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许默你别给我惹麻烦了行吗/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上下了晚自习,我就看到那谁田亮亮又不见了,晚自习都不上。老师还特地问了下,寝室里的包问说他生病拉肚子了,请假了就没来,对这种好学生、老实学生,老师是不会有啥怀疑的,所以也没说啥,但我觉着,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

跟着小胖他们吃了饭以后,就回寝室了,我看了眼田亮亮的床铺,他还是没回来我就奇怪了,就问包问他们怎么了。他们说也不知道,等田亮亮回来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他眼睛上,脸上有点伤痕。应该是被人打过,这下,我不得不怀疑包问说的那句话的真实性了。

我就问他,“你去哪儿了,咋回事儿这是?”

虽然我和他上次在大街上超过,我和昨天晚上和今天一天都没说话,但看到他这样,被打了。我好歹也问一下吧。

没想到他居然摆摆手,说,“没事了,许默”。

他也没叫我默哥,而是叫我许默,这让我心里有点不快,但还是问他,到底怎么回事,谁打的你,我帮你问问去。妈的,打我宿舍的人。

田亮亮居然来了句。“算了吧,这事儿都过去了。”

我火气一下就来了,我说,“算个几把,是不是王剑和黄卷毛那俩煞笔?”

田亮亮没说话,我已经冲出去了,吗的,有这么欺负人的么,老子还没找黄卷毛这狗报仇呢,他就打我的人了,虽然这田亮亮,我真心不待见他,我想着。帮了他这一次之后,他们这个寝室的人,我就不欠他们的了,以后再也不瞎搀和进去这个事了,关我屁事呢,我还吃力不讨好。纵状记才。

出去以后,我就去了麻子脸、小胖、长刘海和黑大个他们的寝室,召集人马,就准备去干他们的。哪知道,我们刚刚到高三他们寝室楼的楼梯口,就迎来了十几个人,跟我们人数差不多,就是黄卷毛和王剑他们几个,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我骂了句草,就直接上去打了,我们没带家伙,他们也没带,但打起来丝毫不比拿了家伙的火热程度差,我就抓着今天打我的王剑打,不得不说,这货蛮力比我大,但巧劲儿和功夫我是学过的,这方面他弄不过我,可就是因为在这楼梯口,比较狭隘,人还多,我施展不开,这货还占了便宜,嘴上嚷嚷着,打死你个煞笔犊子。

我火了,就用自己脑袋往他脑袋上撞,虽然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我也疼的眼泪都出来了,但他比我疼,这就够了。

其他人各自为战,我看到黑大个最猛,抓起两个家伙,往楼梯下面扔,把道路清理开来,三四个高三的,被他给扔下去了,在楼梯上打滚,一时半会儿起不来。

这样,我们的人就冲上去了,黄卷毛看势不妙,就打算跑,长刘海就追了上去,我这边也和王剑差不多结束了战斗,他终究不是我对手,被我捣鼓了几下,就倒在地上,还用手抠我的脚,把我鞋子给拉下来了,我怎么扯都扯不下来。

我就死命的踹,踹到他最后脸上都是血,他还是不放手,这他吗遇到蛮子了,小胖大吼一声,就一屁股坐在他身上,对着他的脸蛋,左右开弓啪啦啪啦的打。差不多这时候,好像宿管的来了,宿管带了隔壁的三四个宿管,指着我们说,“还打,都抓起来,要杀人了是不是!”

我们知道不妙,赶紧的跑啊,我鞋子都没拿,就跑,一个劲儿的跑,因为我们的楼道有两个出口,一个是正面的有宿管的那个楼道,另外一个是没有宿管的楼道,那个楼道是为了人太多的时候疏通的,晚上一般不开,但只要我们到了那个楼道,拐个弯,就可以到正面楼道那里,冲出去,或者,直接跑到我们自己的宿舍躲起来。

在这种情况就是这样,只要别被抓到,就没事,也不会被开除啊,处分啊什么的,但抓到的,就惨了。

所以我们都死命的跑。我直接跑到四楼的一个厕所,关上门就蹲了下去,不少人往这边过,那几个宿管老师也经过这里,说不能让他们跑了,还打架,这都要打死人了,得好好管管之类的。

可把我吓得够呛,幸好我机智的躲了起来,可是我没想到的是,我躲着,居然能碰到其他人。我松口气的时候,隔壁的坑突然间传来一声唏嘘,说,“你个狗日的给我过去点,都快把我给压死了,快起来,老师走了。”

