三两下,就把我干倒在地上。我看了看田亮亮,吗的,也帮不了他了,我自己都自身难保,护着脑袋和心口,被他们一轮的踹啊。

这王剑,也真是卑鄙无耻,抓着我的刘海那里,使劲儿的扒,估计能有一撮头发都被他给拔下来了,我在那嘶吼着,“草泥马的,你给我等着,老子要再能起来,把你蛋上的毛都给扒光了。”

他听我这么说,拎着我的头发,对着我的脸蛋就是啪啪化骨绵掌,不停的打,还一边叫一边喊化骨绵掌。可贱了,不少女生还在那笑,丢死人了。

打完了以后,他抓着我头发问我,“咋样,高二老大许默,你不挺牛比的么,想替谁出头就替谁出头,单刀赴会我们寝室,还训我来着,多牛逼啊,你那会儿的气势哪儿去了?”

黄卷毛说,“你抓着他的,我来给飞腿。”

这家伙,贱的慌啊,不是一般的贱,这王剑拽着我的身子,往我扶直,黄卷毛就后退一米多,一个加速冲,跟黄飞鸿似的那种飞踹,踹到我胸口上,我一阵胸闷,痛哼了一声就被他给踹翻了。

“草泥马的。”

我嘶吼了一声,黄卷毛就拍拍手,说:“行了,咱们打了高二老大了,牛逼不牛逼。”

王剑说:“能不牛逼么,那肯定牛逼。”

说完这家伙还发贱,把我身上的十几块钱抢了,还有那田亮亮的身上的二十几块钱,太贱了,这是我见过最贱的一个家伙,虽说刘峰有过之无不及,但刘峰那种好歹不在乎这种小钱,不会在小事儿上面发贱,但这个王剑就不同了,果然不愧名字里也带贱字,太恶心人了。

起来以后,我拍拍身子,问他没事儿吧,田亮亮就在那哭,我说你哭个几把啊,赶紧的起来,多丢人。他还吼我,说:“就赖你,给他钱不就完了么,你还说你保护我来这,这你自己都被打成狗了。”

我当时就气的要死,我说:“我他吗是为了谁啊”。他说:“你是为了我没错,你自己没用,不能替我出头,你替我出头干啥。”

我想直接给他一脚扫死这个煞笔,可是看围观的人太多了,我俩被打了,还起内讧,多丢人啊,我就拨开人群,往外面走了。

心里特郁闷,就给小胖他们打电话,这才反应过来,他们离校了,我就给长刘海、麻子脸打电话,长刘海说,那啥,我和萱萱姐在一起呢,我说,“来,老子被打了。”长刘海问我咋回事儿,他马上来,萱萱姐一起来。我说,“那就不用了,麻子脸在不”,他说应该在,我说那行,不用你来了,我叫他来就行了。

我就气呼呼的,给麻子脸打电话,这货还在宿舍打牌呢,赌的那种,玩钱的,估计玩的挺爽的,他接了电话就说喂,我打牌呢,输了钱怪你啊,我骂了句:“草,老子被人打的毛都被扒光了,你还不过来。”

那边就问我咋回事儿,我说,“你来就是了,卧槽,气死我了,咱们得跟黄卷毛决战。”

麻子脸带了不少人来,大概七八个,不过已经足够了,我过去那里的时候,田亮亮估计走了,人群也散了,我就和麻子脸说,“走,带人杀到黄卷毛寝室去。”麻子脸看我一脸愤恨,还有我身上被打的这样的,说:“行,妈的,敢打我默哥,反了他了。”

问我要不要叫小熊的人一起来,我说:“不用了,就咱们自己的恩怨,自己解决。



我们一路杀到高三寝室,一脚就踹开了黄卷毛宿舍的门,可是让我们郁闷的是,这货不在,寝室里就只有两个高三的,应该也是黄卷毛寝室的,我平时没怎么见过的。我抓着一个家伙的头发问,黄卷毛人呢?

他说不知道啊,我就叫他给黄卷毛打电话,他就说行,然后就打,结果说黄卷毛在外面玩,回不来了。

我就一把抢过电话,说:“草泥马的,你给老子滚回来受死。”那边就哈哈大笑,说,“许默是吧,挨了打,疯成狗了是不,还想挨打呢啊?行,等爷爷明天回来陪你玩玩。”

我说:“你他吗的,现在在哪呢。”我都快气疯了,结果这货也不笨,说了句,无可奉告,就挂了电话。

我气坏了,抓着他寝室的那两个家伙的头发,往床板上按,然后狠狠的打一顿,用脚使劲儿的踩,我指着他们说,“别怪老子打你们,要怪,就怪你们寝室出了两个畜生,一个黄卷毛,一个王剑。”

那俩人说:“行,知道了,别打了,大哥,我们真不是混的,他们混,我们也不混啊,虽然是一个寝室的。”

麻子脸一人一巴掌过去,说:“少他吗墨迹,把话带到就行。”

回去麻子脸的寝室,他给我擦了点儿药,上了点创可贴,没多久,长刘海也来了,看我这样,问我要紧不,我说不要紧,还是跟你的萱萱姐风花雪月去吧。长刘海看我不高兴说,“默默啊,我这可不是为你着想呢么。”

我就不说话,长刘海说,“你知道萱萱姐跟我说啥不,说卓小雨给你物色好了新女朋友的人选了,可好看了。”

我当时眉头一挑,其实我没心情找女友,这才和萧璐分开多久啊,我还没忘怀,只是我假装忘怀而已,我想找女朋友来缓解哀伤,可是,她们这么快就给我安排了,我有点接受不过来。

长刘海说,“怎么的,你是不是没做好找女朋友的打算啊,你想忘记过去重新开始,是骗人的吧?”

我咬咬牙,说不是,说:“行,那介绍,就介绍过来吧,见见试试,难说能成呢。”

长刘海就哈哈笑,说,“OK,OK,你都这么说了,下周就让你们见见,保证让你满意。”

我心里笑笑,嘴上说,“那什么,可别跟麻子脸整的似的,给我介绍个麻子啊。”长刘海说保证不会。麻子脸刚好洗脚回来,说:“咋的,瞧不起我是不是,我相中的人咋了,不好看啊?”

我赶紧说不是那意思。说:“正是因为太好看了,所以怕配不上人家呢。”麻子脸就叫我快拉倒吧。

后来他俩就问我咋回事儿跟黄卷毛干起来了,我就说了,他俩就骂我傻逼,说我寝室那书呆子,关我屁事,要我多管闲事。我心想,幸好没说田亮亮骂我的事情呢,要说了,估计麻子脸现在就带人上去把田亮亮干一顿了,这种人,就是欠打,不该帮。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田亮亮,他不单单只是欠打而已,后来他做出的事情,让我对这人的印象彻底颠覆。纵夹夹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