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你可以滚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她在嘴巴里叫嚷着什么,脸色红红的,好像是被人喂了什么药似的。李仙儿就脸色苍白的问了几句威哥。威哥也承认了,要是我们晚来一步,估计贝贝就惨了。

李仙儿这人也狠,说这次你敢阴我最好的朋友,也别怪我不客气。

那威哥赶紧求饶,可是,李仙儿一刀又下去了,两个大腿上都是刀印子,血一直往外流,估计还挺深的,威哥惨嚎了几声,李仙儿又啪啪几巴掌往他脸上抽。跟拍黄瓜似的,不要钱似的,太爽了。

完了以后她就抱着贝贝往外面走,还嘘声道,“贝贝没事儿了啊,没事儿了,我是仙儿,我来救你了。”

那贝贝一直在那嚷嚷着,“给,给我。”也不知道说啥呢。其实我当时也纳闷,为啥贝贝会这样,后来才知道是被下了药。

“是该结算下咱俩的恩怨了吧。”

我狞笑了声,抓着李仙儿留下的水果刀,一步步走向了威哥,威哥捂着腿上的血,说,“默哥,求你了,快送我去医院吧,快点。不然我要是出了事,你肯定也吃不了兜着走。”

“去你吗的,早干嘛去了,现在求饶了啊。”

麻子脸从后面不知道吃了一块西瓜,把一个果盘往他脑袋上砸,砰地一声,这家伙脑袋就开花了,捂着脑袋,在地上滚啊。

一个好像是这里的服务员的家伙来了,说:“你们最好适可而止。威哥的老爹可是这里的大东家,现在走还来得及。”

长刘海嚷嚷着说,“吓唬谁呢啊,来来来,你不是很能糊弄我们么。过来的。”

那服务员就怕了,长刘海带着俩人,上去就啪啪啪的打,弄的那人捂着头一个劲儿的叫饶命,然后长刘海抓着他头发说,“怎么样。人呢,不是让我们走不了的人呢?”

那服务员就说:“不敢了不敢了,大哥,你放过我吧。”

而我和麻子脸,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我抓着威哥的头发,此时他脸上,脑袋上都是血,怨恨的望着我说,“许默,草泥马的,你别指望我会放过你,还吐了我一脸口水。”

我怒了,也不管别的,对着他脸上,就是一个劲儿的拿拳头砸,砸的他脸都血肉模糊的那种,我还是不解恨,草他吗的,他那么怕李仙儿,反而不怕我,搞得好像我混的很差似的。

我拎着他的头发,正好要提起来,用膝盖顶掉他几颗牙齿,麻子脸拉住了我说,“默默,差不多行了,你还真想打死他啊。”

那威哥被我打的血肉模糊的脸,但依然咬牙说了句,“许默,你死定了。”

“我草泥马!”

我又是把一个果盘,往他脑袋上闷,我知道这个仇结下了,索性来个够本,他有种的,就弄死我的。我指着他说,“老子就是许默,老子等你来报复,行不行?整的好像老子很怕你似的。”

这会儿,大头跑了进来,说:“外面来了不少人,咱们怎么杀出去”?

我一惊,问了下有多少人,大头说,“起码二十来个”,麻子脸说,“不急,抓着这家伙就过去就行,我就不信这些人不顾这家伙的死活”。

然后又问李仙儿人猛哥他们人呢,大头说,“早他吗跑没影儿了,上了车就跑了。”

我骂了句草,“那不是面包车都开走了么,那咱们怎么走。”

我感觉面临两难的境地了,这会儿,这威哥已经被我们打的没啥知觉了,手就只是抓着我的衣服,不放手,我和麻子脸他们就带着威哥,然后一路威胁,指着那些来的人说,要是不让开一条路,就劈死这家伙。

当时这威哥脖子上脸上都是血,脑袋都是垂下去的,所以我这样的效果挺好的,刚来的人还以为我真的劈了他一刀,整的脑袋上都是血呢。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把人弄的这么恶心,血肉模糊的,如果不是这家伙还在喘气,我还真以为他死了呢。这次也是因为李仙儿给我的冲击太大了,一个女的,就敢刷刷两刀插人家大腿上,我有啥不敢的呢,都是一个脑袋两个胳膊的,谁也不怕谁。

那些家伙让我放了他们少主的,我听了就想笑,什么狗屁的少主,估计这家伙夜总会还真是威哥家里占了股份的,不过看他也知道,有钱的很,我们一路挟持着他出去了,也没费多大功夫,上了车以后,就把他丢在马路边儿上了,他们的人赶紧的往这边跑,把人给救走了,我们也走了。

走了以后,麻子脸就说爽快啊。那司机看我身上都是血,有点怕,因为时间有点晚了,天都黑了很多了,麻子脸就说,“别怕,我们都是学生,不是啥坏人,不劫你的,再说了,就算咱们要劫,也是劫富济贫,你个开的士的能有几个钱?”

