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反正我特郁闷,对田亮亮这个人,完全的失望了。这人完全就是一书呆子,说书呆子都是在表扬他了,简直就一背信弃义的无耻之徒,老子帮了他那么不说,他不但不感激我,反而还来怪我。

真是好人难做,相反,他还不但不恨打了他的黄卷毛和王剑,反而恨我,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我和他吵嘴,整个寝室的人都围过来了,还劝我呢。说别动手打人什么的。田亮亮就直接推开了包问指着我说,“你来打我啊,你来啊,草。早就看你不顺眼了,真把自己当老大了,谁他吗服你啊。”

我当时就想直接抽死他,却被舒平他们给死死的按住了,其实我要一定打他,也不是不能,只是感觉太丢人了。舒平他们就给我找台阶下,说田亮亮你干啥呢。赶紧给默哥道歉之类的。田亮亮就直接骂了句,道他吗了个比。然后就出去洗漱去了,也没理会我。

我算是看出来了,他们这宿舍里的一群个书呆子,对我来说完全没代入感,我完全不适合跟他们当兄弟什么的,第二天我就跟老师申请换寝室什么的,我还让舒平他们帮我说话,他们也懂,跟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本来就是混混。要是没我这个问题学生的话,他们寝室的人倒也还更自在,就算他们挨打,那也是他们自己认了。而且,混混也有原则,不会一味的欺负老实人,他不敢还手也就算了。

申请调离他们寝室以后,我就去了小胖寝室,这里又有一段风波。我那时候也没理会学校里的分配,本来按班主任意思是把我分给其他宿舍的,也是我们班的,只不过不跟田亮亮他们一个寝室而已。

但我不去,我看透了。这些重点班的书呆子都这样,不是我贬低他们,而是,我确实没法跟他们打成一片,没啥好说的就是那种,话不投机半句多的。

我跟小胖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嘴,他惊喜的说:“好哇,那感情好,默哥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你说啥麻烦不麻烦的。”我又问他有没有不乐意什么的,他说,“不乐意个啥,我说话,谁还敢说个不字?”

我搬寝室的那天是周末,小胖估计是还没回来,还在家呢,我给他打过电话了,他说:“你先搬过去吧,没事,傍晚我就过去了。”我说行。

我就直接进了他寝室,搬进去了,哪知道我抱着被子进去的时候,不少人愣住了,里面有三个人吧大概,都眼生的很,不过我觉着,他们应该能认识我才对,好歹,我也是跟名义上高二老大黑大个在一起玩的,小胖的地位也不低。

他们一开始以为我是送被子来的呢,我就笑了下,说,“你们好啊,我新搬来的。”

可是当我把被子放到最里面的一个下铺的位子上、铺平了以后的时候,其中一个皮肤比较黑,长相老实的家伙说话了,“你哪儿的,谁让你搬进来的?”

我说:“我认识小胖啊,他不是跟你们说了么。”那皮肤黑的家伙说,“你说认识就认识啊,赶紧的滚,我们这寝室不欢迎外来人员,再说了,你有学校的换寝室的条子么?”

我当时愣了下,也挺生气的,吗的本身就被田亮亮那货给气得半死,来这个差班的寝室,还被磨磨唧唧的,我就指着那皮肤黑的家伙说,“我就搬过来,怎么着吧,小胖和我一个寝室,不爱看见我,你自己滚吧。”

其实我也没想过跟他们吵什么,只是这人说话口气太冲,我也不想让着他,要平时我就算了,但那天心情确实很不爽。我更没想到的是,这货居然敢打我。

也许是因为小胖是个痞子,跟他一个寝室的,也不会好到哪儿去,再说了,他们本身就都是差班生,说不上是啥好人。

所以一个没装水开水瓶,直接砸我后背上的时候,我才知道这货动手了。

皮肤黑的家伙直接骂了句,“草泥马的,给老子滚出去不,还敢骂老子。”

不光是他,那个个子最高的,看起来眼睛和眉毛交织在一起特别猥琐的家伙,也站了起来,瞪着我,“外来的,不想被收拾的话,赶紧卷着被子滚,我和小李不打你。”

除了他们俩,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家伙,看着也是挺老实的,感觉上好像比那个皮肤黝黑的家伙高一点,差不多比我还高一两厘米的样子,他没说话,就只是手上拿着根凳子腿,不停的上下挥舞,好像是在威胁我。

我一下就怒了,捡起刚刚那家伙丢我身上的开水瓶,就往他脑袋上砸,皮肤黝黑的那个最矮的叫小李的家伙,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就被我砸脑袋上了,出没出血我不知道,反正他就捂着脑袋跪下去了,根本没想到我这么狠。

“草拟爹的,还敢动手!”

“恒哥,关门!”

那个最高的猥琐男,一步就跨了过来,他力气应该比我大,从他一只手逮住我的手臂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了,我当时后悔的不行,吗的早知道等小胖回来再搬寝室了,闹出这样的事儿。

我和那个猥琐男就打在一处,他的劲儿比我大,但我的身手比他好,劲儿用的比他卑鄙,所以他一时半会儿也制不住我,但那个戴眼镜的恒哥过来以后,情形就变了,尤其是那个小李,他直接把凳子给板起来了,就要往我这里砸,我心叫不好,要栽了,这会儿,突然有人猛地敲门,

“开门开门,恒哥,小李,草,开门啊,里面干啥呢。”

我吼了句,“小胖!!”