我一听,这不是黄卷毛的声音么,真是冤家路窄,不过他们有两个人,黄卷毛单挑打不过我,但我要从容的打他们两个,肯定不行,我就在里面憋着气,不敢说话,不敢喘气,假装这里没人,后来我手机居然响了,就被他们发现了,黄卷毛还骂了句,“草,隔壁有人啊,吓我一跳。”他们出来的时候,就敲门,说,“哥们,给点儿纸,拉屎呢,没带纸。”

我吓坏了,卧槽,这也行,我运气也太衰了,我就捂着鼻子,希望他们听不出我的声音来,我就说:“没了,我还不够呢。”

我希望他们快点走,就说不够了,,哪知道黄卷毛这坑货,居然骂了句,“给不给,草泥马的,不给老子直接踹进去了。”

我掏了掏口袋,确实没纸啊,我日,运气太水了吧。我就说:“确实没纸啊。”

突然间,我就感觉门板被一脚重踢,我吓了一跳,那门板是被我栓上了,可是这栓的东西不怎么紧,一下门就被踹开了,这黄卷毛看到蹲在上面的我的时候,愣了下,立马骂道,“是你这煞笔。”

他旁边那家伙,我也见过,战斗力不错,我内心苦笑,这也能被他们遇到,我骂了句草,先下手为强,直接抓起旁边的垃圾篓子,直接往他脑袋上扔。

因为这垃圾篓子,都是人家拉了以后的纸,可脏了,就扔他脑袋上了,他气坏了,一个劲儿的呸呸呸,然后去洗脑袋和手,同时还指挥那个人,来逮住我。

我趁着他们去洗的时候,赶紧的溜,那人还拉着我的手臂一下,我啪的就是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啥话也不多说,使劲儿的跑,以前三个台阶可以跨一步,现在一整个楼层,两步就下去了,感觉脚板都是麻麻的,有点疼,但要是被抓到可就惨了。

一路到了我寝室,似乎是没事儿了,我进去了以后,就锁上门了,我寝室都是老实人加上都是重点学生,应该不至于查到这里面来,我就打电话问问小胖他们,都说没事儿,都没被逮住,好像是有一个被逮住了,但宿管老师拿他没辙,啥也不说,再加上很晚了,宿管老师也不是闲的蛋疼,也不会故意管我们的事儿。

听学生们和宿管老大爷这里有一个传说故事,说我们高三寝室楼那个老大爷以前很奸诈的,因为他也管女生宿舍楼,偶尔会去偷看女生洗澡,还各种管,各种给学校告状高三学生夜不归寝、打架斗殴的事件,特别贱。招人恨。

然后有个学生毕业以后,就回来把他的腿给打断了,大家也别不信,这就是真实发生的故事,真的打断了,后来那老大爷就再也不敢管的太宽,而是睁只眼闭只眼,都是混饭吃的。其他宿管也就没那么严格了,前车之鉴嘛,所以这次我们打架,被抓了,但他们也没说啥,不是特别严重,就没告学校,只是警告小胖,还有下次就一定告诉老师班主任,小胖他们当然说肯定以后不打架了啊,这还用说么。

没事了以后,我挂了电话,又收到麻子脸的短信,说他收到了黄卷毛的电话,说这事没完,还要教训我们回来,问我们敢不敢定点。

我就给麻子脸说,回一个,“去他吗的,要干就直接来,不墨迹。怕他似的。”

早就跟他说过定点,他又不按常理出牌。

我关了宿舍门洗完澡以后,跟田亮亮说了这事儿我以为他会感谢我来着,正等着呢,哪知道他来了一句,“什么,你又把王剑给打了?卧槽,那我白天不白给了他八百块钱吗。”

我这愕然他白天干嘛去了,原来是去找的王剑,还被打了,还被黄卷毛羞辱,说让他别跟我混了,以后跟他们混,田亮亮就说他不是混的,他就只想好好念书。

王剑就说,本来是两百的,但因为你宿舍有个傻逼许默,我要你两千不为过,但看在你态度好,我就收你八百,还有买条烟给我,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然后还给了他几巴掌,踹了他几脚,说这事儿过去了,以后不会找他麻烦。

田亮亮就在那埋怨我,我就说,“你给他钱,他以后还会跟你要钱,看你好欺负,你懂不。”他说:“我不懂,我就知道,你又坏我事儿了,我就只想好好念书,许默,我拜托你了,行不行,你放过我吧,别再给我找麻烦了。”

我当时火的不行啊,指着他说,“草,那我这些仗是他吗给谁打的?你居然这么说,行行,当我瞎了狗眼,帮错人了,行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