那司机说这兄弟说话敞亮,也就跟我们放开了说,问我们怎么回事,我们就说去夜总会砍人了,给人开瓢了,说我们还是学生呢,那司机就竖起大拇指说,“牛逼,我们那会儿都没你们这么猛,高二就出去砍社会上的人了。”

我也没多装比啥的,就是下了车以后,我们七八个兄弟会和了下,没少人,也还好,不过我知道,我和威哥已经是死敌了,不死不休的那种,他肯定会报复。纵节台扛。

我就问麻子脸和长刘海他们后悔惹了他不,麻子脸畅快的说,“默默,说实话老子早就等这一天了,你他吗每次都跟个娘们似的,畏首畏尾的,怕个啥啊,混,就是这样的道路,要是当个混混,连砍个人,耍个狠都不敢,那你还不如个娘们。”

他这话其实说的挺对的,要不是李仙儿今天给我上了一课,我还真不敢这么弄威哥。

长刘海就说:“是啊,怕他个鸟,他敢来一个,劈死他一个,敢来一堆,劈死他一打。怕啥,都是一个脑袋两个胳膊的人,不少他什么,他家有钱又咋样,惹急了我,照样放倒。”

他们说的我热血沸腾的,我就揉揉发酸的额头说,“那什么,没啥事儿就回吧,我打电话问问贝贝怎么样了”,长刘海他们就说,“那个美女挺好看的啊,有空就发展发展,或者贝贝也行,只要你能走出情感误区,我都支持你,不管是谁。”

我说了句草,让他滚蛋的,我们就到了快到校园的时候,洗了洗身上的血,就分开了,我在校门口附近打开手机,我就发现好几个未接电话,是李仙儿的,我和她互换了电话的,我就打过去。

李仙儿就骂道,“你死哪儿去了,给我送钱过来,开房的钱没给呢”。

我就说,“那什么,猛哥不是跟你在一起么,你没叫她给啊。”她说,“我把他赶走了,你赶紧的过来。”还说她和贝贝在一起,贝贝现在全身发热,她在帮忙呢。

一想起贝贝,我就心跳发热的,因为贝贝吃了那啥药,她那个脸红全身发烫的姿态,我还是看到了的,挺迷人的,难怪人家说被那啥的女生很迷人,这话不错。不过想到她和李仙儿在一起,李仙儿怎么帮她啊,难道?不可能吧。用手指也太恶心了。

没多久,我就到了那里,挺好我身上还有点儿钱,可是到了那里的时候,我傻眼了,草,她开了个豪华标准间,288的,我身上全部的家当四百多还是刚刚拿的生活费,我让她退掉,她就指了指浴缸里的贝贝说,“你让我背着一个裸的女孩出去么,还是你想让贝贝曝光?你不是跟她处对象么,换言之,如果她以后是你对象,那你就有一个被人看光了身子的对象。你乐意?”

一连串的话说的我无语,我就只能跟狗似的赶紧过去给了钱,心里骂自己,谁叫你贱,出来看个电影,这么多屁事儿都被闹出来了。

付完钱,我进去里面的时候,我偷偷看到一幕,李仙儿居然亲了一口贝贝,我权当没看到,毕竟姐妹儿之间,亲一口脸蛋没啥的,我也就没多想啥的。

可是李仙儿这货居然骂了句,“滚,给完钱你可以滚了。”

我不敢相信,问她,“你说啥啊?”

她说:“你没听懂么,我叫你滚啊,给完了钱还留在这儿干啥。”

我说:“那什么,你就让我来给个钱啊”,她说:“那你以为呢,让你给贝贝治疗一下?你想得美吧你,别说你俩现在还不是对象,就算是对象,老娘也不便宜了你,臭男人。”

我听她这话怎么对男人有多大偏见似的,气坏了我了,我就跟她对骂了几句,说实话,我还真不是她对手。我想了下,反正没我啥事儿,我走就走呗,更好,我还可以回去睡个觉。

我看了眼贝贝,她在浴缸里,还在叫嚷着什么,听着让人面红耳赤的话,而且听李仙儿说,里面都是冷水,为了让她冷静下来的,估计这半个晚上她都要陪着她了,我说了句,“辛苦你了,那啥,我就走了啊。”

她就说:“滚吧,我能照顾好她。”

我出去的时候,好像还听到贝贝在哭泣,求李仙儿给她什么的,我有点无语,贝贝这个这么纯洁又萌的女孩子,居然被下。药还叫出这种声音,真是颠覆了我的三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