“麻痹的,管你认识不认识胖哥,得先收拾了你再说。”小李似乎是被我打的对我有恨,就往我脑袋上抡,我没他那么傻,用手臂挡住,可还是被震的生疼,而那个猥琐男,此刻已经把我的双臂给举起来,连我整个人都给举起来了,然后就往窗户口那里推,把我的脑袋往下面按,

“还动手是不,是不是想死?”

威胁我,要把我往楼下推呢,这里可是五楼。

砰地一声,门开了,“草泥你们吗的,默哥,你们干什么呢!”

小胖嘶吼了一声,就过来拉猥琐男,“你们知道他是谁么,高二老大,许默!!”

“你们真是瞎了狗眼了。”

“啊!”这会儿,不光是小李,就连那一直淡定的恒哥都淡定不住了,“草,许默?这他吗大水冲了龙王庙了。”

我瞪着小李和猥琐男,说,“这事儿还要不要继续了?”

这俩煞笔,我看了就不爽,不分青红皂白的,乱打一通,不过最后,小胖极力给他们求情,最后这俩人,当着我的面儿,自己扇自己五个嘴巴子,很大的那种,那恒哥就不用了,他没怎么动手,只是帮忙锁门而已。

所以我也就原谅了他们了,他们还说晚上请我吃饭,我没多少心情,对寝室兄弟这种,我也就对小胖、长刘海他们比较有感情,自从出了田亮亮这种混球以后,我不知道不是每个寝室的兄弟,都能成为真正的兄弟,有的就只是生命中的过客,过了就在也不认识了。

我也就拒绝了跟他们吃饭,不过后来,也因为都是寝室里的兄弟,好歹以后一起照应呢,小胖也说了很多好话,我再不给面子的话,那就太不人道了。

那是一个周五的晚上,我们一起喝酒吃饭,那猥琐男,叫李敏,但不是后来的天皇巨星李敏镐,跟个女生名字似的,他就是个老实人,也会读书,但为啥会在差班呢,因为,这世界上永远都有一种,比任何人都努力,但却没有成绩出来的,他上课也从来不迟到,每节课都去,每个笔记都做的比谁都工整,认认真真的学习,可就是成绩,也只能说不是全年级倒数前几名,在差班中,也就是中等,这种人咋说呢,也不能把人家说死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嘛,他们差班的老师也说,李敏这种孩子,懂事,虽然说成绩不好,但以后做其他事情,肯定能有一番作为。

李敏给我敬酒,说:“默哥,对不住啊。”他脸红红的,“我这人瞎了狗眼,不认识默哥啊,哈哈,主要是默哥你平时为人太低调了,所以……”

的确,我自从高一以来,很少在学校里崭露头角,高二以后,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好几次都是在医院里度过,还去了一趟古塘村度过了一次生死之旅,在学校里两个月,基本上就连一个礼拜的课都没上完。

我也不是那么难说话的人,也就原谅了他,倒是那个小李,也承认了,他确实不是啥好人,咋说呢,他是个小偷。

我想很多人在学生时代肯定遇到过,一开始他不熟悉咱们寝室里的人,没法跟大家打成一片的时候,他会偷自己寝室里人的东西,等到大家都熟悉了,他也不好意思说偷自己人的东西,他就偷隔壁的、对面寝室的,因为当学生嘛,偶尔去水房洗个脸、上个厕所,门还是敞开的,有点儿啥零钱啦,手机啦,都会被小偷摸走,其实很多宿管就把这些丢了东西的,统一称之为“校外人士”偷的,其实也是,很多送外卖的,做推销的,会进出寝室楼,也有可能,但我觉着,大部分都是这种内贼偷的。这也是后来跟小李熟悉了,他告诉我们的。

小李也跟我敬酒,赔罪,脸红红的,他皮肤本来就黑,这下越发的黑红黑红的,我就说:“没事,以后都是一个寝室的兄弟,互相照料着。”

我觉着所有人里就那恒哥最明智,做人也靠谱,喝酒抽烟啥的,挺会来事儿,小胖也跟我说,“寝室里,也就恒哥符合跟我们最铁哥们的资本,因为那李敏就是个书呆子,偶尔也会帮我们打架,但不是混混,那个小李,家里穷,最痴迷的东西就是网络,打游戏什么的,那会儿war3才出来的时候,他天天玩家里本身就穷,为了省五块钱通宵的钱,每天早上都可以不吃饭,中午偶尔也蹭别人的。”

其实这事儿我有一段时间也干过,那也是高二下学期暑假的事儿了,一直到高三,我都是那样沉迷的。纵木沟才。

再说那天喝完酒,吃完饭以后,这算是我们寝室第一次聚餐,也是我搬来以后第一次聚餐,小胖就在那帮我吹牛逼了,说许默怎么怎么牛逼,你们应该听说过吧,除了小李是高一下学期才转学来的,听说我的传闻比较少,其他人,都有耳闻,都说牛逼哄哄,敢杀人,敢混,敢砍人,确实佩服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